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孟浪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孟浪作品选编]->[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孟浪作品选编
·简 介
·孟浪文学年表
·孟浪近照
孟浪诗作
·无 题
·伟大的迷途者
·祖 国
·千年一九九七
·士兵的运命
·列车在北上
·对告别的执行
·「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
·当灵感咆哮起来了
·一生一次的法华镇路
·过桥的鱼
·冬 天
·村里光膀子的男人
·在这条路上我用过一个成语
·面对我的手
·抽屉中的回声
·靶 心
·诗 人
·你所目击的脱险
·总的想法
·从五月奔向六月
·世界工程
·无名牧人独自无名
·死亡进行曲
·连朝霞也是陈腐的
·往 事
·医学院之岸
·战前教育1996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黑夜的遭遇
·这一阵乌鸦刮过来
·纽 扣
·怀抱中的祖国
·从四月奔向五月
·冬季随笔
·教育诗篇
·大地的概念
·如此简单
·衰老之歌
·诗人嘴里的玫瑰
·在了望塔的高处
·向诗人致敬
·简单的悲歌
·更骄傲的心
·戏剧场景
·无 题
·我们自己
·私人笔记:一个时代的灭亡
孟浪言论
·国共两党高峰会未能正确面对历史,实愧对整个中华民族
·「还原每个人被蒙蔽的被遮盖的正义感和良知」
·悼赵紫阳先生及议中共前途
·悼赵紫阳,兼怀中国
·十五岁的爱国者──为“六四”15周年而作(“六四”纪念诗五首)
·數字之傷,數字之痛
社会影像记录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6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历史与现场》香港“六四”15周年烛光晚会现场图片
·澳门直选立法会议员选举投票日现场图片
文 摘
·無所不在的禁錮與解放 文◎古心聖
·必要的丧失:一九八九后的中国流亡文学
·内心的琴房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你侬我侬的连胡(壶)家家酒何时休矣?
·月亮!月亮!
·录旧作二首《当天空已然生锈》、《教育诗篇》,哀2008年5月12日中国
·重建在中国的人道主义价值与行动共识
·致从二十世纪走来的中国流亡者——为纪念"6.4"十九周年而作
·我为诗人辩护,诗人为谁辩护?——写在《零八宪章》发表与《今天》三十年纪念之间
·5月31日香港纪念“六四”20周年大游行现场直击
·北京寒流中的希望
·“风筝挂在了树梢”——为人之权利的受害与奋争者而作(诗歌)
·活着的杂志,活着的传统——为哈佛大学“活着的杂志”国际文学项目而作
·在中国……(为“六四”21 周年而作)
·“民主特区”的夭折与希望——为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而作,兼忆八十年代深圳大学二三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孟浪传统主义的悲观一面
   然而孟浪与弗罗斯特仍然具有很大的不同。一方面,弗罗斯特的诗歌意念世界是可以与他的居住地文化现象互相贯通的,尤其是通过将一种"十足的真挚性"且具音乐感的语言引入其诗歌之中,避免了形式上的苍白*10;然而孟浪却似乎更着重维持其意念的原始形式,因此他的诗歌也就难以避免过于空洞性的指责(这是我和一些朋友曾经批评过孟浪的地方,虽然这种批评看起来并不是推倒性的)。当然,我仍然认为,这种空洞比那些只会致力于具体生活叙事的诗歌即所谓现实主义诗歌的意义显然要丰满得多,也比某些鸡毛蒜皮式的语言批判现实主义有趣得多。另一方面,弗罗斯特的诗歌意念要更为纯粹,例如在《一个男孩的意愿》,他的"Boy"如此单纯,"见证着岁月正如其最美好的样子从他这里轻松溜走"(see days slipping from him that were the best for what they were)。而孟浪似乎缺少弗罗斯特的那种超越的纯粹,总是不断受到现实事件的羁绊,总是为他意念中的世界揪心,似乎一切都是袖中之镜,只好反复反复地沦为西西弗斯。
