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刘晓波文选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捕雀的孩子--给霞
·你·亡灵·失败者--给我的妻
·凶手潜入--给霞
·和灰尘一起等我--给终日等待的妻
·狱中的小耗子--给小霞
·贪婪的囚犯--给被剥夺的妻子
·渴望逃离--给妻
·对玩偶们诉说--给每天与玩偶们游戏的小霞
·从上帝的手中--给妻
·玛格丽特·杜拉斯致刘霞--一个曾经爱过黄皮肤男人的白皮肤老女人给一个黄皮肤女孩的遗书
·一封信就够了--给霞
体验死亡
·体验死亡(北春、2000、7)—“六•四”一周年祭
·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一颗烟独自燃烧—“六•四”四周年祭
·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六•四”五周年祭
·记忆—“六•四”六周年祭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
·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我身体中的六四—六四十二周年祭
·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三周年祭
·在亡灵目光的俯视下─“六四”十四周年祭
·六四凌晨的黑暗—六四十五年祭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
·“反腐”反到儿童心灵的荒唐政权
·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献给卢雪松和艾晓明
·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超女”的微言大义
·“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为屠杀而屠杀的野蛮之最
·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中俄军演 与虎谋皮,后患无穷(1)— 评中俄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9•11四周年祭
·一个赵燕和170名华工的天平
·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狂妄成精的李熬
·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周强和赵勇对卢跃刚公开信的反应而论,可以断定他们二人在仕途上的飞黄腾达靠的就是“媚上欺下”。他俩在给大官当马仔时,大概从来不敢顶撞自己的上司,哪怕是对上司的蛮横态度和错误决策,也只能表示口是心非的服从;他俩坐上省部级高位之后,大概也从未遭到过下属的公开挑战,哪怕是他俩大耍权力威风,下属也会唯唯诺诺。然而,赵勇万万没有想到,他在中青报却碰上了象卢跃刚这样新闻人。论地位,卢是在团中央书记处主管的报纸当记者的小人物,但论做人,卢却敢于对位高权重的书记处常务书记大人发出公开挑战,而且是嘻笑怒骂、直率尖锐的挑战!我猜想,在周强和赵勇的为官生涯中,如此尖锐的挑战可能还是第一次碰到。所以,他俩必然恼羞成怒并对卢跃刚怀恨在心。
   可悲的是,他俩只知道独裁体制下的整人逻辑,除了利用权力进行报复之外,就再也拿不出以理服人、依法处理的办法。赵勇以团中央书记处的名义给卢跃刚扣上四顶大帽子:一,违反了四项基本原则和新闻宣传纪律;二,严重伤害了别人和中青报的利益;三,进行了人身攻击、断章取义、谩骂和污辱。四,卢跃刚要对这封信造成的恶劣影响和后果承担责任。卢跃刚当然不服,除了当面表达不服之外,还写下一万七千字的《抗辩信》发给诸位官员。李大同等中青报同仁也站在卢的一边,支持卢的据理力争。正是在这种集体抵制下,整肃卢跃刚的决定才无法在报社内落实,最后只好收回成命,连要求在版面上取消责编“卢跃刚”姓名的下台阶举措,都因中青报同仁的强烈反弹而流产。
