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刘晓波文选
·悼王小波--给为王小波写诗的霞
·给外公(晓波模拟刘霞)--给从未见过外公的小霞
·与薇依一起期待--给小妹
·一只蚂蚁的哭泣--给小脚丫
·梵高与你--给小霞
·你一直很冷--给冰冷的小脚丫
·艾米莉·勃朗特与我俩--给听我读《呼啸山庄》的霞
·捕雀的孩子--给霞
·你·亡灵·失败者--给我的妻
·凶手潜入--给霞
·和灰尘一起等我--给终日等待的妻
·狱中的小耗子--给小霞
·贪婪的囚犯--给被剥夺的妻子
·渴望逃离--给妻
·对玩偶们诉说--给每天与玩偶们游戏的小霞
·从上帝的手中--给妻
·玛格丽特·杜拉斯致刘霞--一个曾经爱过黄皮肤男人的白皮肤老女人给一个黄皮肤女孩的遗书
·一封信就够了--给霞
体验死亡
·体验死亡(北春、2000、7)—“六•四”一周年祭
·给十七岁—“六•四”二周年祭
·窒息的广场—“六•四”三周年祭
·一颗烟独自燃烧—“六•四”四周年祭
·从一块石头的粉碎开始—“六•四”五周年祭
·记忆—“六•四”六周年祭
·我将放纵我的灵魂—“六•四”七周年祭
·那个日子—“六•四”八周年祭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站在时间的诅咒中—“六四”十周年祭
·献给苏冰娴先生─“六四”十一周年祭
·一块木板的记忆—六四十二周年祭
·我身体中的六四—六四十二周年祭
·六四,一座坟墓—六四十三周年祭
·在亡灵目光的俯视下─“六四”十四周年祭
·六四凌晨的黑暗—六四十五年祭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
·“反腐”反到儿童心灵的荒唐政权
·继续为朱久虎和冯秉先呐喊
·自由灵魂的飞翔竟如此美丽—— 献给卢雪松和艾晓明
·从政治指控到经济指控—置疑以腐败罪起诉黄金高
·“超女”的微言大义
·“超女”变“乖女”的总决赛
·人权高级官员来了,警察又上岗了
·为屠杀而屠杀的野蛮之最
·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中俄军演 与虎谋皮,后患无穷(1)— 评中俄之间的伙伴关系
·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目盲心亮的陈光诚先生
·9•11四周年祭
·一个赵燕和170名华工的天平
·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狂妄成精的李熬
·关注郭飞雄先生和仍被羁押太石村村民
·声援艾晓明 谴责黑社会
·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太石村罢官 谁是真赢家
·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新闻良知再次挑战新闻管制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在黑金吃人背后——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
·就师涛案致雅虎公司董事长杨致远的公开信
·公民不服从运动在中国的前景
·小品化舞台上的“伪民腔”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无心肝的萧伯纳
·独裁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
·人民主权和党主人民的悖论
·巴金是一面下垂的白旗
·在贪官和资金外逃的背后
·胡锦涛的撒钱外交
·虚幻盛世下的“祭孔”闹剧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一)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杀平民毁和平的恐怖主义——有感新德里恐怖爆炸
·君临天下的狂妄
·民间觉醒时代的政治转型
·狱中重读《狱中书简》
·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
·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中共黑箱与哈尔滨水荒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住太石村镇压者的名字


   在本文的开头,我要首先提醒人们:仍然被番禺当局拘留的24位村民,一直帮助太石村村民合法维权的两位义士——已经失踪四日的郭飞熊先生和已被拘留的吕邦列先生和唐荆陵律师,急需来自国内民间和国际媒体的舆论救援,也需要其他方式的救援。
   其次,我要提醒人们记住那些镇压太石村村民的罪恶的机构和名字,他们来自番禺区“喉舌”的相关报道:番禺区区委及区委书记徐金海;番禺区政府及区长骆蔚峰;番禺区政法委及副书记陈树桐;番禺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樊春荣。

   胡温上台之后,党魁胡锦涛高调推出“亲民路线”,中共各级官员也都把“执政为民”的口号喊得直上云霄,胡锦涛说过的“群众利益无小事”,也变成地方官们的 “口头禅”,但我从未对中共官员的为政之德报有过任何奢望。因为,口头的为人民服务和实际的敌视民意,纸上的立党为公和现实中的以权谋私,贯穿年5、6年中共统治。
