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刘晓波文选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SARS制造的又一大冤案——为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而呼

   今天下午四时整,中共官方再次发布SARS的利好消息,新增病例仅为4人,为抗SARS以来的最低,似乎显示着胡温体制的果断决策所产生的显著成效,也为国内外舆论对胡温的善意期待平添了新的证据。

   然而,从央视看到这一利好信息,我和妻子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另一条灾难信息犹如闷雷炸裂在头顶。而此刻,窗外正是电闪雷鸣,大雨滂沱。莫非通过纠正制度人祸而使天灾SARS逐渐趋缓之后,就注定了政治SARS病毒的疯狂发作?

   电话铃响起,是杨子立的妻子陆坤。

   “刘老师,今天上午,子立他们被判了重刑,谁也想不到这么狠……”她在电话里哽咽着说。

   “几年?”我急切问。

   “十年、八年……徐伟和海科十年,子立和宏海八年……刘老师,政府为什么这么狠?……”陆坤说不下去了。

   “刘老师,徐伟是好人,我能担保……为什么这样对他……”这是徐伟的女友王英的哭音。

   听二人的哭诉,我也惊愕得一时说不出话来:十年?八年?

   尽管对“新青年学会”案的结局,我早有心里准备,知道这个制度的本性是,既然抓了人,就决不会善罢甘休,不管有罪无罪,也不管证据是否充足,结局一定是判刑,以此显示独裁权力的威慑力和伟光正。然而,四人都是来底层并关心底层的青年,他们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反而尽做实实在在的大好事:为民工子女的教育做义工、下基层农村搞调查,为农民的悲惨处境呐喊;四人凑在一起讨论现实问题,杨子立创办思想网站,也是在为中国的和平转型筹划,希望中国能够走向自由民主。四人在被捕前也没有中共眼中的“前科”,不是中共所定义的“异见分子”,徐伟还是中共党员,在北师大读书时主持过的“农民之子”活动,还上过央视。

   基于以上理由,我和大多数朋友的估计:至多判上三年五年。近些天,我也估计到了,趁着国际社会聚焦于SARS之机,中共在5月9日已经对姚福信、黄琦等人进行了宣判,也很可能接着宣判“新青年学会案”。然而,如此重判,实在超出我的最悲观的估计。之后,马上与几个一直关心此案的朋友通电话,没有一个人不感到震惊和愤怒。看来,就连我这个与专政机关打了十几年交道的“老异己”,对这个制度的残忍仍然估计不足。

   如此优秀青年,却接连遭遇野蛮制度的迫害,先是秘密逮捕、超期羁押和两次开庭,已经是欲加之罪了。现在又趁SARS之机重判四人,更是肆无忌惮的迫害,且尽显其机会主义的狡猾。

   晚上,陆坤、王英和张宏海的哥哥张宏图来我家。因为平日里不太爱见客的妻子,今天却执意要请他们来家里吃饭:非常时期的非常灾难的承受者,多需要一次倾听、一句安慰、一顿晚餐、一种家的温暖。

   一边吃着简单的饭菜,一边听三人轮流叙述法庭上的痛心见闻,自然伴随着含笑的泪。

   他们说:四人被带进法庭后,其他三人比较镇静,只有徐伟显得激动。法官刚刚说话,徐伟就高声说:“我要控告北京市安全局,他们用电棍打我的太阳穴……”当法官和法警企图制止徐伟时,谁也没有想到,徐伟高喊着“我死也不回去”,一头撞向法官席的桌子,当场倒地。三个法警蜂拥而上,企图将徐伟带离法庭,徐伟死死抓住桌子,直到五个法警一起把他抬出法庭。之后,四人被带出法庭一段时间,等再次开庭,既没有律师的辩护,也没有被告的最后陈述,只是法官飞快地跳跃式地宣读了判决书。

   出庭的家属们还未从惊恐中醒来,四人的青春年华被漫长的监狱生涯所剥夺的命运就被决定了。整个过程只有几分钟。

   “我实在不忍看徐伟那么绝望的表情,知道他真的死也不想回看守所。他在里面一定吃尽了苦头。”王英抽泣着说。

   是呀,曾经作为优秀学生会干部和党员的年轻徐伟,怎么能够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个党的“敌人”,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处以十年重刑!

   “我不敢正视弟弟的眼睛……我也不知道怎么对身患癌症的母亲说……”宏图也终于抑止不住泪水了。

   我无言。只在心里对宏图说:去他妈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吧?谁规定的?如果哭出来会让痛苦缓解一些,让压抑释放一点,哪怕仅仅是暂时的,那你就哭吧。陆坤和王英一直在哭,你为什么要强忍着?

   这个专门践踏人权和让良知者受难的制度,只能建立人人自危的恐怖秩序,任何个体都无法保证自己不沦为“政权敌人”。今天是他,明天就可能是你。那种“我会例外”的心理,纯粹是一种懦弱的侥幸,而要让这侥幸变为“幸福”,人性就必须与野蛮进行有辱尊严的交易:用出卖自己的人权和甘当顺民来换取温饱和安全。也就是在政治SARS的威慑之下,心甘情愿地戴上“精神口罩”。即便如此,一夜之间沦为“敌人”的例证仍然比比皆是。“新青年学会案”的冤屈,就是政治SARS的最新牺牲品。

   这出以天大的闹剧开幕的怨案,终于在SARS危机中以惨剧悍然落幕。SARS病毒封住了个体的肉体咽喉,政治SARS窒息了群体的精神咽喉,使一个民族无法自由呼吸。天灾SARS是突然降临,也不会延续太长时间,而延续了数个世纪的政治SARS,释放出无所不在的恐惧毒素,精神之肺的纤维化已经由来已久,持续地引起精神高烧和表达干咳,深中毒的国人甚至不敢呼吸。而那些敢于争取自由呼吸的良知者,仅仅为了抵抗精神之肺的纤维化,就被政治SARS的暴力口罩封住了咽喉。

   “新青年学会案”的残酷结局,应该令国人清醒:如果自由呼吸是每个人的天赋人权,那么,抗拒扼住咽喉的政治SARS就是每个人的天赋责任。与其寄希望于明主清官的良心发现,不如从每个人的拒绝政治SARS的毒化做起。

   政治SARS灭绝之日,才是我们自由呼吸之时。

   2003年5月28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首发http://www.observechina.net(5/28/2003 18:4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