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文集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陆文:肾盂肾炎 33
·陆文:肾盂肾炎 34
·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肾盂肾炎 36
·陆文:肾盂肾炎 37
·陆文:肾盂肾炎 38
·陆文:肾盂肾炎 39
·陆文:肾盂肾炎 40
·陆文:肾盂肾炎 41
·陆文:肾盂肾炎 42
·陆文:肾盂肾炎 43
·陆文:肾盂肾炎44
·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肾盂肾炎 46
·陆文:肾盂肾炎47
·陆文:肾盂肾炎 48
·陆文:肾盂肾炎 49
·陆文:肾盂肾炎 50
·陆文:肾盂肾炎 51
·陆文:肾盂肾炎 52
·陆文:肾盂肾炎 53
·陆文:肾盂肾炎 54
·陆文:肾盂肾炎 55
·陆文:肾盂肾炎 56
·陆文:肾盂肾炎 57
·陆文:肾盂肾炎 58
·陆文:《肾盂肾炎》创作随想
·陆文:联想手机的封网技术
·陆文:我眼中的九头蛇
·陆文:开封陷落记1
·陆文:开封陷落记2
·陆文:开封陷落记3
·陆文:开封陷落记4
·陆文:开封陷落记5
·陆文:开封陷落记6
·陆文:开封陷落记7
·陆文:开封陷落记8
·陆文:开封陷落记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擦鞋女自白

   
   
    昨晚,应邀朋友家吃酒。路过街心广场,看见一擦鞋女躲在一花坛的杂树后,向行人招徕生意。我皮鞋刚巧蓬头垢面,就给了她顺水人情。坐下后,见这女人擦鞋心不在焉,动作漫不经心,且老是东张西望,像给贼骨头望风,于是我责怪:擦鞋怎么这样子?她回答:没办法,要提防城管。我说:既然怕城管,为何不搞个擦鞋摊。她说:有了摊子,要交费用,也不见得生意好。没生意,不是白赔了费用?交了费用,擦双鞋二元,不然没赚头。多数顾客宁愿花一元,叫我们擦。仔细算下来,还是打游击。我道:你这么害怕城管,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老是担惊受怕,心脏也吃不消。她答:城管发现,至多将鞋箱没收砸烂,没啥大不了,我曾给他们一天没收两只鞋箱。这东西不值钱,下雨天没事,我在出租屋多做几只,备在那儿,这样也不怕没收。现在我做鞋箱手脚很快,三夹板钉子,半个钟头就可完成一只。
   
    这女人四十左右,短头发,舌头挺活络,眼睛也顾盼有神。衣着比较整齐,上身穿白色细绒线衫,手臂套黑袖套。脸色有点憔悴,像为了生意没睡好。

   
    我问:你生意还算顺利吧。她答:现在竞争厉害,生意不好。不瞒你说,有几个同乡,见生意难做,赚钱又慢,后来转行当了那个,每接一次客,赚三、五十元,自家丈夫还厚着面皮帮忙收钱放哨呐。我们生意虽然难做,但像前年那种事没有了。我问:啥事?她道:一夜之间,同那些讨饭的、还有捡垃圾的,给城管捉了去,捉了几卡车,押送到苏州,又押送到南京,罪名就是“盲流”,我亲眼看见他们这么写的。我问:拘留?还是收容?她说:拘留有期限,收容没期限,一直关在里面,没钱不放人。一人每天要交五十元伙食费及住宿费,允许打电话,有亲友来,交钱就放人。我关的时间太长,交钱不划算,横下一条心,让他们关了三个月,后来押到安徽滁州才放了我们。
   
   江苏/陆文
   
   2005年11月7日
   
   
   陆文补叙:
   
    有个细节讲出来,生怕人家罩我煽动卖淫,不敢写在文章中。我曾推心置腹对擦鞋女说:随便问问,你莫怪罪。既然那个赚钱快,你为啥不做?反正同行不讲,老家也没人晓得。老实讲,我山穷水尽,也愿意做鸭子。她难为情说:年纪大了,没人要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