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从科学走向人权--萨哈罗夫和蒋彦永]
茉莉作品选编
·“卖国贼”──大写于史册的人
·“国家”议题与台湾女性
·“反动大众”与西藏文明
·“中国没有工会真好!”
·瑞典反美今昔谈
·那个捡炮弹碎片的小男孩
·太空船与七人一条棉裤
·“邪教”审判与殉道牺牲
·“人道精神才是最后的赢家”
·车臣民族的历史悲哀
·反叛,为了人的价值
·中共成功地“运动”了妇女──在北欧看中国女权(3之1)──
·有愧于国的人最“爱国”
·李敖开了个国际玩笑──小议瑞典诺贝尔文学奖──
·领大奖,说什么?──格拉斯的人权斗士本色──
·“六.四”在十年之后继续
·“人道干涉”的祖师爷──荷兰学者胡果.格老秀斯──
·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
·中共压制人权:从中国延伸到联合国
·日内瓦,我们不伤心!──联合国人权会议与会散记──
·台湾应尽快加入世界人权体系──小议陈水扁先生的就职演说──
·为了不让西藏死掉──第三届支持西藏组织国际大会小记──
·“打假”与中共的西藏文化白皮书
·自由缺席,抗争即命运──尼日利亚作家索因卡和他的作品──
·灾难性的青海移民工程
·佛教与人权
·刺痛从阅读《逃亡》开始──答友人问──
·反极权:诺贝尔文学奖的本质
·谈人权运动中的模拟审判
·崔卫平退稿信带来的启示
·俄国人权与中国申奥
·肆意歪曲西藏历史所为何来?——读都人的《〈大博弈〉正名》——
·邵阳硬汉子李旺阳
·《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为人权而写作──万人杰新闻文化奖获奖演说——
·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在大兴藏学的背后
·让我们推荐“天安门母亲”!──就诺贝尔和平奖致同胞信——
·提名“天安门母亲”的来龙去脉
·世界的良心微弱仍在跳动──第58届联合国人权会议闭幕
·读王力雄《我与达赖喇嘛的四次见面》
·象棋俱乐部与工会权
·嘉乐顿珠与胡耀邦
·印度女作家与抵制水库运动
·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历年湖南水灾中的政府责任
·这里不讲“纯文学”--国际笔会与人权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评达赖喇嘛特使访华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我所认识的“东土”和平人士
·赛珍珠的反共小说《北京来信》
·猫头鹰和家燕的价值之争--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与万之先生商榷
·中国将要感谢王力雄--面对阿安扎西案件
·一场还“猫”、“鼠”爲人的签名运动--义工小记
·在理塘寺废墟上成长的活佛---阿安扎西生平小记
·收审所:无法无天的铁窗──我的见证
·拒绝招供--凯尔泰斯创作一瞥
·评当前的和平反战运动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科学走向人权--萨哈罗夫和蒋彦永

   

    茉莉

    近一个月以来,我们都在惦念被囚禁的蒋彦永先生,并为他那身体欠佳的太太担忧。

    索尔仁尼琴曾经评价说:“在苏联那成堆成堆的腐败、重私利、毫无原则的知识分子中,萨哈罗夫的出现是一个奇迹。”当我们回顾蒋彦永先生几十年来走过的道路,就会发现,这位抗击萨斯为民请命的真话英雄、提出“为六四正名”的中国良心,在当今中国社会一片腐败犬儒的黯淡现实中出现,和萨哈罗夫一样成了“奇迹”。蒋彦永与萨哈罗夫这位物理学家、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相似之处在于:从科学走向人权。

    他们在科学专业上都有过很大的成就,与共产党当局也曾经关系良好。萨哈罗夫是苏联原子弹的创始人之一,被称为“氢弹之父”。由于他的卓越贡献,苏联政府给予他极大荣誉,他两次被授予列宁勋章,一次斯大林奖金,三次提名为社会主义劳动英雄。蒋彦永曾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主任、教授、全国肿瘤学会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是中国大陆肿瘤方面数一数二的医学权威,被誉为“军中一把刀”,经常给共产党高干看病,享受正军级待遇。

    导致这两位英雄和共产党当局决裂的,是基于他们对现实的真实认识。

    萨哈罗夫在大学毕业后,被选拔到一个研制核子氢弹的秘密试验场工作。原来他一直视斯大林为“伟大人物”,后来听同事说这个秘密试验场是由政治犯修建的,那些政治犯最后被贝利亚全部处决了。同时,萨哈罗夫自己也亲眼看到一队队犯人在试验场做苦力,发现他研制氢弹的试验导致很多平民死亡和伤残,而苏联当局却拒绝按照他的建议推迟试验。在获知一切真相之后,萨哈罗夫痛哭了一场,从此走向捍卫人权之途。1964年,萨哈罗夫联合其他俄国著名知识分子写信给苏联领导人波列日涅夫,“警告”他不要恢复斯大林的名誉。1968年,萨哈罗夫写了一篇《进步的反射、共存和知识分子的自由》,此文被认为是“苏联极权制度的判决书”,被偷运出国,发表在《纽约时报》上,引起轩然大波。

    蒋彦永医生经过同样的心路历程。在萨斯侵入北京肆虐之时,作为了解疫情严重性的医生,看到卫生部长张文康在电视上说谎之后,他拍案而起,决定公布真相,因此分别向央视和凤凰卫视发出电子邮件,结果这封信被美国《时代》杂志公布,从而震撼了中国和世界。在“六四”悲剧发生十五年之际,蒋彦永公开了他曾亲眼目睹民众被中共军队枪杀的惨况,说这是他“一辈子无法忘却的”的痛苦。他上书中共中央及国务院,要求为“六四”正名。他的呼声引起了世界范围的热烈回响。

    萨哈罗夫和蒋彦永,在面对残酷的现实真相时,他们都拒绝沉默,选择了抗争。由于不顾身家性命地为民请命,他们都遭受了迫害,为自己的言行承担了后果,付出了代价。萨哈罗夫因此被核子研究机构开除了,被苏共的党报批判。秘密警察头子把他定性为“苏联第一号公开的敌人”,被流放、监视居住多年,有病得不到治疗,几乎丢掉生命。今年六月一日,蒋彦永夫妇乘坐解放军总医院的专车在去美国大使馆办签证的途中失踪,被剥夺人身自由至今,其家属亦受到威胁。

    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萨哈罗夫被称为“人类的良心”,他说:这个奖“不仅仅是给予我个人的,而是给予整个人权运动的崇高荣誉”,“我觉得我应该与我们的政治犯分享这个荣誉,---他们通过公开的、非暴力的方式捍卫别人的自由,但是却牺牲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自由。”

    萨哈罗夫成功了,他基本上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他们这些优秀的俄罗斯异议知识分子人数很少,在政治高压下,除了由自己信念产生的力量和勇气之外,只得到过来自西方的一点软弱无力的声援,但他们却抗击了世界上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苏联极权制度。

    蒋彦永先生却仍然在困厄中抗争,让我们支持他,祝福他。

   0406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