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茉莉作品选编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要求回国权就是“良性互动
·跨国企业的人权义务
·一场恶浪给刘慧卿平添风骨
·她在人权问题上直言不讳---奥尔布赖特和她的难民身世
·她是一位温暖火热的女性 --怀念安娜.林德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遗产
·陈日君的圣坛与政治
·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祝贺刘荻生日:新一波人权运动兴起
·致读者--《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令西藏流亡政府头疼的一个难题
·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从流血的现实中提炼文学---2003年诺奖得主库切的创作
·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
·签名──“无权者的权力”
·来自“布拉格之春”的国际笔会主席
·新任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感言
·他们的笔比雷声更喧响──杜导斌们的现代英雄主义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高瞻的儿子和美国政府
·暴君的女儿:既是宠物又是主子
·从爱情的囚徒到欣悦的灵魂---谭雪梅自传体小说读后
·刘国凯新著《草根蝉鸣》一瞥
·回国受审的库德作家和他的小说
·人文主义vs野蛮主义--谈高文谦评毛之争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瑞典国王不幸的“文莱门”
·从王有才获释看康原的成绩和局限
·医治国人麻木的心灵--从鲁迅到蒋彦永
· 长生鸟--诺奖得主艾巴迪的伊朗姐妹
·“王子,您什么时候回家”--致达赖喇嘛
·库切的诺贝尔文学奖奖牌
·最重要的是新任台湾总统捍卫人权
·从家庭暴力剧增看中国社会的悲剧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四二六社论」:专制癌症发作的先兆
·西藏变迁的见证──一部十年制作的纪录片
·写给杜导斌的儿子杜文玉
·从北欧选举舞弊案所想到的
·六四对中国的正负面影响
·欧洲坐在马德里的火车上
·黑格尔的幽灵与中国「六四」
·从欧洲历史看美军虐囚事件
·关于「木子美现象」的评论种种
·我是怎样卷入八九民运的
·在法庭上─一九八九年审判纪实
·借鉴欧盟经验 建构两岸新关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的异数--拥战的霍塔
·《欢乐颂》中的欧洲认同
·当今俄国青年和红色沙皇
·瑞典清真寺阿訇布道风波
·保卫圣湖--西藏网友的呼吁
·谈达赖喇嘛的普世责任观
·踏入一片浩瀚的文学森林---读《百年桂冠--诺贝尔文学奖世纪评说》
·在法庭上──一九八九年审判纪实
·从科学走向人权--萨哈罗夫和蒋彦永
·一句话和一封信---我和杨小凯的交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庄严的红地毯,伸在希林·艾巴迪--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穆斯林女性脚下。穿着淡黄色套裙的艾巴迪,镇定地踏上红地毯,走向挪威奥斯陆的颁奖大厅。大厅内,美丽的鲜花怒放,人们翘首以待。
    在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眼里,这条为艾巴迪而铺的红地毯,是一座连接东西方文明的桥梁,是基督教文明的西方国家,对东方穆斯林世界表示友好的一个象征。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奥勒·丹伯乐特·麦佳斯,激动地迎接这位来自伊朗的诺奖得主。他们握手了,大约握了四、五秒钟的时间。各国电视现场直播,迅速地把这一镜头传遍大半个地球。瑞典报纸的标题是:《这是一个对于和平和正义非常重要的握手》。
    我守在电视机旁,注意到艾巴迪握手后那略为紧张的神色。任何了解这位女士的敏感处境的人,都不会不明白,她面临着多么大的威胁。她,一个穆斯林妇女,如此在外抛头露面,没有按照伊斯兰服饰教条戴头巾,而且还和一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握手。在德黑兰的伊斯兰什叶派宗教领袖眼里,艾巴迪和西方男人公开握手的镜头是羞耻的,是严格的伊斯兰教规所不能容忍的,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这个受腐朽西方文化影响的伊朗女人,是犹太复国主义、殖民主义者和美国国防机器干涉伊朗内政的险恶阴谋。
