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刘晓波文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双音词--给霞
·夜晚和黎明--给小霞
·亲爱的,我的小狗死了--给小手指
·你从我……--给小霞
·你如此脆弱的目光--给小脚丫
·再一次作新娘--给我的新娘
·你的自画像--给小手指
·爸爸带来的花衣裳--给小脚丫
·给你的诗--给霞
·那么小那么凉的脚--给我的冰凉的小脚趾
·把一切交给你--给霞妹
·悬崖--给妻子
·维特根斯坦肖像--给不懂哲学的妻
·向康德脱帽--给没有读过康德的小霞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你是我……--给小妹
·读里尔克--给同样喜欢里尔克的霞
·博尔赫斯的黑暗--给迷恋黑暗的小霞
·忘不了的庄子--给听我讲庄子的小霞
·我离去时--给睡梦中的霞
·阳光和茶杯--给每天喝茶的小手指
·孤寂的日子--给霞
·致圣·奥古斯丁--给喜欢《忏悔录》的霞
·烟的感觉--给正在吸烟的小妹
·大胡子柏拉图--给不懂柏拉图的霞妹
·你出现--给妻
·仰视耶稣-给我谦卑的妻子
·童年--给扎小辨的小霞
·太史公的遗愿--给刘霞
·如果再接近一点点--给二十六岁时的霞
·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门--给疯小妹
·以你的炸裂……--给霞
·远方--给霞
·给妻子
·卡米尔·克罗岱尔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茨维塔耶娃致刘霞--给我的妻子
·刘霞致玛莎--给我的妻子
·插进世界的一把刀--给我的小霞
·消逝的目光--给小眼睛
·回忆--给我们共同的岁月
·一捧沙子--给霞
·星光正在谋杀--给小霞
·早晨--给霞
·烟与你--给多次宣布戒烟的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一 狼烟滚滚
   在中国,无论是古代还是近现代,“狼”都是凶残、狡猾、霸道、无信的象征,著名的寓言《东郭先生与狼》,讲了谁对“狼”施仁慈、谁就要被狼吃掉的道理,是一代代孩子的启蒙读物之一;《狼来了》的故事,借助于狼的凶残来告诫孩子们不得撒谎的道理;“大灰狼”的故事,专门用来吓唬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们;《狼与小羊》的故事,道出了邪恶之人的蛮横霸道。同时,在汉语词汇中,由“狼”组成词汇也大都被用于贬义,如“狼狈为奸”、“狼子野心”、“狼心狗肺”等等。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实行全面的“阶级灭绝”,在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这些词汇变成了宣泄仇恨的工具和声讨“最凶残的敌人”的利器。五、六十年代,中国人高唱着“打败美帝野心狼”的战歌,准备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肩负起解放全人类的崇高使命;文革大批判中,被打倒的“阶级敌人”、特别是那些“走资派”,大都要被扣上“狼子野心”的帽子。

   改革开放以来,知识界开始反思文革的暴力崇拜、仇恨灌输和斗争哲学,遂有“我们是喝狼奶长大的一代”之说。但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随着极端的独裁爱国主义情绪的高涨,爱国者们开始公开宣扬“狼性”。比如,一些精英在讲到中西文化差别时,有人大谈西方是“狼文化”而中国是“羊文化”,号召中国人要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多些“狼性”而少些“羊性”。1995年的畅销书《中国可以说‘不’》,表达了大众化的极端民族主义,以泼妇骂街的流氓腔调,宣泄民族仇恨,张扬大中国野心,美化嗜血精神。该书历数美国霸权对中国对世界犯下的种种滔天罪行,大骂美国人及其亲美派全是“贱坯”,勒令其“不许放屁”,全力煽动仇恨和好战的民族情绪。比如:“如果和解变得极不可能,我号召中国人民记住仇恨!”和“进行报复!”让台湾海峡“筑成一堵无形的哭墙!”“我们郑重建议:华盛顿建造一座更大更宽的阵亡军人纪念墙,……那座墙将成为美国人心灵的坟墓”。而中华民族的“顶尖人物注定要崛起”,他们的使命将是在这血染的风采中实现“领导21世纪”的野心,而美国霸权及其走狗注定“完蛋!”
   新世纪之初的9•11悲剧震惊世界,世界各国表达了巨大的愤怒和同情,但中国愤青却与极端穆斯林一样,沉浸在幸灾乐祸的叫好声中。2003年正好是中国的“羊年”,该年2月2日,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陨落,这不仅是美国的悲剧,也是人类的悲剧。而中国的互联网上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叫嚣,表现出十足的“狼性”,高呼什么“羊年春节最美丽的烟火!!! 好!!!该!!!”