   3,“业绩考评办法事件”。卢跃刚事件之后,团中央官僚们痛感大权旁落,就想通过进一步调整报社高层来达到目的。于是,在报社重组过程中,中青报原总编李学谦让位,来自人民日报社的李而亮出任新总编。李而亮上任不到一年,就在2005年8月推出官本位的《采编人员绩效考评办法》,企图用经济利益的要挟来完成对中青报的奴化。该办法的核心原则居然是以官位高低来论功行赏:受到读者赞扬的作者,每篇新闻稿仅仅加50分;而受到官员表扬的作者,加分远远超过读者表扬的稿件,其加分等级依次是:获团中央书记处领导表扬的,加80分;受部委或省委来信表扬的,加80分;受中宣部《新闻阅评》专题表扬的,加100分,受国家部委或省委主要领导表扬的,加100分;受中宣部领导表扬的,加120分;受中央领导(政治局委员以上)表扬的,加300分。
   如果这样的考核办法真的实施,报社就将变成媚上欺下的名利场,中青报人就将全都变成为官是从的“报奴”了,新闻职业也就变成了单纯的牟利工具了。
   所以,“办法”的咨询稿在报社内公开后,立即激起中青报同仁的强烈反对。中青报人在内部反对无效的情况下,只能诉诸于公开舆论,李大同在互联网上发表了致总编李而亮的公开信:“面对这样一份《考核办法》,我们不能再沉默,要公开地发表我们的意见。每一个认同中国青年报价值观的本报同仁,也没有理由再沉默。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赖以安身立命的传统。”“沉默就是沉沦,沉默就是将让光荣的中国青年报死在我们这一代面前!”李大同批评这个考核条例将把中青报平庸化和奴化;与此同时,青年话题部主任李方毅然辞职,并留下掷地有声的“决不当赵勇的一条狗!”卢跃刚等人在讨论考核办法的座谈会上,纷纷发出强烈的质疑,会议纪要也在互联网上公布。中青报同仁的集体抵制,终于迫使李而亮收回考核条例。
   4,“审评事件”。在《冰点》停刊之前,中宣部“阅评小组”对冰点的文章进行频繁的蛮横指责,许多的好稿子遭到事后追究;报社高层也加强审查,一些非常难得的好稿件遭到撤稿;冰点同仁与官权管制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加深。仅就《冰点》同仁披露的审查稿件事件而论,起码就有两篇被迫撤稿和三篇事后受批。
   2004年12月19日,是冰点创刊十周年的最后一期,本来准备推出重量级长篇文章《退出南洋教育集团——我败给了专制、垄断、丑恶、没人性的教育制度》。此文作者是著名企业家任靖玺,他向教育领域投入巨资,但经过长达12年的含辛茹苦,他终于被迫退出。此文是他在痛定思痛、全面反思之后写下的。在李大同看来,这篇长文对中国教育问题进行了“刀刀见血”的解析,是“一篇罕见的声讨中国腐朽教育体制的檄文。腐朽的教育体制之所以难以改变且变本加厉的根本原因,不在于观念,而在于利益,在于各级教育官僚依托这套体制坐地分肥的巨大利益。”所以,李大同才亲自操刀编辑此文。但是,这样一篇好文最后却被迫撤稿。为此,主编李大同愤而写下了《冰点十周年祭》。
   2005年5月25日,也就是在台湾国亲两党党魁访问大陆结束之际,《冰点》发表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女士长篇文章《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被中宣部某些人指责为“处处针对共产党”。
   2005年6月1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日前夕,《冰点》刊发了《平型关战役与平型关大捷》,被中宣部指控为“美化国民党,贬低共产党”。
   2005年12月7日,《冰点》刊发胡启立的长篇回忆文章《我心中的耀邦》,中宣部再次打电话向报社问罪,指控报社违反了“没有自选动作”的规定!
   2005年12月28日,冰点原准备刊出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文章《周叶中教授事件及其它》被迫撤稿。因为,此文揭露了周叶中教授和他的女研究生戴激涛合着的《共和主义之宪政解读》一书大量抄袭剽窃的学术丑闻。撤稿的原因很简单:周叶中受到高层赏识的御用法学家。他是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武汉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被评选为2005年“中国十大杰出中青年法学家”。特别是他给胡锦涛等政治局委员讲授过宪法,是“进过中南海的法学家”。
   对如此媚上欺下的行为,资深报人贺延光在网上发出质问:“所谓周叶中的敏感和背景,说穿了,就是此人进过中南海,给中央领导人讲过课而已。……谁说过,给中南海讲过课的人就不受道德和法律的约束?谁说过,头顶某种光环的人就有规避舆论监督的豁免权?从国法到党章,哪一条有这个规定?”他大声抗议说:“今天的《冰点•观察》又夭折了……公正又一次成为弱者……是中青报人的耻辱”。