    与穿黑长袍的德黑兰宗教领袖针锋相对,在奥斯陆颁奖大厅的外面,来自伊朗的库德人、左派活动人士以及其他的伊朗流亡者正在举行示威游行,他们高喊着“反对伊朗什叶派阿亚图拉政权”的口号。有不少流亡北欧的伊朗难民表示了对艾巴迪的不满,他们指责艾巴迪没有像他们一样坚决地反抗伊朗当局。更有甚者,挪威的一些穆斯林极端分子扬言要杀死艾巴迪,因为这个女人居然接受有基督教背景的诺贝尔奖。
    回顾诺贝尔奖的历史,在寥寥无几的穆斯林获奖者中,就曾有过埃及作家马尔福兹遇刺受伤的先例。1988年,阿拉伯文学的一代宗师马尔福兹来到瑞典领取诺贝尔文学奖,这位提倡宗教宽容的作家,真诚地相信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原本是兄弟,因而在诺奖演说中为一切受难者呼吁:“拯救南非被奴役的人 !拯救非洲饥饿的人!拯救遭受枪击和酷刑的巴勒斯坦人! 拯救伟大精神遗产受到亵渎的以色列人!…… ”一句“拯救以色列人”的良心呼吁,使马尔福兹成为穆斯林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

    因此,尽管艾巴迪和其他专制国家的人权人士一样,是一个长期面对威胁、却从未被威胁吓倒的人,但她不能不在奥斯陆谨慎地选择她的措词。她既不被伊朗的极右保守派所容忍,也不讨激进左派喜欢,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对她的热烈赞颂,使她的处境更为敏感。她的处境,是目前伊斯兰国家少数民主改革派的处境,他们步履沉重而且艰难,但其努力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展示了世界和平的希望。
    诗意盎然沟通东西方文明
    此次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麦佳斯的颁奖词,是历年来诺奖致辞中少有的感情充沛、文采盎然的一篇。自从宣布把和平奖授予艾巴迪,世界各地反响热烈,大多数人赞赏这是一个雪里送炭的好选择,将给予伊斯兰国家的人权工作者以鼓舞。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发表声明,祝贺阿卜迪获奖并称赞她是有勇气的人权斗士。 不久前把伊朗和伊拉克、北韩一起划为“邪恶轴心”美国总统布什,也专门发表谈话向艾巴迪祝贺,美国国务院称许伊朗人权活动家得奖实至名归。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为此感到很高兴。他们相信,这一次和平奖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颁发给了正确的人选,认为在鼓励不同民族、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方面,此次颁奖具有重大的价值。麦佳斯的演讲一开头,便引用了诺贝尔委员会在今年十二月十日发表的公报中的第一句话:“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将2003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希林·艾巴迪,由于她为民主和人权所做出的贡献。她尤为关注妇女和儿童权利,并为之努力。”
    然后,麦佳斯表示了授奖单位的期望:“我相信这个公报改变了你的人生。希林·艾巴迪,你的名字将在和平奖的历史上闪耀。我们希望,这次颁奖也将在你心爱的祖国--伊朗激发改变现状的灵感,那里的人们像世界许多其他地方一样,需要聆听你清晰的声音。”
    大概挪威人也意识到,颂词里的这句话:希望颁发给艾巴迪的这个奖能够激励她心爱的祖国的变革,必定令德黑兰的强硬派宗教人士深恶痛绝。于是,麦佳斯强调,自由、公正和对人权的尊重是人类普遍价值,不论何时何地,都需要艾巴迪这样警醒的、富于批评精神的捍卫者。
    如何证明保护人权也是伊朗民族自己的传统呢?想必挪威人在颁奖盛会之前,补上了一堂伊朗历史文化课。麦佳斯在其颂词里,旁征博引了古波斯(现伊朗)著名诗人的诗句。他说:
    “一个伟大的波斯诗人鲁米,伊朗人喜欢称他为‘莫乌拉维’,生活在十三世纪。在他的巨著《神圣的玛斯纳维》中,有一首小诗描述一个痛苦不幸的人被残暴的龙所攻击,一个英雄的拯救者在最后一刻冲上去。鲁米评论说:世界上这一类救助者,他们冲上去拯救所有的哭泣者。就像怜悯他们自己,他们冲向所有呼救的人。他们不可能被收买。如果你问他们中的一个人:‘为什么你来得如此迅速?’他或她会说:‘因为我听到你无助的声音。’
    “另一个伟大的波斯诗人沙蒂,他也生活在十三世纪,伊朗南部的设拉子,在他的著名作品《玫瑰园》中说,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的人,是背叛真实人性的叛徒。”
    麦佳斯因此认为,此次获奖的艾巴迪和伊朗人民一样,代表了沙蒂和鲁米的优秀的人道主义传统。“你既是领路人,也是架设桥梁的人。你努力和人民一起跨越各种文化、种族和宗教!这是你的显著特点。”“亲爱的艾巴迪,你在精神上年轻,你拥有巨大的才能。你有一颗火热的心。你是勇敢的。我们钦佩你的贡献。这世界需要你!”
    为了表明东西方文化是相通的,麦佳斯还引用了挪威诗人Arne Paasche Aasen的一首小诗《你们的青春》:
    世界正在哭泣:我们需要你的心,
    你的天赋,你的闪光的精神!
