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茉莉作品选编
·中共压制人权:从中国延伸到联合国
·日内瓦,我们不伤心!──联合国人权会议与会散记──
·台湾应尽快加入世界人权体系──小议陈水扁先生的就职演说──
·为了不让西藏死掉──第三届支持西藏组织国际大会小记──
·“打假”与中共的西藏文化白皮书
·自由缺席,抗争即命运──尼日利亚作家索因卡和他的作品──
·灾难性的青海移民工程
·佛教与人权
·刺痛从阅读《逃亡》开始──答友人问──
·反极权:诺贝尔文学奖的本质
·谈人权运动中的模拟审判
·崔卫平退稿信带来的启示
·俄国人权与中国申奥
·肆意歪曲西藏历史所为何来?——读都人的《〈大博弈〉正名》——
·邵阳硬汉子李旺阳
·《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为人权而写作──万人杰新闻文化奖获奖演说——
·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在大兴藏学的背后
·让我们推荐“天安门母亲”!──就诺贝尔和平奖致同胞信——
·提名“天安门母亲”的来龙去脉
·世界的良心微弱仍在跳动──第58届联合国人权会议闭幕
·读王力雄《我与达赖喇嘛的四次见面》
·象棋俱乐部与工会权
·嘉乐顿珠与胡耀邦
·印度女作家与抵制水库运动
·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历年湖南水灾中的政府责任
·这里不讲“纯文学”--国际笔会与人权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评达赖喇嘛特使访华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我所认识的“东土”和平人士
·赛珍珠的反共小说《北京来信》
·猫头鹰和家燕的价值之争--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与万之先生商榷
·中国将要感谢王力雄--面对阿安扎西案件
·一场还“猫”、“鼠”爲人的签名运动--义工小记
·在理塘寺废墟上成长的活佛---阿安扎西生平小记
·收审所:无法无天的铁窗──我的见证
·拒绝招供--凯尔泰斯创作一瞥
·评当前的和平反战运动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要求回国权就是“良性互动
·跨国企业的人权义务
·一场恶浪给刘慧卿平添风骨
·她在人权问题上直言不讳---奥尔布赖特和她的难民身世
·她是一位温暖火热的女性 --怀念安娜.林德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遗产
·陈日君的圣坛与政治
·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祝贺刘荻生日:新一波人权运动兴起
·致读者--《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令西藏流亡政府头疼的一个难题
·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从流血的现实中提炼文学---2003年诺奖得主库切的创作
·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
·签名──“无权者的权力”
·来自“布拉格之春”的国际笔会主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如果一定要我在左右两派之间选择站队的话,旅居瑞典多年的本人,大概会倾向欧洲左派这一阵线。这里有许多国内自由派朋友不能理解的原因:首先,我这个家庭的难民身份,决定了我不能不倾心于维护弱者权益,并保护移民不受新纳粹骚扰的欧洲左派。更主要的是,在欧洲参与人权活动时我惊奇地发现:积极关注本国和他国人权状况的人,大部分是左派。

   我在欧洲最敬爱的两位大姐,就是正直、纯粹而高尚的左派。最近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战争逼近,一位法国大姐在电话里劈头就对我痛斥美国。另一位瑞典大姐从她旅游的途中,寄来一张美丽的风景卡,也忘不了卡片后面写上反战口号。而这两位大姐,都是激烈抗议中国政府血腥的“六四”镇压、并关注中国政治犯的人。

   通常,我对欧洲左派朋友的反战观点报之以沉默。我理解这些朋友善良的心愿,很清楚他们大都是一些真诚的理想主义者,在国内事务上,他们一贯主持公正,维护弱者,但在国际事务上,他们却经常有幼稚上当的时候。就如这次反战,他们把一切罪过都归结于美国,持的是一种非黑即白的糊涂观念。