   但在后毛泽东时代,共产乌托邦已经被国家机会主义所代替,甚至,以权谋私的个人利益最大化,可以采取理直气壮且冠冕堂皇的方式进行。所以,我还能对官员们的理智计算抱有一定的期望,特别是那些卷入备受关注的官民冲突事件的地方官们,他们的一切行为都要经过利益计算,对统治成本就更要精心计算。如何理智地权衡利弊得失,做出最有利个人利益最大化的处理,就要既不给上级找麻烦乃至有损于政府形象,又要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乃至尽快高升。正是这种精打细算的理智,有时还能让他们对民意做出某种妥协。
   然而,“太和村事件”的最新发展,再次让我感到震惊:我还是高估番禺地方官的理智,而低估了他们的卑鄙。
   一个多月的官民博弈证明,一味蛮横地动用专政机器,非但无法让太石村村民们退缩,反而使“太石村事件”迅速变成有影响的公共事件,赢得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和支持,当地官员的计算理智似乎终于压倒了习惯性的权力蛮横,开始做出妥协的姿态:9月7日和8日,派出民政局人员前往太石村进行罢免动议签名核实工作,核准了584名选民登记;9月11日上午,在太石村村部贴出番禺区鱼窝头镇人民政府公告,正式承认了此次罢免动议的合法,并承诺相关工作将最后展开。到此为止的“太石村事件”,让人们第一次看到了当地官权的理智带来的官民互动,在强大的舆论声援支持下的村民合法维权,终于逼出番禺官权的依法行政,人们似乎可以对这场官民冲突的依法解决抱有乐观的期待——尽管这是当地官权极不情愿的。
   然而,就在有人欢呼太石村村民维权取得初步胜利的第二天,也就是在《南方都市报》就“太石村事件”发出国内媒体的首次报道的当天,9月12号上午9点左右,番禺官权再次丧失了起码理智而陷于使用暴力的权力疯狂:出动63辆警车、近千名防暴警察和治安队员,封锁并进入了太石村,强行砸开村委会大门,把该村财会室的保险柜抬出,抢走财务资料。在此过程中,防暴警使用了高压水喉对着守卫财务资料的高龄女村民猛冲,致使数人受伤,48位村民被警察抓走。
   与此同时,一直在广东帮助太石村村民的郭飞熊先生和吕邦列先生也遭到迫害。郭先生9月13日神秘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吕邦列先生在9月19日被拘留,胳膊被扭伤。
   太石村村民们之所以提出罢免动议,源于他们怀疑村官在土地买卖中涉嫌腐败,相关证据就在财务室中。所以,自太石村村民提出罢免动议以来,当地官权就千方百计地要盗取财务室内的相关证据。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派出大批警力冲进太石村打人抓人了,也不是第一次企图抢劫村财务室的关键证据,而村民们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冒着被打被抓的风险,除了进行静坐、绝食的非暴力反抗之外,也一直在顽强地守卫着村财务室,等待着公正透明的开门检验。所以,当地官权在做出妥协之后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突袭太石村并强占村财务室,显然是为了在相关罢免程序和调查取证正式开始之前,抢先一步夺取并销毁关键证据。由此,暴力性的偷袭强夺与巨大腐败黑洞之间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
   通过强盗般地施暴而抢劫了关键证据之后,一直隐藏在幕后的指挥者大概松了一口气。于是,番禺区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开始走上前台,该区的报纸和电视也开始抹黑村民维权:
   9月14号晚上7点左右,番禺电视新闻报道称:太石村一些人借罢免动议,非法聚集村民,妨碍当地官员日常工作,影响大局稳定,政府予以肃清。
   9月15日,《番禺日报》刊载《番禺召开鱼窝头镇太石村近期情况通报会》的报道和评论员文章《依法办事从我做起》,两篇文章都对太石村村民的合法的非暴力维权提出严重指控:
   1,少部分村民“非法集结”,“无理取闹”,“围堵并占据村委会”,,“封锁村财务室”等;
   2,部分人为达到某种目的,煽动部分村民不按法律程序,多次围堵阻挠区镇工作组及村干部进行工作;
   3,连续到村办公大楼静坐示威,拉横幅标语非法集会,要求罢免村主任,造成村部工作完全陷入瘫痪状态。
   4,由于不法分子的介入,使事件愈演愈复杂,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以上四项指控都是官权惯用的强词夺理和颠倒黑白,其目的无非是把“合法维权”歪曲为“违法犯罪”。
   与此同时,两篇文章都高度表扬了当地的官员和警察:
   1,区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太石村的问题。区委书记徐金海、区长骆蔚峰等领导多次召集会议,专题研究太石村的问题。区委书记徐金海要求有关部门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从保持社会大局稳定的高度,积极稳妥地处理好太石村的问题,全力以赴,维护农村大局的稳定,并指示有关部门要积极做好政策法规的宣传解释、疏导工作。
   2,为了使被围困一个多月的太石村村委会办公场所能够尽快恢复正常办公秩序并迅速对该村财务进行审计,执法部门决定在9月12日上午对经劝告仍然占据在太石村村委会的村民采取清场行动。
