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建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建平文集]->[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李建平文集
·珍视胡、温的民主化倾向
·中国不要脸了江主席放心了
·黄琦有罪 天经地义
·少用公民权力
·张文康会不会是第二个丁关根
·香港回归和二十三条
·坚定是反对二十三条最好的办法
·荒唐校规的一点思考
·香港的自由繁荣与二十三条
·香港不死董公不走
·上海什么事都敢出,出什么事都没事
·要领导公开家庭财产这是要中共的命
·只有狗才只要主人不要父母和兄弟姐妹
·与世俱进“爱国”谎言将人变成狗
·上海帮齐聚北戴河 中共惊现两中央
·八月二日北戴河会议无仪有鬼
·北戴河暗流涌动 中南海镇定自若
·新闻自由,这是中共的死穴
·强奸不成,意淫也行
·揭穿谎言的死亡
·新华社暗劝曾庆红 学曹操挥鞭碣石掀狂
·《解放军报》恶心谁呢?
·杀人者为何为被杀者平反?昔日的英雄为何在消失?
·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安徽警察恶如天,当街打死报案人
·上海滩黑白颠倒,上海帮何信之有?
·警察为啥敢杀人?
·“中朝边境陈兵十万” 孔泉轻松调侃为哪般?
·江公可以休矣
·谁更可怜?谁更该反思?
·旧党章里有文章,胡温突围上海帮
·李长春公开为新闻造假开路
·团结上海帮 打掉江泽民
·恢复民主,恢复体制,就是当前最大的政治
·吴官正不喊口号又能干什么呢?
·虽然神五冲天,还是中共面子为先
·曾庆红公开宣战,上海帮步步紧逼
·江绵恒掌管中国,是江泽民对中国对人类最大贡献
·知耻的北京,无耻的上海
·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江泽民领导中国成为爱滋大国
·三个代表显威风 教育贪官出成效
·真正的变态
·杀人的教授
·与时俱进,首先俱进的应该是民主和人性
·皇帝党纵横天下,与时俱进是梦想万寿无疆
·江泽民笼罩基本法,中国宪法罩不住江泽民
·特区政府成了中南海 六四会不会在港重演?
·人大针对香港内政释法 就是架空《基本法》
·捍卫民主,不忘建利
·李肇星的逻辑:人类的祖先是猴子,我们就应该像猴子一样生活
·十六大后的重重迷雾,江泽民赤膊上阵露谜底
·中共用宪法约束港人的言行
·无耻!扼杀人性的判决
·中共体制出现危机,人民网疾呼:“宪政的阻力在哪里?”
·中共自取其辱,杨建利案为假货泛滥的中共又添笑料
·记住“六四”,就是让人类知道专制的可怕,民主的可贵
·婊子何以成国家?
·热爱母亲
·上海滩挑战中央 官商勾结叫向党靠拢
·中南海风云密布, 江泽民临终托孤
·人民网、新华网献给中共的寿礼
·中共的幽默
·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中国最大的国情,最大的特色,就是一党专政
·曾庆红力不从心 江泽民终于示弱
·曹刚川弃江拥胡的背后
·公仆满足于农民饿不死,新华社“怜悯”贪污犯
·上海帮又聚北戴河 第二中央要灭亡
·江泽民连死去的邓小平也不放过
·纪念邓小平就是告诫江泽民
·胡锦涛、李长春眼里的邓小平理论
·当掉裤子为魔女
·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的几个看点
·弃江才能为公,民主才能为民
·预防江泽民从前门出去,后门进来
·对胡锦涛现局的研判
·中共专制新论据:普京说中药真好!
·感谢中国为世界外交舞台培养了一个有药用价值的外长
·执政是真,为民是假
·胡锦涛能否抵挡“左”的诱惑
·吴官正的牛皮
·贪官应该感谢谁
·手掌
·拘捕师涛是摔向胡温的又一记耳光
·生命如树
·赵公走了,富强胡同仍在
·赵紫阳先生逝世,中共本性的又一次暴露
·欺骗横扫中国,风骚独领央视
·毛泽东与赵紫阳
·再论毛泽东和赵紫阳
·214位矿工的死亡震动不了中国
·就“和谐”二字请教胡锦涛
·“盛世中国”的人为灾难
·反专制才能更好地反恐怖
·被中国教育所抛弃的农民
·《反分裂法》, 替胡锦涛承担决策责任的安抚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特”在哪里?
·“把冤案办成铁案”的吃人体系
·上海地产风暴能否引动上海政治“风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

