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刘晓波文选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11月9日,约旦首都安曼三家酒店发生连环恐怖爆炸案,造成57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死后的调查显示,此次恐怖惨案为扎卡维领导的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所制造。
   
   在此次恐怖袭击中,已经确定的死者国籍分别为:约旦38名、伊拉克4名、巴勒斯坦4名、中国3名、卡塔尔1名、黎巴嫩1名。再次凸现出恐怖主义的“杀人无国界”的邪恶特征。
   
   自美国9·11的恐怖主义惨案以来,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论调认为,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袭击主要是针对西方人,是弱者反抗强者的极端形式。然而,在世界各地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中,死伤的平民并不都是西方人,甚至大多数不是西方人,比如,2005年7月23日,发生在埃及红海旅游胜地沙姆沙伊赫的连环爆炸,造成83人死亡,200人受伤,死者中只有8名外国人,伤者中也只有28名外国人,其余的死伤者全部是埃及人。

   
   中国人死于恐怖袭击的人数,从2001年8月19日两名中国人死于发生于菲律宾南部的绑架案以来,已经有29名中国人先后在海外恐怖袭击中遇难。可悲的是,对国人惨死于恐怖袭击的悲剧,大陆中国的官民反应却尽显荒谬。
   
   首先,在中共式反美爱国主义的长期灌输下,对发生在西方各国的恐怖惨案,大陆媒体和网路上的叫好声不绝于耳。即便对同胞惨死于恐怖袭击的反应,也有大量网民不是谴责恐怖分子,而是把罪责归罪于美国。然而,反美反西方是一回事,用平民生命来要挟美国是另一回事。如果不用平民生命作人质,对美国的反抗或许还有些许合理之处,而一旦用屠杀平民生命来宣扬反美,就是比黑社会绑匪更邪恶的犯罪,根本得不到任何意义上的辩护。极而言之,即便是对一个恶棍的报复,也不能用屠杀恶棍的亲人或无辜的人来实施。
   
   其次,三名国人在约旦死于恐怖袭击,尽管中共官方在第一时间谴责恐怖主义,并要求驻外使馆全力安置死伤者、慰问其在国内的亲人、做好善后工作,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官方媒体对三位死者的身份却一直讳莫如深:在惨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官方媒体只提及三名死者为中国国防大学学员代表团成员,却不愿意透露该代表团的人数、去安曼何为,特别是不愿提及三位死者的真实身份,甚至在报道中连死者的名字都不愿披露。翻看新华社10月10日、11日的报道,根本没有提及三名死者的名字和身份的完整信息。直到11月12日的报道才第一次披露三人名字:“由国防大学副校长赵刚率领的赴约旦处理遭遇恐怖爆炸善后工作组12日上午乘专机抵京,同机将遇难学员孙靖波、张康平、潘伟的遗体和国防大学学员代表团接回北京。”虽然说出了三位死者的姓名,但仍然没有透露三人身份的完整信息,继续将其称为“国防大学学员”。
   
   而据海外媒体披露,国防大学访问团共有34人,代表团成员为国防大学师职领导干部学习班学员,带队的是国防大学某教研室负责人,少将职衔。三位死者实际身份皆为中共军官,潘伟,44岁,解放军总后勤部副局长;张康平,42岁,解放军总政治部军;孙靖波,41岁,军委办公厅军官;从三人的职位推测,他们的军衔低则少校、高则大校。
   
   正因为三人皆为中共军官且任职于中共军队的要害部门,所以中共军方才会进行高规格的安葬。据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汇报》10月13日报道:据消息人士透露,在约旦恐怖袭击中遇难的三名中国军官孙靖波、潘伟、张康平的告别仪式,将于14日在八宝山告别大厅举行,15日国防大学将举行追悼仪式,预料中央军委副主席级领导将前往参加。三位死者将会被追授烈士称号。
   
   为什么中共新华社的报道刻意淡化三人的军官身份?为什么境外的人可以通过中共驻港喉舌了解到三人的真实身份和职位,而大陆人却只能知道“国防大学学员”这样模糊的身份认定?
   
   如此隐瞒三位死者的真实身份,于死者、于官方、于国民,皆是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愚蠢行为。
   
   从国民权利的角度讲,中国仍然是个充满政治歧视的社会,大陆新华社和香港《文汇报》同为中共喉舌,但由于前者主要面对国内公众,而后者主要面对港台和其他海外华人,所以,二者对同一时政新闻的报道,就可以在事实方面有重大区别:香港人有权知情的,大陆人却无权知道。同为中国人,大陆人与香港人相比,在政治上注定了二等国民的地位,连了解自己的同胞在境外遭遇恐怖袭击并遇难这样重大的公共信息,也要受到如此不平等的歧视对待!
   
   从死者及其亲属的角度讲,中国传统讲究“人命关天”和“死者为大”,特别是死于重大公共灾难的国人,更应该得到上至政府下至国民的关注和悼念,也应该得到国内媒体的准确、全面、客观的报道。三位军官的遇难显然属于死于重大公共灾难,按照官方的规定也属于“公务殉难”,但他们身份却被官方媒体先隐瞒、后含糊,这对死者及其亲属而言,是极大的不尊重;对那些关注和悼念死者的国人,也是一种知情权侵害和情感亵渎。
   
   从官方角度讲,隐瞒意味着把公共信息锁进黑箱,难免让外界猜测这些中共军官前往安曼的意图。如果仅仅是军事院校之间的交流,为什么要隐瞒?难道这种交流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机密?即便实际上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但这样来处理公共信息,只能给人以极为负面的观感:中共治下的中国似乎是个黑箱无底的社会,握有公权力的政权可以基于党权的政治需要,任意操控那些向社会提供准确、客观的公共信息的媒体。只要官方愿意,任何本来属于全社会的公共信息都可以被定义为“国家机密”,并在国内媒体上或消失或歪曲或片面或含糊其词。
   
   正如国人无法从国内媒体上了解中共掌权以来的历次重大、特大公共灾难的真相一样。不要说从毛时代的镇反、三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到后毛时代的六四、镇压法轮功的人为灾难,国人无从获知基本真相,即便是数不完的公共安全事故灾难和自然灾害的真相,国人也无法从国内媒体上得到比较完整的信息。
   
   恐怖主义毁灭生命,信息封锁践踏人权。
   
   如果说,在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的人类社会中,恐怖主义的“杀人无国界”,是专以毁灭宝贵的生命为职业的野蛮之最;那么,在信息自由已经成为普世公认的基本人权的现代社会,中共媒体的“无底洞黑箱”,就是专以毁灭宝贵的公共信息为职业的前现代野蛮。
   
   2005年11月13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首发2005年11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