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老新闻
[主页]->[历史资料]->[老新闻]->[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
老新闻
·亩产十三万斤的来历
·九十顿饭菜不重样1958.11.6
·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1958.8.13
·徐水人民公社颂1958.9.1
·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生活集体化还要家庭吗?1958.12.19
·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1958.8.1
·毛主席视察河南农村1958.8.12
·毛主席视察山东农村1958.8.13
·钱学森: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1958.6.16
·钱学森:农业中的力学问题(图片)
·刘西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1958.8.27
·陈伯达:全新的社会,全新的人1958.7.1
·毛泽东:同吴芝圃等人的谈话1959.6.23
·《建筑革命》发刊词1967.9
·《工农兵画报》北京发刊词1967.5.20
·《千钧棒漫画》发刊词1967.1.7
·《满江红》发刊词 1967.5.17
·阎王殿、旧美协黑头目狂热吹捧丰子恺
·江青同美术工作者的谈话1966.11
·《怒火》创刊号1968.1.6
·《江天红》创刊号
·《红战团报》创刊号1967.6.17
·《星火燎原》第一期
·星火燎原 第二号
·星火燎原 第三号
·星火燎原 第五号
·星火燎原 第四号
·星火燎原 第六号
·星火燎原 第七号
·中央、北京党政军干部子弟(女)联合行动委员会通告(中央秘字003)1967.1.1
·首都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成立宣言1966.12.5
·《三轮车战报》创刊词
·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中共中央对苏共中央的复信(1963.6.14)
·中苏大论战
·陈伯达:在毛泽东同志的旗帜下(在北京大学庆祝党成立三十七周年大会上的讲演)1958
·张钦礼是人民的好干部
·《人民日报》评论员:欢呼北大的一张大字报1966.6.2
·投向中国赫鲁晓夫的匕首--《新时代的“狂人”》1967.7
·《人民日报》社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1966.6.2
·《人民日报》社论:夺取资产阶级霸占的史学阵地1966.6.3
·《体育战线》:“高干俱乐部”是修正主义的安乐窝1967.3.11
·《文革风云》:外交部老爷们的“特权”点滴
·《文革风云》:彻底砸烂以陈毅为首的外交部特权阶层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1967.3.24
·踢开中央文革小组紧跟毛主席闹革命1966.12.2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主席到了徐水1958.8.11

人民日报特约记者 康濯
   8月4日,毛主席来到了河北徐水。
     这是徐水人民幸福的一天。
     下午四点半钟,毛主席由河北省书记处书记解学恭、河北省副省长张明河、保定地委第一书记李悦农和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陪同,首先到了南梨园乡的大寺各庄农业社。毛主席精力充沛,满脸红光,宽阔的前额在雨后刚晴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毛主席穿着灰裤子,白衬衫。一到大寺各庄,就大步跨进社里的俱乐部。俱乐部里面墙光彩夺目的各种奖旗,立即引起了主席的注意。他沿着北墙,看了几面奖旗,并且问了问每一次得奖的经过。然后,在长桌旁边坐下来。村妇联主任和共青团支书给主席倒菜,主席连忙欠起身子,笑着说道:“谢谢!谢谢!”主席在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这个乡的党委书记桂登科,社里的支书阎玉如和社主任李江生;现在,又让写了写他们的名字,并把每个名字都念了一遍。接着就抬起头来问他们:
     “今年的麦子收得好吗?”
     “很好!比哪一年都强。”李江生回答。
     毛主席又问:“每亩平均各少斤?”
     支书阎玉如答道:“七百五十四斤”。
     毛主席笑着“啊”了一声,赞叹地说:“不少啊!”随后又问大秋作物的预计产量;问了社里的,又问全县的。县委书记张国忠告诉主席说,今年全县夏秋两季一共计划要拿到十二亿斤粮食,平均每亩产两千斤。张国忠又说,主要是山药高产,全县共种了春夏山药三十五万亩。毛主席听过以后,不觉挣大了眼睛,笑嘻嘻地看了看屋里的人,说道:
     “要收那么多粮食呀!”这时候,主席显然是想起起了张国忠在路上介绍的本县情况,就伸出又厚又大的坚强的巴掌,算帐一般地说:“你们夏收才拿到九千多万斤粮食呢!秋季要收十一亿呀!你们全县三十一万多人口,怎么吃得完那么多粮食啊?你们粮食多了怎么办啊?”
     大家一时被毛主席问住了。后来,张国忠答道:
     “粮食多了换机器。”
     毛主席说:“又不光是你们粮食多,哪一个县粮食都多!你换机器,人家不要你的粮食呀!“
     李江生说:“我们拿山药造酒精。”
     毛主席说:“那就得每一个县都造酒精!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酒精啊!”
