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悠悠南山下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向越南道歉:南韓推公民戰爭法庭,追究韓軍的越戰屠村黑歷史
·轟炸河內:尼克松可否達到其目的?
·越戰春季攻勢50年:黎筍與毛澤
·1968年戊申戰役:四點須知
·書評書介:越戰記者回憶錄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1953年7月23日﹐ 中國東北鄰國朝鮮戰場實行停戰。可是﹐ 在南邊的印度支那戰爭仍硝煙瀰漫﹐ 冷戰時期的東、西方軍事力量大較量仍繼續。由於法、越 ( 越盟 ) 雙方在談判桌上談不到成果﹐ 故此﹐ 法國遠征軍大將拋出了“ 奠邊府戰役 ” ( 1953 — 1954 )﹐ 意圖在越北地區 “ 擺陣 ” 與越盟力量決一生死大戰。經過了幾個月雙方激烈的軍事力量決鬥﹐ 越盟軍隊大勝﹐ 法軍慘敗而導致了展開“ 日內瓦會談 ”。 “ 日內瓦條約 ”簽訂後 ﹐ 法國殖民者決心完全撤出印度支那﹐ 越南被臨時分為南北兩方。此局面亦是日後引發起 “ 越南戰爭 ” 的歷史大因素之一 ---- 另一場東、西冷戰意識決鬥的延續。
   
   

   許多年來﹐ 諸多的外國學者在研究越南現代史上的大事件 ---- 奠邊府戰役時亦有提及到中國顧問在那場戰役中所擔任的角色以及中國的對越援助。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之一、奠邊府戰役的軍事指揮者武元甲 ( Võ Nguyên Giáp ) 大將在他最近的回憶錄 « 奠邊府 --- 歷史召喚時刻 » ( Điện Biên Phủ, Điểm Hẹn Lịch Sử , 由友梅 [ Hữu Mai ] 記錄,越南人民軍出版社出版,2000年 ) 裡曾有數頁的文字提到中國軍事顧問的情節。
   
   

有關中國軍事顧問的記載

   
   
   在整本回憶錄中,武元甲很少提到中國的援助或者由韋國清為指揮,他所擔任的中國軍事顧問團在戰役中的若干事蹟。但是,從所提及的幾段文字裡,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他在文中表露不少對中國的感情,由此我們可以推測越中友好的關係至少是维持在戰役勝利後幾年之久。
   
   書中的第396頁,武元甲重述他對韋國清懷念的迭事:“ 四年後﹐ ( 韋國清 ) 同志從廣西來到河内。 ( 韋國清 ) 同志贈送我一幅劃有竹與燕的畫,字題為 « 東風迎凯旋 » 。他對我說: 在越南的那些歲月是我革命活動的一段黄金時期 。 ”
   
   
   武元甲把戰役發生前以及整個戰役反攻作戰時期稱為 “ 奠邊府的鐵刺蝟 ” ,而文中极少談及中國軍事顧問的活動。
   
   當然,我們了解武元甲的文笔是越南共產黨傳統的論調與語言方式的寫作。在幾段較長的行文﹐ 作者重述了歷史的背景如韩戰、新舊殖民主義、帝國主義與反動派集團的反共侵略,以及印度支那的軍事形势,雙方對立力量的比較等等。在書中的第十七頁中,那是第一次武提及中國軍事顧問。 他寫道:“ 从1950年起,我們仍然保持北方戰場上的主動權。1953年9月下旬,中國同志轉给我們一個由他們情報機關收集到的 « 那瓦 » 計劃﹐ 內付有地圖。”
   
   接著﹐ 武元甲只是繼續談那個 « 那瓦 » 計劃是什麼。« 那瓦 » 是當時法軍在印度支那從1953年起擔任總指揮的一位將軍的名字,他的全名是亨利-那瓦爾 ( Henri Navarre )。
   
   
   在第19頁裡,他又提及到韋國清﹐ 他說:
   
   “ 韋國清同志剛從中國來到越南,與我一起去魁塔 ( Khuổi Tát ﹐ 地名 ) 會見胡伯伯。在聽述敵人所作的計劃後,伯伯說:“ 那瓦很貪妄,想在軍事上奪取大大的勝利。敵人想赢取主動權,我們决定要把他們陷入被動的狀態。敵人想集中主力軍來打,但我們偏要使他們分開來迎戰。” 我與韋國清同志都同意應該對敵人處於險要的、實力弱的或者較弱的據點來攻打。但不是說一定要分開力量来打。( 我們 ) 都一致認為把戰場布置在莱州、下寮與中寮的方位上 。 ”
   
