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秦耕文集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非暴力的胜利—“最牛钉子户”与维权模式
·叶利钦的背影
·戏说海峡两岸之“三党演义”
·大陆的“妖蒋化”与台湾的“去蒋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早就想写一篇“失贞的凤凰”,揭露香港凤凰卫视的堕落和可耻,但印象中听说什么人已写过一篇了,于是就迟迟未曾动手。延至今日动手,是因为至今不曾见过别人的文章,而自己积郁心头的不平之气,也不曾释缓。
      97之后,香港凤凰卫视成为唯一可以在祖国内陆“落地”的境外电视台。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内地虽有几千家电视台,却没有一家真正的电视媒体,顶多是几千个靠吃润喉片强打精神的喉舌;中国有上万家报纸和期刊,但却没有一家是“新闻单位”,顶多是上万个不想出卖肉体、又始终不得不出卖肉体、偶尔反抗一次就遭一阵棒打的娼妇。在此情况下你可以想象得出,对境外电视台可以在境内播出,人们会报有多么热切的希望。

      49之后中国把妓女废除了,但却把所有的媒体逼良为娼;79之后不久,中国又恢复了妓女,但却不许媒体“从良”。象《世界经济导报》、《新观察》、《南方周末》这样一些时时想着“从良”的妓女,不是一阵棒打,就是一棒打死。威逼之下成为娼妇,可以理解,但经不起诱惑自甘为娼、并以之为荣的,就实在是无耻了。
      香港凤凰卫视就是这样一个以做娼为荣的电视台。
      它打扮得花枝招展风情万种,有派驻全球各地的强大的新闻班底,有24小时滚动播出新闻的资讯模式,“给我半小时,给你全世界”是它的口号。从外表看去,它具备一家先进的电视媒体所具备的一切特征。但它唯独少了一样东西——这就是新闻的独立品质。
      一旦丧失了新闻的独立品质,新闻的正义性、新闻的真实性都成为可以出卖的风骚和肉感了。凡在凤凰卫视播出的嘉宾谈话,结尾它都不忘记打出一句“以上内容不代表本台立场”;那它的立场是什么呢?在所有国际新闻播出中,它的立场和央视保持高度一致;甚至在庞大的咨讯选择中,它也按央视的筛选标准去过滤和挑选,顶多在个别播出画面中略有不同,如关于希腊“11月7日”恐怖组织,央视只播出希腊抓获不断制造恐怖事件的“11月7日”头目,把其余镜头剪掉了,凤凰卫视播出时多保留了一个画面,那就是该组织的标徽:一个五角星,左角是马克思像,右角是格瓦拉像。就这么一点区别。在国内新闻的播出中,它和央视的唯一区别就是,央视的新闻是官员的“电子日记”,它则不用帮忙记“日记”。但它的国内新闻播报,更充分表达了凤凰卫视的堕落底线——对人权记录、对民运、对失业下岗、对工潮、对农民在苛捐杂税及官吏的欺压下的悲惨景况,它保持着最坚决的沉默!它播出的内地新闻,不是湖南一棵奇树开花结果,就是贵州的一头牛很聪明,要么就是内蒙古一家人,让狗和狐狸和睦相处。而且它手段灵活,花样翻新,动辄就邀请观众以四川话、山东话或客家话在电话中念新闻标题。
      这是一个精通琴棋书画色艺双佳的妓女!
      境外的一切媒体都是“敌对”的,都是“不真实”的,只有凤凰卫视一家是友好的,于是只有它获准进入中国的千家万户。但它的毒害可能更超过了央视,因为它更具欺骗性。中国百姓已知道内地媒体被逼为娼了,因而不信他们的谎言;但中国百姓不一定知道凤凰卫视无人相逼也甘做娼妇了,还误以为从它那里得到的资讯不是谎言呢。
     如果坚持新闻的独立性,它就因为“敌对”而无法在内地播出,这将失去巨大的内地市场的广告收入。于是它放弃了新闻独立,于是它是得到了来自内地市场的巨大广告收入。
      这和出卖肉体何异?
      如果央视是极权的“大奶”,凤凰卫视就是极权在香港长包的“二奶”,或者,是极权在境外嫖的一个洋妓!如果对内地媒体的处境还可以同情,那对凤凰卫视只能给以最强烈的谴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