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百态
[主页]->[原创文学]->[人生百态]->[《乔奇不哭》第十二---第二十章]
人生百态
《乔奇不哭》
·前言
·第1----第5章
·第6----第11章
·第12---第20章
·第21---第26章
·第27---第30章
·第31---第35章
《情断西藏》
·《情断西藏》第一部分
·《情断西藏》第二部分
·《情断西藏》第三部分
·《人生》第一章
·《人生》第二章
·《人生》第三章
·郭痞“消失”引发的“蚁穴”动荡
·《人生》第四章
·《人生》第五章
·“喜马拉雅”—精神病人的国度
·老郭“大骗局”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乔奇不哭》第十二---第二十章

作者: 摩卡 文章录入:朱古力
   第十二章 冀太太为什么要骗我
   第十三章 韩风帮我找到新工作
   第十四章 我在最后一夜离开

   第十五章 冀太太是个聪明的人
   第十六章 鹏鹏告诉我他是GAY
   第十七章 大灰狼救走了小兔
   第十八章 也许张景帆是正确的
   第十九章 冀太告诉我冀哥死了
   第二十章 我想知道安瑶婷是谁

第十二章 冀太太为什么要骗我


    晚上,又是一天工作的开始。我和两个新来的女孩子被带进了05号房,刚坐下不一会儿,还没记住客人的名字小玉姐就来敲门,她说209有一位客人专程来找我的,请我过去。
     我问小玉姐是谁,小玉姐不肯说,只讲你去就知道了。
     我走到209号房,象电影里拍摄的镜头一样,一个女人背对着我,听到我进门的声音后,她转过身来。
     “冀太太?”我差一点惊呼出来,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乔奇吗?”她笑着问我。
     “是”我看清楚她,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保养的很好。
     她坐下来,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让我坐过去,这个动作让我想起冀哥。
     “你很漂亮,怪不得我先生会这么喜欢你。”冀太太的声音很柔,却透着一种无形的镇定和阴冷,或者这种阴冷是我因为心虚而产生的想象。
     在这个女人面前我竟然有种压力,有句话说,这世上有种人在面对面时,不说一句话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打败你,不是语言,而是她与生俱来的气质。是的,冀太太就是带有这种气质的女人。
     “其实,你可能误会了,我跟冀哥之间没什么的。”我低声解释。
     “你能告诉我我误会了什么吗?”冀太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再一次将我打败。
     她以静制动,轻而易举的占了主动权。
     “冀哥现在怎么样了?”我不想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便问她冀哥现在的情况如何。
     “我先生很好,就是有点担心你,所以我替他来看看你。”
     “乔奇,有可能的话换一份工作吧,你不属于这里。”冀太太很惋惜的看着我,她跟冀哥不愧是夫妻,连说话语气都那么象,她也说:乔奇,你不属于这里。
     “他很担心你又会回来,让我来看看,果然。”冀太太说到这里笑了,这种笑容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轻蔑。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不让小玉姐告诉我是谁要找我,她希望看到我的惊诧,喜欢看到我的手足无措,女人啊。我叹。
     我索性放开了些,拿起桌子上的香烟,不知是她还是客人留下的,抽出一根香烟用火机点燃,烟很冲,有点呛,那是我第一次吸烟,动作极其老道,是做给她看的。
     “我不属于这里?那我属于那里?有天生的富人也就有天生的穷人,这世界上的东西存在着的就有它的合理性。请代我谢谢冀哥,也谢谢你代他来看我。”我特意的强调一句:“谢谢你代他来看我。”
     冀太太依旧平静的看我抽烟,然后给我讲她和冀先生认识的经过,于是我知道了冀先生是做房地产投资生意的,他们结婚十二年,还有一个八岁的小女儿。
     “我女儿很可爱的,我们有机会带她到大陆玩,她应该会喜欢你这个漂亮的姐姐。”冀太太不停的讲述她幸福的家庭,又不失时机的提醒我,我是她女儿的姐姐,这一句话隔开了我们的辈份。
     “冀太太,如果没什么事您可以回去了。”三枝烟抽完后我下了逐客令,不想跟她再这么耗下去。
     冀太太还是很有礼貌的站起来,从皮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我先生让我交给你的,他希望你有了这笔钱后会场离开夜总会,当然,你不愿意接受的话就算是我们借你的,以后也可以还给他。”
     “我不要”我看清了那张卡,是冀哥送给我的三万块钱的现金卡。
     “还有,我先生要回新加坡治疗,明天晚上你有空的话,希望能来送送我们。”冀太太把银行卡放在桌子上,然后伸出手与我告别。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过去与她相握。
     “好,我去送你们,什么时间?”不管怎么说冀哥与我有恩,送送他是应该的。
     “明天晚上七点的班机,我们四点在医院等你。”
     “嗯,我四点准时到。”
     冀太太走了,银行卡依旧在包房里茶几上躺着,我伸出手将它握在怀里,真要离开这里了,我对自己说。
     我于下午三点半出现在冀哥所住的医院,病房里一个小护士正在整理床病,病人呢?我怀疑自己走错了房间。
     “你是说冀冬林?今天上午出院了呀,他太太接走的。”小护士转过身来告诉我。
     “走了?去哪里了?他的伤全好了吗?”我真的不知所措了。冀哥明明伤得很重的,怎么会就这样走了呢?
     “我不清楚,是他太太要求办出院手续的,新加坡好象还来了人,听说是他们家的私人医生。”小护士说完就要走,到门口时又说了一句:“小姐麻烦你,我要把病房门锁上。”
     我失魂落魄的往回走,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晚上六点的飞机?四点在医院等我?冀太太一定是故意的。
     我忽然想起皮包里的银行卡,马上跑去最近的一个自动柜员机,空的,一分钱都没有,留在我手里的只是一张空卡。
     三月的深圳突然冷了起来,我漫无目地的在街上游逛,这一切的发生都是那样令人匪夷所思。
   

