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
刘晓波文选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独裁吞噬金大中阳光

   当北韩独裁者金正日以全票当选最高人民会议议员之时,曾经全力参与南韩前总统金大中“阳光政策”的现代集团峨山公司的董事长郑梦宪,因面临腐败和贪污的指控的巨大压力而自杀身亡。

   对此悲剧,除了朝鲜中央通讯社声称“郑梦宪是被间接谋杀”之外,韩国和其他媒体的报道基本一致:郑梦宪是自杀。因为,在经济上,他的公司投向北韩金刚山的八亿美元基本血本无归,即便韩国政府给补贴了4500亿韩元,也无法起死回生;在政治上,更因为他被指称替金大中政府向北韩转交了一亿美元,以便购买金正日参加历史性的南北首脑会谈,为了隐瞒这笔让金大中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交易费,郑梦宪伪造财务记录、贪污1200万美元用于行贿。

   金大中本人曾深受过独裁者的政治迫害,差点就命丧海底,多亏美国的出面干预才得以幸存,并以民间反对派领袖的身份当选韩国总统。金大中执政时期所下的最大政治赌注,就是全力推行旨在促进南北统一的“阳光政策”,因为这是能够令金大中名垂青史的政治游戏。然而,与独裁者打了大半生交道的金大中,却因谋求政治名誉之心太切而利令智昏,居然对金正日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独裁暴君金正日除了在乎权力之外,作为一个朝鲜人还会顾及民族大义,所以,金大中才不惜任何代价力促南北首脑的首次会谈。然而,“阳光政策”中的对朝援助,完全是在政经不分的方式下展开,甚至就是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为了民族统一的崇高目的,以违法行贿的方式与独裁者作交易,玩弄以一亿美元购买金正日承诺的下流权谋。而郑梦宪之死,则把黑箱交易的巨大代价暴露无疑。

   三年前的南北峰会,也真的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民主领袖与独裁暴君握手之后,不仅成为政治明星,且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随着黑箱交易的逐渐爆光和半岛紧张局势的步步升级,全部是让金大中难堪的结果:

   1,金正日的背信弃义,收了大把美元,却不遵守承诺,直到金大中在其子被捕和行贿金正日的丑闻中黯然下台,金正日并没有走进金瓦台与金大中握手;也许,金独裁私下里想的是,一亿美元换来个诺贝尔和平奖,他已经大大地对得起金大中了,兑现公开承诺就免了吧,总不能所有的政治荣誉都让他金大中独占了。

   2,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非但没有丝毫缓和,反而愈演愈烈。南北会谈结束以来,金正日的那张无赖面孔,由欢迎金大中的亲切微笑一变为对世界的狰狞咆哮。也许,金正日从金大中送来的大笔美元中尝到了甜头,以为核讹诈也能从国际大钱包里诈出更多的美元,所以,他所导演的核讹诈步步升级,把六大国卷入其中,超强美国、地区大国中国、日本、俄国,加上同胞韩国。在六国与金正日的对峙中,多亏为首的美国没有天真到相信无赖暴君的程度,从而避免了重蹈金大中的覆辙。事实上,无论怎么谈,只要独裁者金正日不被推翻,他也不可能放弃对核武器的贪婪,因为核讹诈几乎就是他维持自身统治的最大砝码。谈的好,也至多能降低公开对抗及武力冲突的可能性而已。

   3,对独裁者一厢情愿的幻想和献媚,非但没有赢得独裁者的回报,反而误导了韩国年轻一代,将狭隘民族主义导向是非不分的昏聩,致使韩国民众的反美情绪日益高涨,等于为独裁者的无赖作为帮忙,仅仅因为是异族,昔日恩人和南韩安全的保障者之美国,变成邪恶霸权的代名词;而仅仅因为是同族,昔日的入侵者和南韩安全的最大威胁者之北韩,却正在变成亲人。而具有反讽意味的是,金正日对美国要高价的最大王牌,居然就是南韩的安全——如果美国对金正日政权采取更强硬的政策,那么首先遭遇毁灭性核打击的国家肯定是南韩。当郑梦准得意地利用狂热的民族主义积累政治资源之时,犯罪的阴影正在他的亲兄弟郑梦宪的周围聚积,并最后把郑梦宪吞噬。靠迎合反美情绪上台的卢武炫,在执政后不得不再次转向亲美路线。由此可见,无论是独裁国家还是民主国家,狂热的民族主义都可能沦为“邪恶的避难所”。

   4,对下台的金大中个人而言,由于民选总统金大中全力标举的“阳光政策”,基本被绝对独裁者金正日的“阴谋对策”所吞噬,阳光政策连同诺贝尔和平奖的短暂闪光,被随之而来的漫长阴影所遮蔽——不仅被幕后的非法交易所玷污,而且让南韩经济遭受重挫,而最最重要的是让交易的中介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仅凭这一点,金大中的总统生涯就将蒙上永远的耻辱。

   如果金正日信守承诺,回访汉城并在青瓦台与金大中拥抱;如果南北首脑会谈之后朝鲜半岛的局势有所缓和,那么一亿美金的幕后交易也许就不是大问题。然而,金正日的狮子口大开的无赖与贪婪,金大中急功近利的政客权术,二者的结合就注定了这场不道德交易的失败。

   同时,与北韩的独裁制度相比,金大中的个人不幸还在于,他生活在透明的自由社会,南韩人民有幸得到自由制度的保护,政客们则很难逃脱自由制度的监督和限制,舆论监督的阳光透视出“阳光政策”的阴影,使之无法逃避独立媒体的监督和独立司法的调查。而金正日生活在“唯一人”的绝对独裁之中,独裁制度专门为保护独裁者的特权而与人民为敌,所以,金正日无论犯有多大的罪恶,独裁制度都保证了对他的无条件豁免权。

   郑梦宪之死,之于那些对独裁者抱有幻想的、且喜欢玩弄幕后权谋的民主国家的政客而言,无异于炸雷般的警钟:自由国家与独裁者打交道时,决不能罔顾基本道义而专注权宜功利,否则的话,就将为急功近利而付出更大的代价。

   2003年8月6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8/7/2003 2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