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刘晓波文选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11月9日,约旦首都安曼三家酒店发生连环恐怖爆炸案,造成57人死亡、三百多人受伤。死后的调查显示,此次恐怖惨案为扎卡维领导的伊拉克圣战基地组织所制造。
   
   在此次恐怖袭击中,已经确定的死者国籍分别为:约旦38名、伊拉克4名、巴勒斯坦4名、中国3名、卡塔尔1名、黎巴嫩1名。再次凸现出恐怖主义的“杀人无国界”的邪恶特征。
   
   自美国9·11的恐怖主义惨案以来,有一种非常流行的论调认为,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袭击主要是针对西方人,是弱者反抗强者的极端形式。然而,在世界各地不断发生的恐怖袭击中,死伤的平民并不都是西方人,甚至大多数不是西方人,比如,2005年7月23日,发生在埃及红海旅游胜地沙姆沙伊赫的连环爆炸,造成83人死亡,200人受伤,死者中只有8名外国人,伤者中也只有28名外国人,其余的死伤者全部是埃及人。

   
   中国人死于恐怖袭击的人数,从2001年8月19日两名中国人死于发生于菲律宾南部的绑架案以来,已经有29名中国人先后在海外恐怖袭击中遇难。可悲的是,对国人惨死于恐怖袭击的悲剧,大陆中国的官民反应却尽显荒谬。
   
   首先,在中共式反美爱国主义的长期灌输下,对发生在西方各国的恐怖惨案,大陆媒体和网路上的叫好声不绝于耳。即便对同胞惨死于恐怖袭击的反应,也有大量网民不是谴责恐怖分子,而是把罪责归罪于美国。然而,反美反西方是一回事,用平民生命来要挟美国是另一回事。如果不用平民生命作人质,对美国的反抗或许还有些许合理之处,而一旦用屠杀平民生命来宣扬反美,就是比黑社会绑匪更邪恶的犯罪,根本得不到任何意义上的辩护。极而言之,即便是对一个恶棍的报复,也不能用屠杀恶棍的亲人或无辜的人来实施。
   
   其次,三名国人在约旦死于恐怖袭击,尽管中共官方在第一时间谴责恐怖主义,并要求驻外使馆全力安置死伤者、慰问其在国内的亲人、做好善后工作,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官方媒体对三位死者的身份却一直讳莫如深:在惨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官方媒体只提及三名死者为中国国防大学学员代表团成员,却不愿意透露该代表团的人数、去安曼何为,特别是不愿提及三位死者的真实身份,甚至在报道中连死者的名字都不愿披露。翻看新华社10月10日、11日的报道,根本没有提及三名死者的名字和身份的完整信息。直到11月12日的报道才第一次披露三人名字:“由国防大学副校长赵刚率领的赴约旦处理遭遇恐怖爆炸善后工作组12日上午乘专机抵京,同机将遇难学员孙靖波、张康平、潘伟的遗体和国防大学学员代表团接回北京。”虽然说出了三位死者的姓名,但仍然没有透露三人身份的完整信息,继续将其称为“国防大学学员”。
   
   而据海外媒体披露,国防大学访问团共有34人,代表团成员为国防大学师职领导干部学习班学员,带队的是国防大学某教研室负责人,少将职衔。三位死者实际身份皆为中共军官,潘伟,44岁,解放军总后勤部副局长;张康平,42岁,解放军总政治部军;孙靖波,41岁,军委办公厅军官;从三人的职位推测,他们的军衔低则少校、高则大校。
   
   正因为三人皆为中共军官且任职于中共军队的要害部门,所以中共军方才会进行高规格的安葬。据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汇报》10月13日报道:据消息人士透露,在约旦恐怖袭击中遇难的三名中国军官孙靖波、潘伟、张康平的告别仪式,将于14日在八宝山告别大厅举行,15日国防大学将举行追悼仪式,预料中央军委副主席级领导将前往参加。三位死者将会被追授烈士称号。
   
   为什么中共新华社的报道刻意淡化三人的军官身份?为什么境外的人可以通过中共驻港喉舌了解到三人的真实身份和职位,而大陆人却只能知道“国防大学学员”这样模糊的身份认定?
   
   如此隐瞒三位死者的真实身份,于死者、于官方、于国民,皆是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愚蠢行为。
   
   从国民权利的角度讲,中国仍然是个充满政治歧视的社会,大陆新华社和香港《文汇报》同为中共喉舌,但由于前者主要面对国内公众,而后者主要面对港台和其他海外华人,所以,二者对同一时政新闻的报道,就可以在事实方面有重大区别:香港人有权知情的,大陆人却无权知道。同为中国人,大陆人与香港人相比,在政治上注定了二等国民的地位,连了解自己的同胞在境外遭遇恐怖袭击并遇难这样重大的公共信息,也要受到如此不平等的歧视对待!
   
   从死者及其亲属的角度讲,中国传统讲究“人命关天”和“死者为大”,特别是死于重大公共灾难的国人,更应该得到上至政府下至国民的关注和悼念,也应该得到国内媒体的准确、全面、客观的报道。三位军官的遇难显然属于死于重大公共灾难,按照官方的规定也属于“公务殉难”,但他们身份却被官方媒体先隐瞒、后含糊,这对死者及其亲属而言,是极大的不尊重;对那些关注和悼念死者的国人,也是一种知情权侵害和情感亵渎。
   
   从官方角度讲,隐瞒意味着把公共信息锁进黑箱,难免让外界猜测这些中共军官前往安曼的意图。如果仅仅是军事院校之间的交流,为什么要隐瞒?难道这种交流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机密?即便实际上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但这样来处理公共信息,只能给人以极为负面的观感:中共治下的中国似乎是个黑箱无底的社会,握有公权力的政权可以基于党权的政治需要,任意操控那些向社会提供准确、客观的公共信息的媒体。只要官方愿意,任何本来属于全社会的公共信息都可以被定义为“国家机密”,并在国内媒体上或消失或歪曲或片面或含糊其词。
   
   正如国人无法从国内媒体上了解中共掌权以来的历次重大、特大公共灾难的真相一样。不要说从毛时代的镇反、三五反、反右、大跃进、文革到后毛时代的六四、镇压法轮功的人为灾难,国人无从获知基本真相,即便是数不完的公共安全事故灾难和自然灾害的真相,国人也无法从国内媒体上得到比较完整的信息。
   
   恐怖主义毁灭生命,信息封锁践踏人权。
   
   如果说,在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的人类社会中,恐怖主义的“杀人无国界”,是专以毁灭宝贵的生命为职业的野蛮之最;那么,在信息自由已经成为普世公认的基本人权的现代社会,中共媒体的“无底洞黑箱”,就是专以毁灭宝贵的公共信息为职业的前现代野蛮。
   
   2005年11月13日于北京家中(《民主中国》首发2005年11月1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