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民殇》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民殇》]->[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第二十章 教育的悲哀]
《民殇》
第一篇 西南风云
·第一章 开始
·第二章 人物介绍
·第三章 暂别
·第四章 骚动混乱
·第五、六章 延行
·第七章 深入虎穴
·第八章 绑架
·第九章 拿回主动权
·第十章 虎穴擒子
·十一章 伤 --第十三章 崩溃
·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第十六章 黑医
·第十七章 冒险计划--第二十章 伤离别
·第二十一章 我爱我家--第二十五章 突破点
·第二十六章 迫不得已--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结果
·第三十一章 重回滇南--第三十五章 大开眼界
·第三十六章 除恶开始--第四十章 新的任务
·第四十一章 再回山城--第四十五章 将计就计
·第四十六章 部署战斗--第四十八章 离别大西南
第二篇 一夜畅谈
·第一章 国安部长--第五章 医生?刽子手?
·第六章 市委书记的情妇--第十章 国家的权力
·第十一章 谁代表法律--第十五章 大学乞丐
·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第二十章 教育的悲哀
·第二十一章 狼图腾--第二十二章 卖国明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第二十章 教育的悲哀

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

   作者:Andy王

     “让我觉得最大的感触就是,人永远都不能够放弃自己的目标与理想!”阿傻丢下手中案卷,不自觉的合上了眼睛。心中还在想着李新在痛苦生活中经历各种磨难时的样子,但是,他即使是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都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追求与理想。

     “也许社会对我们不公平,但是,我们却不能够对自己不公平,上天是公平的,天道酬勤!”严芯那天也很感动,也许他们的思想在以前动摇过,但是看到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孩子,却承受着千斤的压力,一直在奋斗,在努力,就算是失去了尊严,也要骄傲的活下去,因为,生活,对每个人都一样公平。

     “但是,人变坏,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所愿意,也不是自己所能够控制的,在社会的大流下,要想独身自正,要想不动摇自己的信念,有那么容易吗?”小羊感叹了下,端起桌上的杯子,轻轻的喝了一口。

     “当然,很多时候,我们是不能怪那些坏人,特别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在奋斗,在出卖自己一切的人。我们没有理由指责他们!”阿傻说着,扬了扬手中的一份案卷,好象是在说那里面记叙的事情一样。

     小羊与严芯看到那份案卷的题目之后,都尴尬的笑了笑,人生中,很多事情确实不是由自己就能够决定!……

     昏暗的绯红色灯光,外面嘈杂的环境,偶尔传来的劲舞,电视屏幕上的女歌星仍然在卖力的唱着。但是房间中的三人,好象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两个男人中的一个已经有点昏昏欲睡,另外一个在无聊的转着手中的酒杯,里面的红酒只剩下了杯底的一点,而剩下的那个女人,好象对这的环境很熟悉一样,只是觉得很无聊。

     “哎呀,几位老板,让你们久等了,红艳姑娘给你们请来了!”随着房门被推开的声音,外面喧嚣的吵闹声一下灌了进来,但是那涂了满脸化妆品以掩饰已经衰老姿色的鹁婆的声音还是准确无误的传到了三人的耳朵中,“要不要再帮几位老板叫点小姐啊?”

     “好了,你出去吧,这没你的事情了,没吩咐,不要进来!”戴着眼镜的阿傻不耐烦给那鹁婆递过去了一叠钞票,把她打发了出去。

     见到这两男一女古怪的表情,顾装正经的样子,鹁婆也有点不高兴,哪个男人到这场合来不是寻欢作乐的,还装什么正经。但是一看到眼前的钞票,马上就变得眉笑眼开,转身出去的时候,还不忘记小心的拉上了门,好象生怕得罪里面的几位财神一样。

     “老板,我陪你们唱歌!”那个叫着红艳被留下来的小姐,其实准确的说应该还是个女孩子,虽然打扮是顾做成熟,但是明显年龄还在20岁左右。如果在这些场合有经验的人一看到,肯定知道这小姐肯定是才干这行,动作,神情,举止,语言都那么生硬。

