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秦耕文集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从郑筱萸之死看中国的“杀贪官秀”
·写给公元1989年出生的孩子
·郭飞雄案件的后极权特征
·写给台湾民主的辩护词
·“香港大陆化”还是“大陆香港化”:从李嘉诚的担心说起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下篇)
·翻身的香港左派和回不了家的何俊仁
·台湾“入联公投”的危险与大陆拒绝民主的危险
·重要的是由公民来教育政府
·甘地时代的印度与我们时代的中国
·甘地死亡之后——纪念甘地遇刺60周年
·斯皮尔伯格拒绝北京奥运与北京奥运拒绝人权
·“3.22大选”感言之一 之二
·“3.22大选”感言之三:两岸关系近期是否会取得突破?
·借国难自我美化,与趁火打劫何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编辑部的人费了老大劲儿,好不容易才把因帮助外地女青年而被警察怀疑拐买人口抓到派出所的葛优和侯耀文给营救回来,葛优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杯子,把嘴巴一抹,说:“我已经想好了,使老虎凳坚决不招,上美人计我就说,党支部书记是刘书友,基本群众是牛大姐!”错位的时空引起电视机前的一片笑声。这是我1992年看过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里的情节。但说实话,现在的专政机关里,既没有老虎凳也没有美人计,各位朋友尽可不必在老虎凳与美人计之间进行取舍。非但没有老虎凳,文艺作品中的十八般刑具也全部没有啦,只有监狱还有刑具,也改名叫“戒具”了,是给违反监规的囚犯准备的惩罚用具,如果你模范遵守监规,这些戒具就与你无缘。
   我这里所说的审讯,在老祖宗那里叫“过堂”,想必各位在古装剧中有过了解,官员一声吆喝,几个衙役就提着一人上堂,令牌往地上一扔,接着一阵杀威棍棒急如雨下,伴随死去活来哭爹喊娘的叫声……这倒也简单省事,忍不住就招,能忍住就不招。但“过堂”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叫“过堂”了,成为一门专门的学问,叫《审讯学》,在警察们就读的中等专业学校或大学里,开设有专门课程,而且还是一门综合了多个学科知识的边缘性、交叉性学科,在这一门课程上可以出硕士、博士的,可以写出专门的学术著作、成名成家。在各级警察机关里设立有专门的审讯机构,如预审股、预审科等等,这里的专家堪称经验丰富、训练有素,在这些审讯专家面前,任何一个企图抵赖、撒谎的被审讯者,都显得像孩子一样幼稚可笑。只有那些高智商的职业犯罪嫌疑人才会成为他们的对手,勉强过几招,一般人根本经不住几下子,不等老虎凳也不用美人计就全部招啦。所以说,与审讯中激烈的智力较量相比,刚开始时的抓捕,实在不算什么。真正的考验就在审讯环节,抓你的目的就是为了来审讯,由此可见,在抓捕中的抵制、反抗毫无意义,与其被暴力征服“抓捕归案”,还不如保持冷静,在审讯中斗智斗勇。我在这里当然不可能给各位支招,把人家的学问全部破解,那我倒有可能“促进审讯学的新发展”啦。所谓审讯,就是现代化、科学化的“过堂”。
   简单说,审讯无非就是想从你嘴里问出点什么,但之所以要从你嘴里问,有几种可能,一是警察已经知道的,需要从你这里进一步证实,把你的口供与其他证据对应起来,互相印证,形成“证据链条”;二是警察还不知道,但摆出一副“我们早已经全部掌握啦”的姿态,使你上当,自己交代出来,然后便于他们顺藤摸瓜去搜集其他证据,回过头来再佐证你口供的真实性,形成“证据链条”;三是警察等待你言多必失,从你无意中透露的信息或细节中寻找侦破线索或意外发现。正是因为以上原因,警察才要审讯你,至于“给你表现机会”、“考验你的态度”、“说清楚就没事啦”……等等,全部是他们的“审讯技巧”,甚至有的说“这只是一个必须的过程,我们也只是履行一个手续而已”,也同样是一种“审讯技巧”,目的都是麻痹你,使你取消设防或疏于防备。审讯环节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现在警察的办案方式,多半是抓人回来,连夜审讯,问清楚所有问题,再找客观证据佐证,然后就可以结案大吉。所谓办案,其实就是审讯。由此可知,案件能否侦破,主要就是审讯是否顺利、成功。

   那么,面对这样一个由专家精心设计、多次论证、报请领导批示过、并且保持开放性以便随时灵活修改的审讯方案,被审讯者是不是就毫无办法、只好缴械投降了呢?这也未必。因为审讯就像一盘双方激烈博弈的黑白围棋,虽然有很多定式,但天下没有两盘完全相同的棋局。
