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民殇》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民殇》]->[第七章 深入虎穴]
《民殇》
第一篇 西南风云
·第一章 开始
·第二章 人物介绍
·第三章 暂别
·第四章 骚动混乱
·第五、六章 延行
·第七章 深入虎穴
·第八章 绑架
·第九章 拿回主动权
·第十章 虎穴擒子
·十一章 伤 --第十三章 崩溃
·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第十六章 黑医
·第十七章 冒险计划--第二十章 伤离别
·第二十一章 我爱我家--第二十五章 突破点
·第二十六章 迫不得已--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结果
·第三十一章 重回滇南--第三十五章 大开眼界
·第三十六章 除恶开始--第四十章 新的任务
·第四十一章 再回山城--第四十五章 将计就计
·第四十六章 部署战斗--第四十八章 离别大西南
第二篇 一夜畅谈
·第一章 国安部长--第五章 医生?刽子手?
·第六章 市委书记的情妇--第十章 国家的权力
·第十一章 谁代表法律--第十五章 大学乞丐
·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第二十章 教育的悲哀
·第二十一章 狼图腾--第二十二章 卖国明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七章 深入虎穴


   作者:Andy王
     “大兵,我先出发了。保重!”

     小羊检视了自己身上以及携带的装备之后,已经开上了陆虎,提前了十分钟出发。而早在半小时之前,为了确切保证严芯的安全,阿傻已经出发了。
     昨天晚上,大兵与小羊已经与黄世宏取得了联系,中间牵线的是当地另外一伙黑社会的头目——文如海。而文如海早在一年多之前就受过老大的恩惠,所以在大兵提出老大名字之后,就爽快的答应了大兵的要求,同意出面来调解这次危机。两人在确定了安排之后,也制订好了计划。两人并不是都去与黄世宏会面,为了保证安全,只有大兵一人前去,而小羊,这个惹事的主角却担负起了掩护任务。而为了决定到底是谁前去见黄世宏,两人也争吵了好一番,而最后大兵以充足的理由“说服”了小羊,让小羊去担任掩护工作了。
     见小羊离开已经有十分钟,大兵也出了宾馆,在外面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点,就在车上安心的养起了神来,对于久经考验的大兵来说,知道在越危险的时候,越应该保持冷静,不冷静的行动只能带来失败与不必要的损失,现在他正是在让自己的心态平静下来,这毕竟是在没老大的带领下的不多的行动之一。
     “邵先生是吗?老大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出租车刚开走,从这蓉城市中不多见的私人别墅中,已经走出来一全身黑色打扮的壮汉。这是文如海安排前来接大兵的,而会谈的地点当然是在文如海的地盘上,这别墅也是文如海的私人别墅之一。
     “不好意思,例行惯例。”
     刚进门,已经有两人挡在大兵面前,而引他进门那人已经开始在大兵身上摸了起来,正是在搜查大兵身是什不是带有武器,在这种谈判的情况下,谈判双方是不能携带武器进来。而大兵也早就做好了准备,身上并没携带武器,知道带了也是没用的,但是谁都不知道,大兵还有很多秘密武器,而且在大兵这种格斗高手手上,什么东西都能变成致命的武器。
     “阔别一年,邵先生还是没有变啊。仍然如此强健。”
     当大兵安然通过了安全检查,走进大厅之时,文如海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热情的迎了上来。还是在一年前,大兵随老大丰组织的命令,帮了文如海一个天大的忙,那时候见上一面。想不到文如海还能记着他。而在对面的沙发上,还坐着另外一个手臂是裹着纱布的中年人,正是昨天晚上那醉汉,黄世宏了。
     “哼,秋后的蚱蜢,跳不了几下了。”