    你被赋予青春,永葆青春
    奉献你青春的全部力量。”
    热情赞颂艾巴迪的挪威诺贝尔委员会非常理解,艾巴迪“也许盼望有更多的祝贺来自祖国的执政者。”然而,对蔑视女性的伊朗宗教政权来说,这样一位经常批评穆斯林国家以宗教名义践踏人权的女性获奖,是大为尴尬的。伊朗的官方媒体只做了简短报导,政府发言人也只是简单道贺。而伊朗总统哈塔米在获知艾巴迪获奖后,整整沉默了四天,才在出席国会会议后稍加表示:“当然我对一位同胞获得如此成就感到高兴。”然后马上泼一瓢冷水,说:“诺贝尔和平奖并非很重要,真正重要的乃是科学和文学奖。”
    哈塔米总统和伊朗的宗教领袖一样,感受到艾巴迪获奖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因此对艾巴迪发出警告:“我希望出生自宗教家庭且已表达热爱伊斯兰的艾巴迪,会小心留意伊斯兰世界以及伊朗的利益,勿让她的成功遭任何人利用。”“诸如美国和以色列等强权,才是违反人权最严重以及对和平构成的最大威胁,我希望诺贝尔桂冠得主勿忘却此事。”
    继承古波斯居鲁士大帝的遗产
    轮到艾巴迪上台致获奖演说时,我看到她紧张的神色松弛下来,开始落落大方,侃侃而谈。她出身于中产阶级家庭,受过高等教育,曾经是伊朗历史上第一个女性法官,为了人权抗争多次出入监狱之门。艾巴迪善于用言辞鼓舞他人。
    诺奖得主马尔福兹遇刺的命运前车可鉴,艾巴迪无法将伊朗宗教领袖的上述警告置若罔闻。因此,她似乎在这次演说中采取了稍加平衡的政策,既批评一些穆斯林国家歧视妇女的人权问题,也批评了西方对待关押在关塔那摩海军基地的塔利班战俘的做法,并指责联合国的双重道德,即一些决议被执行,另外一些不被执行。
    然而,想要在获奖演讲中说点真心话,却又一点也不刺激伊朗当局,几乎是不可能的。艾巴迪的演说惹恼德黑兰权势者的一点是:这位诺奖得主居然宣称,她继承的是古代波斯国王居鲁士的精神遗产。公元前六世纪中叶,波斯人崛起,英明的居鲁士大帝征服了巴比伦后,发表了著名的“居鲁士诏书”,对于被征服国家一律采取宽大的政策,所有流徙的人民(包括巴比伦的犹太人、叙利亚人等)有权供奉自己的神像。古波斯帝国的这种宗教宽容政策,促进了各民族的友好与融合。
    艾巴迪在奥斯陆的演讲台上,就这样从容道来:“女士们,先生们,让我谈一些有关我的祖国、地区,文化和信仰。我是伊朗人,是伟大的居鲁士大帝的后裔。这位绝对的君王曾经在二千五百年之前的权力巅峰时宣告:‘......他将不统治那些不希望他统治的人民。’他还承诺,将不去强迫任何人改变他们的宗教信仰,并保证给予所有人自由。伟大的居鲁士诏书,不但是最重要的历史文献,而且应该视为人权历史资料加以研究。”
    她自豪地昂着头,回顾本民族光荣的历史功绩。如此强调自己的波斯渊源,看起来似乎是很爱国,很民族主义的,然而,这在现在的伊斯兰伊朗共和国,却是违反“政治正确”的。自从伊斯兰革命后,强硬派宗教人士控制伊朗,在二十五年间,实行了严厉的宗教统治,当局甚至可以“背叛伊斯兰教”的罪名判人死刑,和居鲁士大帝的宗教宽容时期不可同日而语。伊朗人民已经受够了,他们和艾巴迪一样,怀念古波斯的居鲁士大帝时代。
    就连奥斯陆的颁奖大厅,此时也变得波斯化起来。由六个男人、两个女人组成的民歌队,在颁奖大厅里弹拨着波斯传统乐器,他们时而悲哀,时而欢乐,唱着奏着动人的波斯民歌。
    对伊斯兰的正确解释是尊重人权
    不管是接受采访,还是诺奖演说,艾巴迪都自豪地强调自己是一个穆斯林,强调一个人可以在做穆斯林的同时,支持民主和人权。这几乎是她多年来用其理论和行动,反复说明的一个观点:伊斯兰教与人权观念并行不悖。 这正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所要鼓励的:在以伊斯兰名义的暴力事件泛滥之时,艾巴迪是一个最具有说服力的例子,她证明暴力并非伊斯兰教的本性。
    艾巴迪认为,不同的文化会有差异,但根本的价值却是一致的。伊斯兰文明和西方文明一样,是尊重人权,具有普世性的。诺贝尔委员会因此称赞说:“她是一个理性的穆斯林。她不认为伊斯兰和基本人权相抵牾。对她来说,重要的一点在于,世界上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之间对话,应当作为它们共同价值的出发点。”
    以自己对宗教教义的深入研究,艾巴迪得出结论:侵犯人权(包括剥夺女权)是社会和文化的问题,不是伊斯兰教的问题。她在演讲中说:“作为一种宗教,伊斯兰先知的最初的传道是以‘背诵’一词开始的。《古兰经》是凭笔和它所记录的文字起誓的。这种方式,不可能和知识、智慧、观点和表达自由以及文化多元主义产生冲突。在伊斯兰国家,妇女被歧视的困境,不论是民法领域还是在社会政治、文化公正领域,并非根植于伊斯兰教义,而是根源于社会上流行的家族式和男权控制文化。这种文化不容忍自由和民主,正如他们不相信男女有平等的权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