   为此,我写了短文《那些吃狼奶长大的国人——为“哥伦比亚号”而鸣》。
   2004年以来,通过姜戎的小说《狼图腾》持续畅销,对“狼性”的呼唤骤然响起。
   各类媒体上一片“狼啸”。爱国愤青大讲“狼性”,御用精英大谈“狼文化”,甚至有报道说,“很多政要、商界领导人手一本。”比如,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就说:“读了《狼图腾》,觉得狼的许多难以置信的做法也值得借鉴。”
   曾几何时,马背上的屠夫成吉思汗,以嗜血之剑征服了儒教中原,建立了歧视汉人的元朝帝国。怪诞的是,每当民族主义思潮高涨,爱国者一定要拿成吉思汗说事,把这个汉族的征服者变成了汉族的英雄,不提他马踏中原而只提他征服过欧亚大陆。正如鲁迅当年所言:“成吉思汗‘入主中夏’,术赤在墨斯科‘即汗位’,那时咱们中俄两国的境遇正一样,就是都被蒙古人征服的。为什么中国人现在竟来硬霸‘元人’为自己的先人,仿佛满脸光彩似的,去骄傲同受压迫的斯拉夫种的呢?倘照这样的论法,俄国人就也可以作‘吾国征华史之一页’,说他们在元代奄有中国的版图。”(《吾国征俄战史之一页》)
   现在,《狼图腾》再次高扬马背上的成吉思汗,特别突出成吉思汗及其游牧民族的“狼性”。《狼图腾》的作者姜戎在接受采访时也说:《狼图腾》的畅销,“原因在于‘狼’是农耕民族最怕的‘猛兽’,越怕就越想了解它的真相。二是竞争的时代需要强悍进取、不屈不挠的狼精神。三是中国的国民性格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认真重视和解决的时候了。”“中国病的病根就在于农耕和农耕性格。过去知识界也有不少人认为中国病的病根是在这里。”“由于中国的农耕土壤和狭隘的小农意识十分深厚,因此《狼图腾》必然遭受到强烈地反批判。但是今天现代社会的市场经济和新型人类的力量,也在迅速增长。我推崇的狼精神也同时得到了许多读者强有力的支持。”(见《我身上有狼性也有羊性》中国新闻网2004年06月16日)
   
   与作者的预言相反,《狼图腾》非但没有遭到多少强烈的批评,反而得到热烈的追捧,该书连续数周排在小说类的榜首,号称发行上百万册,并引出一系列“狼书”。继《狼图腾》的持续热销而来的,是出版界的狼啸泛滥,《狼》、《狼道》、《狼魂》、《酷狼》、《藏敖》、《狼的故事》等鼓吹“狼性”的作品纷纷出笼,还有人写出《像狼一样思考——神奇的商业法则》,“狼图腾崇拜”正在大国崛起的口号下形成。怪不得有人评论说:“中国真的闹起狼灾了!”
   再看互联网的《狼图腾》连载留言版,尽管也有批判性声音,但主旋律是高度赞扬,用“狼烟滚滚”来形容也不过分。网民们讨论狼的精神与国民性、民族性、传统文化的关系,研究狼的战术和狼的习性,有网民留言说:“这是一部记录草原万物生死与共的抗争史,一部荡气回肠的草原赞美诗。这里充满了人类的善恶,自然界的情仇。实在是经典中的经典。”还有网友说:“当‘以狼为师,以狼为父’,当有:不屈,自尊,自强,誓不低头……的‘狼性’!!!”还有网民总结说:“狼的许多难以置信的战法很值得借鉴:其一,不打无准备的仗,踩点、埋伏、攻击、打围、截堵……其二,最佳时机出击,保存实力,麻痹对方,并在其最不易跑的时候,突然出击,置对方于死地。”
   二 狼的传人
   姜戎很自负,以为自己创作的不光是一部小说,更是在解开一个“世界之谜”。他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吴菲记者采访时说:“我用半条命著《狼图腾》”,因为“狼图腾本身就是一个宏观概念、大课题、世界性的课题,甚至,是一个世界之谜。”(《北京青年报》2004年5月25日)
   就小说本身来看,作者似乎是在博览群书后才动笔的。小说以“狼性”与“羊性”之对比为主要观念框架,每一章前面都要“引经据典”。作者引用的古代经典有《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现代史论有陈寅恪、范文澜等著名史学家,还拉入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史论,真可谓古今中外地为“狼文化”寻找正统的合法性。其中,有些历史记载的荒谬一目了然,但作者却煞有介事,用这些愚昧时代的传说来证明汉民族原本是狼性血脉,比如,“匈奴女嫁狼生子”和“突厥子与狼野合”等,居然就变成作者的论据。其实,如此“引经据典”,如同二千多年前的汉高祖刘邦,他为了证明自己作为“真命天子”的合法性,居然编造出自己生于母亲与巨龙的野合,实乃蛟龙转世,并斩杀白帝子。
