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刘晓波文选
·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新闻良知再次挑战新闻管制
·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在黑金吃人背后——为矿难中的无辜死者而作
·就师涛案致雅虎公司董事长杨致远的公开信
·公民不服从运动在中国的前景
·小品化舞台上的“伪民腔”
·在祭孔闹剧的背后
·无心肝的萧伯纳
·独裁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
·人民主权和党主人民的悖论
·巴金是一面下垂的白旗
·在贪官和资金外逃的背后
·胡锦涛的撒钱外交
·虚幻盛世下的“祭孔”闹剧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一)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杀平民毁和平的恐怖主义——有感新德里恐怖爆炸
·君临天下的狂妄
·民间觉醒时代的政治转型
·狱中重读《狱中书简》
·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
·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中共黑箱与哈尔滨水荒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君斯大林为何向上帝祈祷?


   教宗约翰.保罗二世,这位曾经努力帮助过苏东极权下的人民争取自由的事业、并取得了巨大实效的老人,在苏东的共产极权帝国坍塌之后,便致力于世界和平与宗教和解,走访世界120多个国家,用忏悔罗马教廷的历史罪恶来净化天主教的灵魂,为二千年历史上天主教会所犯下的罪恶和错误——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和纳粹大屠杀——表达深挚的歉意。在这位精神领袖的引领下,现在的罗马教廷已经变成推动全球自由、捍卫世界和平的伟大精神力量,包括罗马教廷对中国的宗教迫害的关注。
   教宗的去世,引发了世界性悼念,教宗的葬礼之隆重,可谓前所未见。无论是各国政要还是普通信众,也无论是基督教还是其他各类宗教(如伊斯兰教、佛教等),都对约翰.保罗二世的仙逝表示由衷的悼念,更对教宗的生前作为给与崇高的评价。
   与这种不分信仰、不分种族、不分制度的世界性的哀悼和尊敬形成巨大反差的,是无神论中共政权对教宗去世的冷淡反映。让我想起巴勒斯坦的独裁者阿拉法特去世时,在中国大陆媒体上,充满如丧考妣的大面积哀悼。这一冷一热,再次凸现了中国现政权离世界主流文明价值的距离何其遥远。
   在评论教宗生前对瓦解苏东共产帝国的伟大贡献时,斯大林曾经说过的那句亵渎神圣的邪恶名言——“教宗,他有几个军团?”——被作为共产无神论敌视宗教的典型例证加以引用。

   众所周知,俄罗斯是具有深厚东正教传统的国家,早在1453年,当拜占庭帝国被土耳其征服之后,俄罗斯的东正教便感到了“天降大任”,自认为莫斯科应该是罗马和君士坦丁堡的合法继承者,俄罗斯教徒菲洛西尼斯在拜占庭崩溃后不久就宣告道:“东方和西方两个罗马均已消失,天意决定莫斯科以第三罗马出现,而且,今后绝不会出现第四罗马”。我们中国人熟悉的俄罗大文豪,从沙俄时代的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到共产苏联时代的异见作家索尔仁尼琴,都是虔诚的东正教信徒。
   然而,从布尔什维克掌权的第一天起,遵照无产阶级革命的鼻祖马克思“宗教是人民的精神鸦片”的教导,把消灭有神论作为其革命的主要目标之一。布尔什维克的领袖列宁指出:“神的观念永远是奴隶制(最坏的没有出路的奴隶制)的观念;它一贯麻痹和削弱‘社会感情’,以死东西偷换活东西。神的观念从来没有‘使个人和社会相联系’,而是一贯把压迫者奉为神这种信仰来束缚被压迫阶级。”
   所以,早在十月革命成功后的1919年,列宁就以禁止宣传旧思想之名,逮捕科学界的著名人物,驱逐和处死人文思想家和学者,对宗教进行大规模围剿。
