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秦耕文集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甘地时代的印度与我们时代的中国
·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斯皮尔伯格拒绝北京奥运与北京奥运拒绝人权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3.22大选”感言之三: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从“五四”到“六四”
·海峡两岸重开会谈,民间是否值得期待?
·思考的女性最美丽——小乔文集《海上风》序言
·洞爷湖的劣等生——评胡锦涛出席G8峰会
·“7.11”马国海难凸显台湾急需外交空间
·金牌之耻
·甘地在1918年
·“科学发展观”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张铭清在台湾挨打说起
·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永远的包遵信
·中国经济到底是最好还是最糟?
·陈云林在台湾耳闻和目睹的是什么
·要把自己当人
·江洋大盗为何拥护“三个代表”?
·希望官方以文明的方式回应《零八宪章》
·奥巴马能否听懂胡锦涛的话?
·网络民意为什么拿央视火灾开心?
·两岸关系为什么仍需"冷战思维"?
·且看我家乡丹凤县公安局的“猫猫”能 够躲多久?
·有一种胜利叫恐惧----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一
·中国出了个诚实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指导员程新满被我破口大骂了一顿。据说我的怒骂在这家监狱首创了“犯人骂管教”的历史记录。在我破口大骂程指导之前,监狱里照例每日骂声不绝,但那些骂声全部出自管教之口,被咒骂的是犯人的三亲六戚七姑八姨祖宗九代,是我,创造性的、史无前例的、富于想象力的把管教的亲人作为也可以辱骂的对象,平等、公正、公开的狠狠骂了一顿。从此“秦耕怒骂程新满”就成为这家监狱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我破口大骂程指导取得的一个意外收获,就是12号的牢头詹老五从此对我刮目相看。
   前边我已经介绍过了,监狱有5名管教干部,平福安、周文华是老好人,他们既不会欺压犯人,但也绝对不会照顾犯人,犯人们知道,只要是老平或小周值班,不会出大事,但你也别指望办什么事;而王胡子表面凶神恶煞气势汹汹,但其实心肠不坏,犯人要办什么事,一般等他值班时再提出,十有八九可以解决;剩下的两个管教就是所长郭铁汉和指导员程新满了。郭铁汉我前边已经做过许多介绍,想必他的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大家已经相当熟悉,如他说话时的阴阳怪气、石头眼镜后边不怀好意的眼神、自我感觉良好的正义感、对待犯人的铁面无私等等。最有意思的其实是指导员程新满,这个人和我算是旧相识,我20岁大学毕业开始在一个叫峦庄中学的山区中学当老师时,他是峦庄区派出所的所长,区公所下辖八个乡镇,应该说当这个派出所的所长是很有权势的。镇上来了一个弹棉花的河南人,住在峦庄旅社,要命的是,这个河南人带着他的妹妹,结果一段时间后,发现她的妹妹被人搞大了肚子。经过调查,程新满把峦庄街道的一个泼皮抓到派出所。此事在当地轰动一时,人们争相围观,还有人去看那个未成年姑娘,据学校的其他老师回来议论,说那姑娘走路风风火火,满不在乎,而且身材丰满,根本不像未成年人。又据其他老师在吃饭时绘声绘色的介绍,说程新满刚审讯了不久,那小伙子就招认啦,但仅仅承认只发生了一次性关系,程啪的一声,把桌子猛一拍,说“老实点!我不信你一枪就打这么准!到底几次?都在什么地方?啊?”当天下午,那小伙子就被麻绳反绑、脸色憋得乌青、架在大卡车上拉到县城坐牢去了。关押的地方应该就是我现在所在的监狱。不久,就在当地人们茶余饭后总是把“我不信你一枪就打这么准”当口头禅时,那个小伙子被放回来了,原来到河南老家取证,发现那个姑娘正好年满15周岁了,强奸罪不成立。