   3,清场行动开始前,番禺区公安分局和镇的宣传车反复播放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让村民明白遵守国家法律的重要性,但守在村委会的部分村民毫不理会政府的劝告。整个清场行动约半小时,执法部门将滋事分子带走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4,在清场行动中,执法人员均遭到滋事者无理阻挠及粗言秽语侮辱谩骂,但执法人员仍然依法依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村民的过激行为导致了几名民警受伤。
   然而,中山大学教授艾晓明的陈述却与当地喉舌的报道完全不同。艾晓明教授是目前中国极少数多次为底层维权仗义执言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她家就住广州市番禺区,在此次事件中,她也深入到太石村,用录像机记录过村民维权的情况;以她一贯的良知作为和实地见证人的身份,她的陈述应该具有很高的可信度。她在写给温家宝的公开信中,陈述了她了解到的如下事实:
   有关番禺太石村要求罢免的经过,9月12日的《南方都市报》已有报导,当时您正在广东考察,您在报纸上一定看到了这位80岁老人的照片:但她目前完全不是这副模样,8月16日警察和村民发生冲突时,这位老人被警察摔成重伤,因骨折瘫倒病床;在番禺区人民医院骨科病房,她整个前胸像穿了一件防弹背心一样贴着黑膏药。早在8月16日的警民冲突中,一位年老女村民就被警察摔成骨折,现在仍然瘫倒病床,她整个前胸像穿了一件防弹背心一样贴着黑膏药。
   也是在8月16日的警民冲突中,一位年仅17岁的少年冯锡元,头部被警棍重击,腹部也被踩了一个大脚印,二十多天了脚印依然历历可见。这位少年的母亲是哑巴,姐姐没文化,父亲每日在医院陪床,深陷贫困、焦虑和恐惧。
   9月12日早上,无数防暴警察、警察和治安队员冲进村里,迅速封锁了村部前路段,并开启高压水龙头向村部冲灌,当场抓走了48位村民。而村民在这里守护财务室的帐目,希望能够维护证据,以待查证落实有关本村财务不清的问题。假如村民不守法,他们和她们何必在这里守护一个多月,苦苦等待政府对罢免动议的认可?
   在9月12日暴力查账过程中,太石村民为了防止暴力,一直是让那些没有能力反抗的妇女和老人守护村部,而受害最大的恰恰是这些妇女和老人。一位七十多岁的孤寡阿婆说:她们被高压水龙头冲倒,全身湿透,从地上爬起来,水龙头再对着她们冲。两个警察扭她的胳膊把她扭上车,上车后,她穿着全身湿透的衣服不停呕吐。她还证实到:警察勒她们的脖子、扭送到车上,她们哭声一片。
   在拘留处,除中午吃过饭外,从下午大约1点到深夜的13个小时里,她们不但没有吃过晚饭,连水也没有喝到。
   一位70岁的“犯罪嫌疑人”在因病取保候审后说:他看到两位病情更严重的女村民,一位躺在急救病床上,身上吊着瓶子;另一位一直抽筋不止。到今天下午3点钟,距她们被抓已有50多小时,家人完全不知她们现在在哪里。村民找了镇上、区上三家医院,找不到她们的下落,至今死活不知,令家人焦急万分。
   一位81岁的“犯罪嫌疑人”,警察将他的肩关节严重扭伤。
   至今还有24位村民被拘留,五十岁以上的有10位,年龄最大的69岁。
   太石村民举首问天: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村民的人权在哪里?
   至此,我终于领教到番禺区官员们令人唾弃的无耻,也终于知道了策划和指挥这一切的背后元凶的名字: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的。这两位官僚已经用暴力来回答了“太石村民举首问天”:这就是共产党的天下,党天下就是要践踏人权!
   自太石村村民的非暴力抗争以来,呈现在国内外舆论面前的最醒目对比,就是官权的野蛮与民间的文明。
   无论是自觉还是自发,普通村民所表现出的政治素质,那种知法守法用法的理性自觉,那种对法定民主权利和非暴力原则的双重坚守,那种不畏强权及其专政机器的勇敢,完全有资格获得“政治绅士”的美誉。当我从百岁阿婆在孙子的搀扶下来到登记现场,郑重地递上身份证身份证和按下手印之时,我的心中不能不充满谦卑的敬意。
   然而,面对非暴力的村民合法维权,区委书记徐金海和区长骆蔚峰的应对却尽显“政治流氓”之态,既有官权的霸道和阴险,又有黑社会的野蛮和下流。他俩倚仗着手中的垄断权力和专政工具,肆意地执法违法,粗暴地践踏人权(包括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甚至对老人和村妇都可以痛下狠手。
   更卑鄙的是,两个小官僚们既想捞取“尊重法律和民意”的美名,又要以此来掩护他们销毁不利于自己的证据的厚黑手法。所以,他俩一直在玩弄两面派的伎俩,以至于,在短短的两天内就公然翻云覆雨:一面承认村民的罢免动议合法,派人去村里进行罢免动议签名核实工作,并于9月11日上午在太石村村部贴出罢免动议已获通过的政府公告;一面在9月12日出动大批警察偷袭村民、劫掠村财务室和打人抓人,随后又把太石村村民的合法维权指控为“非法集结”,动用“喉舌”来抹黑村民和蒙骗社会;一面不得不在9月16日让村民举行选举,一面又抓走帮助村民的两位律师吕邦列和唐荆陵。显然,抓人拘人的目的是为了给官权实施暴力镇压制造合法的借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