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刘晓波文选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的贪婪与女人的眼泪--看凤凰卫视专题片《陕北油田案》有感

   
   
   境外各大媒体纷纷关注“陕北油田案”,而在黑箱中国,绝大多数媒体照常失语,特别是影响最大电视媒体,一如既往地沉默。这不仅是国家的耻辱,也是新闻人的耻辱。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七月十四日晚九点四十分,凤凰卫视播放了长达30分钟的专题报道——《陕北油田案调查》。该片拍得客观而大胆,主持人曾子墨对维权总代表冯秉先的采访贯穿全片,背景交代很清楚,提问也很到位,画面更具震撼力。

   
   自从关注“陕北油田案”以来,通过文字资料,我已经对冯秉先先生有所了解,对其执着的维权行动心怀感动,很想有机会当面表达敬意。没想到第一次见到他却是通过电视的影像和声音。画面上的他,从神态到叙述,充满了理性、坚毅和自信,全然没有四处躲藏的惊惶和恐惧,也没有咬牙切齿的仇恨,他只是让事实说话,循法律维权。他说:“他们对付我们的办法只有两条,一是镇压,二是说谎。”语气中依然没有煽情,让人对他们依法维权增加了信心。
   
   专题片也有石油业主们集体维权的场面,从请求协商到上访请愿再到司法起诉,维权一方提出的要求及其表达方式,没有任何过激之处。朱久虎律师也出现在画面中,他正在主持一次维权会议。他还是那么憨厚淳朴,只是表情中多了几分严肃和坚毅。可惜没有声音,听不到他在会上说些什么。
   
   然而,陕北当局对徒手维权的回应却是野蛮的镇压,不但在此前不久抓了朱久虎律师和七位维权代表,而且早在2003年,就曾对维权人士进行大规模的镇压, “围、追、阻、截、抓”的“截访”中,先后抓捕的人数超过200人次,还施以捆绑和吊打。更野蛮的是,安塞县一次就抓捕了48人,进行游街示众和公审,在公审大会上宣布正式逮捕高智、高有等15人。
   
   十几个被捕的维权代表被押在大卡车上游街,街道的两边站着围观的人群。
   
   “囚犯”们在公安和武警的押送下进入公审会场,他们统统被剃成光头,双手都被铐在背后,穿着清一色囚衣,灰兰色,胸前有两条白杠;他们身后,贴身站着武警,后面一排穿着制服的警察,武警手抓着他们的脖领子。
   
   “囚犯”们都低着头,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一个特别醒目的画面刺痛着我的眼睛:在一字排开“囚犯”正中,一个武警正用力提拉“囚犯”的背铐,那个“囚犯”扭曲着身体,在痛苦地挣扎。
   
   凡是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记忆中储存了太多类似的场面,看到此专题片中的游街、公审的画面,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无法无天的毛泽东时代,特别是文革中的大批判大审判,二十多年改革并没有改掉独裁权力的霸道和野蛮。
   
   文革时,人们经常能看到罪大恶极的走资派或死刑犯被游街示众,他们一律被五花大绑且剃了光头或阴阳头,戴高帽,后脖颈了插一块尖形的牌子,或胸前挂着一块长方形的牌子,白底,粗粗的黑字,正中是他们的姓名,字写得很大,下面的小字写着罪名,最醒目的是黑色名字上的大红叉子。
   
   被游街的人大都弯腰低头,稍有动作就可能遭到毒打。上台发言的人,个个义愤填膺;台下围观的人,个个咬牙切齿又喜气洋洋,群情激愤的振臂高呼口号,张嘴就喷火,将牛鬼蛇神烧成灰烬;吐词都是刀,把走资派千刀万剐。
   
   我不知道,一个县城究竟养了多少警察和武警,电视画面上的公审会场,四周全是警察、武警和警车,给人的感觉是专政工具的人数远远超过百姓。而画面中的百姓们则一片沉默。
   
   这说明,从道义和权力全被官府垄断的绝对极权到“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后极权,即便官权的野蛮依旧,但百姓不再愚昧;全副武装和虎视眈眈的镇压,只能显示官权的虚弱,而再无毛时代的道义感召力,也无法煽动起那种群情激愤的多数暴政。
   
   专题片的最后一部分,是四位流泪的女人的倾诉,看了令人心碎。
   
   两位满脸风霜的中年主妇,她俩边流泪边诉说,油井被收回后,一家四口人的生活没着落,钱没了,地没了,房子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连买菜的钱都没有,靠捡菜叶对付。她俩擦着眼泪的手,骨骼凸起,皮肤粗糙,如同老树。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婆婆,一任大颗的泪在皱纹纵横的脸上流淌,一直流到嘴角,她一个劲地唠叨:“油井没了,我的孙女没钱读书了。”
   
   三位农妇的家,过于简陋,如同临时栖身之地。
   
   最后一位接受采访的女人是朱久虎的妻子邢文增。她虽然没有陕北农妇的满脸沧桑,但一脸焦虑,整个人显得非常憔悴。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看得出她尽最大努力来克制自己,强忍住围着眼圈转得泪水。最后,她终于忍不住了,咸涩的泪水浸泡着她的悲戚的诉说:“我聘请的律师两次去靖边,都见不到久虎;我实在等不下去了,6月20日也去了靖边,想与狱中的丈夫见一面,但当地公安不让见,也没有任何理由,就是不让见!”
   
   为了民间的合法权益不被强行掠夺,为了让民间维权之路不再通向监狱,更为苦难的农妇和维权勇士的妻子不再流泪,我必须对陕北当局大声喊出我的抗议和警告:
   
   抗议对民间财产的野蛮掠夺!
   
   抗议对民间维权者的野蛮迫害!
   
   尽早收敛权力的贪婪和凶残,否则的话,终将走向自我毁灭!
   
   2005年7月16日于北京家中
   
   --------------------------
   原载《议报》第207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