     毛主席呵呵笑着,左右环顾地看看大家。大家不党都跟着笑了起来。张国忠也笑道:
     “我们只是光在考虑怎么多打粮食!”
     毛主席说;“也要考虑怎么吃粮食哩!”
     很多人都在私下里互相小声说着:“毛主席看问题看得多远,看得多周到啊!”
     “其实粮食多了还是好!”毛大席又笑道,“多了,国家不要,谁也不要,农业社员们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
     毛主席亲切而很有风趣地笑着,一边就站了起来,要到村子里去看看。
     这时候,阳光灿烂,四外一片安静。毛主席来了的消息早己传遍了全村,人们是多么想着跑来看看毛主席啊!可是,不少的人活儿正紧,都丢不开手。于是,毛主席差不多走遍了全村,去看大家。
     毛主席先去了粮食加工厂。那里一台锅驼机带动钢磨在磨大麦面。毛主席同管钢磨的郑德祥谈了一阵话,问了问生产情况。后来,看到机器旁边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身上油渍斑斑,可都高兴得有点儿慌乱地直盯着他。主席忙问他们:
     “你两个是开机器的吗?”
     他们问答说,是的。毛主席问清了女青年叫田金花,十八岁,男青年叫郑德生,十五岁;就连忙夸赞他们道:
     “了不起呀!这么小就会开机器呀!”
     两个小青年更加高兴得手足无措。看他们的神态,是多久想跟毛主席握握手啊!可是,他们满手油污,又赶紧把手缩回去了。
     毛主席笑嘻嘻地招着手,离开了他俩。又去跟筛面的四个妇女说话。这都是壮老年妇女。她们披着满身白雾,热切地笑着同主席握手。有个叫郑秀芳的一把抓住主席的胳膊说:”毛主席!你老人家身子结实吧!”毛主席笑道:“我很好,你们都好吧!”几个妇女都激动得哆嗦者嘴唇说:“我们好,毛主席!毛主席……”
     毛主席走到了街上。附近做活的人都一伙伙地张着笑脸,使劲儿盯着毛丰席,高呼着:
     “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毛丰席就一边走,一边招着手,向大家点着头,有时还停下来跟大家握手。然后,毛丰席看了农业社的供销部,看了社里的医院和正在扎针的医生与病人,又看了猪场,看了缝纫工厂;并跟那几个地方的社员谈了话。在缝纫工厂,毛主席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说:“你们做活吧!”并且摸了摸缝纫机上的布料,看着女社员做了会活儿。啊!那个叫张爱芝的熟练缝纫工,怎么拿着线好半天还穿不进针眼!毛主席亲切地笑着,直看到张爱芝穿上了针,做上了活儿,这才挥着手跟她们告别。
     一队身系白围裙,头戴白布罩的社员,站得整整齐齐地在街里欢迎毛主席。这是一个食堂的炊事员。他们大多是妇女。他们又鼓掌,又欢呼。毛主席跟他们打过招呼,在社干部的带领下,先去看了幼儿园。几十个小朋友都很干净,背心和短裤都是新的。他们鼓掌欢迎毛主席,喊着共产党毛主席万岁;站在最前面的女孩崔小玉又领着大家唱歌,唱了一个“歌唱总路线”,又唱了一个“一条小手绢”。毛主席摸摸这个女孩,又摸摸那个男孩,一直笑呵呵地听他们唱完歌子,还跟保育员阎凤贞去看了看小孩们的宿舍。这里
   是“全托”,小孩黑夜白天都不回家;小孩的花销也不用家长负担,而由社里统一供给。在小孩们住的隔壁那个院里,住着的也是由社里统一给养的已经失掉了劳力的老人们。那是社里的“幸福院”;毛主席也去那里看了看。那里炕头上坐着的几个老大娘,都对着毛主席高兴地喊着口号;地下站着的八十多岁的老汉田老举,一劲儿抖着白胡子对毛主席说:
     “咱们这真是享福了啦!有了毛主底,咱们可享了福啦!享了幸福啦!”
     毛主席笑着同老人们握手告别。然后,去两个食堂的厨房看了看,亲自拿起社员们吃的大麦面馒头摸了摸,问道:
     “这里面有没有山药面?”
     “没有。”支书阎玉如回答。
     毛主席又左右环顾地笑着和大家点头,他老人家显然是对社员们的生活感到满意。他还特意去看了看墙上贴的食堂规则和饭菜价目表,并且还一句一句地念了一遍呢!
