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民殇》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民殇》]->[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第十六章 黑医]
《民殇》
第一篇 西南风云
·第一章 开始
·第二章 人物介绍
·第三章 暂别
·第四章 骚动混乱
·第五、六章 延行
·第七章 深入虎穴
·第八章 绑架
·第九章 拿回主动权
·第十章 虎穴擒子
·十一章 伤 --第十三章 崩溃
·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第十六章 黑医
·第十七章 冒险计划--第二十章 伤离别
·第二十一章 我爱我家--第二十五章 突破点
·第二十六章 迫不得已--第三十章 意想不到的结果
·第三十一章 重回滇南--第三十五章 大开眼界
·第三十六章 除恶开始--第四十章 新的任务
·第四十一章 再回山城--第四十五章 将计就计
·第四十六章 部署战斗--第四十八章 离别大西南
第二篇 一夜畅谈
·第一章 国安部长--第五章 医生?刽子手?
·第六章 市委书记的情妇--第十章 国家的权力
·第十一章 谁代表法律--第十五章 大学乞丐
·第十六章 妓女的自白--第二十章 教育的悲哀
·第二十一章 狼图腾--第二十二章 卖国明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第十六章 黑医


第十四章 大兵的身世


   作者:Andy王
   “红兵,你有好就年没有回来过吧!”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就已经起床,而王叔也专门请了一天的假,陪着大兵回家去祭奠他的父母。看着坟头已经快一人高的杂草,一眼就明白,这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而这时候,小羊与阿傻也已经明白,大兵父母已经过世,看来大兵的身世也非常的悲惨。
   “是啊,红兵还是四年前回来过吧,逢清明春节什么的,我还来看看,平时已经没人来了。”
   看着坟头上那些杂草,王叔也无限感伤,大兵这孩子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而他与大兵家也有莫逆之交,现在看到大兵父母坟墓上也这么一片凄凉,自己内心也觉得过意不去。但是看到大兵终于长大成人,而且还跟了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老板,现在回家都是开着车回来的,心里也自然为大兵的父母感到高兴,这孩子没有因为小时候的打击而败坏掉。
   “王叔,多谢你来帮我照顾他们了!”
   大兵已经默默的点燃了一叠冥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外面出生入死,出了才加入组织的时候,老大陪他来过一次外,四年中,就再也没有会来看过一眼。想不到这四年中,还有人来为自己父母扫墓,大兵心中对王叔已经升起了很大的感激。
   “邵兄弟走的时候,就再三叮嘱了我,虽然平时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来看看他两口子,我也是做得到的,这也没什么好谢的了。只是我这把老骨头,看来也撑不了多久了。对了,红兵,你快去看看你大伯吧,只从你上次走了之后,他老人家就病到了,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这病就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办法啊。”
   大兵默默的烧完了纸,而小羊与阿傻也已经上去烧了几柱香,大兵与自己行同兄弟,大兵的父母对小羊他们两个孤儿来说,也算是自己的父母,见到大兵悲伤的样子,两人也都同悲了起来。而一想到自己的身世,两人更始觉得悲哀。今天早上一起来,小羊也已经好了许多,虽然昨天晚上还是那么悲哀,但是一醉之后,很多事情都已经抛到了脑后,对小羊的这种性格来说,虽然外表看起来比较开朗,但是有什么事情,他并不是能很快放得下,现在看他的样子,也只是把烦恼放在了一边,不去想而已。
   “好,我们去看看我大伯吧!”