   麦芒先生评论中认为,孟浪诗歌具有"孟"或"刚"的一面,但在我看来。孟浪诗歌中的某些悲观主义色彩似乎更应引起关注。在《无题》结尾,孟浪忽然倾泄出诗人自己对被教化的世俗的恐惧和绝望,猛地把我们从意念世界推回到现实的悲惨体会之中!――"哦,教员在降临――/一个孩子在天上用双手紧紧按住永恒:/一个错误的词。"又如,《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最后一段,"当我成为校长,满是眼泪,不是威严/柔软的闪电写字,并委地/哦,鹰不是白云里的寄宿生,我枉执教鞭。"在孟浪那里,他总是为现实而警醒:教员在降临。最揪心绝望的,还是《回收灯塔的人,在归途中》,一句"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清晰地显现了因现实与意念交战而疲惫不堪的诗人:
   回收灯塔的人,在归途中
   他已触礁,――-太多的塔影飘零
   此前塔曾经专注于从水面
   把自己的足迹打扫干净
   这桩虚妄又严重的事务
   让他满载而返时遭遇不幸
   另一个海图测绘者的自转
   仿佛一面信号旗疯了,全然疯了
   他在缤纷的空域盘旋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
   无法降落:从挂念到悬念,月亮啊
   他如法炮制的又一面袖中之镜
   诗人的意识试图向上飞升之际,总是发现生活的外壳竟是如此之重,使得他有一种相反的下落的悲情――从挂念到悬念,却又无法降落,自由者哪里能够在现实中着陆呢?于是他被悬置了,在一种向下的力量中盘旋着,悲壮地悬置着。在孟浪的诗歌里,不时涌出一些伤感乃至绝望的情绪,这种情绪加重了孟浪诗歌的传统美学性,也使他的作品里有了一点古典英雄挽歌的气质,但是却大大减损了他的诗歌意念超越的现代价值。由于意念表现的超越,他原本可以归入现代主义诗歌阵营的,然而现在人们却因为这种古典的悲观情感,又不能不把他与某些极具中国传统意义的古典诗人诸如屈原、杜甫等等联系起来。所以,与其说孟浪在政治与诗歌之间徘徊,不如说他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挣扎。
   四、一点余论:关于现代诗人的使命问题
   人们经常提到现代诗人的使命问题,尤其在置身于极权时代或后极权时代应该承担一点什么的问题,以此暗示现代诗人应该担当一些现实的政治的道义责任。但是我完全不同意像理解政治家的使命那样理解一个诗人的使命。实际上,诗人与政治家是分道扬镳的,政治家尤其是异议者追问的是权力正当性问题,而诗人则追问诗歌创造的延异问题。诗人通过诗歌延异,并不解决任何关于现实的正当性难题,只是实践着诗歌自身范畴的不断超越。尤其对于现代诗人而言,他们因为沉迷于个人的意念自由,毋宁说是一些充盈了意念本能和自我超越能量的特殊个体,即他们是一类负载意念本能的超越的人,所以多半是没有现实使命感的人。如果一定要说诗人现代必须为某种什么而作出承担的话,我以为,那么只能说现代诗人必须为真正的诗歌写作而承担。
   然而,什么是现代诗人的真正写作或者承担呢?在我看来,永远没有正面的终极的答案。对于现代诗人来说,他们只以超越现实的能力和本能观、思、写,他们要推至一种自己都不知道的精神极端――他写出他的愤怒、批评、情感、哆嗦、不知道的勇气、莫名的苦恼、还有永远不能解释的情欲激情以及直觉等等,最终是虚无和虚妄。除此之外,不要对现代诗人再期望什么。他们也永远不解答如何超越这样的问题,超越的问题打提出时起就没有解答的必要,只需不断地提出,每一次提出其实就是不断地虚构和不断地扩展,一次无需结果的但是很有意义的努力。这也正是现代诗人的无尽的悲喜交集所在。好像诗人严力和林北子都说过,我们诗人便似挖地洞的老鼠,某种程度上他们大抵是说对了。
   但是,一个人要进行现代诗歌创作或者说要成为现代诗人,在我看来还是有一些共同障碍前提需要清除,以使自己得以从现实生活的躯壳里解脱出来:首先就是得用一种完全怀疑的态度使自己与现实生活适度分离。这样,他的精神空间不会被现实的生活琐碎所纠缠或者填满,不至于陷入解决现实问题的应对思考之中。写诗不是为解答现实生活难题。其次,对于文化传统也要保持一种审慎的距离。虽然不是非得采取蔑视一切既有生活形态、厌倦一切文化符号的态度,或者采取对我们现有的全部文明表示极端怀疑(不论是所谓东方的还是西方的,专制的还是民主的,历史的还是现存的)的立场,诗人至少应该避免自己被文化传统所完全吸引或者吸收。诗人绝不是任何文化斗士或者文化布道士的同盟。再次,要与既有的诗歌库藏做诀别,也就是要做好延异的准备。诗歌是绝对不容许重复的,是不得复制的"产品"。当然,分离、保持距离或者诀别,不等于隔断、割裂或决断。
   