第十三章 韩风帮我找到新工作


   
    忽然很想抽烟,想凭借口腔的吞吐将心中郁闷也一并排解掉。小雯爱抽CAPRI,她说喜欢那种淡淡的烟草味道透着几分薄荷清香。十元钱一盒的CAPRI并不算贵,至少它比借酒消愁的方式更委婉些。
     在超市里,手机铃声响起时,我正手忙脚乱的付烟钱。
     “乔奇,我刚在XX夜总会附近办案,想和你一起吃个饭有空吗?”电话里一个声音混厚的男子对我发出邀请。
     “韩风?”我记得他的声音。
     “呵,是我,现在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有空吗?”韩风的笑一下子拉进我们的距离。
     “好,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挂断电话,看看时间,离晚上开工还有几个小时,我所在的位置离夜总会很远,但再远也要去,因为要见韩风。
     出租车停在XX夜总会附近时,我看到了站在夜总会旁那家银行门口的韩风,他今天没穿警服,一身便装使他看起来更阳光些。
     喜欢不穿警服的韩风,至少坐在现在这个普通的大男孩儿面前我少了几分罪恶感。
     “想吃什么?”
     我们同时问对方。
     “你点吧。”
     再同时回答。
     “哈哈哈”
     我的笑声比韩风大,事实上他并不是个嚣张的人,甚至连笑声都如此温和。
     “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吗?”韩风不笑了,一本正经的望着我。
     “知道,你想苦口婆心的劝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找一份工作做个良家女孩儿。”我就是再笨也猜得出他的用意。
     “不是,有个朋友新开一间公司缺人手,我想请你去帮忙。”
     “我帮忙?帮什么忙?做公关吗?”韩风的回答确实令我有些意外,或者说震惊,第一我们并没有交往过,第二他也不了解我,更主要的是我现在的职业和我的生活圈子,太复杂了。
     “做贸易。”韩风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有三行字,一行是XX实业有限公司,第二行公司总经理的名字,第三行联系方式,转背面是公司经营范围。
     “你怎么知道我是学国际贸易的?”我自言自语。
     “对呀,你怎么知道我是学国际贸易的?”索性说得再大声些,韩风不是个冒昧的人,他既然能提出让我去这间公司帮忙,一定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因为,我遇到一个你的校友。”
     “谁?”
     “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告诉我你曾连续三年获得一等奖学金。”韩风得意将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望着我,好象刚破解开一道难题般开心。
     “我不去,天生就是堕落的种子,谁救也没用。”我把名片还给韩风,他的好意我心领,但接受一份工作不象买东西那样简单,再说韩风是明显在帮忙,也不想欠这份人情。
     “看看看,就知道你瞎想了,真的是他们公司缺人才找我帮忙的,刚好前几天又和一个朋友聊天,他说上大学的时候一直暗恋一个叫乔奇的女孩子,我没想到那个乔奇就是你。
     “你说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
     “别问了,如果你去了那间公司以后自然会知道。不过眼前这个忙你一定要帮,我答应那间公司老板要帮他找人选的。”
     “试用期月薪三千块,包吃包住,做的好的话三个月转正,薪水再加一千。”韩风象我介绍那间公司的情况,我马上动心了,包吃包住,就先解决了吃住问题,月薪三千生存也没问题。
     “你让我考虑一下。”我在衡量,体面的生存的倔强的自尊到底哪个重要。
     “好,什么时候给我答复?”
     “两天后。”我心里已经答应他,嘴上还是拖延了两天。
     “韩风,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回夜总会的路上,我边走边给韩风发短息。
     “因为你是个本性善良的女孩,而且你跟我妹妹一般大。”韩风很快回复。
     握住手机,我的心跳莫名的加快。
   

第十四章 我在最后一夜离开


   
    我告诉小玉姐要离开夜总会了,小玉姐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好久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找到新工作了?”
     “是的,薪水很高应该够我一个月的花销了。”我故意把薪水很高加重,怕小玉姐留我,最后一晚了,不想大家尴尬。
     “嗯,那就好。”一个女孩子走过来给小玉姐出台的提成,小玉姐收了不再说话,也不看我。
     “你真的不做了?”小雯走过来问我。
     我很后悔,早知道消息传得这么快真不应该这么快说出来。
     几个平时相处得还好的女孩子也在约我吃宵夜,从良了,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吧,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晚上要去哪里吃饭,还说好了整夜的消费都由我买单,我没钱,说破了嘴也没人相信,谣言被传得很真,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被冀哥包养才离开的,甚至有人问我,金窝定在哪里,什么时候去我家坐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后一晚的原因,我的心情极好,给每个人留下电话号码希望以后大家常联络。小雯先是把我拉到没人住使劲掐我,然后再问:“你疯了?走了就走了,还常联系,难道你想把这段过去带到未来?”
     我愣了一下,马上醒悟过来,我真的太天真了。
     小玉姐把我和另外几个女孩子带到一个大包房内,几个客人一直唱歌又喝酒,当我用尽忍耐熬到午夜十二点时,客人还是意犹未尽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我对今晚的时间一直很注意更怕超过十二点,那意味我在这里又多停留了一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