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21---第26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需要多少?”我站起身去拿皮包。
     “两百块就够了,这样我可以买一个二手的BB机。”庞田提起BB机的时候我才想起,她的简历上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你先用我的手机吧,其它的事我再想办法。”我把手机拿给庞田,她坚决不收,说只要一个BB机就可以了。
     我再打电话给小雯:“你马上到我家来。”
     小雯问我什么事这么急,明天再来行不行。
     “不行,如果你还记得我花六千块钱赎你出来的话,就马上到我家里来还这个人情。”
     “好了,大小姐,我马上到。”小雯马上应允。
     很短的时间后,听到小雯的敲门声。
     “钱。说,什么事?”小雯一进门便甩给我一叠钱,从钱的厚度上估算,应该是还我的六千块。
     “你给庞田找工作的事怎么说?”
     “你当我是人事局长呢?说安排谁就安排谁?”小雯白了我一眼,根本没把我的事放在心上。
     “庞田是本科毕业,如果去工厂做流水线工太可惜了。”我试图用庞田的好学历来打动小雯。
     “乔奇,你也知道我这两年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哪有那个交情往人家公司里安排职员呢,他们跟我的关系只是在夜总会里才亲近,那些男人一旦穿西装打领带时遇见我想撇还撇不清呢。”
     我不再说话,小雯也不做声,庞田端了两杯水走进来,突然问了小雯一句:“雯姐,你介绍我去夜总会吧。”
     “你说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说什么?”
     任何人说出这种话我都不奇怪,唯独庞田,被我从桥洞里捡回来的庞田她竟然也说这话。
     “是,我想当小姐。”庞田说得斩钉截铁。
     “别搞笑了,你可是大学生呢,那你的书白读啦?”小雯也愣了,她望望我,再看看庞田。
     “大学?我他妈的这个大学有什么用啊?在深圳大学生多得象牛毛一样,大学生要吃香我早就找到工作了。”庞田一下子激动起来,似乎现在谁跟她说大学文凭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刺激她。
     “别,你可别,等我不干这行时,还想去读书呢。”小雯嘿嘿的傻笑,她一直很羡慕庞田拥有的一纸大学文凭。
     “换,我跟你换,我情愿跟你换。就换你这张脸。”庞田更激动了,也许几天来强忍的种种压力都在小雯言语的刺激下一起迸发了。
     “庞田,你如果听姐的话,就去睡觉,我们明天再讨论这事儿好吗?”我让庞田去睡,小雯那些口没遮拦的话再继续说下去的话,庞田会崩溃的。
     庞田还想说的话因我的阻止被硬生生憋了回去,她看着我含着眼泪去睡了。
     小雯目光一直追随庞田进了卧室后,马上坐过来凑近我的耳边说了一句:“我的妈呀,她那么丑,做小姐谁肯点她的台啊。”
     “我警告你,这些话不要当着她的面说。”我马上让小雯收声。世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用一个人的先天不足去打击他的自信,比如说骂盲人是瞎子,跛脚是瘸子,智力低下的人是傻子,还有那句:你这么丑,当小姐都不够资格。
   

第二十三章 我想我误会了冀太太


   
    夜里,睡得不好,小雯死赖在我的大床上不肯走,为了避开她假做无意的碰触,我让庞田睡在中间,小雯对庞田没有兴趣,无聊时很快进入梦乡。
     我睡不着,庞田的事如块石头般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当庞田告诉我她要去关外的工厂打工时,我马上阻止了。我听说过关外的工厂,薪水低的要命,还经常加班加点的工作。其实,从庞田叫我第一声姐时起,我就有种保护她的欲望。不管她漂不漂亮我都不想让她再走我的老路。当坐台小姐赚不到钱的,而出台小姐又跟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第二天上班时,还是起来晚了,到达公司已经上午十点。
     刚进办公室便看到我的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纸盒。新招聘的员工小柳马上走过来,笑容可掬的告诉我,是同城快递公司送来的包裹,我帮你收了,乔奇姐。
     一声乔奇姐叫得很甜,我想起去年我刚上班的时候也是这样见人三分亲。这是个嘴甜的丫头。凭这一点庞田就逊色多了。
     包裹上寄出的地址是格兰云天,冀太太?我想不出她会送什么礼物给我,马上拆开一看,是部爱立信手机。
     “冀太太,我刚刚收到。”我马上打电话给冀太太才知道她已到机场。
     “你的手机已经很旧了,我买一款新的送给你。里面还有一张手机卡。”冀太太临上飞机前告诉我,她已在那张卡里充足两千块现金,卡号也输入到她的手机里,希望她回到新加坡的时候可以常打电话和我聊聊天。
     “您太小看我了,手机费我还付得起。”我笑,摇头。
     冀太太走了,我却在心底犯合计,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送手机给我?难道冀哥没死?她怕我们再联络?不可能啊,哪有老婆咒老公死的道理,手机号码到底换不换,我在犹豫。
     星期天,我决定换手机了,把旧的给庞田,新的我自己用。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条条的发手机短息,告诉朋友我换手机号码了,电话是XX。
     当手机里的通讯录显示到“冀哥朋友”时,我愣住了,是那天我打电话问他冀哥死因的人。要发信息给他吗?发还是不发?最后按下拨号键,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你好,我是乔奇。”
     “我知道。”对方的回答很冷静。
     “不好意思,那天很冒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什么时候有空想请你吃顿饭。”我还是有问题要问,如果见面是最好的选择。
     “你在哪?我来接你。”对方竟然态度大变,而且出奇的爽块。
     我告诉他在楼下的那间购物广场的停车场处等,他说很快就到。
     
