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信访村忧思录(3)]
青林文集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村忧思录(3)

   都市里的人们沉浸在新春节日的快乐里,解除禁放的北京城里鞭炮声此起彼伏。

   黑龙江访民仇江孤独地呆在信访村一家地下旅馆一间小屋里,下面是我们的对话。

   林:上访几年了?春节不想回去与家人团圆吗?

   仇:5年了。很想回家,之所以回不去,一是钱紧,二是事情没解决,没心思过年。

   林:最近忙什么?

   仇:昨天去中央党校上访了。

   林:能详细地说一下吗?

   仇:好的。我们听说中央党校是培养国家高级官员的地方,春节了去拜访他们一下,若能见到就诉诉冤情。这样我们40多人乘特5路车来到党校。

   林:路上有百姓旁观吗?什么表示?

   仇:有的给热情指路,有的很漠然,车上一个北京下岗妇女跟我们聊了几句,但她的情况还是比我们幸运的多。

   到了党校门口,站岗的说春节放假了领导不在。过了10几分钟,一个部队首长领着几个武警战士来到我们面前,告诫我们有话好好说。我们要求见领导谈谈,首长说你们不要激动,我帮你们联系。

   几分钟后,来了两辆警车将我们拉到辖区派出所。

   林:警察态度如何?

   仇:比较友好,把我们让到屋里挨个登记,登记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项,那个省份的人?上访事由?上访要求?到党校来的具体目的?并给每人照相留底。

   登完后,大家表明自己目的,希望被送去马家楼(信访接待站)。

   林:为什么要求去马家楼?

   仇:在那儿被登记的情况可以反映到上边去(信访总局),给地方政府能施加一些压力。

   12点左右,我们被送到马家楼,马家楼工作人员让我们按程序登记填表,然后通知各省接防人员来接,有些人陆续被当地工作人员接走。

   剩下没人接的,马家楼工作人员问想不想回家,大家都回答,想回家,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可是回去又如何?事情不解决,回去了又怎么生存?最后没人接的,5点就放人了。

   林:谁接的您?

   仇:黑龙江的尚某。

   林:从马家楼被地方政府人员接走的访民真的接回家乡了吗?

   仇:没有,我今早又见到黑龙江的同乡了,实际从马家楼接出来后就把他们放在路边了。

   林:前天去哪了?

   仇:我们大约100多人分两批乘14路车来到中南海西门。

   林:这么多人出发时政府有关部门知道吗?到了中南海西门后又如何?

   仇:我们从北京南站信访村出发,本地派出所应该知道,每一天访民的走向他们肯定全部掌握。

   刚到中南海西门南侧,里边跑出很多工作人员、便衣警察、还有官员模样的人将访民截住,大声说:您们不要激动,要按程序上访。访民手举状纸:我们都是一级一级访来的,得不到任何答复,有了答复,我们本人也看不到。经过几分钟对话,辖区派出所来车将访民接到所里,登记、填表、照相。

   300多人大部分送到马家楼,剩下20多人,晚上5点派出所就放了。

   林:民警问过谁组织的?怎么来的吗?

   仇:没有。来一次登一次。完全程序化。有的民警甚至说,我们这儿解决不了您们任何问题,只能回当地解决。

   您们不信,可以到点就来,登完就走。我们不怕麻烦。

   林:中南海去了几次?

   仇:50多次了。

   林:这几年北京警察对访民态度有变化吗?

   仇:有,现在派出所里搭上棚子遮风避雨,放了很多凳子可以坐。硬件设施好多了。

   林:他们认为访民就是访民,不是扰乱治安秩序嫌疑犯了?

   仇:对,他们一再强调,我们只能帮您们反映问题,但解决不了什么。

   林:最近还去过什么部门?

   仇:天安门国旗下,但是不等靠近就被值勤民警送往天安门分局,依然是登记、填表、照相。高潮时有500多人吧。本省无人接的访民送马家楼。到了晚上马家楼一起给放走。

   林:在派出所等地挨过打吗?

   仇:我没有,听说别人挨过打。一般的警察态度很好,也有很粗暴的,对我们很不耐烦,认为我们给他们找麻烦,不应该来这里。

   林:他们对你们集体到广场的行为怎么定性?

   仇:没定性,主要登记一张大表,一是你当时处在广场什么位置?二是你控诉的责任单位?三是你为什么到广场来?表的其余部分遮起来我们看不见。

   林:一般人怎么填来广场的原因?

   仇:路过。

   林:您还去过什么地方?

   仇:多了。玉泉山(据说是胡锦涛的住处),东交民巷(据说是温家宝的家),国家主管部门几乎走遍了,比如林业局、中纪委、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办、监察部……。

   林:上访这么多地方,哪次印象最坏?

   仇:去访中央政法委。他们(政法委的人)用车把我们拉到远离城市的荒郊野外,让我们下了车,喊口令:全部向后转。等我们回过神时,他们早已开车跑了。

   林:他们为什么这样?你们怎么办?

   仇:好像在中央政法委门前有人喊打倒罗干。

   正好附近有一个高速公路,我们几十人把公路阻住,造成4个小时交通瘫痪,警察只好来车将我们拉回市内。

   林:印象最好的是哪次上访?

   仇:皇城根儿国家信访总局机关。开始他们说这不是接待窗口,后来出来一个姓李的处长说我的材料已经两次通报地方了。

   后来我又去,李处长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事情根本没解决。他遥遥头说黑龙江的事情很难弄。我觉得李处长说的是实话。

   林:以您的观察,哪个省对信访处理得好?

   仇:上访人数少的省不一定就是解决好的省,因为他们那里的人来的路费都没有。我看没有信访问题解决好的省份。

   这么多年,我只听说一个黑龙江访民的问题解决了,因为他在省高级法院门口自焚了。

   林:您经历过或听过哪些上访形式?

   仇:听说过有跳楼的,跳金水河的,跪国旗的,拦国家领导人车队的,自焚的…….。我自己一般比较平和。

   林:即使如此问题还是不解决,怎么办?

   仇:一次在马家楼,吉林一个女访民跟马队长(马家楼工作人员)激动地说:难道我们只有到天安门去自焚才解决问题吗?马队长无奈地回答:你自己愿意去就去吧,我们信访口只有建议权,根据规定,只有地方政府有权解决您们的事。

   林:属地管理吧?

   仇:没错。就说我本人吧,事情发生在大兴安岭林管局,但我的户口在哈尔滨,5年过去了,两地推来推去谁也不管。跨省的案子更不用说了。

   林:最终怎么办?

   仇:哎,很多访民兜里揣着一张报纸,就是报道甘肃访民钱某爆炸事件的那张,走投无路了,怎么办?

   (待续)

   林青

   不2006-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