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文集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陆文:肾盂肾炎 20
·陆文:肾盂肾炎 21
·陆文:肾盂肾炎 22
·陆文:肾盂肾炎 23
·陆文:肾盂肾炎 24
·陆文:肾盂肾炎 25
·陆文:肾盂肾炎 26
·陆文:肾盂肾炎 27
·陆文:肾盂肾炎 28
·陆文:肾盂肾炎 29
·陆文:肾盂肾炎 30
·陆文:肾盂肾炎 31
·陆文:肾盂肾炎 32
·陆文:肾盂肾炎 33
·陆文:肾盂肾炎 34
·陆文:肾盂肾炎 35
·陆文:肾盂肾炎 36
·陆文:肾盂肾炎 37
·陆文:肾盂肾炎 38
·陆文:肾盂肾炎 39
·陆文:肾盂肾炎 40
·陆文:肾盂肾炎 41
·陆文:肾盂肾炎 42
·陆文:肾盂肾炎 43
·陆文:肾盂肾炎44
·陆文:肾盂肾炎 45
·陆文:肾盂肾炎 46
·陆文:肾盂肾炎47
·陆文:肾盂肾炎 48
·陆文:肾盂肾炎 49
·陆文:肾盂肾炎 50
·陆文:肾盂肾炎 51
·陆文:肾盂肾炎 52
·陆文:肾盂肾炎 53
·陆文:肾盂肾炎 54
·陆文:肾盂肾炎 55
·陆文:肾盂肾炎 56
·陆文:肾盂肾炎 57
·陆文:肾盂肾炎 58
·陆文:《肾盂肾炎》创作随想
·陆文:联想手机的封网技术
·陆文:我眼中的九头蛇
·陆文:开封陷落记1
·陆文:开封陷落记2
·陆文:开封陷落记3
·陆文:开封陷落记4
·陆文:开封陷落记5
·陆文:开封陷落记6
·陆文:开封陷落记7
·陆文:开封陷落记8
·陆文:开封陷落记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赵紫阳没吃烂狗屎

    16年前,广大学生为“反官倒、反腐败”而兴起的和平请愿运动,在京都广场如火如荼展开。作为总书记的赵先生极为尴尬,因为他既要对付咄咄逼人的同僚──李鹏,又要敷衍搪塞自己的恩主──“永不翻案”,还有那些躲在幕后的元老,很难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平息人民的情绪。后来形势,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赵先生百口难辩,越来越处于下风。特别是在他会见苏联元首时,有意无意的摊牌,说出了永不翻案是他们这个组织的掌舵人之后。

    赵先生知道主子对他的恼火,晓得大势已去,早晚会被大佬抛弃,结局跟前任胡耀邦一样,因此慰问学生时,才破罐子破摔,说出了“我这么大年纪,无所谓了”的心底话。

    赵先生的大彻大悟,帮助他走出了困境。那些功名利禄之徒,还在担心手中的元宝权势被人夺去时,先生仿佛已知晓历史会怎样记载他的那一笔了,他仿佛知晓历史只记载主角,而不理睬跟班。跟班要脱颖而出,除非跟主子分道扬镳。而李鹏杨尚昆醉生梦死,还在打着如意算盘拖人下水,试图将先生绑上战车,逼其出席京都党政军干部会议,以充当他们的匕首。先生当然拒绝。如果不拒绝,硬着头皮出席,说不定事后还会将他当作替罪羊。这一点,先生恐怕不会不考虑。

    我觉得先生是个聪明人,他不会为了今后十年的荣华富贵去换取千古骂名。以永不翻案为首的元老们后来的一意孤行,结果更加突出了先生的睿智和伟大。在五千年文明史上,恪守良知,抛弃功利,宁愿放弃宝座,拒绝对平民动武,先生可谓第一人!先生以自己的壮举,护卫了民族的良心,也以自己的善行,保佑了子孙后代绵延不绝的香火。而那些大动干戈的元老们,事实上也没得到好处,不久这些人也抢在先生之前,一个个离开了人世。

    我一个朋友比较苛刻、不近情理,他说,假如先生是方孝儒或文天祥,他就会拿着高音喇叭,一屁股坐在广场上,以自己的血肉、性命来铸就万世的英名,这样也省了后来十多年的软禁。人反正要死的,早死晚死有时一个样,死在场地上肯定比死在家里来得壮烈,富有悲剧意义,就像荆轲不老死于蓬蒿,而死于行刺秦皇的现场一样。这种扬名的机会,真是千年一遇啊,不是每个人都有福份碰到的。以短短几十年的臭皮囊,来换取万古流芳的名声,肯定划算。谭嗣同的名望,之所以远远超过康有为,就是因为一个义无反顾请死,一个见势不妙滑脚。一个连生死都没看透的人,是不配搞艺术和玩政治的。

    事实明摆着,如果先生继续在位,这个组织的处境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险恶。

    相信历史会证明,永不翻案这粒老虫屎坏了一锅粥,他或许是毛润之的前世冤家,否则,何必不遗余力地挖他的墙脚!如果以后发生所谓的颜色革命,他就是一盒五光十色的颜料。这个人撒烂污,临死前撒了一泡大烂污,谁知道继任者要用多少气力、多少手纸,才能将他的屁股揩净呵!而那些三只手表、社会和谐、保鲜,其实不过都是些不同品牌的、帮永不翻案揩屎眼的手纸而已。

   江苏/陆文

   2005、6、6有感

   2005、6、8修改

   说明:本文是对历史的回顾,是站在赵先生切身利益的立场上所作的技术分析。充满私心,但无政治倾向,对死人也不存在诽谤。希望任何组织以平常心看待此类游戏笔墨,不要充当夜半捉人的石壕吏。一旦衙役警告,请我用茶,我保证这类随感文字读者没得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