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刘晓波文选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请记住独裁的暴行,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正如记住泣血的1989年6月4日!
   中国人,只要你还自以为良知未泯,就拿出公开发言的勇气和行动来证明:我们是有尊严有权利的人,而不是面包和自由的乞丐;我们要用坚定的勇气和行动,抗议恐怖政治、揭穿黑箱谎言,维护民间尊严,通过改变自身的依附性、分散性和犬儒化来推动中国社会的和平的民主转型。
   一 血染的12月6日

   2005年12月6日,中国再次发生令人发指的暴行——广东汕尾红海湾东洲坑村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全副武装的武警向徒手请愿的村民们开枪。
   综合境外媒体报道:2002年,当地政府在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兴建大型发电厂,强行征用村民的大片山地、田地和白沙湖水面,却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予合理的补偿和安置,致使东洲大约四万多村民失去赖以为生的立锥之地。所以,自2004年开始,村民走上依法维权之路,通过多种方式向当地政府和上级部门申诉,却一直得不到官权负责任的答复和解决。
   更恶劣的是,当地政府还动用了种种手段阻挠村民上访和申诉,拘押维权代表,封锁消息和禁止媒体报道,警告和恐吓愿为村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使之不敢继续为村民代理。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村民们只能轮流驻守汕尾发电厂门外,用和平请愿的方式来敦促政府尽快回应村民的合法合理诉求,妥善解决村民们的补偿和安置问题。当局却出动上千名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武警在试图冲散上千示威者的过程中释放催泪弹并开枪射击,造成村民死伤。据路透社12月7日报道,一名村民透过电话告诉记者:他的兄弟在抗议示威时被击毙。事发时武警向村民发射约二百枚催泪弹,之后开枪射击,至少有10人被打死,尸体就躺在村民的屋子里。他说:“我的双亲与嫂子跪在屋子前,要求政府官员给个说法。”“当局已开始在村子里抓人。”
   12月9日,我上网收集这场血案的信息时,接到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先生的电话采访。据杨明先生介绍说:他刚刚采访完一位当地村妇,她证实了武警开枪射杀和平示威村民的事实,她的丈夫就是被射杀者之一。据她介绍,起码有11位村民在冲突中被射杀,30多人失踪。现在,当局甚至出动了防暴装甲车,东洲已完全被武警封锁。据说,山上有十多名被射杀的示威者尸体,可村民无法接近,更不敢收尸。网络上已经有大量照片显示,死者家属在荷枪实弹的武警面前,焚香下跪,请求认领尸体的场景。同时,一些勇敢的村民自发集结在东洲多个地点,包括开枪扫射村民的发电厂前现场、北门桥头都有大批村民,部分人穿上白衣服或披着白头巾,持香烛,下跪拜祭死者。祭祀者说,他们都是死者的家长,被枪杀的大部份人是村里的年轻人。
   截至12月14日,村民对法新社记者说,已经有九名村民被捕,其中三人是村民代表,其余是参与抗议行动者。同时,东洲仍驻有2000到3000名武警人员,全天候监视该村,截查所有进出者的身份证。继续搜捕大约140名最活跃的示威者,街上张贴了他们的照片和通缉告示。整个村子笼罩在恐惧中,一些人可能已躲到山中。
   改革开放以来,毗邻香港的广东,以其地理优势和中央的优惠政策,一直引领着全国的改革开放大潮,经济上先富了起来,政治上也属于开明的省份,广东媒体也曾被誉为中国媒体界的改革先锋。然而,自从张德江于2002年11月23日出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以来,从孙志刚被活活打死在收容所开始,一系列备受国内外瞩目的丑闻接二连三,对《南方周末》和《南风窗》进行管理层大换血,致使优秀的主编、副主编和多名资深记者辞职;整肃《南方都市报》,以经济罪名诬陷优秀新闻人程益中、俞华峰和李英民,制造轰动国内外的新闻冤狱;隐瞒SARS疫情,致使病毒扩展到全中国和全世界;一个月内发生两次恶性矿难,导致139名矿工死亡;出动上千警察镇压太石村维权,逮捕维权人士郭飞雄,甚至雇佣黑社会对艾晓明教授等维权人士进行围追堵截的恐吓和群欧。
   现在,面对徒手请愿的村民,广东当局出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进行镇压和射杀,制造了汕尾东洲血案。在胡温政权急遽左转的政治高压政策的纵容下,广东已经由改革先锋沦为全国首恶之区。
   东洲惨案不能不让我想起十六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野蛮大屠杀,2005年12月6日和1989年6月4日,是后极权中国的两个血腥的日子!
