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文集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陆文:肾盂肾炎 9
·陆文:肾盂肾炎 10
·陆文:肾盂肾炎 11
·陆文:肾盂肾炎 12
·陆文:肾盂肾炎 13
·陆文:肾盂肾炎 14
·陆文:肾盂肾炎 15
·陆文:肾盂肾炎 16
·陆文:肾盂肾炎 17
·陆文:肾盂肾炎 18
·陆文:肾盂肾炎 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三十年前,与我同村的农村姑娘──彩娣,她是个优秀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队员。她身材苗条步履轻盈,歌喉嘹亮演技丰富,不仅能演《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常宝、《红灯记》中的李铁梅,《沙家浜》中的卫生员,而且没有“明星”架子,乐意搭布景跑龙套。当然,她这些优点对插队青年的我来说都是次要的。因为当时我身处逆境缺钱少粮,除了关心工分便是关心肠胃,对容易让人肚饿的宣传活动,哪怕娱乐活动并不怎么感兴趣。而在工分肠胃这两个领域,彩娣却对我有所帮助。比如,莳秧割稻,她总是抢在我前面,并多莳一株秧多割一棵稻,为我分劳。假如此时出现一条神出鬼没的水蛇,她就嘴里“嘘嘘嘘”的将它赶走。此外,一到廿四夜,彩娣便瞒着父母送我满满两大碗汤团;平时,她还偷偷割几棵青菜呀拔几株毛豆呀放在我的灶前……

    彩娣有个特征:有人在场,她沉默寡言一本正经,两人相处,她热情洋溢嘘寒问暖。而且,她习于在我面前梳发照镜眯眼抿嘴。这一切,常惹得我神魂颠倒想入非非。不过时间长了,我就明白她并不是搔首弄姿卖弄风情,而只是某种潜意识的流露。尽管如此,下雨不出工,或者晚上,我仍然喜欢到她家玩,看她纺纱做花边,看她不时流露的秋波。去的次数多了,她父母似乎看出了苗头,不像以前那样递烟倒茶热情招待了,甚至有时还故意冷淡我,这使人很尴尬,不过,我认为这很正常,因为彩娣十六岁就有了婆家。

    不知怎的,彩娣的衣着渐渐城市化了,她模仿女插青,时常穿小裤脚管裤子和白边塑料底松紧鞋,酱红色的棉袄罩衫上面还翻着一个白色的假领头。不过,她仍然穿着惹我发笑的大红肚兜下河游泳。有一次她游泳后爬上岸,我望着湿漉漉的脸蛋,禁不住问她要不要跟我城里去玩,玩一天,当天就回来。她双手抱住丰满的胸脯,红着脸一溜烟地逃往家里去了。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她内心的春情。

    记得初冬一个黄昏,我准备烧晚饭,彩娣上门对我说,晚上跟我们去外大队演出,夜饭晚一点吃吧。我说,能行吗?我又不是宣传队员。她说关啥事。有我在,没人说闲话。我明白彩娣为了省我一顿口粮,才自作主张邀请我去的。于是,我饿着肚子,随大队宣传队乘船到了外大队。演出什么节目,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今夜星光灿烂”,篮球场上灯火通明人山人海,无数精神饥渴的目光一齐射向宣传台。我呆在幕后爱莫能助,也视若无睹那些忙忙碌碌的演员。我的眼中只有彩娣,我看着彩娣大汗淋漓上窜下跳,扮演各种角色,一会儿深仇大恨骂:黑心肠的贼地主,一会儿笑容满面唱:来了亲人解放军。晚上八点半,我饥肠辘辘双腿发软,全身直冒冷汗,心里企盼着演出早点结束。

    演出结束,兄弟大队干部招待我们半夜饭。八仙桌上有白菜、红烧肉、塘里鱼,还有自酿老白酒。我狼吞虎咽,接连吃了好几块红烧肉,吃得吱吱的油水冒出嘴角,以至于忘了给彩娣盛一碗饭、夹一筷菜。待酒足饭饱,点上一支烟,我才回过神来。发现彩娣在怔怔的看着我,那暧昧而又关切的眼神,似乎心疼地说你饿坏了。我红着脸,抹了抹油嘴,脸上漾起一丝歉意。

    回队路上,我俩起初默默无语,可是到家门口,我突然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我隔着衣服首先抚摸了她左面的那一只,接着又抚摸了她右面的那一只,见对方没有拒绝的表示,于是得陇望蜀,将自己的脸贴在她的脸上。大概总共有三分钟吧,后来她才用力推开我,颤声说,不要这样,我今后要嫁人……

   江苏/陆文

   说明:

    这篇东西曾发表于某报纸文艺副刊上,末段给编辑删改了一些。我问编辑朋友为啥删改,他说:左面的那一只,右面的那一只,不就是两只。大家都知道,女人有两只,罗哩罗嗦的,报纸上发表不雅观。改成“我突然情不自禁亲了她一下”,不就成了。你有个毛病,明明应该写“女人的胸脯,你就是爱写“女人的乳房、奶子”。我说:这是跟鲁迅学的。鲁迅说,我家院子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一棵是枣树。这么一改,我要表达的那意思没有了。我之所以突出这只那只,是形容我当时的性饥渴状。

    我的信箱: [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