   
   
   在此段文字中,武元甲没有明確的說是由誰來向胡志明呈報敵人的計劃,他與韋國清如何一致地 “ 計劃 ” 以及韋在討論中的角色如何等。然而,我們在上述的文字中看到武元甲想要强調胡志明在軍事戰略上所扮演的角色。
   
   
   轉到第23頁,武元甲又提到他與 ( 越方 ) 黄文泰 ( Hoàng Văn Thái ) 將軍“ 連同各位 ( 中國 ) 顧問同志共同設定攻打法軍的方案,包括以多個方向的攻擊,使敵人要拉開力量來作戰,首先要使敵人集中在平原的主要力量分開。”
   
   
   書中在談到在戰場上的運输軍事人員與武器等問題時,武元甲著墨不少,有好幾頁長的篇幅來分析亨利的戰略方案,以及越方對這個方案的看法和决定,連同分析了越南各地的軍事力量的戰鬥情况。 在此段文章裡﹐ 我們根本没看到出現中國顧問的字眼,除了在第47頁裡有一小段提及中國顧問﹐ 他寫道:“ 1953年11月26日,部隊的前方人員開始上路展開 “ 西北戰役 ”。中國顧問團十分贊同我們選擇西北方向為主要戰場,作為 “ 冬春作戰 ” 戰役一部分的主張與計劃。顧問團推舉了參謀顧問梅家生 ( Mai Gia Sinh ﹐ 越音名字﹐ 中國顧問 ) 同志與黄文泰兄上路 。”
   
   
   直到第107頁,我們才讀到武元甲再次提起韋國清。
   
   這段文字十分重要,因為武描述這是他 “ 一生中最難作决定 ” 的時刻:在1954年初,他决定放弃 “ 速戰速决 ” 的策略而轉用胡志明主席的 “ 慢打稳勝 ” 的方案。
   
   在此時,越方已把大砲拉上西北戰場,準備作猛烈的攻擊,而當時法國大軍還没來得及鞏固奠邊府上的某些重要的據點。
   
   
   武元甲在書中披露了1954年1月26日早上在召開 ( 抗戰 ) 戰線的黨委會議之前,他曾與韋國清會面,討論上述他的决定。 他寫道:
   
   
   我通知部隊的翻譯組長黄明方 ( Hoàng Minh Phương ) 同志作好準備工作﹐ 為我與軍事顧問團團長韋國清的見面。韋國清同志來到後,他以驚訝的眼光朝著山上的樹叢望去。他熱心的問候我的健康狀况,然後說:“ 戰役快開始了。建議武總 ( 指武元甲 ) 談談現行情况如何? ”
   
   
   我回答說:“ 此刻亦是我好想與團長同志交換意見。據我所觀察的情况,我認為敵人不再處於臨時防衛的狀態了,他們已設立了十分堅固的防衛據點。因此,不可能再按既定計劃来作戰…… 。”
   
   
   接着我指出了我軍的三個最難點,然後下結論:如果再打就會失敗啦。
   
   -- 那麼,如何處理呢?
   
   -- 我的决定是立即推遲今天下午的攻戰,把軍隊退至集中地,準備以稳戰稳打的方案來作戰 。
   
   作了片刻的思考後,韋同志說:“ 我同意武總的看法。我將與顧問團内的同志作思想工作。時間緊迫,我需要與黨委同志開會。同時我已指出,308 ( 師 ) 向隆化邦 ( Luông Phabăng ﹐ 寮國地域 ) 的移動暴露了我們一些軍力的動向,敵人將轉向那個方向進攻,這樣不要讓敵人攻打我們主力軍的退兵,就可把大砲拉出…… 。”
   
