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李建平文集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和欧盟领袖谈中国人权“变化”
·呼唤民主,从法律入手,从人权开始
·中共的阴阳脸
·何为“保先”,“人死了以后再通知我们”
·专制一定是中华民族的死路
·江泽民的烫手山芋能否成为胡锦涛的定海神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有谁知道百万中国人将跪着惨死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将举行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在中国共产党沉醉在这种歌功颂德的乐曲中,毫不惭愧地接受全国人民顶礼膜拜的时候,将人世间能够找到的美好词汇都毫不吝惜地堆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将“伟大、光荣、正确”的神圣定语不知羞耻地写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一个玷污一代又一代美好心灵的“公仆”神话,在颠倒黑白中延伸发展的时候,不知他有没有想到在生死线上奔波的中国人,不知他们有没有想到他们亲手制造的另一种“神话”--百万中国人将跪着惨死?不知他们有没有想到公仆们亲手制造的一批又一批屈死的冤魂?

   据人民网2004年6月22日 报道:有谁知道百万中国人跪着惨死将可能成为现实?全国估计有一百二十多万尘肺病患者。一百二十多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一千个中国人里头,就有一个尘肺病患者!“百万中国人可能跪着惨死”并非完全是危言耸听的神话。尘肺病--这个产业工人头号职业病杀手,为什么依旧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因为尘肺是钝刀杀人没声响,它不传染,不会威胁他人生命,也不会导致旅游萧条、餐馆歇业,而且“牺牲”的大多是农民工。与可以治愈、可以重新自由呼吸、可以回归社会的SARS病人不同,尘肺病是无法康复的,一旦患上,“连气都讨也讨不上来了”(多妙的方言啊,呼吸是“讨气”),他们将在疾病折磨中度过余生--最后,跪着死去。

   “ 然而,比新闻事实和现实数字更可怕的,是中国现有的职业病防治的法律法规!尽管一搜索就能轻易找到一大堆,比如有《职业病防治法》,有《工伤保险条例》,有《尘肺病防治条例》,有《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有《加强职业病防治工作的通知》等等等等,但拿着这些法律法规,我才真正感到绝望,那就是:你要想检查、诊断、鉴定你是职业病患者,那几乎是登天难事!”

   求生虽然是登天难事,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党是人民的母亲”、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神圣含义。

   无独有偶,“伟大、光荣、正确”的公仆,不但无视你跪着死去,也不放过站着求生的农民。据新华网2004年6月30日 报道:“230起暴力征税无一农民真正抗税。 暴力征税让一个普通农民愤然而起。他,叫王幸福,是河南省宜阳县农民。从2002年11月到2003年8月,他先后秘密调查该县13个乡镇的230户被殴打、被非法拘禁、被抢粮抢物的农家。当他那份含着泥水、血水、汗水和泪水的60多页调查报告辗转送到河南省和国家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时,暴力征税事件终于露出了冰山一角。

   王幸福,自费秘密调查230起暴力征税事件(75名群众被打伤),无一例是真正抗税的“钉子户”。他撰写的平生第一份调查报告引起了国家税务总局、河南农监办的高度重视。县长对他表示感谢,并告知对他提出的建议的处理情况,聘请他为税收监督员,月薪1200元。 ”

   人民网、新华网在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前夕,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献上了一份真正的寿礼,从这份寿礼上,我们又一次领略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看着这份寿礼,我的内心出奇的平静。因为这是在中国。当数以万计的异议人士被控以间谍罪、嫖娼罪、颠覆政权罪,以及以泄漏国家机密罪、贩卖毒品罪加以陷害,一桩又一桩处女卖淫案呈现我们面前的时候,对这个国家我无言以对。不是我们不爱这个国家,也不是我们的心灵已经麻木,而是对生存的渴望让我们叹气也必须小心翼翼。尽管事实是如此血腥,如此惨不忍睹。

   “《健康报》2004年6月14日《社会周刊》以《救救煤矿工人的肺》为题,刊发了长篇报道,其导语中说到:尘肺病的普遍症状是胸闷、胸痛、气短、咳嗽、全身无力,重者丧失劳动能力,甚至不能平卧,连睡觉都得采取跪姿,最后因肺功能衰竭,呼吸困难跪着而死,其状之惨,令人目不忍睹!

    连睡觉都得跪着睡!连死亡都得跪着死!这哪里是千万户燃烧煤饼的芸芸众生所想得到的?这哪里是千百个赏玩石雕的翩翩雅士所想得到的?”

   百万中国人跪着惨死,这只是一百万跪着的躯体,谁曾想到“伟大、光荣、正确”制度下,几亿、乃至十几亿跪着求生的灵魂。

   对着人民网、新华网在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前夕,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献上了这份真正的寿礼,我只能说,做中国人真幸运,做中国人真幸福。

   做中国人真幸运,做中国人真幸福,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又是天大的谎言。对当权者,对践踏法律,草菅人命,又可以逍遥法外的中国人,的确又幸运又幸福;但是对广大处于社会下层的农民,以及为了生存而拼命挣扎的下岗工人,这又是天大的谎言。“连睡觉都得跪着睡!连死亡都得跪着死!”,“230起暴力征税无一农民真正抗税。”都响亮地回答了这个天大的谎言。

   虽然谎言仍在继续,虽然“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仍然举着高傲的头颅,但是谎言毕竟是谎言。当我们的党为美国虐囚事件而喋喋不休的时候,不知他们有没有想到身边的中国人--百万中国人将跪着惨死;在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伟大口号响彻天空的时候,不知他们有没有想到我们的公仆是任何对待所谓的主人,横征暴敛,巧取豪夺,稍有怨言,马上还以暴力;230起暴力征税无一农民真正抗税,这是百分之百的鱼肉百姓,这是彻头彻尾的践踏人性、公理。

   尽管如此,这些事件能够公开揭露,我们还是感到一丝安慰,人民网、新华网能够站出来公开呼喊,这说明,人性不死,正义不死。

   最后,我们应当感谢人民网、新华网,在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前夕,为“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献上了一份真正的寿礼。

   2004年6月30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15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