——新华网揭开了中国监狱的谜底

   中国的监狱如何“折磨”犯人,对不了解内情的人可能永远是个迷。不过,最近随着“一案两凶”聂树斌案的披露,随着“死人复活”佘祥林案的披露,这个问题也终于被新华网勇敢地揭露了出来:靠“折磨”来永久性地剥夺一切犯过罪的人的社会行为能力,让他们一走出高墙就被社会所抛弃。

   2005年04月12日新华网报道:那些从监狱服刑出来的人,前脚出狱,后脚就得进医院。从检查的结果来看,他们不是在里面丢了手指,就是患上了精神类疾病,再不就是落下了一身病根,出门走路都要人搀扶。而从一些报道来看,那些从监狱服刑出来的人,不仅在精神上接受了重大改造,在身体上也同样遭受了一些重大“改造”。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法律的终极目的是维护社会秩序、构建和谐,要求社会成员都遵守一定的行为规范,而不是靠“折磨”来永久性地剥夺一切犯过罪的人的社会行为能力,让他们一走出高墙就被社会所抛弃。

   这就是新华网所报道的中国监狱, 这就是中国政府所保障的人权, 这就是中国的服刑人员不得不面临的现实。

   聂树斌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尚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并且被莫名其妙地“改造”成“杀人犯”,何况监狱里面临“改造任务”的中国犯人;湖北省高院明明知道佘祥林案证据不足,佘祥林还是被判有期徒刑15年,何况 “铁证如山”的服刑犯人。

   中国犯人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接受这种重大“改造”,已经成为增加法律威严,维护法律的权威的力量源泉,没有中国犯人精神上和身体上的这种重大“改造”,怎么体现刑罚的本质?怎么制裁罪犯,警示社会?

   虽然新华网没有详细具体讲述执法机关如何“改造”和“折磨”犯人,但是我们照样可以从执法机关审讯嫌疑人的过程中看到这种“改造”和“折磨”。 2005年02月28日工人日报天讯在线报道;李久明,二级警督,1965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1988年调入河北省冀东监狱,1998年起任冀东监狱二支队政治处主任。2002年7月12日,因一起入室杀人案受到牵连,后被捕入狱。在审讯过程中,因一些办案人员刑讯逼供,迫使他屈打成招,被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4年7月,一名抢劫杀人犯在被执行死刑前供认,7•12入室杀人案为自己所为,才使这起案件真相大白。2005年1月,7名参与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受到法律追究。

   李久明在看守所里写下的《控告书》中写到:“(7月21日下午)第一次对我刑讯逼供时,南堡分局局长王建军对我说,案子是你做的,铁证如山,不说就让你脱三层皮,别想活着出去。副局长杨策说:你不说就整死你。”李久明写到:“他们将电线系在我的脚趾、手指上实施电刑。我喊冤枉,他们就用布堵住我的嘴,并说要电我的下身。” 李久明说:“2002年8月26日晚8时,王建军开始第二次刑讯逼供。王建军、杨策等人把我从看守所带到一间提讯室,让我戴着手铐、脚镣,在提讯椅上坐了7天8夜,不让我睡觉,一闭眼就打耳光。”李久明回忆道:“在这7天8夜里,王建军、杨策等人每次都是酒后刑讯逼供,采用的手段是灌凉水、灌芥末油、灌辣椒水、用打火机烧、打耳光等。他们买来10瓶芥末油和一包辣椒面,用芥末油和辣椒面兑上水灌我;把芥末油抹在我的眼睛上、鼻子里;把水瓶放在头上让我顶着,掉下来就灌凉水。一次,他们往我肚子里灌了一箱矿泉水,灌得我解大便也全是水。”他说:“在生不如死的情况下,我只好被迫承认。因我并未实施犯罪行为,只好在审讯人员的诱导下不断修改笔录。”