   作者引经据典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其观念,1,远古中国崇拜狼图腾,中国人也充满狼性,秦始皇和唐太宗等有作为的皇帝,遗传中都有着游牧民族的狼性;2,中国在宋代以后的逐渐衰落,乃在于农耕取代了游牧,羊性取代狼性,最终败给了狼性十足的西方列强。作者借书中人物陈阵之口说:“现在的西方人,大多是条顿、日耳曼、盎格鲁、萨克逊那些游猎蛮族的后代。……他们的食具是刀叉;他们的食物是牛排、奶酪和黄油。因此,现在的西方人身上的原始野性和兽性,保留得要比古老的农耕民族多得多。一百多年来,中国家畜性当然要受西方兽性的欺负了。几千年来,庞大的华夏民族总要被草原游牧小民族打得丢人现眼,也就不足为怪了。”
   也就是说,作者一面渲染蒙古人是世界上最信仰狼图腾的游牧民族,连给孩子起名也要有“狼”字,所以,成吉思汗能够以凶狠的狼性驰骋欧亚大陆;一面凸现汉人乃世界上最少狼性而最多羊性的民族,中国人起名字喜欢用“仁”、“慈”、“义”等字,所以,汉族才在外族入侵面前一败再败。
   正因为作者认为狼性是竞争取胜必须的品质,所以,他本人不但提倡狼性,而且要把自己的远祖归为狼性一族。尽管他本人是汉族,但他用“姜戎”的笔名就是认祖归根。他说:“我祖姓就是姓姜。我爷爷姓姜。我的父亲不姓姜。我这个笔名来自于范文澜《中国通史简论》中这句话:‘炎帝姓姜……姜姓是西戎羌族的一支,自西方游牧先入中部。’我认为‘戎’就是草原民族,我很推崇我姜姓祖先的这种精神。”
   既然作者自认为是“狼的传人”,写这本书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盖本狼生,志不忘旧。”
   三 “狼文化”吞噬“羊文化”
   游牧民族是狼,农耕民族是羊,从狼图腾崇拜出发,小说虚构了文明进化的过程:中华民族的龙图腾起源于草原游牧民族的狼图腾,由游牧文化演变为农耕文化,狼图腾变成龙图腾,狼性变成羊性。农耕民族死守故园、自给自足和封闭保守,而游牧民族四处游荡、八方抢掠和对外扩张。狼不但吃掉了羊的发明创造,甚至灭了羊的国和族。但狼不会满足,而是继续游荡四方,去征服更先进的文明。换言之,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狼是无敌的,而羊是失败的。正如《酷狼——美国西部拓荒传奇》(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4年10月版)所宣扬得那样:“一种文明的创建通常以另一种文明的毁灭为代价。”
   但《狼图腾》的作者从未解释过,为什么横跨欧亚大陆的蒙族,没能在欧洲缔造出长治久安的帝国?在中原地区的统治只存活了80多年?而且,二战后,蒙族这只狼被两个极权政权撕成两半,一半做了苏联的傀儡,一半做了中共的属臣。今日的蒙族国还停留在前现代的落伍阶段。而踏破山海关的满族所建立起大清国,之所以存活了三百年,就在于满族统治者接受了汉文化的同化。
   作者还虚构出狼族给羊族输血的神话。在小说中,腾格里之父和草原大地之母相结合,生下了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本这对兄弟,游牧民族为兄,农耕民族为弟。当农耕民族在羊性的腐蚀下变得软弱时,天父腾格里就会派狼性的游牧民族冲进中原,给羊化的农耕民族输血,让汉民族一次次从失败中振作起来。当软弱的羊弟无法自救之时,强悍的狼哥就会入主中原,通过征服来维系汉文明的血脉。在中国历史上,狼给羊输过三次血,第一次秦始皇武力统一,第二次是成吉思汗马踏中原,第三次是八旗兵跨过山海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