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刘晓波文选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逼近并击穿—“六•四”九周年祭

   
   
   
   
   

   菜盆中苍蝇的尸体
   被我细细地咀嚼后
   吐向残红的黄昏
   一群秃头在操场上
   随着口令重复同一个动作
   等待就要到来的检查
   电视中的赵本山或宋祖英
   同屋人的大笑或聊天
   他们熟悉所有的明星
   最喜欢哼着“心太软”
   去摸屏幕上的乳房和屁股
   
   我仍然坐在角落里
   给妻子写第609封信
   文字突然昏厥
   胃的痉挛左右了笔尖
   几乎是本能地感到
   那个时辰又逼近了
   从划破的纸张的反面
   击穿我脑后的反骨
   那块每晚被妻子
   温存爱抚的反骨
   那块在初中一年级时
   就被群专的小号囚禁
   就被棍棒砖头砸击的反骨
   
   被击穿的时刻
   坟墓一定很孤独
   纵使我有勇气
   再一次坐牢
   也没有足够的勇气
   挖掘记忆中的尸体
   如同我不敢
   吞下嚼烂了的苍蝇
   
   死亡埋葬了正义之后
   已经抛弃了死亡
   
   地下的孩子们
   腐烂得只剩下发丝
   纤细的哭泣偷偷飞翔
   使晴朗的夜晚雨雪弥漫
   天空的心脏停止跳动
   犹如未婚先孕的子宫里
   怀着一堆石头和冰块
   婴儿为了逃避人工流产
   在母腹中学会了自杀
   
   我再一次拒绝进食
   掏空身体,也无法
   走进信仰的废墟
   拼凑反骨的碎片
   当百合花找不到泥土时
   就把它栽种在海上
   盐的追悼和守侯
   
   今夜,梦中没有情人
   却有一只发抖的蚂蚁
   蚁群被戳进洞穴的刺刀尖
   惊醒
   蚂蚁也许不知道
   大屠杀意味着什么
   但是,当有智慧的生物
   都在遗忘中渐渐麻木时
   蚂蚁那颤栗的记忆
   使大地完整
   
   1998年6月4日凌晨于大连市劳动教养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