   毛骨悚然的事实新华网如何敢说,不是聂树斌佘祥林案所造成的舆论压力,新华网无论如何也不敢揭开中国监狱的谜底。新华网说道:“近日,众多媒体都争相报道了一些冤假错案,时评专家们也争相就这些事件发表了一些高论,但是他们大多只就当前司法体制、办案程序以及办案司法人员的工作态度等方面提出质疑,而忽略了一个细节问题:那些走出高墙的人,出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他们出来是欢天喜地,还是暗自神伤?是到处申诉鸣冤,还是提出国家赔偿?都不是。”

   时评专家们连中国的宪法都不敢维护,连中国公民最起码的人权都不敢维护,还枉谈什么注意那些走出高墙人的细节问题;能够活着出来,都已经是一件幸事,谁还敢申诉鸣冤;国家赔偿?更是妄想。据半月谈报道,全国人大代表称现行国家赔偿法为“国家不赔法”,“口惠而实不 至”;今年3月4日到3月10日,有13份有关修改国家赔偿制度的联名议案送达全国人大议案委员会。联名提交这13份议案的代表,分别来自北京、江苏、浙江、安徽等10余个省、市代表团,共有500多名,占了本届全国人大代表总人数的近1/5。近1/5全国人大代表已经替妄想国家赔偿的人作了回答。

   新华网说,“在一个文明的国度里,法律的终极目的是维护社会秩序、构建和谐,要求社会成员都遵守一定的行为规范,而不是靠“折磨”来永久性地剥夺一切犯过罪的人的社会行为能力,让他们一走出高墙就被社会所抛弃。”在这里我看不到中国的文明在哪里,更看不到“有些”社会成员的行为规范;聂树斌和佘祥林的遭遇告诉我们,“嫌疑人”都要遭受“对生的恐惧远大于对死的畏惧”的疯狂折磨,何况“明白无误”的中国罪犯;“让他们一走出高墙就被社会所抛弃”,有什么大惊小怪,中国的教育都被抛弃,中国的农民都被抛弃,更何况中国的罪犯。

   新华网说 :“看了这些报道,真让人心痛!不要说是蒙冤入狱服刑的人,即使是真正的罪犯,他们应当承受这些吗?”新华网为占中国人口比例不大的罪犯心痛,大可不必;新华网的心痛,并不能代替中国党和政府的忏悔和反思。党和政府不乏正义和道德,新华网在心痛的时候,可能忘记了美国的疟囚事件,可能忘记了中国政府就疟囚事件的正义立场,可能忘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媒体对美国政府的强烈谴责。受到淩辱的伊拉克囚犯,听到了美国总统就疟囚事件的公开道歉,中国人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国政府的公开道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被中国政府称为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浩劫,无缘无故受迫害的人何止千万?无缘无故被致死的人何止百万?我们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国政府的公开道歉?就是国家主席刘少奇和他的家人,也没有听到过中国政府的公开道歉。中国的矿难一个接着一个,谁敢说中国政府没有责任?中国的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教育投入不得低于国民生产总值的6%,我们的政府什么时候执行过?对这些人命关天的大事,对这些影响到国计民生的大事,我们什么时候听到过中国政府的公开道歉?新华网应该继承中国政府的铁石心肠,为罪犯心痛实在不值。

   中国政府是解放全人类的政府,中国政府立足中国放眼世界,中国政府关心的是受到美国淩辱的伊拉克囚犯,哪有时间和精力关心中国的事情?更何况是中国的囚犯?对佘祥林甘心忍受这比死更残忍与冷酷的‘强奸”罪名与污水,京山县公安局有关人员说得好,不相信会有刑讯逼供的事件发生,这就是中国执法机关的态度,这就是中国的司法环境。

   新华网说,那些从监狱服刑出来的人,前脚出狱,后脚就得进医院;他们不是在里面丢了手指,就是患上了精神类疾病,再不就是落下了一身病根,出门走路都要人搀扶;中国的监狱靠“折磨”来永久性地剥夺一切犯过罪的人的社会行为能力,让他们一走出高墙就被社会所抛弃,……中国 政府可能和京山县公安局有关人员一样,不会承认这些实事,不承认当然也不会去改正,不去 改正 我们就是心痛又有什么作用?对比一下,谁不羡慕那些受到中国政府关心的伊拉克囚犯!?

   2005年4月12日于山东

原载《议报》第19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