   程新满当时对我可能没有印象,因为我除过在学校教书,就是写作或带着书本到周围的山上去阅读,基本不和周围有什么交往,但他是当地实力人物,所以我是知道他的,至少知道他如何一边拍桌子审案犯,一边研究怀孕概率。据我父亲后来说,他们早期曾经在什么地方一起共事,相当熟悉,也正因此,我老实的父亲才会相信程在监狱会对我有所照顾、才一再被程以“你儿子很需要这些”为由骗财骗物,当然,这与我骂他无关,因为身在监狱的我,暂时还无法知道这些。程每次进监狱来,嘴里总是骂骂咧咧,没有人、没有事不可以骂的!把抽完的烟屁股随地乱丢,显得粗鲁、毛糙、缺乏教养,更为发指的是,他在监狱里随地小便,把整个监狱当作他的私人厕所。每次放风结束,走到哨楼下,他就掏出自己的家伙,对着监狱的墙角排放,他以为号子里的人看不见,时间久了,只要他在墙角小便,各个号子就在门缝里开始叫喊,有的喊“下大雨啦下大雨啦”,有的喊“监狱的墙要倒啦”等等。之所以介绍这些,是为我对他破口大骂作个铺垫。其实,我在第二十八章已经打过招呼,并且警告过程新满本人,说我会骂他的,也许他没有相信吧,以为我和他开玩笑。
   结果我果然把他骂了。
   有一天晚上,号子里在唱歌,程指导进来后,站在院子当中叫骂,并且点了12号的名。我跑到风门澄清,说12号没有唱歌。就是我的这句话,招来了他的骂声。谁知他话音未落,我就猛的用骂声回敬了他。我平时本来就声若洪钟,加上现在勃然大怒,出口成骂,狂风暴雨,吼声如雷,声震九霄。程被我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当时就愣了,稍顷,他反应过来,气急攻心,双脚像女人一样弹跳,嘴里咻咻叫喊,“你反啦,狗日不要命啦,胆敢辱骂管教干部,看我怎么收拾你狗日的!看我不把你剥了皮、抽了筋、叫你狗日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那里会被他的威胁吓住,说:你胆敢动手,我也不会客气,来吧,看谁先抽了谁的筋!经过这么一番闹腾,把他气得像没头的苍蝇,在监狱院子又跳、又转、又毫无办法。我和他的对骂,惊动了哨楼上的武警,他们咚咚跑下来,这一下程也急啦,急忙返身去把监狱大门锁住。这边我在高声叫骂,吼声如雷,外边武警战士在咚咚擂门,气急败坏,程不敢开门放他们冲进来,竟把火暴的武警小战士逼得直叫“老程开门,老程日你妈快开门呀!”
   我适可而止,结束了自己的叫骂,程仍气得团团打转,很久无法平静。
   我出狱后,父亲问我,你在里边干啥啦?程新满见了我就说,哎呀,你那个儿子脾气真大,惹不得碰不得,一碰就跳八丈高。我很不好意思,说我也不记得啦。
   我有一次在街道碰见程指导员,主动伸出手与他握手,他说:狗日的娃,你在监狱时叔和你开玩笑哩,结果你把叔一顿臭骂。我只好说:对不起,那属于误会,现在郑重向你道歉!也许他并未真心骂我,只是养成了骂不离口的恶习吧。现在想起来,我多少有点惭愧,尤其想到他急忙关紧大门,阻止武警冲进来对我暴打,就更不好意思。但我自己也未想到,就是我对程的这次叫骂,赢得了詹老五的敬佩,从此与他相处甚欢。
   詹老五虽生在赌博世家,却不是受穷的命,他父亲嗜赌如命,但母亲精明能干,家里开过砖厂,积攒了不少钱,后来砖厂不开了,母亲又到西安开店,生意照样红火。他读书不成器,初中没毕业,就跟母亲到了西安,用他的话说,在西安有吃的有喝的有玩的也有看的,样样都好,只因为自己太讲意气,竟然一步一步,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第一次,他一个小学同学被人打伤了,家里太穷,无钱治疗,托人给他带口信,他二话不说,从家里偷了一笔钱,回来给那个同学养伤。一个月后,母亲派人把他抓到西安,拿擀面杖狠狠抽了一顿;第二次,别人打架,喊他回来帮忙,他还是二话不说,在夜里扒货车翻越秦岭回来,腰别两把菜刀,冲杀在前,虽然身上多处负伤,但他的菜刀架在对方团伙老大的脖子上,逼对方赔礼道歉、发誓不再欺负他的兄弟。就是这次打架,詹老五得到了一段奇特的爱情。