     一见文如海对大兵竟然如此热情,黄世宏当然不服气。在蓉城黑道上,黄家与文如海一直是格格不入的。黄家可是世代经营,从曾祖辈开始,就是地方有的名人。而文如海却是后起之绣,但是现在却大有超越的迹象。尽管还没发生正面冲突,但是两家也是面和心不和。特别是最近,在关于势力地盘的问题上,文如海已经与黄家发生了剧烈的摩擦,要不是黄家老爷子一直压着,以黄世宏的性格,早就有文如海斗上了。这次前来,也完全是为了做表面工作,给文如海面子,因为能出面当调解人的,就只有文如海有这个资格。而现在黄家老爷子已经下了命令,要尽量低调,并且转入白道,不然黄世宏是绝对不会前来与这让自己丢人丧气的对手谈判的。
     “黄先生还这么大的火气啊?今天大家既然到了我文某人的家里来,就应该知道规矩吧。我看这事情可大可小,而对双方来说,都不愿意看到闹大后的后果吧。”
     见到黄世宏那傲慢的气态,文如海也有点忍不住了。自从洗手之后,文如海对组织的操控已经转移到了幕后,很多黑道上的事情都交给了手下去办理,自己一直在商界混混,并且在有闲暇之时,做点公益事业。所以火气在这几年中,已经降低了不少。而作为蓉城响当当的人物,文如海对面子极为看重,现在既然是自己出来主持谈判工作,当然容不得双方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了。而开始那句话,就明显是说给黄世宏听的,要他知道,对方也就只来了一个人,而他黄世宏前前后后带的保膘已经一大群了,如果要闹事的话,他文如海绝对是站在大兵这边的。
     “既然文先生这么有面子,那我黄某就给你个大面子。文先生说这事情怎么解决才好?”
     “黄先生既然有这句话,我文如海,当然是进地主之益。我看这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都不用再斗下去了。大兵给黄先生道个谦,就这么算了。”
     “这要黄先生肯接受我的道歉,那我大兵也不会吝啬这么一句话的。”
     大兵来这,本来就是想解决问题,只要不违背原则问题,大兵也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道下谦也没什么损失,反而可以避免很多麻烦,并且不用再招摇下去了。所以大兵也很乐意这样的解决方法。
     “道歉,道歉也轮不到你来,那黄毛小子怎么不亲自来?”
     “黄先生何必这么苛刻,小羊也是因为有事不能前来,大兵给你道歉还不是一样的吗?”
     在来之前,大兵已经给文如海打了招呼,说小羊有事情做不开,所以只能他一个人来了。而文如海见到情势已经尴尬,所以主动出面打这圆场。
     “他有事?我难道没事,老子日理万机,现在还不照样来了!我那些来不了的兄弟该怎么办?”
     黄世宏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给面子,而且从身份上来说,他自然比大兵高了许多,如果得不到满意的结果,他黄世宏是不会再谈下去了。
     “黄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本来大家都有错,又何必那么计较,大家出来是求财,不是球气的,能解决当然好,如果不能解决,我文如海也不是瘪三。”
     见黄世宏已经没有了诚意,文如海的面子也放不下,先前已经拍胸口向大兵保证可以成功。而现在搞成这样子,文如海当然不会靠边站。这话已经说得非常露骨,如果黄世宏想安全从这走出去,那就必须要有个结果。
     “文如海,你这不是威胁我吗?我黄世宏长这么大,还没怕过别人的威胁。”
     黄世宏能在黑道是和混到今天的地位,出了自己老子的帮助,他也绝对有自己的一手。现在受到文如海这么赤裸裸的威胁,当然不会低头,不然他以后还有什么面子行走江湖。
     “黄先生误会了,我大兵认为这事情并没如此严重,黄先生大人有大量,我想也不会同我们一般计较吧。”
     眼见事情要闹开了,大兵马上出来赔礼道歉,虽然大兵并不怕黄世宏,被他解决的大人物比黄世宏厉害的多了,但是如果不能顺利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话,大兵今后的休假安排就将泡汤,当然是很不爽的事情。
     “不计较,那我损失那么多兄弟,撞坏几辆车,与谁计较去?兄弟们的安家费,找谁计较去?”
