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李建平文集
·黄琦有罪 天经地义
·少用公民权力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请全国人大审议“网络大选”倡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公元2004年6月20日,江泽民终于明白军委主席是勒在自己脖子上的绳索,为了自救,终于想跑了。

   6月8日胡锦涛离京出访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乌兹别克斯坦四国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峰会,18日晚乘专机回到北京(历时11天)。6月20日,中央军委突然在北京中南海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令人吃惊的是,这次晋升上将包括已年逾六旬应该退休的中央警卫团长由喜贵(既没有先例,又不符合中共的人事制度)。更令人不解的是,也许毫不知情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又一次充当江泽民的传令兵:江泽民向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的同志颁发命令状,中央军委副主席胡锦涛宣布命令。这次江泽民突然晋升上将军衔警衔,和胡锦涛离京出访有没有联系?江泽民选择这个时候,举行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这不应该仅仅是礼仪上的;如果不仅仅是礼仪上的,江泽民真正目的又是什么?这次江泽民突然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特别是将总参警卫局局长兼中央警卫团团长由喜贵晋升上将,将一个小小的中央警团提为大兵团司令级,在如此敏感时期,我们不禁要问:以近80的高龄,临终前放炮,江泽民是不是想跑?

   我们注意到6月20日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上,江泽民一脸沮丧,已经没有往日的飞扬跋扈;胡锦涛却是一脸轻松。讲 江泽民是不是想跑,是因为中共当前的政治形式,已不允许江泽民在火山口上消耗掉所有的政治资源。把可利用的人,绑向自己的战车,自己躲向幕后,对江泽民来说不失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权利既不是天生的,也不可能是永远的。当然在中国政坛疯狂十几年的江泽民也不例外。中共十六大后,江泽民面对四面楚歌的国内外形势,他应当清楚自己面临的处境。调整策略,以退为进,也许能既不失体面,又能赢得机会。6月20日在北京中南海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应该是 江泽民调整策略,以退为进,准备辞去军委主席,自己躲向幕后,临终托孤的一种征兆。可惜,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托孤,托付的既不是正义,也不是法律民心,而是杀人的枪杆子。

   紧握枪杆子也没有给江泽民带来真正的安全感。从不许李鹏出版六四回忆录,自己兼任中央警卫团政委,到让亲信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刘云山制作一个叫《六四风波的经过》光碟,撇清自己的责任;以及最近到安徽九华山朝拜地藏王菩萨;都无不暴露江泽民做贼心虚,求神拜佛,心焦多虑,缺乏自信,自感时日不多,拼命安排后事的心态。据亚洲周刊报道,江泽民于六月五日江泽民突然离开北京到安徽九华山朝拜地藏王菩萨。为配合江泽民此次参访,寺庙特别推迟了每天的早课诵经时间,寺庙住持慧深还特别为江点燃三柱香,然后由江泽民插进香炉,江在将香插进香炉前先默默向地藏王菩萨祷告。据目击者说,当时江的表情很“虔诚”。

   江泽民这个所谓的无神论者,已经沦落到求神拜佛、祈求神灵保佑的地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江泽民心态已乱,自知罪孽深重,时日不多,从正面与胡温交锋,既不明智,又加速瓦解自己的政治资源;中共十六大后国内外形势,已经证明军委主席,并不能给江泽民带来更多的安全,反而把自己置于四面楚歌的火山口上,在这个四面楚歌的火山口上博杀,只能加速上海帮的瓦解。既然十六大后国内外形势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退居幕后也许是江泽民更好的一种选择。

   任何事情都是人来做的,就是躲在幕后,只要真正掌握军权,真正掌握人事布局,江泽民就不会过早成为丧家之犬。至少江泽民应该认识到这一点。江泽民如此大规模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一是要把军队中掌握大权的人绑在自己的船上,二是要慷国家之慨,把好人做尽,不给胡锦涛留下活动的空间,增加胡锦涛在以后改变人事布局,以及靠晋升拉拢人员的困难。在军队掌权,靠的就是资历和威望,江泽民把有资历和有威望的高级将领搜括以尽,无疑是想增加胡锦涛以后对军队实行有效管理的困难。

   江泽民在军队之所以立足,靠的就是封官许愿、提拔将军、增加经费,1990年至2002年初,江曾经在一天之内提拔152位将军,一年提拔五百余位将军,一次给军队增薪25%。这就是江泽民看家的本领。中共历史上一共10次晋升上将,其中毛泽东一次,邓小平一次,江泽民八次;1955年首次实行军衔制和1988年恢复军衔制以来,共有有152位高级军官警官被授予上将军衔警衔,其中毛泽东授予56人,邓小平授予17人,江泽民授予79人。江泽民93年授予6人,94年授予19人,96年授予4人,98授予10人,99年授予2人,2000年授予16人,2002年授予7人,2004年15人。江泽民当政期间,中国虽然处于和平时期,但是江泽民授予上将之频、之多都堪称世界之最。既然江泽民如此看重其看家的本领,江泽民肯定不想让胡锦涛用同样办法瓦解他的江家军。

   按照以往经验,江泽民晋升上将这本来是一个很普通的信息 ,但是这一次,却和以往大不相同。不同以往,是因为江泽民已近80,再赖在军委主席这个宝座上,已找不到任何说得过去的借口,如果再赖在军委主席这个宝座上不走,也必将把自己逼上与胡锦涛对抗到底的不归路。这条路,应该是条死路。如果江泽民胆敢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任何人都可以断言,这是分裂国家,分裂中央,也必将把江泽民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况且,这条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也不具有可操作性。因此,以退为进,辞去军委主席,以人脉来延长统治,是江泽民唯一的选择。

   可以断言,这次晋升上将,就是江泽民辞去军委主席前的一次安排。之所以要注意这次晋升上将,是因为江泽民已近80,选择胡锦涛出访期间,把负责中央领导安全中央警卫团团长由喜贵晋升上将。中央警卫团团长本来级别不高,但位置重要,权利极大,因为江泽民可以名正言顺利用中央警卫团,以“保卫”的方式,威胁中央领导的安全。不过,江泽民以威胁别人的安全,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你说江泽民这种所谓的安全,能有几分可靠?江泽民可以堂而皇之把由喜贵安排到中央领导的卧室里,你说中南海还有几分安全?

   玩火者必自焚,善泳者必死于水。江泽民靠枪杆子维持权利,但是,最不放心的还是枪杆子。从自己兼任中央警卫团政委,改组军委会,到现在大规模提拔上将,都无不暴露了江对军队的重视和担心。

   担心也不能挽救江泽民,枪杆子也不能挽救这个祸国殃民的罪人。这一点,历史必将作出回答。

   历史就是历史。十五年前,江泽民握着杀人的屠刀,踏着六四的鲜血,登上中国第一把龙椅,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十五年后,同样是这把屠刀,这把屠杀爱国学生的屠刀,已经令这个刽子手发抖了。害怕的时候,自然想到手中的武器,疯狂提拔十五名上将。不论这个武器能否给这个祸国殃民的罪人带来平安,但这也许是一个临近终点的人能抓住的唯一根稻草。

   虽然是一根稻草,但这根稻草可以随时点燃密布中南海的风云。这正是: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终于想跑了。

   2004年6月23日于山东

   --------------------------源自《议报》15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