     从食堂出来,向地里走去。场里地里的社员都鼓掌欢呼,毛主席又接连不断地挥手点头,同大家打招呼。毛主席大概是看到地里做活的妇女很多,一边又对陪同的人们说:
     “这妇女劳力解放得很彻底哩!”
     保定地委书记李悦农告诉主席,说这里的妇女都脱离了炕台、锅台、磨台、碾台这四台。主席就说:
     “是呀!人人都吃食堂,社社都办幼儿园……”又看了看张国忠说:“这个县是十一万多劳力,袖出了四万多搞水利、打机并、办工业,只有七万多人搞农业啊!”随后又同省委解书记和张副省长说:“他们这里又解放妇女劳力,又搞军事化,全县农业社搞了九十多个团,两百多个营。他们就是这个办法哩!”
     毛主席微微地笑着,看来是对这里战斗化的干劲很感兴趣。你看,毛主席对张国忠介绍的情况记得多清楚啊!
     走到了一块半人多高的棉花地边。毛主席仔细看了看棉花生长情况,很高兴地赞美着这块经济作物,一边就分开密密挤挤的棉枝向地里走去。只走了儿布,就停下来说:
     “我钻不进去啦!”又问道:“这一亩可以收多少棉花呀?”
     “一千斤皮棉。”社主任李江生说。
     “那就是三千斤籽绵罗!”
     毛主席说。一边高兴地从棉花地里,又往前看庄稼,看到一块长得很好的黍子,就停了下来。李江生告诉主席,说这块黍子地是一年四作三熟。主席就详细问了问是怎么样的四作三熟,问清以后就连连点头称赞。这时候,主席已经连续一个多钟头没有休息,肩膀上的衬衫都已经汗透了,可是还一定要接着看;并且一直满脸是笑,不断地跟农业社员握手和打招呼,看见什么都要亲昵地问一问。西斜的太阳照着主席魁武的身子,人人都看到我们的主席是那样健康,那样精神饱满,浑身上下都放射着光辉。
     毛主席又看了玉米和谷子,看了粪堆形的山药和每条道栽四行秧子、八行秧子以及十二行秧子的几种山药。在每一块不同的地里,都要问每亩栽多少棵秧子,施多少底肥,追肥怎么上,亩产多少斤。主席听到那些山药都是亩产二十五万斤,有的竟计划亩产一百万斤,不禁又笑着问道:
     “你们这粮食吃不完,怎么办呀?”又对乡、社干部说:“粮食多了,以后就少种一些,一天做半天活儿,另半天搞文化,学科学,闹文化娱乐,办大学中学,你们看好么?”
     大家都说好,都听得很高兴。有人告诉毛主席,说这个社已经办起了共产主义的红专大学;主席又惊喜地“啊”了一声,笑着直点头。跟着就走上大道,同大寺各庄农业社告别。
     毛主席和乡、社干部一再握手,并说:“耽误了你们不少的工夫!”毛主席十分亲切而慈祥地直看着每一个社干部的眼睛,说道:“祝你们丰收!秋后我要有时间的话,再来看你们。”
     掌声和欢呼声响成一片。“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更快更早地向共产主义迈进!”这些口号,发自和毛主席心连着心的人们的心坎上、心尖上。这里平原一望无际,墨绿的庄稼给阵阵的东风吹得一浪一浪滚滚向西。大寺各庄农业社员们的口号和欢呼声,也带着整个村子里永不平静的心,一浪一浪地紧跟着毛主席告别的手臂,回旋不止。
     毛主席离开大寺各庄以后,又在徐水城看了县里的细菌肥料厂和铁工厂。毛主席在两个工厂里都走遍了所有的车间。对肥料厂出的固氮菌,从化验室的显微镜看起,一直一步一步地看到成品菌的出现,并且听了只在保定学了很短几天技术的谢玉和对整个生产过程的介绍。还提出了很多问题和年轻的、初中毕业不久的谢玉和研究了一阵。又走到院里,让几十个女工把他保卫起来,跟大家一一握手问好。在铁工厂,四百多工人高呼共产党毛主席万岁的声音,以及欢笑声和鼓掌声,更是始终跟随和簇拥着毛主席。毛主席出了翻砂间,看了一台元车和两个姑娘操纵的一台刨车,也看了发电车间和这里出产的十马力煤气机。并在通红的小高炉旁边来回走过,还跑上去和炼钢工人丁喜握手。丁喜满身煤迹,兴奋和激动得连连直嚷:
     “哎呀呀!毛主席!毛主席!他老人家跑,跑过来跟我握,握手!我,哎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