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茉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茉莉作品选编]->[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茉莉作品选编
·浮在岳阳楼前的灾民尸体──历年湖南水灾中的政府责任
·这里不讲“纯文学”--国际笔会与人权
·专制者的天敌──洪哲胜
·西藏问题不是一个孤岛──评达赖喇嘛特使访华
·失败的巴勒斯坦之行──国际作家议会代表团的教训
·我所认识的“东土”和平人士
·赛珍珠的反共小说《北京来信》
·猫头鹰和家燕的价值之争--有关“刘晓波精神”的讨论
·谁和党文化有关:茉莉还是莫言?---与万之先生商榷
·中国将要感谢王力雄--面对阿安扎西案件
·一场还“猫”、“鼠”爲人的签名运动--义工小记
·在理塘寺废墟上成长的活佛---阿安扎西生平小记
·收审所:无法无天的铁窗──我的见证
·拒绝招供--凯尔泰斯创作一瞥
·评当前的和平反战运动
·ZT王力雄:就阿安扎西案的三项疑点呼吁最高院提审
· 网络民间人权运动的初春 ---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见证的价值--读宋永毅主编的《文革大屠杀》
·谁陷害了阿安扎西活佛? ---原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的治藏“功绩”
·亲爱的小老鼠,我们等你回来---谈营救刘荻的签名活动
·天主教会正成爲香港的人权卫士--向陈日君主教致敬
·中国新左派是一个怪胎---我看滑稽的反战《声明》
·《反战声明》发起人对台湾喊打喊杀----韩德强教授的“圣战”观
·最新签名: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为刘荻向人民代表请求一次---兼谈人大的监督职权
·今天,斯德哥尔摩一支奇特的游行队伍
·北欧和平反战者的转变和分化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还能死地求生吗?
·瘟疫、希望和人道主义 --从中世纪看今天
·请中国政府释放政治犯共度时艰
·各国抗疫 为何唯独中共禁网?
·台湾人权经验解构“亚洲价值观”
·疯女人的谣曲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分歧与共识:在东西欧知识精英之间
·我们亏欠了死者和生者---六四14年纪念
·台湾学者对大陆体制雾里看花
·汉藏二次对话,中共诚意何在?
·专制体制的刚性、弹性与塑性---与朱学勤先生商榷
·老文章:美丽的瑞典王后
·保钓船满载著什么?
·不可召妓可卖淫---瑞典法律趣谈
·从爱国保钓到左倾拥共
·不信自由唤不回---香港民间展示力量
·因一个黑人小女孩 我爱上瑞典
·从不准傅湘回国看中共侵权
·伊朗年轻一代的民权梦想
·印度把西藏放在碟子里献给中国?
·请公开邀请流亡者回国!--致中国政府
·湖南的“钦差大臣”像一面镜子
· 刘荻与徐晓---两代女生的相同命运
·求偶猎艳去酒吧---北欧文化一瞥
·叶华实:“异议人士回国”与新的政治恐惧──兼评茉莉女士谈流亡者回国
·为一个童话世界招魂---读张郎郎《大雅宝旧事》
·谈流亡者的回国与守志
·欧洲同性恋一瞥
·性倾向与政治倾向
·要求回国权就是“良性互动
·跨国企业的人权义务
·一场恶浪给刘慧卿平添风骨
·她在人权问题上直言不讳---奥尔布赖特和她的难民身世
·她是一位温暖火热的女性 --怀念安娜.林德
·致刘荻:我在泪光中为你祝贺生日(诗)
·访胡佳:为刘荻去北京公安局申请游行的经过
·安娜.林德留下的精神遗产
·陈日君的圣坛与政治
·在捷克向哈维尔和达赖喇嘛求助
·祝贺刘荻生日:新一波人权运动兴起
·致读者--《达兰萨拉纪行》出版前言
·令西藏流亡政府头疼的一个难题
·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从流血的现实中提炼文学---2003年诺奖得主库切的创作
·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人声援杜导斌
·签名──“无权者的权力”
·来自“布拉格之春”的国际笔会主席
·新任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理事感言
·他们的笔比雷声更喧响──杜导斌们的现代英雄主义
·穆斯林女性获和平奖的意义
·高瞻的儿子和美国政府
·暴君的女儿:既是宠物又是主子
·从爱情的囚徒到欣悦的灵魂---谭雪梅自传体小说读后
·刘国凯新著《草根蝉鸣》一瞥
·回国受审的库德作家和他的小说
·人文主义vs野蛮主义--谈高文谦评毛之争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瑞典国王不幸的“文莱门”
·从王有才获释看康原的成绩和局限
·医治国人麻木的心灵--从鲁迅到蒋彦永
· 长生鸟--诺奖得主艾巴迪的伊朗姐妹
·“王子,您什么时候回家”--致达赖喇嘛
·库切的诺贝尔文学奖奖牌
·最重要的是新任台湾总统捍卫人权
·从家庭暴力剧增看中国社会的悲剧
·天安门母亲成为中国民主的催化剂
·「四二六社论」:专制癌症发作的先兆
·西藏变迁的见证──一部十年制作的纪录片
·写给杜导斌的儿子杜文玉
·从北欧选举舞弊案所想到的
·六四对中国的正负面影响
·欧洲坐在马德里的火车上
·黑格尔的幽灵与中国「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