   注释:
   
   匡南,诗人,文学评论人,客居波士顿。邮箱:[email protected]
   1 2004年5月8日下午,"波士顿论坛"在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举办"在文学与政治之间的开阔地带"专题讨论及诗人孟浪新书介绍。孟浪主题发言,王丹引言,麦芒主评。本文根据我在会上的发言整理。
   2 参见匡南:《诗人的存在》(未刊稿)。
   3 米兰昆德拉:《被背叛的遗嘱》,孟湄译,牛津大学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出版,页251。
   4 节自北岛诗作《履历》:"我曾正步走过广场/剃光脑袋/为了更好地寻找太阳/却在疯狂的季节里/转了向,隔着栅栏/会见那些表情冷漠的山羊/直到从盐碱地似的/白纸上看到理想/我弓起了脊背/自以为找到了表达真理的/唯一方式,如同/烘烤着的鱼梦见海洋/万岁!我只他妈喊了一声/胡子就长出来了/纠缠着,象无数个世纪/我不得不和历史作战/并用刀子与偶像们/结成亲眷,到不是为了应付/那从蝇眼中分裂的世界/在争吵不休的书堆里/我们安然平分了/倒卖每一颗星星的小钱/一夜之间,我赌输了/腰带,又赤条条地回到世上/点着无声的烟卷/是给这午夜致命的一枪/当天地翻转过来/我被倒挂在/一棵墩布似的老树上/眺望"。
   5 参见Poems by Robert Frost: A Boy's Will andNorth of Boston, Introduction by William H. Pritchard,Signet Classic (Penguin Group), 1990,P 8,13. 有趣的是,对于A Boy's Will的现代性,同时代的著名诗人几乎失之交臂。1913年7月的一些英国评论认为这些诗歌具有"简洁"(simplicity)的品质;同年9月份艾兹拉庞德的评论也认为,这部作品具有"十足的真挚性"(utter sincerity),但存在未雕琢的缺陷。这些评论都忽视简洁或者真挚之外的意念超越意义。参见同书,p 9。
   6 关于意识伦理结构的现代变化或者说"价值的颠覆" 的意义,可以参见现象学社会学家舍勒(Max Scheler)的著作。中文译著参见舍勒:《价值的颠覆》,刘小枫编,三联书店1997年版。
   7 然而笔者这里并非完全否定地方文化主义,在一定意义上"地域"的概念又可以与非中心化、个性空间等叠合。在这种意义上,地域主义又是受到现代或后现代诗人欢迎的。
   8 海德格尔:《人,诗意地安居》,郜元宝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页75。
   9 海德格尔:《人,诗意地安居》,页73。
   10 尤其他后来的诗作,如North of Boston。North of Boston甚至在语言风格上有向下而不是向上的倾向,庞德认为显示了弗罗斯特式的幽默,不是"诗歌"而似"诗话"。参见Poems by Robert Frost: A Boy's Will andNorth of Boston,P21。
   
   2004年5月8日于波士顿,9月16日修改
   
   (以上文字原载中国大陆网站)
   
(精力耗尽,皆因更大的激情——评孟浪新诗集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