     “你先坐下吧,我们来找你是有另外的事情!”小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红艳先坐了下来,而这时候,阿傻已经坐到了靠门的位置上。

     见到这两个男人的样子,红艳也有点害怕,虽然还没接过几次客,但是从那些姐妹的谈论中,她已经知道,有种男人是非常的变态,经常玩一些变态的游戏,挣他们的钱,简直就是受罪,赚一次,就几天别想下床。更有甚者,因为要赚那些人的钱,连性命都丢掉了。而现在看着这三人,红艳心头也升起了股不祥的感觉。但还是坐了过去,虽然动作表现得那么不情愿。好象身边坐着的那不是人,而是一头要将她吃下去的狮子。

     “这是你的妹妹吧?”小羊也看出了红艳的变化,心中也只有苦笑,总不能给她解释他不是变态佬吧。而当红艳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警惕的心理也放松了不少,气氛也一下缓和了下来。

     照片上的那个女孩笑得很开朗,与红艳也有几份相似,年纪大约在十六岁左右。照片也已经有点发黄了,大概是好几年前照的吧。那正是红艳的妹妹,红雯。

     “不要紧张,是红雯托我们来找你的,想给你带点口信!”小羊见红艳一直盯着照片出神,大概是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所以非常激动。而小羊也已经知道了红艳与红雯两姐妹的身世和遭遇。

     如同许多出来坐台当小姐的一样,红艳的身世也非常的悲惨。还在她十六岁,妹妹红雯才十四岁的时候,在外打工的父亲就因为工作丢掉了性命,出了留下几身破烂衣服,以及给她们两姐妹存下来的1000多元学费之外,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母亲也在一个月之后病故。红艳与红雯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也失去了她们在这个世界上的保护伞,好象天都已经塌下来一样,生活,在两姐妹眼中,已经变得那么的残酷与无情,没有希望,也没有动力。

     悲伤过去之后,红艳主动南下打工,而把妹妹留给了村上的亲戚照顾,并且要妹妹好好读书,由姐姐来供养妹妹的学费与生活费,红艳这么一走,两姐妹一分别就是五年。

     五年之中,红雯在家中是拼了命的读书,因为她知道,姐姐在外面工作辛苦,她用的每一分钱,都是姐姐用汗水,眼泪换回来的,她不能辜负姐姐的期望。

     由于从小受到的启蒙教育,以及女孩子的天生差距,在学习上,红雯并没有什么巧可以取,她所能做的,就是付出千百倍的努力,付出更多的汗水。成绩在班上一直是最优秀的,连那些教师都对她刮目相看。

     今年,红雯参加了高考,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也创造了他们学校的历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是女生考了全校第一名,顺利被首都某全国知名高校录取。但是,学费的问题还是困绕着她,幸运的是,她得到了小羊他们的帮助,顺利的进入了大学殿堂,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

     现在,就是小羊他们应红雯的要求,来找她的姐姐红艳。由于红雯只能提供一个电话号码,以及她姐姐生活的城市,所以,小羊他们可是化了好几天时间,才在这家夜总会中找到了红艳。

     “我妹妹还好吗?”红艳说话的时候,眼圈已经红了起来,但是房间中的灯光正好覆盖住了她红红的眼圈,但是她已经有点颤抖的声音,还是告诉大家,这次找到的红艳应该没错了。

     “很好,国家同意给她提供贷款,每个月还有两百的贫困补助,另外还可以通过勤工俭学挣到钱,她让我们告诉你,不要为她担心!”小羊边说,已经递过去一包面巾纸。

     “你们就是为这事情来的吗?”想到妹妹已经可以独立的生活,红艳也非常高兴,但是也觉得与点内疚,都快一年了,出了过年的时候更妹妹通过一次电话之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两姐妹天涯海角各在一方,但是那种亲情却是永远无法改变,也无法抛弃的。

     “红艳,你做这一行多久了?”小羊还没回答,严芯就抢着问了出来。而这个尴尬的问题,特别是从另外一个女人嘴中问出来,红艳也不由得颤抖了下,该怎么回答呢?

