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刘晓波文选
·就师涛案致雅虎公司董事长杨致远的公开信
·公民不服从运动在中国的前景
·小品化舞台上的“伪民腔”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无心肝的萧伯纳
·独裁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
·人民主权和党主人民的悖论
·巴金是一面下垂的白旗
·在贪官和资金外逃的背后
·胡锦涛的撒钱外交
·虚幻盛世下的“祭孔”闹剧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一)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杀平民毁和平的恐怖主义——有感新德里恐怖爆炸
·君临天下的狂妄
·民间觉醒时代的政治转型
·狱中重读《狱中书简》
·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
·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中共黑箱与哈尔滨水荒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冰点》被停刊,借口是发表袁伟时教授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1月24日团中央的停刊决定指责所:袁文极力为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罪行翻案,严重违背历史事实,严重违背新闻宣传纪律,严重伤害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严重损害《中国青年报》的形象,造成了恶劣的影响,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严肃的批评。
   
   我以为,除了这些欲加之罪,中宣部还有一个不愿明言的理由,也是该文中最刺耳的声音:中国之所以遭受多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这三大灾难,其根源就在于“我们是吃狼奶长大。”引申开来,可以理解为中共教育的强制性意识形态灌输是“狼”,受教育的孩子们喝的也就是“狼奶”。
   
   尽管中宣部不愿意听袁教授的“吃狼奶”的批判之声,但不幸的是,整肃《冰点》的行为却为中宣部仍然在“吃狼奶”提供了最新例证。因为,伪造历史和灌输狼奶是中共的传统,甚至从1940年代的延安开始,就以歪曲和伪造历史来确立意识形态独裁,来塑造中共及其各代领袖的“伟光正”形象。比如,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授意并主持重写中共的历史,意在把自己塑造成惟一正确的领袖。

   
   1949年中共掌权后,胡风曾写过一首著名的诗《时间开始了》,似乎在此之前的中国没有时间,自然也没有历史。然而,这样的开始,事实上是中共独裁的时间开始了,对中国历史的全面窜改和伪造也开始了。特别是对近、现代历史的重编,完全是党权甚至党魁个人的权力意识的脚注:毛泽东及其中共一贯伟光正,所有的功劳都归到中共的名下,甚至敢于把中共还未诞生之前发生的“五四运动”,也算作中共的丰功伟绩之一。同时,1949年后的历史教科书中,充满了仇恨灌输和暴力煽动,对国民党、对西方列强、对阶级敌人、对美帝和苏修。
   
   毛泽东时代结束和改革开时代到来,随着思想领域的拨乱反正,中国史学界也开始逐渐还原历史真相的努力,史学界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给一些近、现代史上的著名事件和著名人物“翻案”,主要有两大事件和三大人物。事件是重新评价“太平天国”和“义和团”,人物是给清末封疆大臣曾国藩、李鸿章和袁世凯翻案。进入九十年代,翻案风几乎刮进了所有人文领域,有两部书影响最大,一为唐浩明的历史小说《曾国藩》,在1990-1992年间持续热销,可以说风靡海峡两岸;一为著名学者袁伟时的史学著作《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1992年出版,该书不仅重新评价了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和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等中国改革者,而且重新评价了赫德、便威妥玛、林乐知、李提摩太等洋人对中国改革所作出的巨大贡献。之后,近现代历史人物的传记作品,以这些人物为主角的历史小说和影视作品纷纷出现。
   
   也是在20世纪80年代,即便中共的正统教育仍然占据大学课堂的主流,但民间自发的思想探索、官方提倡的思想解放与外来思想价值大量涌进的合力,逐渐瓦解了毛时代的单一性、封闭性和暴力性教育已经开始瓦解,相对开放的观念市场有力地冲击着大学校园,多样性、开放性和人道性开始在大学生中流行,所以,改革开放时代的大学生得以再次幸运地接受到多元化的、人道主义的、自由民主的价值观念的滋养,但中学教育的“狼性”却很少改变。
   
   直到90年代中期,中国知识界才意识到了反思中国教科书的重要性,翻案文章由学术研究领域进入历史教学领域。最初,反思的焦点集中在语文课本所选课文的内容上,对几十年一贯制的内容陈旧、谎话连篇和意识形态化进行批判,与此同时,民间知识界开始了“大学新语文”的编写工作。到21世纪初,专业杂志《历史教学》也曾发表了大量文章,集中讨论中学历史教科书的编写问题。2003年,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间播出长篇电视剧《走向共和》,该剧吸收大量史学界的翻案成果,对曾国藩、李鸿章和袁世凯等人有了比较正面的描写和评价。也就是说,学术界对李鸿章、袁世凯、左宗棠等历史人物的重新评价,随着这部电视剧的热播而进入大众领域。比如,在中共主导的传统历史教科书中,李鸿章是“昏庸无能、贪污腐败、卖国求荣”的卖国贼,而在《走向共和》中却变成了才干卓越、高瞻远瞩、忍辱负重的爱国政治家。正是这部首播之后就被封杀的历史剧,引发出一场中国近代史及其人物的公共讨论。
   