   苏共在刚刚夺权后的1917年12月,就建立了简称“契卡”的肃反委员会,它被列宁誉为“革命的惩罚之剑”,其主要任务之一就是消灭宗教。1920年12月 4日,契卡保密局局长兹姆索诺夫在给总头目捷尔任斯基的信中说:“共产主义同宗教是誓不两立的。要砸碎宗教,除了契卡外,任何其他机关都办不到……契卡近期在瓦解教会的计划中,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广大教士身上。只有通过他们,通过长期、紧张夫、细致的工作,我们才能彻底砸碎和瓦解教会。”
   1922年 3月19日,列宁给莫洛托夫写了一封仅限政治局委员传阅的绝密信,信中要求举行一次秘密会议,“将通过一项关于坚决、毫不留情、无条件、不停顿和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剥夺贵重物品,尤其是最富有的修道院和教堂、寺院中的贵重物品的秘密决议。趁此机会我们能够杀掉一批反动僧侣界和反动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越多越好。现在正是应该教训这群人的时候,使他们在几十年内连任何反抗都不敢想。”
   领袖的指示就是命令,大量教会财产被强制劫掠,教堂和修道院被关闭,大批神职人员被逮捕,数千名东正教神职人员被处死。一座建于十七世纪的著名教堂被捣毁,500普特重的大钟被砸碎。
   列宁死后,斯大林为了夺取和巩固绝对权力,于30年代开始了残酷的大清洗,除了党内的老革命之外,知识分子和宗教界人士当然也在清洗之列,数千人被处死,更多的人被送进“古拉格”,宗教自然在大清洗之列。
   当时的罗马教皇把1930年3月16日宣布为“普世祈祷日”,呼吁全世界基督教徒为俄国受迫害的基督徒祈祷。
   然而,彻底的无神论者是无所畏惧的,斯大林根本不在乎罗马教廷,正如他不在乎俄罗斯深厚的宗教传统一样。在斯大林的动员下,苏俄在30年代初上演着一幕幕捣毁教堂的无神论戏剧,“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的标语充斥了公共场所,孩子们在学校集体焚毁圣像,废弃的教堂和修道院变成了仓库,圣像下是一堆堆土豆或其他东西,腐烂气味溢满了空旷的教堂,常年不散。
   无神论戏剧的高潮:5000人高喊着革命口号捣毁了西蒙修道院,上万人捣毁莫斯科最宏伟的教堂“救世主基督教堂。”之后,斯大林作出了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决定:在老教堂的废墟上建立无神论政权最宏伟的“新教堂”——苏维埃宫。宫顶上将树立列宁的巨像。
   1938年,斯大林向全国宣布要实施“无神论五年计划”,当完成这个计划的1943年到来之时,最后一座教堂将被关闭,最后一位神父将被消灭,苏联大地将变成共产主义无神论的沃土,再也找不到一丝宗教痕迹,“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斯大林时代,根据索尔仁尼琴说法:死于大清洗和集中营的人数高达六千万人。即便根据最保守的历史学家们估计,至少也有二千万人。其中,仅仅被迫害致死的神父就高达四万二千多人,全苏联境内东正教的教堂和修道院被关闭了98%。
   然而,人们也不应该忘记,任何极权暴君也都是极端的机会主义者,为了自身的绝对权力而翻云覆雨,是所有暴君的共同特征。斯大林当然是翻云覆雨的高手。当苏联遭遇到德国的突然入侵之时,为了凝聚全国民众反侵略的信心和士气,斯大林忽然想起曾经遭到他残酷迫害的东正教。
   纳粹德国在西方崛起之后,希特勒最为仇恨的对象,第一是犹太人,第二是斯拉夫人。他上台之后,就把消灭犹太人和共产主义苏联作为国家决策。斯大林的苏联也曾激烈抨击希特勒及其纳粹主义。
   然而,当希特勒的战争机器开始启动之后,斯大林与希特勒这两个在不久前还相互仇恨的暴君,居然签订互不侵犯的友好合约。斯大林想借此达到一箭三雕的目的: 1,避免希特勒把战火烧到苏联;2,让纳粹之剑只在西方世界挥舞,帮助斯大林消灭资本主义;3,借助希特勒之力,斯大林要夺取久已觊觎的东欧。