   徒手村民争取的是赖以为生的经济权益,小小东洲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封锁;徒手学子争取的是赖以富民强国的政治权利,偌大北京城被全副武装的军队、坦克和装甲车戒严;民间的诉求和行为合法合理合情,但双双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十六年时间的流失洗不掉六四惨案的血迹,中国和世界都不会忘记没有得到安慰的冤魂。但中共现政权并没有汲取血的教训,它的独裁本性也没有任何改变。此次广东当局动用全副武装的武警镇压手无寸铁的村民,无论死伤多少人都是屠杀,已经在事实上构成了反人类罪,必将作为肆意践踏普世道义的暴行而被钉上历史耻辱柱,也必将使中共当局丧失最起码的道义合法性。
   二 黑箱封锁对冤魂的第二次谋杀
   东洲血案发生后的整整四天内,官方对血案进行极为严格的新闻封锁,大陆媒体上一片空白;境外记者也无法进入当地采访,面对境外记者们的电话采访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地方官员们和中央新闻发言人均表示不了解情况。所以,外界根本无法了解血案的真实情况和确切的死亡人数。
   直到12月10日,新华社才首次对外证实6日发生的官民冲突和武警开枪镇压事件。11日,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和广州市委机关报《广州日报》同时发表题为《红海湾开发区发生严重违法事件》的报道。同一天,新华社发出的简短报道称:在汕尾警民冲突中下令开枪的官员已被刑事拘留。
   官方的报道把血案的主要责任归罪于村民,而把村民被射杀称为处置失当的“误杀”。官方报道说:这次冲突,是由少数人煽动的数百村民对风力发电厂进行打、砸、烧甚至对现场执法公安干警发动暴力袭击的严重违法事件。滋事分子黄希俊等纠集170多名村民,手持大刀、钢叉、木棍、炸药、汽油燃烧瓶、鱼炮(内含炸药和雷管),围攻、袭击风力发电厂主控楼,大量投掷鱼炮和汽油燃烧瓶,导致厂内多处起火,一变压器被炸坏。值勤民警为维护公用设施安全,使用催泪弹驱散闹事人群,现场抓获两名东洲坑村的闹事分子。
   关于死伤人数,官方媒体说:当警民对峙时,村民用土制燃烧弹攻击武警,并准备用土制炸弹炸汕尾电厂,警方在鸣枪警告时造成误伤,3人死亡、8人受伤,其中3人伤势严重。
   官方公布的“12•6真相”,不能不让我想起八九年《人民日报》的那篇臭名昭著的“四•二六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二者的诬陷手法完全相同:把民众以和平方式表达合法诉求的活动,定性为“一场有计划的阴谋的动乱”,结果引致屠杀惨案。
   官方媒体报道一出,境外媒体纷纷转载和发表评论,BBC的12月11日报道认为,新华社提供的数字与境外媒体通过采访东洲村民提供的数字差别很大,比如:法新社引述当地不愿透露姓名居民的话说,有30人被警方开枪打死;纽约时报引述当地居民的话说,多达20人被打死。同时,凡是接受过境外媒体采访的当地村民,无一不指责官方在撒谎。他们一致说:村民没有任何暴力行为,而是武警主动向村民开枪。
   更为讽刺的是,在官方新华社公开证实“东洲血案”确实发生之后,截至2005年12月13日晚21点半,我查遍国内各大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全不见这条新华社及《南方日报》的报道。就连在时政新闻上比大陆媒体更具灵活性的《凤凰网》上,也没有任何东洲血案的信息。在官方没有封锁的境外亲中新闻网站中,只有新加坡的《联合早报网》11日和13日有所报道。
   在信息发布上,中共一贯采取的内外有别的信息歧视,封锁之下的中国人始终处在信息饥渴状态;但是,外国人也好不了多少,即便中共对外国媒体有某种程度上的信息优待,绝不会为他们提供足以填饱肚子的信息食粮,他们至多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获得的仅仅是的伪劣的信息食粮!
