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刘晓波文选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金正日象神秘的幽灵,中共为这个幽灵提供可以隐身的夜晚。
   
   韩国媒体首先曝料,说金正日访华,而朝鲜官方决口不谈,中国媒体只字不提,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顾左右而言他,外国媒体一路追踪。
   
   一会儿是从中国丹东入境,一会儿又在上海露面,一会儿现身广东白天鹅宾馆,一会儿又到了深圳,欣赏女子十二乐坊表演;一会儿是张德江陪同,一会儿是江泽民全程陪同,一会儿又是胡锦涛全程陪同,一会儿又冒出罗干陪同;一会儿是金正日已经见了胡锦涛,一会儿又是金正日要到北京与胡锦涛见面;谁也搞不清,金胖子何时到中国?为何来中国?见过什么人?谈过什么话?参观过哪些地方?

   
   有人说,金家政权通过澳门银行洗黑钱被美国制裁,金胖子来找小胡寻求解套之策;有人说,六方会谈再次陷入泥潭,小胡请金胖子来商量如何跳出来;也有人说,金胖子也要改革了,此行是为了向中共取经。
   
   幽灵往往神出鬼没,给人以神秘莫测的恐惧感;而凡人扮演幽灵,要么出于对阳光的恐惧,要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要么是故作神秘来吸引眼球。金胖子幽灵般的身影徘徊于中国大地,却不敢公开曝光自己的行程,不会有什么好事。起码,他那张凸起的大肚皮,又要挥霍不少中国纳税人的银两。
   
   极权者都喜欢黑暗和神秘,更喜欢故意制造黑暗来凸现自己的神秘和神圣;所以,作为当今世界所剩无几的绝对独裁者,金正日每次出行皆神秘兮兮,外界都要猜测他的行踪和他的外交动作,更想窥探他的内心隐秘和生活嗜好。
   
   然而,在我看来,金正日患有严重的自我认知障碍症,世界各大媒体如此关注金正日也患有独裁依赖症。如果媒体不围观不追踪金正日的故作神秘,金正日也就失去了众多患有窥探癖的观众,无人喝彩是对故作神秘的最好拆解。
   
   其实,无论小金如何故作神秘,他和他治下的朝鲜却毫无神秘可言。凡是关心点世界大事的人都知道,他本人是当今世界最独裁的暴君,他治下的朝鲜是整个世界最贫困最封闭的国家,甚至只有靠核讹诈来换取外援,靠与独裁中共的眉来眼去来乞讨免费救济;他还是国际舞台上最为无赖的一国元首,以至于,他的翻云覆雨已经成为“金家外交”的品牌。
   
   也许,在当今世界上,除了中共政权之外,再也找不到对小金如此慷慨的政府了。也只有中共政权,才会满足金正日故作神秘的病态嗜好。
   
   中国共产党与朝鲜劳动党,一个象暴富的新贵,一个是穷横的乞丐,之所以还维持着所谓“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暴富的新贵之所以还肯于救济穷横的乞丐,就在于二者的臭味相投,都是独裁党。
   
   中朝友谊五十多年,充满了尔虞我诈和背信弃义,而惟一不变的却是,为了维持中朝之间的独裁联盟,中国人民是最大的牺牲者;金胖子的恣意妄为和花天酒地,要由中国人民买单。老毛时代,中共让中国人民当炮灰,以巨大而惨烈的代价拯救过老金政权;后毛时代,中共继续让中国人民作冤大头,用纳税人的钱来救济小金政权。
   
   金正日不是神秘的幽灵,而是极端贪婪的吸血鬼,吸干了朝鲜人民的血还不算,又要通过独裁中共来吸中国人民的血!
   
   真不知道,中国人民还要供养这个吸血鬼多久?
   
   2006年1月16日于北京家中(首发大纪元2006年1月16日,《苹果日报》2006年1月1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