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刘晓波文选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从野草到荒原—“2008年度当代汉语贡献奖”答谢辞
·民间问责VS官权的歌功颂德
·韩寒评“大师”已经很客气了
·当搜救犬也成为英雄
·“瓮安事件”的启示
·余秋雨—专向孩子们瞪眼的“英雄奴才”
·爱情、思想与政治——读《海德格尔传》和《汉娜•阿伦特》
·上海警方不能私吞杨佳案的真相
·当杀手变成大侠
·改革时代的新启蒙----以西单民主墙为例
·杨佳案——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难辞其咎
·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明天,又一个“世界人权日”到了,我为这个日子悲哀。
   
   只要这个日子存在,就说明今日世界还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设立这个日子,意在唤起世界对人权迫害的关注:特别是对生活在独裁或半独裁国家的民众的关注:在朝鲜、古巴、缅甸、苏丹、越南、在中东诸国……还有太多的人生活在暴政之下,他们的人权仍然得不到起码的保护。
   
   正如“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和“五一劳动节”一样,只要还保存着这样的国际纪念日,就说明在世界范围之内,妇女、儿童和劳工的权益仍然得不到保障。

   
   一 人权日里的人权灾难
   
   每到“世界人权日”,我的心情都因制度环境的恶劣而沮丧,我的故土仍然被肆意践踏人权的独裁政权所统治,在国际人权组织公布的年度世界各国人权状况的排名中,中国总是排入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行列,常常与朝鲜、缅甸等国为伍。无论是浏览新闻,还是记者采访,我看到的是中国弱势群体的人权惨状,我听到的是来自国际人权组织的不绝于耳的抗议和谴责。
   
   中国执行的死刑世界第一,中国矿难死亡人数世界第一,中国城乡差异程度世界第一,中国的文字狱也堪称世界之最。而且,在不绝于耳的抗议和谴责之中,中国近两年来的人权状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是造成恶性人权灾难的人祸高频率发生,中共各级官权打压底层维权和迫害政治异见的变本加厉。
   
   甚至,邀请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专家来访的中共政权,仍然在一面与客人们大谈如何改善人权,一面继续迫害人权,我就是无数受害者之一。布什总统还未到北京,从11月17日开始我就被软禁在家,失去人身自由;布什21日离开了北京,对我的软禁仍然没有解除,因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酷刑专家来了,直到这位专家离开北京去外地考察的25日,我家下面站岗的警察才不见了。
   
   就在“世界人权日”的前一个月,中共当局隐瞒爆炸事故导致松花江严重污染,威胁到沿江的中国人和俄罗斯人的饮水安全,造成社会性恐慌和政府信誉的危机。
   
   污染危机还未过去,频发的恶性矿难接踵而来,将近200名矿工变成地下冤魂。尽管,中国矿难的死亡人数世界第一,但在这个冷血政权的示范下,中国人甚至早已对矿难产生“死亡麻木症”。无论一次性死亡多少人,中共政权都不会为冤魂们下半旗。每次惨祸发生,这个政权只想尽量突出党权和高官的恩人形象,而从来不想以半垂国旗的郑重方式,来表示国家对生命的敬重,来唤醒全体国人对生命的珍惜。
   
   就在人权日前夕,对民间维权的持续镇压,已经发展到维权律师的权益也得不到法律的基本保障,发展到政权黑社会化的极端野蛮,甚至发展到用全副武装的武警开枪镇压徒手村民的屠杀。
   
   12月6日,广东汕尾市红海湾东洲乡发生严重的官民冲突,当地农民因没有得到适当的土地挪用赔偿而与官权发生冲突,当地官权出动二千多警察和武警进行镇压,武警居然向参加示威抗议的农民开枪射击。虽然,官方的新闻封锁使外界无法了解确切的死亡人数,但根据多家境外权威媒体报道,在冲突中肯定有数位村民被射杀。
   
   就在我上网收集这次血案的信息时,美国之音记者杨明先生打来电话采访。据杨明先生介绍说:他刚刚采访完一位当地村妇,她证实了武警开枪射杀示威村民的事实,她的丈夫就是被射杀者之一。据她介绍,起码有11位村民在冲突中被射杀,30多人失踪。
   
   另据香港《东方日报》9日报道,现在,东洲乡已完全被武警封锁,当地官权甚至出动了防暴装甲车。有伤者亲人向外透露,事发时武警向他们发射约二百枚催泪弹,之后是实弹射击。据说山上有十多名被射杀的示威者尸体,可是村民无法接近,更不敢收尸。
   
   对于这一令人震惊的屠杀,境外媒体都在尽量跟踪报道,而广东地方当局和中央新闻发言人均表示未获悉此事,大陆媒体和网络自然也没有任何信息。
   
   全副武装的官权和徒手请愿的村民,武警、坦克、射杀、死亡,不能不让我想起那场震惊世界的野蛮大屠杀,六四冤魂还未得到安慰,又有新冤魂仆倒在嗜血的枪口下。
   
   2005年12月6日和1989年6月4日,两个血腥的日子!
   
