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文集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8月5日,马英九在接任国民党主席前夕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公开了他未来的政治纲领,并自称其主张为“新中间主义路线”。马英九说,他主张两岸的“新中间路线”:“反共不反中”,反对台独、主张两岸以“双边主义”协商,谋求和平解决。 对于未来国民党的两岸论述、路线,马英九表示他将以中华民国宪法为本。他说,宪法增修条文第十一条,很明显定好框架,“既非一边一国,也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一国两区”:大陆地区、台湾地区,大陆到目前为止可以接受此一概念。
   马英九的上述表示,已经十分清楚,那就是他今后的政治路线是,既反对追求台湾独立的主张,也反对共产极权的存在,如果以海峡为界,那就是在台湾地区反对台独,在大陆地区反对共产极权。他的这种主张可以概括为“反共反独,爱中爱台,”内反台独,外抗共产,以图在共独之间的夹缝中为国民党开辟出一条爱中国、爱台湾的新中间主义道路。马英九的上述表示究竟有无新意?能否凝聚两岸共识,为垂垂老矣的国民党焕发生机,重新赢得执政机会?从大陆和台湾的角度应该如何解读?从中共和民进党的立场又该如何应对?
   根据我的观察,马英九公开表达的上述立场就其个人而言,并无新意,因为从学生时代到从政之后,他个人的政治理念并无大的变化,用他自己的话说,“英九一路走来,始终如一”,但一手反共,一手反独,在共独之间本来无路的地方,硬要为国民党开辟一条新路,把这种“新中间主义”作为国民党今后的政治路线,确实令海峡两岸的人耳目为之一新。以我对国民党的长期观察,其在1949年败退台湾之后,在大陆政策上经历了 “反攻大陆统一中国”、“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民主均富统一中国”等三个阶段,但先后归于失败,三民主义也好,民主均富也好,都不免以台湾的“民主热脸”贴大陆的“共产冷屁股”。正是国民党这些不切大陆实际的口号的破产,才使其在台湾沦为笑柄,进而使台独势力在岛内趁机坐大。换言之,如果国民党的大陆政策能在海峡对岸得到热脸对热脸的回应而不是冷屁股对热脸的傲慢,那台独势力在台湾也不会有成长的机会,更不用说壮大为执政党了。我始终认为,台湾独立的主张仅仅是“B计划”,是台湾人被迫放弃统一中国后的替代选择。自己的统一主张成为泡影,成为笑柄,成为自己也羞于启齿的心头之痛,台湾的政治资源又被主张独立的泛绿阵营整合,转眼间,国民党在台湾几乎失去立足之地,不但从连续执政80多年的位置上跌倒下来,甚至还有一蹶不振、送掉性命的可能。我在纪念蒋经国逝世17周年的文章中,曾经提出过国民党能否重新获得政治生命的诘问,现在看来,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可望在无路的地方为国民党开辟路径,至少是为国民党重获政治生命在进行努力。
   在台独势力嚣张起来之后的一段时期,据说人们在台湾不敢谈统一、不敢谈爱中国了,只要谈论,就可能背上“卖台”的罪名,国民党因为闹了50多年的统一笑话,在台湾受尽奚落,也体会了无尽的伤感,自然更不敢开口谈论统一中国的话题了,仿佛阿Q不便于谈论秃顶,这就是国民党现任主席连战来大陆访问,表面热闹,但此公却闭口不提统一的原因。这样以来,国民党在台湾的处境就左右为难,十分尴尬,几乎丧失话语权:主张统一中国,会遭到耻笑,担心被人指证秃顶;反对台独又会被斥为外来政权,背上卖台的罪名。现在马英九公开打出反共、反独两面旗帜,双管齐下,在共独之间开辟第三条道路,可望挽救国民党出窘境。因为“外抗共产、内反台独”的主张具有攻守兼备的特点,“内反台独”时,“外抗共产”就是有效防御来自台湾内部的卖台指责的盾牌;“外抗共产”时,“内反台独”又是大陆可以勉强吃下的糖衣药丸,是一件可以抵御大陆武力攻台的防弹衣。反共与反独其实是一张旗帜的两面,迎风挥舞,翻飞自如。在共独之间,表面看起来似乎无路可走,其实却有可以挖掘的广大空间,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陆一方如果希望国民党在反对台湾独立上成为伙伴,有效抵御台湾泛绿阵营的分离主义倾向,就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容忍马英九的反共主张,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马英九十分聪明,正是看准了大陆的“寡人有疾”,才大胆喊出他的反共主张。大陆如果因为他反共而给以颜色,不但直接失去在统一议题上的潜在伙伴,还将进一步加剧两岸之间的裂痕,等于把更多的台湾民众推进泛绿阵营的怀抱。现阶段,主张统一和主张独立的人在台湾都是少数,50%左右的民众保持着“不统不独”的观望立场。如果大陆给马英九耳光,无疑是在帮民进党拉2008年的总统选举票,是在把人往台湾独立的方向驱赶,把蓝色染绿,使独统力量对比发生灾难性变化。台湾岛内,50%以上的民众之所以选择维持“不统不独”的现状,并非是反对中国,而是无法认同共产理念。马英九在表述自己的政治主张时,特别强调了反共不反中,反独不反台,这就分清了中共与中国,析明了台独与台湾,所谓反共反独,爱中爱台。如此以来,他的主张可望以最低姿态得到岛内最大多数选民的认同,划出一条底线以凝聚尽可能多的共识,为国民党重新整合政治资源,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重新赢得执政权。

   马英九很自信,他认为自己的反共主张与大陆当局其实是一致的,“因为他们自己现在也不是共产主义了”,他觉得在追求中国民主化的共同目标上,海峡两岸是一致的,可以广泛合作。他同时也认为,自己爱台湾的主张,与支持泛绿阵营的民众也是相同的,也能得到泛绿民众的认同。看来,他是想以自己的政治主张在大陆地区与台湾地区之间、在泛蓝阵营与泛绿阵营之间赢得最广泛的认同,实现多方共赢。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看似无路,其实别有洞天,甚至可以在共独之间找到海峡两岸、蓝绿双方共享的空间。
   马英九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的夹缝中,企图寻求他的“新中间主义路线”,不但化解两岸危机,也为国民党赢得再生之机,也许可以为两岸全体中国人开辟出一条民主自由统一中国的光明大道;但他决然踏足的共独之间,现在并未给他留出可以通过的空间,他带领国民党走上去的,也许是一条危险的独木桥,胜败难料。马英九的中间路线能否走好,不仅需要他个人的智慧,也需要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人民的智慧。
    2005-8-8写,2005-9-19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