   烧完最后一叠冥钱,大兵已经带头向大伯的房屋走去,这崎岖的田间小路,在早晨的雾水之后,已经格外泥泞,但是几人都没有心情在乎这些。对大兵来说,见到大伯就如同见到自己父亲一样,几年不见,已经觉得格外对不起大伯了,而一听说大伯患病,更是加快了脚步,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大伯的身边去。而对于小羊他们来说,已经隐约觉得大兵的大伯对他有多么重要,所以更想去见见大兵的这个最亲的亲人,好借此知道点大兵的身世。所以几人也紧跟在大兵的身后,快步前进着。
   “邵哥在吗?快看谁回来了!”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才到了大兵伯父家中,让小羊与阿傻想不到的是,大兵伯父家中,竟然如此的破败,斜傍在山坡上,一间还算好点的,但是看起来也快要倒塌的,用木材构架起来,在在外面编上篱笆墙壁,唯一起眼点的就是屋顶上铺的是瓦,而不像一路上很多人家那样,只是茅草。但是那瓦房,权且这样称呼吧,也已经多年没得到过修缮。听到外面有人喊,屋中也已经跑出来一小孩,一看到王叔,马上就转身向里面叫了起来。
   “老王啊,你…”
   出来一中年妇女,一听到王叔,当然是分外热情,但是一看到站在王叔后面的大兵,一下就楞住了。
   “你…,你是红兵?”
   “大妈,是我,我回来看您们了。”
   见到大妈,大兵如同见到自己亲生母亲一般,跑了上去。而那中年妇女也如同看到自己远游回来的亲儿子一样,眼睛里已经攒满了泪花,倒也忍住了,没有哭出声来。
   “好好,回来了。快去叫你大伯,看看谁回来了。”
   见到真是大兵回来,大妈已经激动得话都说不清楚,稍微平静之后,已经叫后面那小孩去找他大伯出来。
   “好了,大妈,我进去看看大伯吧!”
   想到大伯有病在身,而现在并没有亲自出来,大兵已经明白,大伯一定是行动不变。上次,四年前看到大伯的时候,精神还非常旺盛,真不知道这一别四年,大伯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已经扶着大妈一起响屋内走去。身后的小羊等几人,见到大兵亲人重逢,当然也替大兵分外高兴,而想到自己的身世,两人也快要掉下泪来,真不知这种感伤是为大兵高兴,还是为自己而悲伤。
   “大伯,快,快躺下。”
   刚进到大伯的卧室,那小孩就已经把大兵回家的消息告诉了他大伯,床上一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真要坐起来。大兵一见,马上上去扶住他,让他重新躺了下来。
   “红兵啊,你回来了就好,你可想死了我们啊!这是…?”
   大伯忙着与大兵说话,当他注意到大兵背后还有几人时,已经是在与大兵感伤之后了。
   “哦,大伯,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现在的老板,羊先生与他的女朋友,这是秘书胡先生。这就是我常给你们说起的,从小抚养我长大的大伯,这是我大妈。”
   “好好,想不到红兵现在也有了出息,兄弟在九泉之下看到也应该高兴了。对了,大妈,快去杀猪,顺便宰几只鸡,今天好好款待客人。”
   看到小羊一表人才(就算把小羊与那些真正的老板一比,也绝对不会逊色。),而且年轻有为,面貌也和睦可亲,想到大兵找了这么好个老板,当然高兴了。而高兴之余,说话也已经失去了主张。
   “大伯啊,现在什么时候啊,猪还没出圈呢。杀什么猪啊?这次老板他们到这边来旅游,所以我也顺便回来看看你的。”
   “呵呵,你看我这记心,老糊涂了。”
   “你们慢慢聊,我去准备茶水去。”
   大妈一见大家都坐了下来,也准备到厨房为大家准备点茶水。
   “你们在这坐会吧,大妈,我来帮你。”
   大兵想到自己是吃大妈大伯做的饭长大的,现在难得回来一次,能自己给他们两位老人家做顿饭吃,也算是对他们最大的孝敬了,所以赶紧跑去帮忙。
   “大伯啊,贵庚多少了啊?”
   “哎,老了,进年都快六十了,比大兵他爸大了十岁,也算是活够了。”
   等大兵一走,阿傻主动搭起了话,现在小羊心情并不好,而严芯更还在调整期,再想到安排的身份,阿傻当然要主动说话,避免大家出现尴尬。
   “这什么话呢,大伯你老当益壮啊,而且现在大兵回来了,一定会好好孝敬大伯您的。”
   “红兵这孩子,我从小养大的,当然了解了。但是,这孩子命苦啊!”