   又是然而,斯大林万万没想到,当他在与希特勒合作中得到他想霸占的东西后,希特勒居然在收拾欧洲的同时,突然对苏联发动闪电战攻击。对希特勒挥师东进苏联,斯大林先是不相信这是真的,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他陷入了措手不及、惊恐万状和沮丧颓唐之中。1941年6月22日,基辅遭到德国飞机的轰炸,宣布德苏战争正式开始,斯大林却没有在德国入侵的第一时间出现在苏联公众面前,而是神秘地消失了。
   正是在他神秘消失的那几天里,这位曾经是东正教教会学生的斯大林,这位参加布尔什维克后继承了列宁的无神论衣钵的红色领袖,这位在残酷的屠杀中登上权力巅峰的无神论暴君,曾经企图在苏联的土地上彻底消灭上帝,突然,战争来了,那个像他一样的暴君气势汹汹且势如破竹地向他猛扑过来。当他在慌乱沮丧之中听到东正教的大牧首安季奥希斯基发表告教徒书,号召教徒们担负起拯救俄罗斯的神圣使命之时,他忽然茅舍顿开,想到了上帝,想到大牧首,想到了俄罗斯东正教。
   他命令朱可夫找总参谋长沙波尼科夫来谈谈。此人曾是沙皇军队的上校,在战争开始的前几天,他与斯大林的关系极为密切。正是从沙波尼科夫口中,斯大林了解到一件震撼整个东正教的大事。
   希特勒入侵苏联的军事行动刚刚开始,黎巴嫩山区都主教伊利亚就把自己关在地下的石室里,不吃不喝,长跪在地,祈求圣母保佑俄罗斯。虔诚的祈祷使他看到了奇迹。他在给俄国教区各位首领的一封信中谈到这一奇迹:在他祈祷了三天三夜之后,圣母在一团火光中显灵了,向他启示了上帝的旨意——全俄罗斯的教堂和修道院都要开放,释放所有被关在监狱中的神父。列宁格勒不能放弃。快把喀山圣母像请来,抬着圣像绕城一周;然后,再把圣像请到莫斯科,在那里举行庄严的祈祷仪式;之后,再把圣像请到斯大林格勒……
   对于杀人不眨眼的暴君来说,这遥远的天启是否让他想到童年时代的教会,谁也无法知道。但他的幕僚们、苏共党员们和全体苏联人吃惊地发现,他们的人间沙皇突然与上帝和解了,他要完成圣母向伊利亚显圣的意愿。
   在战争开始后的一周半后的7月1日,斯大林才回到克林姆林宫;7月3日,苏联公众才通过广播听见斯大林宣读“告人民书”的声音。与此同时,斯大林发布命令:释放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神父门,同时开放了遍布俄罗斯的约两万座教堂和修道院,包括早已被关闭的著名的基辅山洞修道院和圣三一谢尔盖大修道院。最让人们新奇的是:在被德国军队围困多日、淹淹待毙的列宁格勒,象征着无限神力的喀山圣母像真的被抬了出来,以十字架为先导的宗教队伍高擎着圣母像在城市中走过。之后,圣母像又被送到莫斯科,再送到被德军围困斯大林格勒。最为神奇的是,这三座俄罗斯最重要的城市最终没有落入侵略军之手。
   还有斯大林本人亲自出面邀请上帝的消息——自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苏共机关报《真理报》上首次刊登了企图彻底消灭有神论的无神论苏共的党魁与东正教大牧首的临时代理人都主教谢尔盖进行亲切会面的消息。在以后的战争中,每临重大战役之前,斯大林都要率领他的军事将领们向神祈祷:“上帝保佑!”到1943年,大多数教堂重新开放,包括儿童在内的宗教教育也被允许,东正教似乎迎来了复兴的黄金时期。
   然而,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后,斯大林就再也想不起上帝了,而是把全部功绩归结为自己的天才而英明的领导,把自己塑造为拯救俄罗斯的唯一救星和人间上帝,进而把自己的帝国扩张到整个东欧,并与朝鲜独裁者金日成合谋发动韩战,将毛泽东拖入其中,以扩张自己在亚洲的权势。1949年庆祝斯大林70诞辰,他的称号中,不但有“伟大的领袖与导师”,还有“科学技术泰斗”;不但是“各个时代和各个民族的最伟大天才”,还是“全世界的红太阳”。1950年2月17日的《真理报》这样教导苏联人民:
   “如果你在工作中遇到困难,或你突然怀疑自己的能力,想一想他,想一想斯大林,你就会找到所需要的信心。”
   “如果你在不应该困倦之时感到疲劳,想一想他,想一想斯大林,你就会精神百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