     “你有想过会对你妹妹造成什么影响吗?”见到红艳低着头的样子,小羊也知道她不好回答,这种隐私的,尴尬的问题,谁都不好回答。

     “想过,但是我也没得选择,我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尽量不去影响妹妹的前程,所以……”想到自己的妹妹已经有了出息,红艳也感觉到骄傲,但是说到后面,却说不下去。确实,这么多年来,自己什么没干过,但是在生活的道路上,还有得选择吗?没有,绝对没有,对于她这种没有别的生活技能,却要维持自己的生存,还要供养妹妹读书,她能做什么?什么来钱最快?

     小羊已经从红雯的嘴里知道,她姐姐已经很久都没有与她联系过了。这时候,小羊也想明白,肯定是红艳不想让自己的事情被妹妹知道,而影响到妹妹今后的人生路途,她是选择了牺牲自己,成全妹妹。也许会有人看不起红艳的身份,看不起红艳这样的女人,但是,谁敢看不起她这样的情操,这样伟大的奉贤精神?

     “有想过做另外的事情吗?”小羊边说边倒上了一杯葡萄酒,递给红艳。她喝下之后,精神已经镇定了不少。

     “我还能做什么?还有什么事情适合我去做呢?”红艳说着,已经倒上了第二杯,看来,她已经习惯了酒精的刺激,生存环境培养出了她这样的本事。

     出来五年了,五年中红艳明白自己经历过什么,吃过什么苦。才出来的时候,她是在一个小工厂中做女工,虽然辛苦,但是一个月还是能够挣到几百元钱,而且包了吃住,这些钱几乎都存下来,留给妹妹读书去用。但是,不久,工厂倒闭了,她也失去了生活来源。

     后来她找到了一家餐馆,在餐馆中当女招待员,虽然每天要忙死累活的工作十六个小时,但是为了生活,她忍受了下来。每个月吃住都是老板包了下来的,还能领到几百元的工资,这对她来说,也算不错了。

     但是,她这样在外地无依无靠的女子出来迟早会遇到恶人。一个漆黑的夜晚,狼心狗肺的老板摸进了她的房间,她的贞操也就这样丢掉了。而同房的三个姐妹根本就不敢出声,生怕吸引来那色性大发的恶魔的注意力,自己也受到牵连。事后,红艳哭过,闹过,也想过要自杀,对那时候才18岁的她来说,贞操,比什么都重要。但是,一想到那还在读中学的妹妹,她放弃了,如果自己不能够照顾好妹妹,那也无颜去地下见父母。

     由于找不到另外的工作,还惧怕于老板的淫威,红艳不敢辞去工作,继续生活在这黑暗的世界之中。之后,老板几乎每天都要摸上来,到后来,她晚上几乎不敢睡觉,而对性,她也逐渐麻木了,到后来她也不再反抗,任由那禽兽在自己身上乱动,对她来说,世界已经变得很灰暗。

     两个月之后,红艳才发现自己已经怀上了孩子,而这时候,老板娘也从外地来了。而当那狼心老板一知道红艳已经有了身孕,给了她两百元叫她去打掉孩子。而等红艳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从医院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行李已经被扔到了外面。原来,老板娘知道了她丈夫的事情之后,已经不能再容忍红艳在这呆下去。

     红艳已经没有力气去争吵,也没有力气去索要老板欠她的几个月工钱。揣着身上剩下的几十元钱,她在这座钢铁的,无情的森林中流荡,漂泊,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当她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座大桥上,下面,是滚滚的江水。在这一刻,她想到了自杀,想到了离开这让自己痛苦不堪,充满自己辛酸泪水的世界。

     在她即将跳下去的那瞬间,一个同乡的姐妹拉住了她。随后就把她接到了自己的家里。一个月之后,红艳的身体才算恢复了正常。

     当她看到同乡时髦的穿着,住的地方也比自己以前住的那狗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且口袋中从没却过钱。红艳不理解了,自己比那姐妹还要先出来打工,自己而已非常努力,非常拼命,为什么,两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大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