     当这个男人缓缓从一辆白色的马自达轿车里走出来时,我很快认出他就是那天陪冀哥到夜总会并提出想让我出台的年轻人。
     “我没想到是你。”我迎了上去。
     “去哪里吃饭?”他笑笑,问我。
     “去喝江西瓦罐汤好吗?”我指指附近那家老家号的江西瓦罐汤馆,不必坐车我们走路过去。
     “我叫小鱼,你见过冀太太了?”点菜后,小鱼开门见山。
     “是的,不好意思,我跟她提到了安瑶婷。”我马上坦白,以他表现来看,明显对我去见冀太之行有所不满。
     “我答应过冀太太不再见你的。”小鱼点燃根烟,有点玩世不恭的看着我。
     “但是我没答应他不找你啊,所以这样来看,你并没有失信。”我笑,他和我一样,在玩文字游戏。心底也有些庆幸,还好,今天我约了他,否则他永远不会再找我。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汤上来了,他一边喝一边等待我的发问。
     “冀哥真的不在了吗?”我一直衡量怎么去说这个死字,这样冰冷的一个字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去了的人来说,都是极其残忍的。
     “是,不要怀疑这件事,前段时间我去参加冀哥的葬礼。”
     “那,你应该告诉我些什么呢?”小鱼的肯定推翻了我所有的猜测,我不知道再问什么了。
     “冀太太说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
     “你见过安瑶婷?听说她死于车祸。”我再问,如果小鱼不告诉我更多的事情,我会一直问下去。
     “安瑶婷是被冀太太撞死的。”
     “什么?不会吧?”小鱼这句话让我彻底震惊。冀太太?她不会那么狠毒吧?
     “你是说冀哥爱上了安瑶婷,然后被冀太太发现,再后来冀太太撞死了她?”我开始展开自己的联想。
     “哈哈哈。”小鱼听我这么一说,马上笑得再吃不下饭去。“乔奇,你是有点小聪明,但更有点自作聪明。”
     “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你快说,别惹我急。”我真的越听越糊涂了,太多的不可思议不知从何串联起。
     “其实也没什么,冀哥和安瑶婷是情侣,冀太是冀哥的同学,冀太是台湾人,家世良好,刚留学到新加坡便有了自己的汽车。安瑶婷在一次同学聚会中因酒喝过得多,神志不清醒,在横穿马路上刚好被冀太开着的汽车撞上。
     “那冀哥怎么会娶冀太太呢?”我记得冀太太说过,他们是在安死去的三年后结婚的。
     “冀哥是个好人,他没有为难冀太,冀太也是个好人,她因为内疚而照顾冀哥多年。所以他们最终走到一起也无可厚非。”
     “我真没想到这其中会有这么多故事,冀太太都没有告诉过我。”我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去夹第一口菜。
     “你不认为这些事本来就与你无关吗?”小鱼看了我一眼,好象怪我多事了。
     “其实我没恶心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搞清真相的想法是对还是错。
     “不管冀太对你说了什么和做了什么,你要理解她是爱冀哥的,她的本意也只是出于维护一段婚姻。”小鱼显然已经知道我和冀太之间的所有故事,而他,是站在冀太太那一边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小鱼。”这句谢谢是诚肯的,也包含了我对冀太太误解的内疚。

第二十四章 庞田告诉我找到工作


   
    “姐,我找到工作了。”我一进家门,庞田便从厨房里冲出来告诉我这一喜讯。
     “真的?”我的嘴一下子全张开,这真是件喜事,庞田带给我的惊喜将刚才去见小齐的郁闷一扫而空。
     “真的真的,是罗湖一家小医院的药房,因为我是学医药的嘛,专业还对口,不过薪水太低了,试用期只有八百块。”庞田挥舞着手中的菜刀高兴手舞足蹈。
     “没关系,试用期也有转正的时候嘛。这就是个好的开始,在深圳只要你努力的付出肯定会有回报的。”虽然我知道八百块的低薪在深圳还是很难维持一种正常生活,但我还是很开心,庞田毕竟迈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我小心翼翼的把庞田拉到厨房,再把她手中的菜刀轻轻拿过来放到水池里,接着我看到厨房里几做好的几道菜,红烧鲚鱼,可乐鸡翅,油淋麦菜,炉台上的锅里还有香味四溢的鲜汤。
     “姐,为了庆祝我找到工作,我特地做这些菜来谢谢你,姐,你高兴吗?”庞田依旧兴高采烈的和我说话。小小的鼻头上冒起一层汗珠,不知是厨房的温度太高,还是兴奋所致。
     “别做了,我们出去吃。”我怎么会不高兴,我比她还高兴,比她还兴奋,庞田的这份工作全凭她自己获得,没有这更令人喜悦的事了。我终于高兴的看到,这个现实又物质的城市没有夺去她最后一点点自尊和希望。
     我要请客,我要请所有的人吃饭,张景帆,韩风,鹏鹏,小雯统统的请过来,为庞田祝福,一顿饭,不管花多少钱,值得。
     “庞田,为了庆祝你找到工作,我决定送你一份礼物。”我把庞田拉到客厅,一本正经的对她说。
     “什么礼物?”庞田好奇的等待着。

[上一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