对方团伙的老大姓淡,是淡寨人,打架结束后,按照江湖规矩,输掉的一方要负责给赢的一方疗伤,淡老大没有钱,就把浑身是伤的詹老五抬到他家疗养,詹老五也就胆大包天,说去就去。整整两个月,他栖身虎穴,面无惧色,能吃能睡,安心养伤。在这两个月里,她母亲掘地三尺找不到他。两个月后,他伤好自己回到西安,母亲用擀面杖打了三顿,他也不说这两个月干啥去了。谁知第二天,一个漂亮姑娘就脚跟踩着脚跟追到西安来了。原来是淡老大的亲妹妹淡麦玲,她阴差阳错喜欢上詹老五啦。在她家养伤期间,不知是詹老五的胆识和勇气,还是浑身养出来的黑疙瘩肌肉和他爽快的谈吐打动了姑娘的芳心,他前脚刚走,姑娘后脚就跟来了。这还了得!母亲看他把狐狸精招来了,火气更大,从此母子二人开始了长期战争。
   被狐狸精迷上不久,他自己也迷上了狐狸精,从此之后,他再也无心帮助母亲打理生意,三天两头往回跑,私下约会狐狸精。在跑回老家期间,他要么在家里和父亲的那帮牌友赌博,要么就在外面浪荡,结交了付海滨、周春林等人,开始打打杀杀的江湖生涯。回想起来,最刻骨铭心的,还是他的那段爱情。
   就在他快意江湖,一手挽美人一手提砖头,不知今夕何年的时候,母亲托人另外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是一个母亲中意,但自己完全不喜欢的那种类型。当年冬天,父母经过商量,第一次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给他成婚,然后让他们小夫妇俩到西安共同支撑母亲的生意。他无力对抗父母,也为自己的命运困惑,就在父母大操大办为他举行婚礼的前夕,他从家里抱了两床棉被,拉着他的美人,躲进河堤上一处被人废弃的看瓜人夏天搭的庵子里疯狂做爱。用他的话说,“我们想好好日一场,整整三天三夜,脱得赤条条的,只知道日,日完了各奔东西,三天里累了就睡,醒来就日,天王老子也不管,日得一塌糊涂,日得天昏地暗,日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日得什么也不去想了……”等他三天后走出瓜棚时,走路像踩棉花包,抬头看天,只见五个太阳在天上乱晃。他摇摇晃晃歪歪扭扭回到家里,结婚的酒席已经摆开了,几十张八仙桌在麦田里连成一片。结婚两年后、孩子已经快满周岁时,公安局到西安把他从被窝里,从他老婆的怀里抓走了。两年前的事,终于在两年后发作,那两年间,他参与了付海滨抢劫团伙9次抢劫作案,名列团伙第四。
   在故事的结尾,詹老五问我:老辈子人都说“女人豌豆心,谁日跟谁亲”,你说对不对?我说这种农村粗话我没听说过,也不知道是啥意思,但我知道,男女之间没有永恒不变的情感。詹老五说,我结婚时和我老婆谁不认识谁,后来在被子窝里闷头日了几回,感情就有了,日得越多,感情越深,相反,你看我和淡麦玲当初感情多深,但一旦离开了,不日了,就比是比来蛋是蛋,比不认蛋,蛋不认比,互不相干啦。结婚的第二年,我曾经从西安跑回来找她,她从我身边走过去,就像没有看见一样,你说伤心不伤心?我当初为了她命都可以豁出去,但最后她对我照眼不看,好像从不认识,好像从来没日过……
   仿佛为了印证詹老五的话,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们正在百无聊赖的打发监狱那一滩死水一样腐烂发臭、波澜不兴的时光,詹老五忽然像发疯一样,从床上跳下来,一个箭步冲到门后,众人吓一大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又像猴子一样,从门后哧溜一声窜上墙,把身子横在屋檐下的小气窗上了。在此之前,我在囚室生活这么久,还没有注意到人可以上到那里。我们全部在大通铺上站直身子,也从气窗向外窥探。其他人说,对面儿,在县城中环城路的农机公司五楼顶上,有一个抱孩子的妇女,是詹老五的老婆。这时詹老五也在对外喊话,问咱孩子好吗?你还好吗?妈每月给你和孩子钱吗?有人欺负你吗?监狱外边,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凄婉的女人声音隐约传来,我们根本听不清说什么,但詹老五却听得清楚,并且进行热烈对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