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刘晓波文选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清明变成石头—六四十五周年祭

   
   
   
   十五年前……
   年仅十七岁的高中生蒋捷连,不听父母的劝阻,从家中厕所的小窗跳出,奔向西长安街,加入到劝阻戒严部队的行列中,然而,你非但没能劝阻住戒严部队,反而被罪恶的子弹射杀。

   年仅十九岁的高中生王楠,基于“要把历史镜头真实地记录下来”的愿望,带着相机直奔天安门,然而,你还没有来得及用相机为历史留下见证,却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见证了野蛮的屠杀。
   年仅三十岁的杨燕声,出于最本能的正义感和同情心,在1989年六月四日早晨七时抢救伤员,然而,你的人道义举却被罪恶的子弹击中,子弹射入肝部,于体内炸开,不治身亡。
   十四年后,你们的母亲和妻子,却在清明节前被中共安全部门拘留审查,这个剥夺了你们的年轻的政权,连母亲悼念儿子、妻子祭奠丈夫的权利也要剥夺。
   清明节到了,无雨的干裂的春天,你们的遗像无法挂在初绿的枝头,而只能挂在母亲们被泪水浸泡的心头。
   十五年了,不许悼念,不许追忆,不许失去儿子的母亲和失去丈夫妻子公开流泪,不许寡母接受一束鲜花,不许孤儿得到一个新书包,不许高位截瘫的小伙子坐着轮椅,接受一次尝试行走的搀扶,不许任何温暖的手为无家可归的冤魂添一捧土种一株草;更不许所剩无几的眼睛寻找刽子手的藏身之处,不许未泯的良知为冤魂讨还公道,不许不许不许不许……十四年了,不许一滴雨落在龟裂的土地上!
   纵使刺刀能够劈开阳光和影子,也劈不开亡灵与鲜花的生命;纵使跟踪、窃听、关押能割断空气和呼吸,也无法割不断烛光和夜晚。那曾经热的血,至今依然沸腾;那十五年来在受难中抗争的思念,仍将让你们的亡灵化作清明的泪雨,以顽强的姿态飞翔。
   年轻的亡灵们,你们倒下时都太年轻;你们的遗像在微笑,这年轻的微笑告诉我,生命朴素无华,除了洁白无暇的年龄,没有任何抱怨,如同沙漠,不需要树不需要水,不需要花的点缀,就能承受太阳的肆虐。
   年轻的生命倒在道路上,道路从此消失,而你们却奇迹般地没有绝望;子弹射穿了山脉,追赶着海水,而你们在泥土中长眠,象书一样安详。你们把未完成的爱,交给满头白发的母亲们,让她们带着你们临终的眼神,走遍所有的坟墓,唤醒所有的亡灵。每一次,当她们就要倒下时,你们都会用希望扶住送她们上路。
   十七岁,十九岁,三十岁,你们超越了年龄,也超越了死亡,超越所有的语言和人工的造物,使生命的价值指向永恒。
   而我,这个八九年的所谓风云人物,这个在耻辱中苟活的幸存者,关于死亡,我能说的决不会多于你们临终前的一瞥,也决不会多于你们的亲人久久端详遗像时的目光。这目光所带来的震撼,犹如对幸存者的道德审判,我甚至没有勇气和资格,捧着一束鲜花或献上一首诗。
   凝视无辜亡灵的遗像,要在欲哭无泪的眼睛正中,冷静地插进一把刀,用失明的代价换取大脑的雪亮,让铭心刻骨的记忆拷问幸存者的灵魂,让清明变成石头,横在我记忆的荒野中。
   2004年4月3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