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刘晓波文选
·从上帝的手中--给妻
·玛格丽特·杜拉斯致刘霞--一个曾经爱过黄皮肤男人的白皮肤老女人给一个黄皮肤女孩的遗书
·一封信就够了--给霞
体验死亡
·体验死亡(北春、2000、7)—“六•四”一周年祭
·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一颗烟独自燃烧—“六•四”四周年祭
·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六•四”五周年祭
·记忆—“六•四”六周年祭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
·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我身体中的六四—六四十二周年祭
·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三周年祭
·在亡灵目光的俯视下─“六四”十四周年祭
·六四凌晨的黑暗—六四十五年祭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
·“反腐”反到儿童心灵的荒唐政权
·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献给卢雪松和艾晓明
·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超女”的微言大义
·“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为屠杀而屠杀的野蛮之最
·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中俄军演 与虎谋皮,后患无穷(1)— 评中俄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9•11四周年祭
·一个赵燕和170名华工的天平
·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狂妄成精的李熬
·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新闻良知再次挑战新闻管制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在黑金吃人背后——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
·就师涛案致雅虎公司董事长杨致远的公开信
·公民不服从运动在中国的前景
·小品化舞台上的“伪民腔”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无心肝的萧伯纳
·独裁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
·人民主权和党主人民的悖论
·巴金是一面下垂的白旗
·在贪官和资金外逃的背后
·胡锦涛的撒钱外交
·虚幻盛世下的“祭孔”闹剧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一)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杀平民毁和平的恐怖主义——有感新德里恐怖爆炸
·君临天下的狂妄
·民间觉醒时代的政治转型
·狱中重读《狱中书简》
·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
·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中共黑箱与哈尔滨水荒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2006年除夕,中共党魁胡锦涛发表新年贺词《建设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对内许诺“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对外强调“在这里,我愿重申,中国的发展,是和平的发展、开放的发展、合作的发展、和谐的发展。”
   
   在同一时刻,许多大陆手机都收到两则短信。
   
   一则是戏虐中共政治局九常委:“元旦之际祝你:运气像曾庆一样红,做人像吴官一样正,家庭像贾春一样旺,生活像温家一样饱,事业像小罗一样干,房室像李长第二春,打牌像锦涛一样胡!烦恼像邦国一样吴,情人像小菊一样黄。”

   
   一则是讽讥历任党魁:“中山率领流浪汉,泽东率领穷光蛋,小平率领小商贩,民哥率领贪污犯,剩下咱们怎么办?跟着涛哥混口饭!工作再难也得干!快乐快乐过元旦!新年快乐!”
   
   两种新年祝福代表了官民的两种表情。
   
   看电视上胡锦涛发表贺词的表情,居然没有一丝笑容和轻松,除了严肃还是严肃,仿佛他给世界的新年礼物不是祝贺,而是在表达新的一年准备上刀山下火海的决心。
   
   读手机的新年祝福短信,居然没有一点正经和尊敬,除了调笑还是调笑,且专门拿最高权势者开涮,无论是已故的还是活着的,也无论是下台的还是台上的,一个也不放过。仿佛偌大中国的新年除夕只有一种表情——对中南海作鬼脸。
   
   这种官民之间的巨大反差所凸现的,正是所有后极权社会的特征,一个专拿板着脸的官权来调笑的时代。当权者的作秀和官场腐败成了最大的政治笑话素材库,大家在私下里都能讲几段政治笑话,讽刺性民谣在城乡之间广泛流传,并借助于互联网和手机而无远弗界、无孔不入。这种流行于民间的公共语言与官控的媒体上的公开语言形成了鲜明对照:如果你每天只接受来自公开媒体的信息,满眼就是一片光明,恍如活在天堂里;而如果你每天只汲取私下信息,就会感到举目都是暗无天日,简直活在地狱中。
   
   而怪就怪在,两种表情都没心没肺,既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无赖劲头,也有言行背离的犬儒化表演。
   
