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信访村忧思录(2)]
青林文集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村忧思录(2)

   春节临近,清冷的冬天寒风刺骨,踏着晨光,我和老高打车来到了东庄-----北京的信访村。

   我们在陶然桥附近下车,从桥洞下穿过,桥洞里冰冷的水泥地上躺着四五十人,脏乱破旧的衣被遮盖在他们身上,我夏天时看他们露宿在这里,没想到零下近十度的冬天,他们依然倦缩在此。其中除了几个流浪汉外大部分都是没钱住旅馆的上访者。我们与一个老者搭讪:这地方多冷呀?“连这样避点风的地方都不好找呀,说没准哪天就被警察清走了”老者眼光暗淡。

   桥两边豪华酒店高耸林立,路人匆匆而行,对这些沦落街头的同类视若无睹,一脸冷漠和嘲笑。

   东庄最高人民法院信访站旁边一个路口,三位老太太(实际年龄刚刚五十岁左右)在唱歌,用民歌的曲配上自编的词,其中一位手里弹着电子琴,歌乐声悲凉,如泣如诉:

   送妈妈,进北京

   满腹冤仇无处申

   发誓进京找包公

   到北京,大吃惊

   推来推去无人管

   反被接访打得不能动

   可怜的老妈妈

   冒风雪,受艰难

   睡大街,拣破烂

   不报仇,不回头

   ……..。

   三位老太太常年上访,都受过打击报复(拘留、劳教、打骂),以相同的命运走到一起。很多路人围观她们的演唱。这几个老太太脸上布满悲凉,弹电子琴配乐的名叫彭静梅,山西大同市人,儿子就职于公安部门,死于一次车祸,母亲念念不忘失去的儿子:“车祸现场围观人很多,却无人上前帮忙救护,就因为儿子等人乘警车着警服,我知道百姓心里都很反感穿警服的人”,“单位为什么让一个吊销了驾照的人开车?而且酒喝得醉醺醺?”她上访了3年,要求追究车主单位---某公安分局的渎职责任。

   领唱者叫陈萍,吉林盘石市洞子房村人,儿子被流氓打残致死,法院已判定罪犯民事赔偿50万,6年过去了,一分钱也执行不来。老伴儿和儿媳妇也相继因车祸丧命。她无奈地说:“我每天唱唱歌,心里好受一点”

   还有一位叫赵月花,山西省大同天镇县人,上初中的女儿被校长的儿子冯英强奸杀害,但冯英已被家人宣告自杀死亡,她怀疑冯家造假,认为冯英没死。当地公安曾两次开棺验尸。但她说在北京、山西等地见过冯英本人。她一直要求做冯家死者与父母的遗传(DNA)鉴定。她认为当地公安不做此项鉴定就是不负责任。

   她们的歌曲由一位农民创作,自称反贪歌手李贵锁。河北宁晋县北鱼乡人。也是常年在京上访。

   七八十年代有一首内蒙民歌《马儿慢些走》曲调悠扬婉转,李贵锁在原曲上填上自创的歌词,歌名为《大学生您在哪里》,此歌他为十七年前六四天安门广场殉难大学生而作,他吟唱到:大学生哎-----你在哪里、在哪里哟……..,在这凄美的旋律里,寄托着苦难的国人们深切地怀念之情,为民主自由而蝶血的学子们,您们那不安的英魂是否感觉到稍许安慰。

   望着刺骨冷风中忧伤无助的老太太们,耳边飘荡着一首首人间悲曲,身材魁伟的老高悄悄地低头擦了擦禁不住的泪水。老高和我都是苦日子里过来人,听着她们凄凉的歌声,心底也是悲情涌动,我与老高相识近20年,一同经商,一同入狱,一同打官司,一同周游中国,从未见他掉过眼泪。临走时,老高把身上带的一点钱留给了几位老太太。

   我与老高本人也都有过上访的经历,在2005年公安局大接访运动开始后,老高访过北京市公安局马振川局长,因为老高2000年被诈骗23万货款一案迟迟不得破解。我也曾访过内蒙宁城公安局局长,因为我哥帮村民维权屡受派出所和流氓黑恶势力迫害。

   在一个混乱无序的生存环境中,在一个充斥着欺瞒邪恶的社会空间里,有谁能保证自己平平安安?任何一个生活在大陆的人,没准儿哪一天也可能被迫害到上访的队伍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难道总理书记赵紫阳的子女不想上访吗?

   除非象猪一样顺服,仅仅临死前挨一刀之痛而已。

   成千上万访民的境遇揭示出一点,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挣扎。

   即使动物受害时尚且本能的去抵制,何况人乎?

   中国旧历新年之际,我默默祈祷,愿苍天保佑她们,希望她们活到美好愿望实现的那一天。

    林青

    2006-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