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库切的诺贝尔文学奖奖牌]
茉莉作品选编
·《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为人权而写作──万人杰新闻文化奖获奖演说——
·你为哪一部份“人民”服务?——与海外中国人权人士商榷——
·在大兴藏学的背后
·让我们推荐“天安门母亲”!──就诺贝尔和平奖致同胞信——
·提名“天安门母亲”的来龙去脉
·世界的良心微弱仍在跳动──第58届联合国人权会议闭幕
·读王力雄《我与达赖喇嘛的四次见面》
·象棋俱乐部与工会权
·嘉乐顿珠与胡耀邦
·印度女作家与抵制水库运动
·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历年湖南水灾中的政府责任
·这里不讲“纯文学”--国际笔会与人权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评达赖喇嘛特使访华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我所认识的“东土”和平人士
·赛珍珠的反共小说《北京来信》
·猫头鹰和家燕的价值之争--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与万之先生商榷
·中国将要感谢王力雄--面对阿安扎西案件
·一场还“猫”、“鼠”爲人的签名运动--义工小记
·在理塘寺废墟上成长的活佛---阿安扎西生平小记
·收审所:无法无天的铁窗──我的见证
·拒绝招供--凯尔泰斯创作一瞥
·评当前的和平反战运动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要求回国权就是“良性互动
·跨国企业的人权义务
·一场恶浪给刘慧卿平添风骨
·她在人权问题上直言不讳---奥尔布赖特和她的难民身世
·她是一位温暖火热的女性 --怀念安娜.林德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遗产
·陈日君的圣坛与政治
·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祝贺刘荻生日:新一波人权运动兴起
·致读者--《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令西藏流亡政府头疼的一个难题
·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从流血的现实中提炼文学---2003年诺奖得主库切的创作
·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
·签名──“无权者的权力”
·来自“布拉格之春”的国际笔会主席
·新任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感言
·他们的笔比雷声更喧响──杜导斌们的现代英雄主义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高瞻的儿子和美国政府
·暴君的女儿:既是宠物又是主子
·从爱情的囚徒到欣悦的灵魂---谭雪梅自传体小说读后
·刘国凯新著《草根蝉鸣》一瞥
·回国受审的库德作家和他的小说
·人文主义vs野蛮主义--谈高文谦评毛之争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瑞典国王不幸的“文莱门”
·从王有才获释看康原的成绩和局限
·医治国人麻木的心灵--从鲁迅到蒋彦永
· 长生鸟--诺奖得主艾巴迪的伊朗姐妹
·“王子,您什么时候回家”--致达赖喇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库切的诺贝尔文学奖奖牌

   每年十二月十日诺贝尔颁奖盛典,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都收到一枚奖牌。每一枚奖牌的设计,都是独一无二的,是瑞典文学院委托著名艺术家,根据每个获奖作家的艺术特色精心设计的。
   
    今年获奖的南非作家J. M. 库切,其奖牌的背景是:一片斑黄色的大地,散布着春意盎然的绿叶枝条,几只金黄色的狗栩栩如生。这是画家Bo Larsson 的画面设计,其寓意是赞誉库切的文学创作对动物权利和人权的捍卫,及其扎根土地的田园理想。奖牌的另一边是瑞典文的说明,大意是:“ 瑞典学院根据阿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将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J.M.库切,‘由于以丰富的影射表现出局外人出乎意外地卷入到矛盾纠葛中’。 ”
   
    作为一个南非作家,库切在其创作中始终在直面社会现实。他的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描述种族隔离制度造成的悲惨后果。在现实生活中,这位作家是一位动物保护主义者,还是素食主义者。他性情孤僻、不苟言笑,总是试图在生活中远离现实。他的小说在描绘那些被人丢弃的动物时,有一种令人心碎的抒情性。

   
    库切获得的诺奖奖牌之所以设计了几只狗的画面,是因为狗在库切的小说中占据重要地位。在他的一部著名小说《耻》中,库切揭示了“耻是人的傲慢和仇恨”这一主题,却赋予狗以脉脉温情。狗是这部小说的一个象征。这部小说中的教授女儿露西,彻底放弃了城市生活,甘心在乡间种地养狗。是狗保护了露西,成为她的精神支柱。在小说最后的一个场景是,露西的教授父亲卢里坐在一群狗中,自弹自唱,谱写着心中的音符。
   
      作为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库切在小说中要表达的观点是:动物和人是平等的,他们一样有知觉有感情。在这个自然界中,狗和人作为动物一样存在,没有谁比谁更高贵。这就剥去人的傲慢。
   
    另一些涉及动物权利的库切作品有《 动物生活 》和《 伊丽莎白. 科斯特洛》。后一部小说缘起于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演讲。当时,库切出现在演讲厅中,没有演讲,却讲了个故事,故事是关于一位女教授的演讲,讲的是关于素食主义的观点和动物的故事。
   
    从广义上去理解,库切谈动物权利也是在谈人权问题。例如,库切借小说主人公之口,把现代社会对动物的虐杀比喻为纳粹大屠杀,暗喻人类的弱势者像动物一样,遭受强权者的压迫和虐待。正像前任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凯尔泰斯认识的那样:奥斯维辛集中营的苦难,从来就不是过去式。
   
    库切的动物权利观点,继承的是英国近现代自由主义的大师边沁的道德哲学观。当年,法国人已经解放了黑奴,可是在英国属地黑奴仍遭受动物一样的待遇时,边沁便如此瞻望:“或许有一天,动物可以取得原本属于它们、但只因为人的残暴之力而遭剥夺的权利。”这些反对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思想家,也大力提倡保护动物权利。
   
    热爱动物的库切,不仅在作品中反抗种族歧视制度,而且直接介入人权工作。九十年代时,他与尼日利亚作家索因卡等人共同创立了国际作家议会 ( the International Parliament of Writers ),1994年曾一度当选担任过该会主席,致力于捍卫作家的创作自由和救援被迫害的作家。正如授予库切的这块奖牌所象征的,这种救援工作给处于严酷环境中的人带来绿色的希望。
   
   
   
   0312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