   从被警方成功抓捕的当天开始,我经历了无法详细统计次数的审讯,我估计把全部审讯笔录叠起来,不能说“笔录等身”也差不了多少。我当然无法获得警方对我的“抗审讯能力”的评价资料,但作为审讯活动的对手,这并不妨碍我对他们的审讯能力的评价。审讯我的四个警察,刘中亚是头,大部分审讯是他主持的,周是主要骨干,杨始终担任记录,还有一个姓卢的女警官,就是我前边提到过的,她在审讯中基本一言不发、抱臂侧坐,令我很反感。客观的说,他们的审讯风格是朴素的,谈不上多少技术含量。因为他们所设计的问题阵列,虽然总是避实就轻,从无关紧要处着手,但我还是能发现他们的真实目的。参加这样的审讯活动,我精神上很轻松,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心里总是忍不住想发笑。这就好比走路,如果你提前看清楚了他的路线,你就可以在终点以逸待劳或者坐在旁边的山上看他气喘吁吁。
   我在审讯中要做的主要工作不是回答问题,而是在回答问题时掩饰自己的得意,不让它流露出来。我心里明明得意洋洋,暗中发笑,但我脸上还必须一本正经,甚至假装很紧张,好像我正在考虑交代不交代关键情节。这样以来,我不得不想尽办法压抑、克制自己的笑声。但我必须承认,我天生是一个快语直人,在很多时候,我很难掩饰自己的优越和傲慢,尤其那时我还很年轻,这样在审讯中发生冲突也不可避免。
   有一次,也许我得意的语调使刘中亚有些难堪,女警官卢某突然说话了。她说:“现在的大学生有四个缺点,第一,只会横向比较不会纵向比较;第二,只能发现问题但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说到这里,她突然卡壳了,见她半天还说不出话,我实在按奈不住自己,不怀好意、不露声色道:“一共是五个缺点:第三:只知道书本知识但缺乏实践知识;第四:只知道西方的长处但不知道西方的缺点;第五,只知道自己应该得到而没有得到但不知道自己应该奉献而没有奉献。”说到这里,我略作停顿,然后接着说:“《陕西日报》10月23日第三版左侧,《报刊文摘》专栏。”说完,我一声不吭。
   审讯室里十分安静。我看见女警官卢某的脸慢慢的、慢慢的变红了。
   她本来想借助1989年后半年中国潮流性的说法,打击我的嚣张气焰,为审讯工作创造良好条件,但无奈她阅读不认真,想在我面前买弄,结果自取其辱。我纠正了她的错误,把后三条完整说出来,还指明文章的准确出处。现在我写作时,不能肯定当天日期是否是10月24日,因为那篇文章就刊登在前一天的报纸上。
   还有一次,审讯工作又一次陷入僵局时,她忘记了前车之鉴,突然说:“老实交代!你老实交代你在演讲中是怎样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闻听此言,我猛然把朝向刘中亚的脸转到她这边,用鄙夷不屑的目光逼视着她,用极其蔑视的口气问:“演讲?你知道什么是演讲?你能给演讲下一个的定义吗?”
   她的脸又红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得意,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刘中亚怒不可遏拍案而起了!
   “住口!你太嚣张、太狂妄了!我要正告你的是:这是政府在审讯你而不是你在审讯政府!你是犯人,坐在被审讯的席上,我们代表的是政府,你必须老老实实交代你的问题。从审讯工作开始以来,我们的同志一直对你很客气、很尊重,而你始终骄傲自满、狂妄自大,看不起我们的同志,多次对我们的同志讽刺挖苦,我们一忍再忍,现在我警告你,再敢这样对待我们的同志,我将对你不客气!”刘始终在狂吼,声嘶力竭,他接着还指责我从小娇生惯养、目空一切、妄自尊大,正因为如此才走到与人民为敌的犯罪道路上云云。
   等刘中亚骂完了,我平静的说:“对不起!请继续开始审讯。刚才你问到第五个问题了,你问的是我到达厦门的时间是几月几日……”
   作为报复,我不久之后也给刘中亚拍了一次桌子。
   他问我:“你征集知识分子签名,是不是签得越多越好?”
   我像在讲台上表扬回答问题的学生一样:“很聪明,你的理解完全正确。”
   刘:“那你们后来实际签了多少?”
   我:“我们号称‘百万知识分子签名’,实际目标至少也要达到10万人以上吧。但我个人觉得很惭愧,有愧于朋友们的信任,我们实际征集到的签名只有很少一部分。”
   刘:“那我冒昧的问一下,有没有这种情况,我说了只是冒昧的问问……”
   我:“你就直说吧,不要紧张。”
   刘:“我是说有没有这种情况,你觉得谁谁会赞成你们的《宣言》,但去找他时没有找到他,于是你就代他签了名字……”
   “啪!”我在桌子上猛拍一掌,同时嘴里蹦出两个字:“卑鄙!”