   
   我與韋同志的談話持續了約半個小時。我想韋將軍不是那麼容易勸說 ( 中國軍事 ) 專家的,他們亦早已認為以速戰速决的戰術來取勝 。
   
   
   在此段文中,我們可看到在武、韋進行談話之前,中國顧問亦希望採用快速攻克的手法來擊敗奠邊府的法軍。
   
   
   在第136頁中,有記載武元甲與中國顧問團拜年之事。乃是甲午年的春節。值此之際,韋國清建議中共中央軍委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谋部把在北韓戰場上的最新戰鬥經驗,尤其是陣地結構和地道戰的經驗,連同 « 上甘嶺 » 那本書一起寄來给越南軍隊作參考。
   
   
   在第155頁有一段記錄地道戰場如下:“ 各位中國顧問介紹给我們有關淮海戰役的戰鬥經驗。在那場戰役裡,解放軍挖地壕通道讓大砲與汽車通行,甚至在敵人猛烈的砲火攻擊下,車和炮仍然通行無阻。
   
   各位 ( 中國 ) 同志亦提到了他們在北韓作地道戰的經驗。中國志愿軍與北韓軍隊設立了處於山洞内十分安全的地道﹐ 並亦能够發揮大大的作戰功能﹐ 繼續炮擊敵人。( 黄文 ) 泰兄組織一工兵單位的戰士進行實驗性質的挖地道……。 按照戰役指揮部的指示,我與梅家生顧問同志直接負責監察一小隊的挖地道情况……。”
   
   
   
   在書的後面部分,武元甲有述及胡志明主席與周恩來在柳州的會面, 討論决定應該採取哪一條緯線作臨時分界線,武本人亦有參與。在複述此事後,武在書中也不再提到中國顧問在奠邊府戰役的事了。
   
   
   應該注意一點的是﹐ 在書中,武元甲從未談及中國顧問團的人數是多少,他們的軍銜至哪一级,在越南停留的時間是多久,他們的居住地方在何處和他們曾與越方聯絡交流的過程如何等等。總的來說,武元甲在描述中國顧問團在越南的 “ 出現 ” 仍然是給讀者一個十分 “ 模糊的印象 ” 。全書總共有476頁,僅有十多頁的文字提及中國顧問的事蹟。
   
   

中國的軍事援助

   
   
   在述及中國所提供的軍事援助,書中第348頁寫載:“ 實際上,關於105型砲彈,我們只有大約二萬枚,包括在邊界戰役所獲得的戰利品,三千六百枚來自中國援助的砲彈,440枚是在中寮戰場上獲得的戰利品,以及約有五千枚收集由敵人 ( 法軍 ) 空投下的。在戰争結束後,105型砲彈在中國亦是十分稀少。由於戰場的急需,( 中國 ) 朋友把各地軍庫中的105型砲彈轉给我們,但有七千四百枚在戰役結束後才運到 。 ”
   
   
   關於越方提供的105型砲彈數目資料有著不同的記載。在本書中武元甲所提到中國援助的砲彈是三千六百枚,但根據2004年1月8日越南 « 人民軍隊報 » 由前奠邊府戰役戰場宣訓隊長黄春隨 ( Hoàng Xuân Tùy ) 先生撰文披露的是三千枚。或許是两人在記憶上的問題,我們亦可把此細節視為次要的問題。
   
   
   在書中各處,我們亦可閱讀到越南軍隊在戰場上使用大量的砲彈來攻擊法軍。在第339頁有一段寫道:“ ( 我們 ) 十分缺乏砲彈。有時候一天砲擊後只剩下两三枚。以前,一些單位很浪費砲彈。有一個團在五天砲擊時間内卻用完了二千枚彈。一個防空單位使用的12.7厘米砲在一天内也用去了一萬二千枚彈 。”
   
   
   然而,武大將軍没有提到任何關於砲彈、武器和軍需品等等的來源,它們是否由中國、蘇聯或者哪個國家提供援助给越南軍隊使用的。
   
   在軍隊的粮食供给方面,武元甲較詳細的記載越南各省各地人民的獻糧活動,但從未在此方面的資料上有提及到中國。
   
   
   在一段文章内,武元甲談到在準備攻打奠邊府戰役之時,他祇簡單的寫到越南共產黨在 “ 解放區 ” 内執行土地改革的事。在第86頁,他寫道,1953年12月4日立下的 “ 土地法 ” 似春風吹來了一股朝氣给抗戰人員,尤其是幹部、戰士們,因為在軍隊裡大部分的戰士皆來自農村。但他隻字不提越南在改革過程中效仿中國土改鬥地主的方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