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秦耕文集]->[“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秦耕文集
[长篇纪实]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
·目录
·题记
·序:现在是“放风”时间
·第一章:一次文明的抓捕行动
·第二章:在公安局里做客
·第三章:我在秋夜感到了手铐的冰冷
·第四章:我的第一个监狱之晨
·第五章:最幸运的囚徒
·第六章:丰满的土豆片儿
·第七章:“土铐子”的象征
·第八章:我的监霸长着黄胡子
·第九章:对自由的两种剥夺方式
·第十章:日子像连续不断的相似形
·第十一章:“新囚必打”规则的哲学
·第十二章:请你抽“狱”字牌大雪茄
·第十三章:把脑袋伸到整个监狱大院
·第十四章:设在囚室中的“影子法院”
·第十五章:为我创设一个尼采式的独立和自由
·第十六章:北半球的冬季属于我们囚犯
·第十七章:非常写实:囚室中的冷水浴
·第十八章:囚徒是“无蹄类”草食动物
·第十九章:一种犯罪行为的四种文本
·第二十章:我的朋友是一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职业罪犯
·第二十一章:为争夺“狱霸”地位而战
·第二十二章:我在监狱中的第二个遗憾
·第二十三章:戒具:自由的属性与金属相反
·第二十四章:高墙内外:我父亲的1989
·第二十五章:审讯中的交锋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一
    进入超级市场,你正缓步在琳琅满目的货架前,突然店老板强行扭住你的胳膊,要求你买下一双皮鞋,因为这双鞋是“真理牌”的。你理所当然的拒绝他了,并用十分不屑的口吻说:“什么狗屁真理!”你甚至还可以表现得更狂妄、更嚣张一些:“管它什么真理不真理,老子就是不想买!”你这样做一点都不过分,相反,你拒绝接受“真理牌”皮鞋的权利,还受到了法律的保护。如果这个老板再胆敢继续向你推广他的“真理牌”皮鞋,你就可以依法投诉他了,如果他强迫你掏钱购买下了这双“真理鞋”,那他就是更严重的违法了,不但买卖行为无效,你还有权使他依法受到严惩。
    以上说的是尽人皆知的消费者权利,作为商品市场的消费者,你有“拒绝强制交易”的权利,但你同时还是“思想市场”的消费者。在这个“思想市场”上,你是否仍然拥有“拒绝强制交易”的权利?

    回答这个问题,关键要看你处在什么地方了。在不同的地方,可以有完全相反的答案。而不同的答案,则可以把你当前所在的国家,黑白分明的判为民主政体或专制政体。
    二
    214年前,美国联邦宪法把立法权仅仅授予联邦国会,紧接着通过的十条宪法修正案的第一条,又规定“国会永远不得制定限制言论自由的法律”。这就意味着在美国这个地方,如果宪法第一修正案一天不能被废除,言论在这里就始终是“无法无天”的,因为第一修正案的存在,使美国不可能有任何法律来约束言论自由了。从修宪程序的“十分麻烦”来预测,第一修正案又几乎永远不可能被废除了。
    这样在美国就产生了一个绝对自由的“思想市场”,既然没有任何法律可以来约束人的思想,那人们面对的就是一个人声鼎沸的“超级思想市场”了,凡是你能想象出来的种种异端邪说,不管它是“多么刺耳”、“多么不能容忍”,你都可以拿到这个大超市上堂而皇之的公开兜售。没有人能够禁止或限制你。甚至没有人能够用“主旋律”来欺行霸市,没有人能够对你进行“正确导向”,更不允许有人来强行“指导你思想”。但能否卖个好价钱、甚至能否卖出去,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一切都取决于“思想市场”的价值规律——取决于你的“思想产品”的价值、价格、市场需求和你的促销手段是否管用了。这在另外一个被“主旋律”充斥的国度,听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但它就确实只能是这个样子。但如果让一个习惯于在“思想超市”自由买卖的美国人来到另外一个只有“主旋律”强制交易的国度,他倒觉得真正不可思议了。
   记得在911之后不久,一个名叫“伊斯兰国”的极端组织要在纽约举行大游行,市长朱利安尼只好批准了,他说:也许他们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伤害,但如果禁止他们游行,几乎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伤害。美国人把这叫做“自由的代价”,为了得到自由,只好承受必要的代价。
    因为没有约束、限制、审查言论的法律,言论在美国处于“绝对自由”状态,相反,法律假定“言论中性”,不对言论作任何价值判断,即不去区分何为真理何为谬误,法律仅仅对“自由表达”或“思想的自由买卖”本身进行保护。除非某个言论在自由表达之后,为别人的自由和安全带来了“现实而紧迫的危险”。
    我记得在美国的历史上,政府企图以安全为由在事先限制言论自由的,只有两例,而且最后都以政府的失败而告终。这就是1971年的“五角大楼案”和1987年的“氢弹秘密案”。前者是五角大楼企图阻止媒体披露美国政府关于越南战争的秘密资料,理由是这些资料一旦披露,将会危及更多的在越南战场美国士兵的生命。后者是一个业余“核弹爱好者”从许多资料中整理出一篇“氢弹就是这样制造的”文章,并要公开发表。政府预审了这篇文章后认为,一旦公开发表,中等国家都有可能制造出氢弹,要求法院下达禁止发表的裁决。但法院却认为“危险并达到现实而紧迫”的程度,而且谁也无权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
    而在言论自由表达之后被追究责任的,从1964年的“纽约时报案”至今也才四例,而且还都以原告的失败而告终。
    这里就涉及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在“思想市场”上自由流通的任何言论,法律都无权对它们进行真理与谬误的判断,即不能作“价值判断”,不能去决定什么是“合法言论”什么是“非法言论”。一切都只能让“思想市场”的价值规律自己去调节。你可以在这个市场上自由购买任何“思想”,但政府不容置喙,不能以计划的方式限制或干预你,哪怕你确实买到了一口袋“谬误”。相反,如果政府发现你买的是谬误并企图“指导你思想”,法律立即就会宣布政府违法了。
    一切思想都可以在“思想市场”上自由表达,是不是真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自由表达。真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权拒绝真理!这其中蕴涵着更多的“不言自明”的意思:
    ——任何人无权代替他人进行价值判断;
    ——个人的自由意志高于价值本身,是最高价值;
    ——判断何为真理何为谬误,与民众个人的“自由判断权”相比,后者更加重要;
    ——政府仅仅是授权管理共同福利的临时机构;
    ——人民还没有把何为真理何为谬误的“自由裁量权”授于政府;
    ——我喜欢真理,但我更喜欢自己判断什么是真理;
    ——人民也许经常会因无知而选择谬误,但这与把真与谬的判断权授予政府相比,后者才是更大的谬误;
    ……
    三
    在商品市场上,自由买卖已经是全球通用的交易规则,任何人都无权“强制交易”。但在“思想市场”上,很多人还得不到这种“思想交易的自由”,掌握了国家政权者,总以真理的所有权人自居,以“正确”的监护人自居,总要把他们理解的东西称做“真理”,并以计划供给的方式,强行往别人的大脑里灌输。在这样的国度,决不允许言论自由的存在,更不会允许言论在地下市场非法交易。
    我希望能有一个自由的思想市场,在这个市场上,所有言论都能平等进入,公平交易,言论只接受价值规律的调整。在这里什么是真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权拒绝真理!
    你现在能平等尊重他人的言论吗?你能以个人的名义自由拒绝真理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