   说完,我怒不可遏,猛烈喘息。死一般寂静的审讯室里只有我的呼吸声。
   几分钟后,刘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小人之心了,你是一个正直、坦荡的人,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已经说了是冒昧的问问。”
   其实我心里一直在偷偷发笑。我的愤怒完全是表演性的,目的是对他上次的愤怒进行反报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我及时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给他当头一棒。一个我在审讯室假装生气,怒不可遏,另一个我在旁边捂着嘴巴偷偷发笑,乐不可支。
   但就是这个刘中亚,后来使我掉进了他设计的审讯陷阱。
   有一次在审讯中,他突然说,几点啦,休息休息,并且给我点烟、倒茶,和我聊天,拉家常,说一些邻里长短的废话,无意中说到双方共同的经历、共同的朋友、熟悉的某个人或事,说到一些具体的细节,而且越说越高兴。一阵过后,他突然说几点啦,哎呀,不早啦,咱们抓紧时间,刚才问到第几个问题啦?咱们接着开始。但接着开始审讯时,我发现自己不好意思再说“忘记啦”、“记不清楚啦”这些话了,甚至不好意思依法保持沉默了。其实,这个穿插之间的聊天,是他们昨晚经过研究专门设计的,他们甚至派人去做过一些调查和资料收集工作,确保细节真实、准确、在聊的过程中能打动我、能调动起我的回忆、引起我的感染和共鸣。回到囚室之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他的审讯技巧。
   他们另外的审讯技巧,就是隔一段时间,把我拉出去,拿以前问过的问题,再重新问一遍。我估计他们是看我前后回答是否一致,想在不一致的地方做文章。无奈我天生记忆力惊人,对这样的问题,我总是这样回答:“上次你们问时,我的原话是这样的……”说着,我就把原来的回答,一字不差的重复一遍,然后脸上带着得意的表情,等待他们的尴尬。
   我要在这里感谢的是负责记录的小杨。什么原因,我不愿意公开披露,但我在获释之后,有一次在街道碰见他,他从自行车上下来和我握手。我紧紧握着他的手说:“我感谢你!你是一个好人!给过我的帮助,我永远不忘!”如果有朋友想知道他到底给了我什么帮助,只有在下次见面时告诉你了。不过见面时你一定要记得问我。
   根据自己的审讯经历,我给各位朋友的建议是:1、如实交代:因为“公民不服从”反对任何秘密行为,所从事的一切活动,都应该是完全公开的,你说与不说,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你就是沉默到底,警察一样会拿到他们需要的一切。这种情况下,你不如侃侃而谈,进行充分的自我表扬与自我标榜,把自己所做的那些为之自豪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与审讯者分享,但仅仅限于自己的个人行为;2、凡是审讯中涉及到其他人的内容,一律回答“忘记了”、“记不清啦”,因为你可能真的记忆模糊,这时你如果冒险回答关于其他人问题,是很不慎重的,也是对他人的不尊重、不负责任。这并非生活中的是非,如果出了纠纷,还可以三方对质,唱一出《三岔口》;你在审讯中所说其他人的事情,其他人不可能在场旁听,及时纠正你的记忆谬误,警察也不会好心的替他去伪存真,虽然刑事诉讼法说的“取证”,包括了搜集对你不利和有利的证据,但实践中你见过几个警察替你搜集过有利的证据?你自己聘请律师去搜集对你有利的证据时,他们还百般刁难呢。所以,你在审讯中,一定只能说关于你自己的事,关于别人的事情,你就留给警察自己去搜集证据吧,你一定要对警察有信心,相信没有你的帮忙,警察也一定会得到自己所需要的证据的。3、对于自己没把握的问题、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不知该不该回答的问题,一律保持沉默,如果必须回答,也只能回答“不知道”、“忘记啦”。4、你要多准备一些幽默小品、脑筋急转弯之类的东西。要知道,审讯是旷日持久的,是漫长的,是双方之间一盘永远也“下不完的棋”,而在这中间,一方坚决要问,另一方坚决不答,轻则场面尴尬、气氛沉闷,重则破坏你和警察的个人友谊。本来他是领工资来向你提问的,也就是说,他是代表政府向你提问的,但如果你无法合作,使他情绪受到影响,那这种不愉快就直接演变成你们之间的个人问题了。这时,你的小笑话、小幽默就会化解危机,修复友谊,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想一想,你如果能用幽默笑话把糟糕的审讯变成开心的综艺大观,是一件多么激动人心的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