   一想到红兵,大伯就感伤了起来,看来大兵从小的遭遇确实是非常的悲惨。
   “当年,红兵他妈生下他的时候,就难产死了。红兵他爸,一个人当爸又当妈,这日子难过啊,我两兄弟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所以也把红兵当做了自己的孩子看。他爸为了养活孩子,以及为孩子的将来做点准备,在红兵满周岁的时候,就把红兵交给了我,自己外出打工去了。这一走就是六年,直到红兵七岁的时候才回来,也算是有点收获,帮孩子争到了读书的钱。而孩子读书之后,身边要没个大人照顾,那日子也确实难过,幸好红兵从小就懂事,读书的事情从不让大人操心,年年拿学校第一的红奖状回来,你看,这墙上挂的都是红兵当年得的奖状。”
   大伯说到这,向几人指了指他们身后的墙,只见那墙上糊满了奖状,从已经发黄的纸叶上来看,这些奖状都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了,脱落的字迹以及蒙盖着的灰尘已经看不清奖状上的字迹了,只能隐约看到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第一”等荣誉称号。而大伯仍然保留着这些奖状,就知道,他一直是把红兵当做了自己的儿子看待。
   “但是老天爷没长眼啊!”
   大伯说到这,已经激动了起来,听他语气,就知道这时候,大兵已经遭受了只失去母亲之后另外一次严重的打击,大伯的语调也开始哽咽了起来。
   “红兵他爸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了,用在外面打工攒的一点钱,在镇上开了个铺面,卖点零碎杂货,一心抚养孩子,望子成龙啊。但是那世道,哪是让人过的,铺子开了不到半年,各种苛捐杂税就让红兵他爸喘不过气来,加上地皮流氓的骚扰,最后一点老本都被耗光了。而他爸更是气不过,与镇上那伙流氓闹了起来,最后被活活的打死。……”
   大伯说到这,已经是声泪具下,想到自己兄弟就这么死了,留下一个孤苦的孩子,就算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但是谁人能忍得住自己的感情!
   “那后来怎么样了?”
   这时候,小羊也已经听起了兴趣,知道这是改变大兵一生的事情。本来想问出为什么不去告状,但是想到事情要真是这么简单,那么大兵也就不会有今天,所以并没问出来。
   “后来才知道,那流氓是镇长的外甥。我们也到县上去告了几次,但是都没什么结果,我们是贫苦老百姓,别人身后有靠山,就算告得倾家荡产,也没什么作用。后来,给他爸停了半个月棺,就这埋了。那时候红兵才七岁半,还不懂事,所以这事情也就这么一直瞒着他,只是说他爸是病死的,我们也不想让这孩子以后背上这包袱。”
   “那有这样的事情,真是无法无天了。”
   听到这,阿傻反而激动了起来但是看到小羊给自己的手势,也就闭上了嘴,继续听老人家说下去。
   “本来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红兵也成了我的孩子。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八年后,也就是红兵十六岁的时候,自己一人跑到镇上,半夜拿了把刀,摸到那流氓家中,要为父报仇。这时候,我们才知道,红兵那时已经知道他爸是怎么死的了。虽然后来被人制止住,但是红兵也被镇上的人抓了去,说是什么杀人未遂,是重罪,要坐牢,这可急死了我们!”
   “大伯,你先喝口水,慢慢说,别激动!”
   说到这,大伯已经平静了许多,想必这时候大兵的人生遇到了什么转机,不然大兵以后怎么能进部队当兵呢。
   “本来已经没希望的时候,老天爷终于开眼了。镇上来了个退伍的军官,说是到地方来视察的,听说了这件事情,就帮了红兵一把。而镇上的人也看到没造成什么后果,而且大概惹不起这人吧,就把红兵放了出来。但是这事之后,红兵已经不能再上学了,学校打死不要这样的学生,后来那人想办法,就把红兵送到了部队上去。”
   “哦,原来是这样!”
   大兵入伍之后的事情,小羊他们已经有所了解。但是这其中却有点蹊跷,那暗中帮了大兵大忙,甚至可以说影响了大兵一生的神秘人物到底是谁,想到这,谁都没了主意。如果要怀疑老大的话,想那时候老大也就才二十来岁,那有那么大的能耐。难道真是大兵富大命大,命中注定有贵人帮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