   中共对东洲血案的封锁之严,也能反映在大陆的民间网站上。哈尔滨水危机时,浏览量和点击量较高的《世纪中国》、《猫眼看人》和《关天茶社》等民间论坛中,多少还有些相关信息和网友评论,但这些网站对东洲血案却没有任何信息提供,更不要说网友点评,“汕尾”一词在很多国内BBS被设置为敏感词。
   尽管严格封锁,网民还是要顽强地表达对东洲血案的关注和对冤魂的哀悼。有网民重贴鲁迅为“三•一八惨案”写的祭文《纪念刘和珍君》,截至12月13日,在《猫眼看人》和《世纪中国》中,几个隐讳地关注东洲血案的贴子的点击率已经高达5万点左右,这在民间网站已经是超高的点击率了。有的网友说:“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有的网友写诗悼念,特摘录“猫眼看人”的两位网友感人至深的帖子。
   “范学德”网友贴出题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的悼诗:
   回家的路上,
   从关得紧紧的玻璃窗户往外看:不见人影。
   天地在寂静死去,但大雪,还在飘。
   漫天的白花,飞成无数的花环。
   大地,披上了洁白的孝装。
   再厚的雪,也掩盖不住大地的真相
   大地的深处愤怒在燃烧。
   凸起的土包,如孤坟,
   不敢哭泣。
   冰,如冻干了的泪水
   倒挂在树梢。
   一大片又一大片的荒草,
   枯黄了
   它们颤抖着细弱的身体问,
   春天,还要等多久?
   冬天来了
   春天还会太远吗?
   2005.12.11
   网民“微雨”贴出题为“无声的回响”的配诗贴图,图是两排点燃烛火,诗是《哀悼无辜的亡灵》:
   在这肃穆的人群中
   颔首无语
   沉默,沉默……
   是今夜的愤怒
   无辜的血肉之躯化尘化土
   在未知的空间无数亡灵失声痛哭
   沉默,沉默……
   是今夜的愤怒
   在众多民间网站的沉默或隐讳表达中,还是有勇敢的民间网站提供有关东洲血案的报道和评述。浏览量有限的《递进民主》和经常打不开的《自由中国论坛》,从12月6日开始转载了境外媒体对东洲血案的跟踪报道。12月12日,《中国青年报》的论坛“中青在线”中有“广东山尾,中国又出王八蛋了”的帖子。
   在此,我不能不向不畏官权封锁的勇敢的民间网站致敬!
   在“世界人权日”到来之际,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东洲血案,而中共媒体做法却恰恰相反,在严格封杀血案的同时,自我标榜和自我辩护的文章出现在中国各大媒体的醒目位置上:12月1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的自我吹嘘报道:《中国人权保护有目共睹 网络成民众表达观点平台》;同一天的新华社发布另一条新闻:中共公安部就即将展开的一项专项督察行动说,要以背水一战的决心打赢预防特大事故的攻坚战,“宁叫民警掉皮掉肉,不让群众流血流泪”。12月11日新华社发表的谴责美国的新闻发言人秦刚的声明:《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借所谓人权问题攻击中国》;12月13日新华社发表胡锦涛等高官的亲民秀《胡锦涛江泽民等为灾区人民捐钱捐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