   甚至,被视为中共对美政策高级智囊的社科院美国所所长王缉思先生也加入到对历史教科书的反思之中。王缉思先生与美国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进行了一场关于公共舆论与政府外交政策的对话。在谈到中国的公共舆论与政府外交政策之间的距离不断扩大的原因时,王缉思谈到了历史教科书的问题。他说:“我想从教材问题入手谈这个问题。人们的政治观最初形成于学校,也就是教科书。以我自己的家庭为例,我的儿子比我年轻32岁,他和我的学生时代反差很大,我们的国际环境、内外政策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但是我跟他所使用的历史课本,在学校学到的有关国际问题的观念和知识结构,差距可没有那么大。教科书中对中国近现代对外关系的描述变化很小。现在,一般公众以及学生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很多历史方面的新文献和新解释,但是,学校教育在反映这些新观点方面跟不上,特别是没有及时反映我们在外交方面的政策调整和战略思维的变化。我们经常说要‘与时俱进’,我觉得教科书也需要‘与时俱进’”。(《环球时报》2004年1月16日)
   
   毫无疑问,在中国知识界对近现代中国历史的重新反思中,袁伟时先生对翻案史学的贡献有目共睹,他所著的《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以详实的史料为基础,重塑了一批著名历史人物的群像。所以,袁伟时发表在《冰点》上的文章,绝非一时的意气之作或草率之论,而是出自他作为史学家的深思熟虑和负责精神。而袁伟时的文章引起中宣部震怒,就在于该文触到了中共现行寡头们的价值观的最痛处。
   
   袁伟时所言,显然是再次对今日中国的中小学历史教育提出警告:在毛泽东时代的大规模阶级灭绝已经不再的今天,中共的宣传部和教育部主导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在历史价值观上仍然没有根本变化,小康时代的孩子们,在肉体上被添得过于饱胀,以至于普遍地患有儿童肥胖症,但在精神上照样患有健康营养饥渴症,在人文价值的教育中,孩子们喝下去的主要食粮仍然是“狼奶!”
   
   换言之,在中共执政史上,只有在朱厚泽先生出任中宣部部长时期(八十年代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时期),提出过“宽松、宽容、宽厚”的三宽政策,为中国的思想界和新闻界创造过相对自由的政治环境。而在其他时期,中宣部的惟一职能就是充当独裁政权的舆论杀手,它管制媒体、操控舆论、压制思想、扼杀学术,独裁制度犯下的所有罪错都有中宣部的参与:阉割社会的舌头,扼杀那些向往自由的灵魂,囚禁那些新闻界的良心。
   
   在此意义上,中宣部是灵魂的杀手,是媒体的监狱,是喝足了狼奶的机构,它每一次伸出魔爪,必有有良知的新闻人及其报刊被扼杀。现在,为了配合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左转,以刘云山为首的中宣部全神贯注于反和平演变和防止颜色革命,投入巨资大搞马克思主义工程和网络长城;大幅度提高外国网络大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政治门槛,实质上是就是变相的经济讹诈,致使雅虎、微软、古狗等美国大公司俯首称臣,民间网站和个人博客也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对电视、报刊和网络实施空前严厉的控制,把正在走上市场化、民间化和独立化的媒体市场化重新逼入喉舌牢笼,使刚刚有点起色的时政新闻和舆论监督再次衰落;对自由知识界、开明媒体和政治异见的打击更是决不手软,许多曾经活跃在时政评论界的自由知识人失去了发言平台,更多的持不同政见人士身陷文字狱,所有开明媒体皆遭到不同程度的整肃,甚至不惜对团中央的机关报《中国青年报》这样的党报痛下狠手。
   
   然而,中青报同仁李大同、卢跃刚等人的公开反抗,国内外舆论对《冰点》同仁的广泛支持,既有老中青各层次的体制内开明派,也有各个年龄层的民间反对派;既有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也有多位港台香港新闻人;其中,龙应台直接叫板胡锦涛的公开信影响最大,因为她由《冰点》被停刊联系到两岸关系的未来前景,结论是一个自由台湾决不会与一个独裁大陆谈统一!
   
   凡此种种,再次凸现了道义在民间而权力在官府的中国特征,权力是官权的阻塞自由的堤坝,道义是民间的冲决堤坝的浪潮。而在自由民主已经变成世界主流的大势下,阻塞者只能是自掘坟墓,冲决者却拥有汇入文明主流的希望!
   
   或者说,今日中国的问题,已经不再是要不要自由制度的问题,而只有以何种方式、用多长时间才能完成独裁向自由的和平转型的问题。
   2006年2月1日于北京家中(《动向》2006年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