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卡夫卡,我对你说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刘晓波文选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恐怖政治为"和谐社会"整容
·就校园BBS被整肃致教育部部长周济的公开信
·武器禁运和遏制独裁
·没有民权如何和谐?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教皇保罗二世的爱与和解之行——旧文以哀悼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在清明节阅读亡灵
·中共与日本右翼:均不道歉
·美日同盟与中日较力
·【专访】刘晓波:望国际压力使欧卫良知发现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从消极自由到逃避自由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谁向日本出卖了中国和国人的利益?
·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真由美的披肩发飘飞在中国
·在盛装“胡连会”的背后
·汤晔和上海当局,谁在违法?—上海当局对反日风潮的司法操控
·召之来挥之去的反日风潮
·狱中随笔(之一)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老朽的国民党 势利的亲民党
·中国大学是自由的坟墓
·连汉文帝都不如中共政权
·倾听母亲和亡灵的声音——支持“天安门母亲”的正义要求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遗忘罪恶的民族没有前途
·被民族主义引向歧途的东亚三大国
·记住亡灵—— 六四十六周年祭
·独裁制度的“合法腐败”
·独裁的伪善预示自由的可能
·独裁监狱是通向自由的第一道门槛—为张林的言论自由辩护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为维权律师朱久虎呐喊
**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狱中读书笔记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 (2)
·中共对网络民间的封杀注定失败
·新世纪的人类毒瘤恐怖主义—向伦敦恐怖爆炸中的死难者致哀
·延安时期周旋于苏美之间的毛泽东
·比奴隶制还野蛮的共产极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之一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3)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的权力(4)
·和谐言辞与分裂现实
·遥祝“小马哥”
·比任何传统独裁都野蛮的极权主义-二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被上帝驯服的恺撒 被信仰征服权力(5)
·传播信仰的蔡卓华无罪──蔡卓华案评论(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卡夫卡,我对你说 卡夫卡,我对你说--给酷爱卡夫卡的妻

   
   
   卡夫卡,我对你说
   在透明的蓝天下
   想起你

   肯定是一种亵渎
   但我分明在蓝天下
   在半个苍白的月亮中
   看见了你
   你那双受虐狂的眼睛
   瞳人的正中
   晃动着你爹的皮带
   皮带的后面是一张咀嚼的大嘴
   而更深处是漆黑、寒冷的阳台
   你惊恐于
   自己的瘦弱和父亲的伟岸
   如同耗子惊恐于猫的敏捷
   
   于是,你的笔
   变成一棵老树上
   最早干枯却
   最后折断的枝杈
   历尽疯狂的沧桑
   复归于平静
   发涩的树皮没有表情
   却变幻着
   不动声色
   细沙般微小
   在没有尽头的徘徊中
   升至十字架的陡峭
   
   世界和人只是一个“K”
   他被处死时,仍不知道
   城堡发出的命令来自何方
   审判,无须理由和证据
   犹如《圣经》的开篇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那位饥饿的艺术家
   那个与小球游戏的老单身汉
   一步步走向东方的长城
   他们的恐惧威逼着
   城墙脚下掘洞的鼹鼠
   有思想的甲虫也惊恐不安
   多么遥远的流放地
   多么精致的杀人机器
   血一小滴一小滴地流
   生命一个细胞一个细胞地死
   普罗米修斯为人类窃火而殉难
   你的上校为杀人机器而毁灭
   
   卡夫卡,我不敢看你
   因为你有一双
   埋藏过所有镜子的眼睛
   永远躲在黑暗的角落里
   凝视着太阳下的幸福生活
   毁于一旦的目光
   犹如被撕碎的子宫
   让不足月的婴儿
   过早地面对世界
   陌生的交流纯粹了孤独
   你这个可怜的小职员
   怀疑地试探女人的深浅
   婚约的神圣决非你能企及
   你的恐惧也决非婚约能够衡量
   你那渺小的伟大
   如同草丛的变色的蛇
   隐而不露
   
   卡夫卡,最精致的骗子
   早夭的你把骗局变成文坛典故
   人们以为你绝望得很彻底
   但我以为
   你对自己的天才从未怀疑
   那份狡猾的遗嘱
   使你的手稿身价百倍
   付之一炬的仅仅是遗嘱
   而那些折磨人的文字
   却成为了现代的经典
   你的骗局来自
   你有毒的内在坚韧
   与尼采那声嘶力竭的超人相比
   你的自信和坚韧
   则是哭墙底层的石头
   
   卡夫卡,我对你说
   我崇拜你仇恨你
   你卡在我的咽喉
   使我时而结巴时而失语
   不是因为你成了经典
   而是因为你是仅存的语言
   
   晓波1996.12.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