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刘晓波文选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杀人无界的恐怖主义——向遭遇恐怖袭击的埃及致哀!
·推动法律维权的民间努力──蔡卓华案评论(之2)
·走火入魔的大中国幻觉
·迷失在暴君怀中的西方左派
晓波的诗
·雨中的我--给霞
·惊愕--给小霞
·那人坐下--给霞
·危险的欢乐--给霞
·五分钟的赞美--给霞
·某天早晨--给一个人去西藏的霞
·醉酒--给霞
·冬日的孤独--给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在当下中国,一面是胡温政权高唱“以人为本”和“和谐社会”,一面是频繁人为灾难所造成的累累冤魂,是官权的蛮横和欺骗所造成此起彼伏的官民冲突及社会恐慌,让全社会为这个野蛮的制度及其黑心权贵支付着超额成本。这一点甚至从官方媒体公布的有限数据也能得到惊人的反映。比如,新华网11月27日报道称:中国每年因自然灾害、事故灾害和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公共事件造成的人员伤亡逾百万,经济损失高达6500亿元,占中国GDP的6%。
   
   就在不久前,黑龙江省遭遇了黑色11月,当官权隐瞒松花江严重污染所导致水荒和社会性恐慌还未收场,12月27日再传噩耗,黑龙江省大型国有企业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东风煤矿发生爆炸,截至12月1日,已经有164个矿工罹难,还有7人失踪,生还希望渺茫。
   
   真可谓:水污染危机未过,却见171个矿难冤魂!

   
   但新华网在11月30日发自黑龙江的报道说:在矿难发生前,东风煤矿连续三年被黑龙江官方评为安全质量标准的“明星矿”,并先后在省、全国“安康杯”竞赛中获得“优胜企业”“优胜单位”等称号。就在今年11月中旬召开的全国煤炭工业表彰大会上,东风煤矿矿长马金光被评为全国煤炭工业优秀矿长。有媒体曾这样描述七煤公司下属一家煤矿的井下状况:“记者看到了通风良好、整齐划一的巷道,看到了五线谱一样排列的电缆,看到了一处处醒目的安全警示标语。这一切,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一座运转和谐、井然有序的地下城市之中,为职工搭建起一座座现实上的同时也是心灵上的‘安全岛’。”与这些荣誉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年多来,七煤公司下属煤矿却接连发生矿难:去年5月13日,七台河新兴煤矿二区二采区发生爆炸,12名矿工遇难;今年3月14日,七台河新富煤矿三区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死亡18人,1人重伤,而这家煤矿的矿主竟是七台河市桃山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在此前的8月7日,广东省梅州市兴宁黄槐镇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夺走123个矿工的生命;接着在10月3日和4日,河南、新疆、四川三省煤矿再次连续发生瓦斯爆炸、透水等事故,造成54人死亡,22人失踪,19人受伤。
   
   大兴恶性矿难发生后,中共主管生产安全的高官曾声称:要让黑心矿主“倾家荡产”和“受到司法严惩”;中共中央也连续发出严厉的命令:1,坚决关闭任何非法煤矿,坚决整改安全设施不达标的煤矿,官方媒体8月13日报道说:全国责令停产整顿的煤矿为5290家;已受理经审核不予颁发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煤矿又有近2000家;也就是说已有7290个煤矿,或被关闭或被停产整顿。2,要求入股煤矿的官员一律撤出。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了《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通知》特别规定,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自《通知》下达之日起一个月内必须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投资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3,大幅度提高矿难死亡赔偿金(现在最高为20万元)和大幅度提高矿产资源税的办法,来改变矿主死亡安全支出和获取矿产资源的代价双双过低的现状,也就是通过大幅度提高开矿经济成本的行政手段来遏制矿难。
   
   然而,只要官权至上的体制、优惠权贵的分配政策、GDP崇拜的发展战略和经济增长率的政绩标准不变,任何其他的办法皆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所以,无论中共高层如何三令五申,也无论中共高官作出发誓赌咒般的姿态,被称为“提前预约死亡”的挖煤行业,仍然不断发生夺命大灾难。由此可见,以牺牲矿工生命安全为代价的黑金暴利,直接原因是黑心矿主的贪婪,根本原因则是“以百姓为刍狗”的黑暗制度与崇拜GDP的发展战略的合谋。
   
   从制度角度讲,中国的所有政治资源全部控制在官权手中,仅就劳工权利的保障而言,中国没有独立媒体,无法对权贵的无法无天进行有效的舆论监督;中国没有独立工会,本来就处于弱势的劳工群体失去了与权贵阶层进行讨价还价的最后权利;中国没有独立司法,无法对黑心权贵的违法违纪行为作出事前威慑和事后追究。一句话,在官权如此强大而民权如此弱小的现存秩序下,中国劳工群体的命运仍然处在任由权贵阶层随意宰割的悲惨境地。
   
   正如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先生在《治理矿难的经济分析》一文中的结论所言:“在我看来,治理矿难的治本之策,是‘追加掌控煤矿资源分配权力者以权谋私的成本’。这句话,说难极难,因为差不多就等于一场完整的政治体制改革;说易也不易,至少包括全面、普遍地推行煤矿资源和一切矿产资源的公开竞拍体制,并同时大幅度提升对以矿权谋私行为的打击力度。对于民营煤矿,不把官煤勾结的刚性费用大幅度降下来,什么资源、安全、管理、劳工待遇方面的费用,不容易加进去的。一句话,治不了权和官,矿难不能治本。”
   
   再次面对171位矿工兄弟的死亡,中国社会早已出现的“灾难疲劳”再次凸现;更让人愤怒的是,冷酷的官权再次“顶风作案”,赤裸裸地向国人展示着“以百姓为刍狗”的官本位嘴脸。
   
   
   就在哈尔滨水荒造成的社会性恐慌还未消失,也在相关的责任追究及赔偿还未启动之时,更在造成171人死亡的特大矿难发生之时,官权居然已经敢于大搞自我表彰的“伟光正”宣传——庆祝战胜水荒的胜利了!
   