   争取经济权益的徒手村民和争取政治权利的徒手学子,都倒在罪恶的子弹之下。
   
   小小东洲乡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和防暴装甲车封锁;偌大北京城被全副武装的军队、武警、坦克和装甲车戒严。
   
   十六年时间的流逝,中国似乎富强了,但那只是权贵们的暴富和强势,而无权者仍然贫困而弱势。这个政权并没有汲取血的教训,其独裁本性也没有任何改变,敌视民意依旧,贪得无厌依旧,野蛮嗜血依旧,黑箱操作依旧。
   
   二 对中国人权状况的世界性关注
   
   正因为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所以在“世界人权日”前夕,世界上多个人权组织用各自的方式,表达对中共践踏人权行为的抗议和对受迫害者的声援。
   
   12月4日,在港人举行争取“双普选”大游行时,香港记者协会等四个团体于当日发起联署签名运动,呼吁中国当局释放香港新闻工作者程翔,总共收集到一万零二百九十个市民的签名支持。
   
   12月6日,欧洲议会议员亚历山大•墨索里尼(Alessandra Mussolini)发表书面声明,提议欧洲议会通过决议谴责中国的劳改制度。
   
   12月7日,无国界记者组织及法兰西基金会在巴黎宣布了2005年新闻大奖得主名单,纽约时报北京办事处新闻助理、原中国改革杂志记者赵岩获得本年度记者奖。
   
   12月8日,德国法官协会把本年度“人权奖”授予正在狱中的维权律师郑恩宠。德国总理亲临颁奖前招待会并致词。
   
   12月8日,曾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著名人权组织“人权观察”香港国际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该组织关于中国上访人员处境的长达八十九页的英文调查报告,详细描述了北京上访人员的悲惨遭遇。
   
   12月9日,总部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自由工会联盟”发表《谁的奇迹?中国工人为经济增长付出代价》的报告。该报告说,中国经济的奇迹与它的人民之间没有关系,中国的经济成就以牺牲广大工人农民的利益为代价,经济成就并没有给这些人带来好处。因为,中国失业人数依然巨大、矿难事件如此频繁,工人们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同时,中国政府压制劳工骚乱,却不允许成立独立工会,而禁止建立独立工会只能刺激社会动荡现象。国际自由工会联盟秘书长莱德说:"很多人只看到了中国的经济成就,却没有看到它背后的黑暗一面。中国政府正在享受国际上对其经济成果的赞美,而对广大工人来说,不公正的现实是个恶梦,而不是美梦。”这份报告还呼吁国际社会:必须向中国政府进一步施加压力,让它尊重公民的基本人权、社会权利以及政治权利。
   
   12月9日,“台湾法轮功人权小组”发起一项“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声援高智晟”联署行动,获得20位律师热烈支持,包括总统府人权谘询委员会苏友辰、邱晃泉、前台湾人权促进会魏千峰律师联署声援。
   
   12月7日、8日、9日,境外各媒体都在关注发生在广东省汕尾市的“东洲乡血案”,有媒体把这起血案与十六年前的“天安门屠杀”联系起来。
   
   正是这种恶劣的人权现状,才使某些激愤的网名发出极端的抗议之声。比如,12月8日,我在《世纪学堂论坛》看到署名“dinksmall”的帖子,题目就叫“我宁愿做在美国生活的一只狗”。作者写道:
   
   “我记得在这个坛子里,有个骂过我是美国的一条狗,现在我很明确地说:我愿意做美国生活的一条狗,那是因为美国有动物权益保护法,而中国的人权还没有保证。就在我们口口声声要发展经济的时候,不能不痛心地看到,我们是在为谁在努力,为自己?为国家?为党?为人民?不,我的努力就是为我自己更好的生活,但事实上我们就是为自己也不可能的,房价疯长,医价起天,教育费用压头,最终的钱是流向那里,这个大家都清楚的,但是,在为别人创造这么多价值的时候,我们的权利却在慢慢丧失,在这个时候我确实想做美国的一只狗,至少我的权益受到法律的保护,至少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部法律是在保护我的权益,这让我生活在世上还有点安全感。我实在不愿意这么被强奸后还得被逼着喊快感的活着。”“当我们作为人被打死的时候,被逼疯的时候,政府的行为是报道都不给,……我们实在没有颜面去说美国的人权。”
   
   在这个帖子的跟贴中,有些网民大骂主贴,甚至讽刺说:“据《纽约时报》某年某月某日报道:在美国每年被主人抛弃的狗有150万只,被打死的狗有75万只,被逼疯的狗的有1679只,从来就无主的野狗有2000多万只!”
   
   可喜的是,更多的网民赞同主贴对中国人毫无人权的现状的激愤批判,但不赞成主贴的消极态度,比如:“不砸开身上的枷锁,想出去当狗都不能。”“我不愿做在美国的一只狗,我要抗争,不畏权贵,即使看不到希望,我也要斗争下去.行动上不行,至少我的意识,要象刘*雁老师一样!”“我选择站着死,不愿跪着生!”
   
   我个人的经历、我周围的人权灾难、网上的激愤之言,在在都让我大声祈祷:但愿“世界人权日”早日成为历史!
   
   只有民间自发维权运动的不断高涨,中国人才能早日摆脱希望“做美国狗”的凄惨命运。
   
   2005年12月9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2005年12月1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