   今年四十岁的四川人黄琦,是一个创造了奇迹的人。

   为了一个“万家团圆”的美好心愿, 黄琦和他的妻子曾丽于1998年6月,变卖家产,创办了他们的网站---“天网”。这是中国第一家寻人事务所,人们开始在网上张贴有关丢失的亲友的资料,包括那些被拐骗后卖给人为妻的农村女子。

   这之后,黄琦和社会各界一起努力,创造了一个接一个的奇迹:使200多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使数万离散人员及家庭从《天网寻人》提供的免费服务中获益,其中影响很大的是,黄琦亲自冒著危险,带队解救了7名受害农村少女。因此,《天网》受到海内外数百家媒体的赞扬,被评为“1999年中国九大网事之”,黄琦被称为“报道人民疾苦”的人,《人民日报》特别报道说:“天网寻人链结了千万人的情感”。

   2000年3月,由于一份张贴在网上的诉状,涉及某国家机构在保险中的舞弊,惹得地方官员大发雷霆,黄琦的网站被封了。这之后,一个美国的互联网供应商同意免费为天网服务,天网便又在同年4月15日重新开业了。当网站越来越受欢迎之时,人们在网上喊冤,并列举仅仅是由于个人政治或宗教信仰而被捕的人员名单,对政府的批评越来越尖锐,所涉及的问题包括:官员腐败、农村的贫困、民主运动、法轮功、新疆独立运动,以及六四镇压。

   尽管黄琦本人没有撰写过其中任何一篇文章,但他却在天安门镇压的十一周年前夕被捕了。在被非法关押三年之后,2003年5月9日,黄琦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取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成为中国第一个被控这种罪行的网站负责人。但黄琦和他的律师都坚称无罪,指责政府缺乏给他定罪的足够证据。

   正如海内外网友和国际人权组织一致公认的:黄琦的命运,绝不是他个人的遭遇,而是中国政府的一个政治决定。无私无畏的黄琦,做了一个优秀公民能够做的公益性事业,在民主国家,这样的人是会被大大表彰和奖励的,但是,由于中国专制政府压制网络言论自由、禁止人们宣传民主理念,黄琦成了中国司法体制的牺牲品。

   在目前萨斯疫情严重的时期,中国政府不是对人类生命健康负责,不去惩罚那些隐瞒疫情的责任者,而是无中生有给黄琦捏造罪名,公开剥夺公民宪法权利,再造现代文字狱。据国际组织估计,中国政府动用了大约三万人来监视互联网上的信息,在中国,因为在网上发表言论而被投入监狱的人数,超过世界上任何其它国家。他们企图在互联网上制造一片思想荒芜,却把这叫做“政治稳定”。

   不锈钢老鼠刘荻曾经写过一篇叫做《虚拟现实主义方案:柿油派网虫集体向党和政府投诚》的文章,例举几个理由,证明“黄琦案件纯属冤案”。后来,为黄琦鸣冤的刘荻也因言论被捕,关押地点和案情至今仍然不明。目前,国际大赦、记者无国界和其他人权组织都在为黄琦争取自由。在北欧挪威,有六名高中生发表公开信给中共当权者,呼吁释放黄琦。

   中华民族似乎总是亏待自己最优秀的儿子,当今中国政府更是竭力摧残那些最愿意服务社会的人,但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网友在深切关注著黄琦的命运,一位网友愤怒而激情地写道:

   “互联网因其无限自由的秉性,注定要推翻一切封闭的极权专制的丑恶势力;互联网因其海纳百川的特点,必定迎来中国大陆的全面进步与现代化事业的不断攀升!互联网是不可战胜的,相反,它却能战胜一切束缚它、限定它、损害它的形形色色类似于“莫谈国是”的暴政之束缚;黄琦是不可战胜的,因为他具有互联网固有的资讯自由的真精神;中国大陆自由与民主的潮流是不可战胜的,因为美好的愿望深沉地积淀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

   (http://www.dajiyuan.com)

   5/27/2003 6:40:44 A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