   在本人看来,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人类其实经常处于两难境地:只能在深灰色和浅灰色之间选择。战争当然是坏事,但萨达姆政权无时无刻不在迫害伊拉克人民,对文明世界进行威胁,何尝不也是一件坏事?既然人类状况注定处于灰色地带,我本人对此取第三种态度:既不主战也不反战,希望萨达姆自动流亡以避免战争。如果战争不可避免,我只能祈求它尽量少伤害平民。之所以对这次反战运动持犹豫态度,还由于我在瑞典结识了一些伊拉克朋友,和他们的讨论使我认识到:伊拉克人民承受的苦难太深重了,他们迫切希望推翻萨达姆。在祖国面临战争时,他们一方面担心战争给家乡亲友带来危险;另一方面,他们又期望美国的攻击给伊拉克一次再生的机会。

   尽管本人态度犹豫,但却欣赏欧洲和平主义者的人道诉求,尊重参与反战运动者(包括欧美左派)所持的立场和理念。但是,当中国新左派学者韩德强、旷新年、上海剧作家张广天等人发起签署《中国各界反对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战争计划的声明》时,我却只有一种想要发笑的滑稽之感。

   导致我产生这种滑稽感的原因,是这个《声明》发起人的虚伪和做作。如前所言,欧洲左派在国内事务和国际事务中奉行的原则是一致的,人们可以在很多方面批评指责他们,但很难说他们不真诚。然而,中国新左派发起的反战《声明》,高唱“出于对正义的和平的爱好,出于对人的普遍权利的关注”,是为了“生命、自由和尊严”,这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似乎只是选择性地表达---只对国际社会尤其是对美国表达。

   已经有不少朋友用充分的事实表明,发起这个《声明》的新左派代表,只是一些“国际民主主义者”,即他们并不关注国内人民的权利被侵犯,也不向专制政府要求本国的民主。虽然签署这个《声明》的签名者中,有个别令人尊敬的朋友也曾在“营救刘荻”等公开信上签过名,但那些主要发起人,是不屑于关注本民族的小妹妹刘荻和西藏活佛这类受害者的,也对中国工农争取自己权益的运动视而不见。

   其实,中国政府每时每刻都在向本国人民发起“战争”。钱钟书等中国学者早就指出:“‘刑罚’之施于天下,就是战争。”虽然这类战争不使用大炮和核武,却使用了狰狞的国家机器---军警、监狱和处决人的枪弹。对这类无辜关押并虐待本国人民的“战争”,长期卑怯地保持沉默,却以“大义凛然”地姿态,抗议遥远美国的“残暴”,这是新左派“国际民主主义者”的杰出表演。

   他们的表演太有意思了。他们似乎抓住了一个“历史机会”,集合起来,雄赳赳地向世界表明自己的存在。但只要他们不向本国的“战争罪犯”---中国专制政府发表一个同样的《反战声明》,他们实际上是在告诉世界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怜的逻辑:我们中国人不在乎本国是否有人权民主,我们只关心你们的民主人权;我们不需要在自己国家有发言权,我们只要争取在国际事务上的发言权。

   与中国左派截然不同的是,西方左派是首先在本国争取民主人权的,他们的反战,是在本国民主制度健全的前提下的自由表达。而假冒伪劣是当今中国的不治之症,在我这个“准欧洲左派”(什么时候高兴了去加入瑞典左派党转为正式)眼里,中国新左派仿佛是一种近乎怪胎的东西。

   著名的西方左派---德国籍哲学大师哈贝马斯那年访华时,曾经就中国新左派的问题谈过他的两个感觉:一,“读了他们的东西,我感觉到他们的观点有为极权、专制服务,为文化革命辩护的倾向。”二,“我看他们常用法兰克福学派理论,总觉得用得不对劲,---。欧洲和美国都有直接为文化革命辩护的理论,他们可以直接拿来应用,不必用法兰克福学派理论。”

   中国新左派把“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论视为重要的理论资源,而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代表人物哈贝马斯,却认为中国新左派不配运用他们欧洲左派的理论,这就证实了本人的一个判断:中国新左派在世界左派阵营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怪胎。

    030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