     听到这,黄世宏也是无名火起,昨晚斗殴飑车,光是高档轿车与跑车就损失了十多辆,而负伤住院的兄弟更有数十人,加上那两个挂了的兄弟的安家费,这些钱都要他黄世宏掏腰包,虽然对财大气粗的黄家来说,这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事要真这么算了,往面子上一搁,那他黄世宏以后就不要见人了。
     “黄先生,只要你一句话,这事就这么算了,我文如海出一半的钱,而这事大家都有错,也不能完全怪大兵他们。”
     文如海见到事情还有解决的余地,也继续努力。其实这点钱对他们两谁来说都算不了什么,主要就是个面子问题。而昨天晚上,大兵他们下手也实在是重,被打的那些保安,没一个不进医院。而就凭以前老大对文如海的帮助,这钱他文如海也得帮忙垫上。
     “这关你屁事,要想算了,这所有的损失要是他大兵出得起,我就算了,不然免谈。”
     见到文如海一直袒护着大兵他们,黄世宏知道自己今天来得并不是地方。而见大兵一直不肯就此点头,还认为对方拿不出钱来。而且这损失由他黄世宏说多少就是多少,就算大兵肯付钱,也绝对是个无底洞。
     “黄世宏,你这什么态度,我文如海怎么说也是道上一号人物,今天肯出面给你们调解,也是给你黄世宏面子,你难道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文如海一见黄世宏主动毛上,知道这事情再也好谈不下去,仗着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谈判,就顾不得那么多,把一切都抛到了脑后,马上与黄世宏扛上了。
     “罚酒,我看谁吃罚酒。”
     黄世宏在说这话的时候,已经狠狠的把酒杯掷向了地上。杯破同时,门,窗也已经被人踢开或者打破。一伙手拿各种枪械的黑衣人已经把整个大厅包围了起来。虽然大兵早有警觉,但是在黑漆漆的枪口下,也逃无可逃。
     “黄世宏,你这是什么意思?”
     等文如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数把枪指着他的头了。
     “你认为我黄世宏是吃素的?分明你在就是鸿门宴,我黄世宏会白痴到空手而来,这之前,我早就打听好了,你文如海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要硬来,我还怕了不成?”
     原来在这之前,黄世宏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带了一大帮人前来,这些人已经在文如海没察觉的时候已经控制了整个房子,而从这些人的身手上来看,绝对有几个厉害角色。
     “黄世宏,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还不知道谁是黄雀在后呢。”
     被人用枪指着头,大兵也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在说这话的同时,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沙发边上的古董花瓶已经碎成了碎片。不用说,肯定是有人用狙击步枪打的。
     黄世宏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大兵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向着黄世宏走去。而一个保膘正准备上去拦住大兵时,已经颓然倒在了地上,右腿上正泊泊的向外躺着鲜血,当然,不用说,也是被狙击步枪打中了。
     “黄先生,我看这事情,我们是没得完了,但是你也要明白,在这情况下,如果你赶下手,我敢保证这没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房间。而你将是第一个去见阎王的人。所以黄先生如果还有理智的话,我看今天就闹到这,至于以后怎么解决,我们再走着瞧。我也不会去麻烦文先生,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搞脏了文先生的别墅。”
     此时,大兵那镇定的气势已经压倒了屋中的所有人。更准确的说,是外面那把神秘的狙击枪吓住了黄世宏。黄世宏在沙发上一动不敢动,他非常明白,如果自己做出什么逃跑的举动,就明显是在告诉射手向自己开火了。而对于一个训练有素的狙击手来说,他的任何逃跑举动都将起不到任何作用。现在整个屋子内,都已经落入了大兵的控制之中,即使黄世宏有更多的人,但是那些黑社会的打手都不敢乱动,地上正在呻吟的那个冒险者就是乱动的下场。而从那伤口上可以看出,如果这枪要是真打到身上,保证没有活命的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