   贪婪、腐败、残暴、虚伪的官权,却偏要拿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亲民表情,每一次公开发言都是大话连篇的虚假承诺;合法性急遽流失的官权,却还自以为具有一言九鼎的权威,依然我行我素地教训百姓,全不顾及一呼百应的毛时代早已不再,满脸的一本正经早已掩盖不住男盗女娼,任何意识形态说教不过是自说自话,甚至连说教者本人都不再相信。
   
   懦弱、犬儒、势力、撒谎的民间,却偏要拿出敢于嘲讽权贵的小聪明,每逢官权作秀的重大时日都要编出一大堆笑话,并自以为已经具有了放肆戏弄官权的资本,专门拿大权在握的大人物开涮,而全然不觉这不过是小康时代的穷欢乐表情,是政治恐怖和利益收买下的犬儒表演。
   
   令人最为困惑的是,生活在言行背离中的人们,从高高在上的政治寡头到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从腰缠万贯且挥金如土的富豪到读不起书看不起病的穷人,从著作等身的智囊到大字不识的文盲,从出入名牌店的白领到提前预约死亡的矿工,从新左新儒到网络愤青,……所有的人都并不觉得公开说谎和私下真话有什么别扭,而是心甘情愿地口是心非、言行背离,心平气和是接受如此乖谬的现存秩序:私下里万众唾弃的中共政权仍然稳稳当当,在民间诅咒中的中共寡头们仍然风光无限。
   
   在被GDP精神鸦片致幻了的当下中国,讽刺性的政治笑话和新民谣年年创新,但其功能却不断发生衰败性的畸变。它们最初来自人们宣泄不满和仇恨的创造,却在流传中变成无可奈何的情绪表达,进而变成私人聚会上、网络上、手机上的精神调剂品,变成颓废的精神大餐中的佐餐品和助兴剂。特别是对于大城市里的白领一族,他们作为现存秩序的既得利益阶层之一,有钱有闲却精神空虚,讲究格调却做作矫情,他们热衷于创作和传播新民谣和政治笑话,类似于《红楼梦》中的小姐们向贾母讲述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笑话,已经对权贵资本主义的独裁秩序没有任何伤害,反而变成填补精神空虚的口腔休闲运动。
   
   所以,当官权意识形态说教失效之后,舞台上的小品化娱乐和舞台下的政治笑话,正在变成了另类的精神毒品,既与官方强制下的强作欢笑配合得天衣无缝,又具有官方娱乐所不具有的超强麻醉功能,人们津津乐道于花样翻新的政治笑话,象消费商品一样消费着新民谣中的苦难、黑暗和不满。
   
   如同那些模仿西方后现代娱乐的项目,周星驰的喜剧《大话西游》和冯小刚的贺岁片《手机》是笑话,张艺谋的《英雄》赞歌和陈凯歌的《无极》哲理也是笑话,超女风暴和央视晚会是大众狂欢,申奥申博与刘翔姚明也是大众狂欢,被独裁主导的强作狂欢连成一片即兴娱乐海洋。但玩过了、笑过了、发泄过了、嘲讽过了,一切如故:要说谎时就说谎,要黑心时就黑心,要钻营时就不择手段……
   
   
   内在恐惧和利益最大化的驱动,强制着后毛时代的中国开怀大笑,笑得无奈而麻木,至多是一脸猥亵的假笑。冷酷的GDP崇拜、放荡的肉体享受和无羁的口腔消费,从来就习惯了自绝于尊严和诚实的中国人,早已埋葬掉了基本的同情心、是非感和正义感。正如本雅明在《法西斯艺术》中所言:“法西斯艺术将现存的诸多关系永久化,其办法是令各个个体制作者和观众成了麻痹症患者,那种关系原本可能由他们去改变的,现在一一瘫痪了。法西斯主义教导说:强行规定他们的行为态度,惟有如此,群众在迷惑状态下才能自行表达自己。”
   
   2005年的中国荒诞,以中共最大的统战花瓶巴金的完满辞世为最醒目的标志:为了将“说真话”进行到底,巴老的在地之魂或在天之灵,继续担任《收获》主编,正如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亡灵继续领导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2006年1月1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5年1月1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