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信访村”忧思录(之1)]
青林文集
·政府治理是胡温的首先出路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访村”忧思录(之1)

   

   林青

   

   

   

   89年学生运动时,学生领袖们废寝忘食忙碌于争权夺利,雪片一样飞

   来的漫天声援电报和信件被一筐筐扔到一边无人拆看,我默默地在一

   边收藏阅读了许多,发现其中还有很多申诉控告信,善良的人们把反

   腐败的大学生领袖们当作了“包青天”。

   

   从古到今,中国百姓们一直在苦寻自己心目中的“青天大老爷”。信

   访成为中国特色的“执政二渠道”。

   

   笔者无缘走访各地省会的“信访村”,但有幸居住在北京中国最大

   “信访村”的近处,很方便与“信访村民”们交流谈心,这几年“访

   民”们让我看过的材料堆积如山,心底常常也是沉重如山。

   

   一位黑龙江中年汉子气势雄雄带领几十人来京群访,与我路遇而谈,

   他竟然滔滔不绝讲出宪政民主、公民社会等等一大堆道理,他说我们

   为企业改制不公而来上访,但心里很清楚根源在哪。此公一行几十人

   头戴请愿白布帽,上书鲜红的“黑垦858”几个字,大有壮士不还的

   味道,望着他们徘徊在车水马龙之中无助的身影,我心底犹如灰天一

   样清冷苦涩。

   

   最高法信访站前,一位退役的小伙子给我足足讲了两个小时孟德斯鸠

   的“三权分立”,他说根上的问题不解决我们没有出路。

   

   还有一位50多岁妇女访民,请求我一定帮他找到苏晓康的联系电话,

   她还寄希望于《河殇》般的“天问”。

   

   说起赵炎等等维权义士,访民们感慨不已。

   访民们竟能自发地去祭奠赵紫阳。

   他们的内心世界很丰富。

   当然,更多的访民是说不清写不清自己的心里话。

   这几年,看了上千份材料,见了数百的访民,心底真是五味俱全。

   中国的人太复杂!中国的事太复杂!中国的政治太复杂!

   一句话,中国的社会太复杂!

   

   少时记忆的寓言故事成为今天的现实,中共一手握住天下最好的矛

   (民本民生……),一手握住天下最好的盾(党性党权……),向天

   下人夸耀了几十年,今天百姓终于问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何如?

   

   执政者贩卖的最好的矛和最好的盾太多了。只说说上访与息访的矛盾

   吧。

   

   几十年来,立法程序的不当(立法权的不公正),为社会埋下了许多

   “恶法恶政”地雷,后届政府不但肩负排出前人“恶法恶政”雷阵的

   重任,还要为被“恶法恶政”伤害的上访民众买单,如此循环不已。

   

   偶尔有了“良法”,因“伪法官”执法的不当(司法权的不公正),

   又为社会留下许多申冤的游魂被抛出法律公正的大门外,最后还是游

   移到政府首脑面前。

   

   人治下的政府,因“坏官员”行政过程的不当(行政权的不公正),

   更是使百姓的利益堤防崩溃塌陷,受到行政侵害等待国家赔偿的百姓

   成为上访大军的主力。

   

   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和无度膨胀的人欲,无论怎样缜密科学的制度设

   计,包括宪政和分权制衡等等,也无法规范出一个理想社会关系,更

   何况一个非羁束性的独裁、人治的政治制度?

   

   不仅有制度设计的内在邪弊,还有外部功利化执政价值的浸泡,使执

   政者今天终于尝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滋味。

   

   半个世纪前“唯物主义”国教的滥觞,20多年金钱至上“资本”主义

   改革的发酵,“拜金主义”深入人心,各自物质利益的无度追逐擦出

   政府与民间无数的暴力火花。

   

   官员视访民为洪水猛兽,访民视官员为腐败分子,一方面是围追堵

   截,另一方面是死缠烂打。

   

   圆形的地球上,水平标准仅是相对概念而已,在一个不良的制度里

   面,谁敢说自己是一尘不染、绝对的公正?谁敢说自己的利益最合

   法?谁敢说自己句句为真话?

   

   访民们很委屈:

   

   我们最相信法律,几乎访过了所有的司法程序。

   我们最相信政府,几乎访过了所有的政府衙门。

   我们最相信共党,几乎访过了所有的党委机关。

   我们最相信正义,几乎访过了所有的电台报社。

   

   访民们太相信自己了,百死而不悔。

   

   听了访民们的种种悲惨遭遇,信神的朋友说,我去传教让他们信神

   吧。

   

   只有“神”最公正,因为他不是“人”。

   

   笔者也曾贩卖过系列“乌托邦式社会工程”,以求解共党矛与盾的难

   题,化解一些上访“死结”,同时也减少些许百姓苦难。

   

   一曰阳光政府,二曰责任政府,三曰有限政府,四曰司法独立,五曰

   立法独立,六曰言论自由,……。说来说去,无非是在不能重启的条

   件下,在“死循环”的电脑里添加新命令罢了,整个系统不更换一切

   乃是徒劳。

   

   早年笔者与同道也试图从制度根源上一步到位解决问题,建立反对

   党,提出民主、宪政、法治、市场的政治纲领,却被共党一棍子打翻

   在地。

   

   经过反省又从制度转型延伸到文化转型到心灵转型,众多好友走进

   “神”的光照,以求通过心灵的净化和升华,改良民族的文化土壤。

   

   笔者这几年从宏观理想又走向微观个案的解决路径,面对无数的个案

   又深深感到枝叶的修补无济于大树根部的腐败。

   

   不管是从西方舶来的“超验价值”,还是从祖宗遗产里提炼出的“超

   验价值”,人类总要建立两个维度平衡自己,一是心灵的精神方向,

   二是感官的物欲方向。

   

   共党认为人是经济动物,即使所用的精神武器也仍然以“唯物主义”

   为扳机,极力扼杀精神价值对人类的能动,忘记了“人”之外的永恒

   和无限。

   

   由此,仅有物欲诉求而缺乏精神反制的政府官员和民间国人们,日益

   积累着社会的“正熵”,中国社会正一步步走向理性力量枯竭的边

   界。

   

   (2006-0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