   6,“袁伟时事件”。一直在伺机对冰点下狠手的小官僚们,终于等到了袁伟时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在极端民族主义不断高涨的当下中国,袁文发表后必然引起一些争议,更遭到网络愤青的叫骂,这就为官权整肃冰点提供了借口,中宣部和团中央马上联手封杀冰点。此次封杀冰点同样采取秘密方式。据李大同的公开信介绍,在他本人还未得知停刊消息时,“大约5点多钟,全国各个媒体朋友们的电话纷至沓来,告诉我他们已接到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北京市新闻局的通知,‘不许刊登任何冰点停刊整顿的消息和评论’、‘不许参加冰点编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不许炒作’、‘要保持距离’等等。”与此同时,所有跟“冰点”有关的字和词,已经从网路上彻底消灭;“中青论坛”也被关闭。
   但李大同并没有沉默,他在第一时间公开发表抗议声明,并通过体制内途径向中纪委申诉。前者在国内外引发巨大的声援浪潮,后者尽管遭到团中央小官僚的私下扣押,但还是通过其它途径送达中共高层。据香港媒体报道,胡锦涛亲自过问了《冰点》事件,团中央才对冰点事件的处理才不得不作出某种妥协:复刊和撤职。被撤职的李大同和卢跃刚仍然不服,他俩于第一时间发联合声明表示抗议;稍后,卢跃刚公开了写于一年半前的长篇《抗辩书》。
   作为在党报内争取新闻空间的资深新闻人,李大同和卢跃刚绝非只知道一味勇敢的鲁莽之士,而是具有高超博弈技巧的智慧之人。在与压制媒体的官权的抗争中,他俩不是一次就出光所有底牌,而是根据官权的出手来分阶段地一张张出牌。每一次冲突,只要官权有所让步,他们也能见好就收。因为,冰点同仁的抗争目标,不追求鱼死网破的激进反抗,而是为了保住多年努力才建立起的言论平台,所以,在策略上,他们采用充分调动体制内外资源的两手应对方式:一面诉诸公开舆论,理直气壮地抗议和说理;一面进行体制内的努力,尽量争取冲突的内部解决。也就是卢跃刚在《抗辩信》中提到的两条原则:一、必须结束有来无回、自上而下、主子和奴才关系的“跪安文化”;二、坚持体制内说理、论辩、抗争,所谓“有理、有利、有节”。比如,卢跃刚反击赵勇,他一面发表掷地有声的公开信,一面在团中央的整肃决定流产后信守“不扩散、不接受境外媒体采访”的承诺;李大同挑战李而亮,也是一面发表公开信,一面寻求内部解决,当李而亮撤回官本位考核办法之后,李大同等人也就不再穷追猛打。冰点停刊事件仍然如此,李大同既公开抗议又体制内申诉。
   面对李大同的公开声明和体制内申诉,不自量力的团中央小官僚们玩弄黑箱伎俩,还是作出撤职决定,也就等于封死了所有的体制内维权途径。当官权首先破坏规则之后,李、卢的体制内承诺也就自然失效,只能通过体制外途径将所有内幕公开。李、卢开始接受境外媒体的采访,并公开了《联合声明》和《抗辩信》这两个文本,揭开了一年半以来的官权整肃中青报的种种黑幕,让世人看到了周强和赵勇等人团中央小官僚的厚黑、蛮横、冷酷、机会主义的面目。
   比如,在党权中国,党官践踏国法是其统治的常态,中宣部这一机构设置就是《宪法》之外的怪胎;但这些超越“国法”的官僚总该对“党纪”有所敬畏吧!而事实是,与小官僚的个人私利及其面子相比,“党纪”也是一钱不值。他们为了维护个人权力和私利,宁可践踏“党纪”,也不在乎损害中共中央的政治形象。所以,他们才能置“党员权利保障条例”于不顾,私下扣押李大同的申诉书。
   同时,被撤销了副主编职务的卢跃刚,事实上与发表袁伟时文章毫不相干。但小官僚们为了报复乞灵于政治理由:1.在报社内部网上发表了悼念原中青报老记者刘宾雁的文章。2.接受了国外媒体的采访。3.与境内“民运人士”有联系。这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秋后算账”。
   再比如,卢跃刚的《抗辩信》透露:“……周强阁下曾在河南省某市参加一个活动,当地团组织和政府非常重视,组织了很多小学生们等候周强阁下驾临。那天是大太阳,很热,等周强阁下驾临并讲话时,当场就有小学生中暑晕倒,不止一个小学生中暑晕倒。晕倒一个,抬走一个;晕倒一个,会场便引起一阵骚动。要么没看见,要么视而不见没感觉,周强阁下继续演讲,让在场的人很反感。本报一位记者在场目击。我找这位记者核实,他说,小学生中暑晕倒时,‘周强书记就在现场’,没有任何表示。”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