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秦耕文集
·第一章:一次文明的抓捕行动
·第二章:在公安局里做客
·第三章:我在秋夜感到了手铐的冰冷
·第四章:我的第一个监狱之晨
·第五章:最幸运的囚徒
·第六章:丰满的土豆片儿
·第七章:“土铐子”的象征
·第八章:我的监霸长着黄胡子
·第九章:对自由的两种剥夺方式
·第十章:日子像连续不断的相似形
·第十一章:“新囚必打”规则的哲学
·第十二章:请你抽“狱”字牌大雪茄
·第十三章:把脑袋伸到整个监狱大院
·第十四章:设在囚室中的“影子法院”
·第十五章:为我创设一个尼采式的独立和自由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第十七章:非常写实:囚室中的冷水浴
·第十八章:囚徒是“无蹄类”草食动物
·第十九章:一种犯罪行为的四种文本
·第二十章:我的朋友是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职业罪犯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中央电视台是党的喉舌,以宣传伟大、光荣、正确为己任,但其作为“主旋律”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忠诚》却公开、露骨地宣扬、歌颂违法行为,是一株与“依法治国”唱对台戏,贻害无穷的大毒草。
    所有官方媒体本人一概不屑,昨日“路过”广西台,见正在播出中央台不久前播出的《忠诚》,就停下看了几分钟,这一看,就差点让我笑掉大牙。

    情节是:轧钢厂厂长何卓孝热爱国企,贡献卓著,但国企体制使他一贫如洗,为给母亲看病,他贪污3.9万元。在钢厂与外资合作协议签字当日,他舍不得吃药的老母也病死了。何某举行完签字仪式,抱老母尸体痛苦一番后,毅然投案自首去也。
    依司法程序,何案的侦察权应归检察机关,但电视剧展现给观众的,是这样的画面:一间会议室,每侧各坐四人,顶头坐着一人,那是该市的市委副书记、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孙某人。气氛凝重,这是“纪委”在开会研究何案呢。奇怪吧?
    可以想象,检察院受理何某的自首之后,未敢“独立行使检察权”,甚至不敢“独立”决定是否立案侦查。他们汇报了市委,于是才有了市纪委开会这一幕戏。会议桌一侧有人发言:要充分肯定何某的功劳;另一发言者称:何案有其特殊性;也有人说:法律是无情的啊;最后,纪委孙书记宣布:对何某“取保候审”,于是会议室的气氛立即活跃起来,大家都放心了,尤其是与会的一位刘局长——应该是市检察分院反贪污贿赂局的局长——更是轻松:这下总算知道何案该如何办了。
    不熟悉我国政体和司法程序的观众看到这里,肯定很感动——多么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啊!但熟悉政体和司法程序的观众不仅糊涂了——国家权力机关(人大)任命、并应对其负责的检察机关,怎么在这里变成该市纪委的执行机关了?它不对人大负责而对纪委负责,国家法律明文赋予它行使的权力,它也转交给了市纪委;市纪委在这里才是真正的司法机关;市纪委作为实际行使司法权的“机关”,但它又无须经过权力机关(人大)任命,它是由党的上级领导任命的——于是司法机关在这里其实就是由上级党组织任命了。这是对宪法的公然践踏与严重破坏!按《忠诚》的描写,这里其实根本谈不上司法和司法体制,这里只有以党代法甚至以党的领导者个人代法。问题是,《忠诚》在歌颂和赞扬这种“司法”。
    这就是《忠诚》告诉观众的中国的“司法体制”。
    应该说明的是,这并非创作人员不懂法律犯了常识错误,而是他们“深入生活”,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指导下,“真实反映”生活的结果。感谢这部电视剧,使老百姓目睹了“司法之上的司法”内幕,这些平日“秘密举行”的会议,在电视剧中让观众以“旁观者”的身份列席。我倒是有些担心该剧创人员是否有“泄露国家秘密”之嫌了。
    该剧中还有这样一个情节:“刘局长”请示“孙书记”,一位已经抓起来的贪官县委书记,是否与前任市委书记有什么瓜葛?否则为何前任市委书记不惜连换三任县长,也要支持这位贪官书记?对这个请示,纪委孙书记欲言又止,未置可否。于是反贪局的“刘局长”就“擅自”审讯了哪个贪官书记,结果被“孙书记”一顿怒斥:“大胆!谁让你们这么干的?!你们这是诱供!”……《忠诚》“忠实地反映了生活”,检察机关没有独立行使侦查权的权利。这里还无意中泄露了一个政治秘密:某县的三任县长都不是该县人大选举的,而是上级市委书记个人任命并撤换的。
    就这样,在这部宣传伟大、光荣、正确地电视剧里,它宣扬的是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党组织甚至党的领导者个人完全不受法律约束,任意残踏和破坏法律,只是电视剧给这种残踏和破坏安置了一个堂皇的理由——忠诚!残踏法律是因为忠诚——那么这又是什么忠诚?难道只有残踏法律,党才能忠诚于人民?
    “依法治国”,“治”是谓语,“国”是宾语,是“治”所涉及的对象物。那么谁是“依法治国”的主语呢?这个不在现场的“主语”就是党。“国”是党“依法治理”的对象。《忠诚》之所以如此宣扬或表现党以破坏法律的方式表示对人民忠诚,盖起因于“国”是党“依法”所治的对象吧。
    若果,不如把“依法治国”改为“依法治党”。
    2002-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