   11月27日,大陆的主要媒体都报道黑龙江省庆祝战胜水荒的大型特别节目《水之情》。该报道称,该节目由省委宣传部、黑龙江广播电视局、省文化厅联合主办,黑龙江电台、电视台承办,集合乐独唱、表演唱、舞蹈、相声、小品等多种艺术形式,该节目将于当晚19时50分在黑龙江电视台卫星频道和文艺频道并机播出,黑龙江电台新闻广播和文艺广播同时转播。
   
   该报道还特别强调,制作这台大型特别节目的目的,重点“反映”了省委省政府在处理突发性事件中所表现出来的统筹全局、以人为本、情系百姓的应对能力,干部群众在灾难面前表现出的顾全大局、无私奉献、团结友爱的高尚品格;旨在讴歌在抗击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中,在省委、省政府和哈尔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全省人民、特别是哈尔滨市人民表现出的团结友爱、同心协力、万众一心的大无畏精神。
   
   面对这么无耻政府,民众已经无法再理性、再克制,网民在这条新闻下的跟贴,几乎全是痛斥甚至大骂!现摘录几条:
   
   在《世纪学堂论坛》的网友跟贴中,一位网友说:“我是哈市南岗的,到现在也没有来水!昨天16点没来,晚11点没来,今天仍旧没来。白TM兴奋激动了,到底应该相信谁???到处都是谎言和欺骗,到处是花架子,到处都在作绣;到处歌舞升平,歌功颂德。怎么灾难到成了好事了?”
   
   另一位网友发贴说:“水之歌,煤之情,统统都是省长的机遇,死人、毒人、后代遭殃与我无关,作秀升官才是我的正统。”
   
   在《猫眼看人论坛》上,一位来自哈尔滨的网友发贴说:“昨天电视上省长喝了第一口水。但同时社区发了紧急通知:千万不要喝来到的自来水,到底听谁的???不是明确说水质已经达标了吗,那为什么还不能喝,为什么还要看红、黄、绿警示。在什么地方能看到这种警示?看似十分为民的举措,但可操作性在哪里?怎么到现在还是这种作风和习气?欺瞒愚弄何时休啊???丧事当喜事办?!”
   
   在网友对《水之情》新闻的跟贴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是“无耻”。比如,“恬不知耻!”“啥叫恬不知耻?”“无耻之尤!”“无耻无耻,令人可气的无耻!”“人无廉耻,百事可为?”“为人不要脸,神仙也难管。”“我们家乡有一句话:人不要脸,鬼都害怕。怪不得他们是无往而不胜啊。”“狂吐不止,什么叫无耻,这就叫无耻;什么叫无知,这就叫无知;什么叫无畏,这就叫无胃。一句话: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本来就是政府应该做的,还要做宣传唱赞歌,简直是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事作了还要别人表扬,真是无话可说啊!!!”
   
   也有人的跟贴甚至只有一个字的国骂——“操!”或“靠!”
   有一个帖子以“靠”开头,以“操”结尾:“靠!在中国只要一出灾难,最终的结果必然是感谢共产党,感谢社会主义,真让人恶心,不是独创……跟上头学的……98大水后不也是晚会歌舞升平的嘛……操……”
   
   甚至有位网友义愤之极地说:“剁了这帮狗日的!”
   
   无权百姓的遭灾和无辜者的血,已经让有良知的网民目不忍睹!独裁制度的冷漠和权势者的无耻,还要让弱势群体承受多久!
   
   如果这么频发的人祸灾难出现在自由国家,政府必然遭到舆论的普遍唾弃,相关官员肯定要引咎辞职,甚至要遭到严厉的司法追究,一届政府也很可能因此垮台。但在党天下的中国,从毛泽东对大跃进灾难和唐山大地震的无动于衷开始,中共政权及其官员大都是久经“天灾人祸考验”的不倒翁,哪怕是由于官权的错误使“天灾”演变为“人祸”,哪怕人祸带来的是难以记述的生命消失、天文数字的财产损失、社会性恐慌的蔓延和危机向世界的扩散,大小独裁者们仍然能处之泰然,照样黑着脸隐瞒、舔着脸说谎、拿屁股当脸自夸。
   
   太多的死于人为事故的无辜亡灵,本应该获得国家下半旗致哀的尊重,但在制度性的对生命的轻蔑中,也在制度性谎言的黑牢中,亡灵们得不到起码的尊重。冷酷,剥夺了应有的敬畏和怜悯;谎言,掩盖着生命被无辜剥夺的真相。几千年瞒与骗的屠夫制度和冷血文化,究竟还要把生命当儿戏耍弄多久!我们中国人作为人,究竟还要忍受乃至纵容这种不把人当人的制度多久!(这段结尾,我曾在多篇文章中用过,但每当我写下向人祸中的无辜亡灵致哀的文字时,我必须再重复它)。
   
   2005年12月1日于北京家中(《动向》2005年12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