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胡石根的荣誉]
青林文集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石根的荣誉

   从心里而言,我不愿谈什么党,中国的党文化贻害无穷。但是作为胡石根的学生和朋友,我心底珍藏着一些当时参与中国自由民主党的片断记忆,为了给自己的家人一个解释,也为了给胡石根的家人。八九年后,胡石根热衷于民间政治活动,其爱人王念慈坚决不同意,对胡石根的朋友一律冷面向对,大家都不愿正面遇见胡大嫂以免尴尬。刘京生、王国奇、高玉祥、李海、康玉春、赵昕刘贤斌等等朋友虽然历经风风雨雨,当时(甚至今天)对胡嫂的极端态度是一筹莫展。胡嫂极力反对甚至拼死反对胡石根搞政治,是因为不理解胡石根的行为吗?是因为反对胡石根的目的吗?九零年的一天晚上,刘京生约我和胡石根高玉祥到他家谈联系工人的事,接近凌晨,大家商量好后就分头了,只剩我一人,一看离上课时间还早我就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迷迷糊糊中有人敲门,我开门后进来一瘦弱女人,说话感觉怪怪的,语气很生硬的追问胡石根和刘京生的去向,我很纳闷她到底是谁,支支吾吾推说不知道,说了半天,终于搞明白她是胡老师的爱人,我也彻底从睡梦中清醒。我听她说到女儿才两岁,但胡老师忙于外边的事无暇顾及,沉思了半天自语了一句,胡老师应该好好照顾家里,这是男人的职责。也许是我的理解和态度的平和,胡大嫂打开了话匣,她说你们的事我都明白,我虽然搞社会学理论研究,但我的家人就在国安部门工作,中国现实的残酷性你们到底有多少体会?你们连家人的安全都保证不了,何谈天下的自由和民主?站在一个女人和家属的角度,她说什么都不过分,我微微一笑,没有任何辩解。这当中,她几次落下眼泪,望着她瘦弱的身躯,过时的穿着,面对她绝难以出现笑容的表情,对她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深深的忧虑和无奈的心理,我无言以对!临走时,她给我一句评价,比较而言你善解人意还算理智。大丈夫胡石根的热血,印染出平凡而又真实的胡大嫂由恐惧到悲伤到无奈到绝望的心理之路。因为胡石根自民党一案,九二年我与父亲先后入狱,因为父亲所在看守所系少数民族偏远之地,加上父亲的社会威望,父亲案子审结后母亲可以送些自己做的饭给父亲,从家里到看守所很近,母亲每天拎着饭菜步行半小时到看守所,整整一年。多年过去母亲说起走在这段路上时的心情,老头能看得见,还能送饭吃,三年中远处的儿子杳无音信,是死是活?是一种说不出的揪心。刘贤斌的母亲去世了,唯一的儿子贤斌在牢里不能送终,八十岁老母亲闭目前还有什么人生心愿?狱里的儿子是什么心情?天各一方,人间情未了,母子情深,血脉流万代。高玉祥入狱时儿子高硕刚两岁,与胡石根女儿同龄,人生意识刚刚启蒙,父亲被抓后,小高硕经常玩弄一把玩具宝剑,母亲问他为什么就喜欢玩宝剑?他说报仇,跟谁报仇?跟警察,为什么?因警察从家里把爸爸抓走了。高玉祥深感愧疚的就是给孩子心理带来如此不良的暴力阴影。

   组党还是建网,宣传还是行动,没有更好的标准时,目标成了过程,过程成了目标。总之,这是一群天生不安分的人,说他们胡思乱想也对,说他们独立思考也行,说他们热血不错,说他们蛮干也有道理,人生不过是前世的梦,上帝的话。受胡石根等人委派,我九一年夏天去了一次新疆,见了我自己的维族朋友,见了胡石根在建设兵团的学生,见了学生领袖常劲的父母,深入到奎屯农八师的某连队,也到了霍尔戈斯口岸,还有博乐民族自治州,回来后写了一份报告,谈了五点,民族独立问题、建设兵团与地方政府问题、地方政府与中央直属企业问题,新疆与内地各种差异问题、边境贸易问题、胡石根给了很高的评价,作为其思考的一方依据。十几年了,这些问题破冰而出终于被大家熟知。民主社会的构建,不能放弃对未来的考虑,也不能忽视对全息的掌握。点滴之中可见胡石根战略思维的能力。胡石根组党过程中,涉及了很多人,或者说很多人参与了其过程,历史的脚步送来言说的空间,我人性深处的冲动总想将尘封的记忆晾晒一番。胡石根与江棋生、王自强、李海、沙峪光、马少华、刘贤斌、熊炎等很多志士探讨过自民党事宜,而非大家传言极端神秘组织,大家也都从不同角度给与很多支持。入狱后,江棋生一直为胡石根寄书送钱。虽然他一向反对胡石根组党。自民党的分部不少,就我本身所知,有河南郑州的安宁和孟中伟数十人组成的河南支部,上海有陈远等人的支部,天津有陈青林、张瑞、王来宾等人的支部,内蒙有陈明心等联系人,新疆有孙盈宾等联系人,四川有陈卫、邢宏伟等支部,广东有李保生、王茂伟等人的支部,贵州有杨安顺等人的支部,湖南有李海文等人的支部,胡石根当时与辽宁、河北、陕西、湖北等很多地方志士多有沟通、互动。在北京大本营,更是人才济济。这种人脉网络,经过时间的考验显出优点,当时自民党及联盟组织入狱十几人,现在除胡石根外都已回到社会,那些没有入狱的朋友给出狱人的很多帮助,使他们很快立足社会,继续为民主献身的人生之旅,从陈卫、天成、国奇、阿行、京生、玉春、李海等人出狱以来,赵新、保生、老高、纯竹、青林、传利等先出狱或没入狱的朋友都义不容辞的互相照顾,为昔日挚友排出人生困境,放下为民主求自由大道理不讲,内心都承认不枉当初朋友一场,喜乐人生,共享未来。最近,胡石根得了杰出民主人士奖,不寐兄给与胡石根很高的评价,我作为胡石根的朋友,喜忧参半。喜则知音隆多,忧则空名过誉。胡石根是一个行使了宪法权力的普通公民,但这种权力行使的代价是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巨大的痛苦,这是国内暴政环境下所有志士的困境,如果中国的民主能够正常到来,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原本最不情愿得到这种荣誉。

   林青2005-8-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