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刘晓波文选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共产极权绑架的胜利---二战胜利六十周年的另一教训

   
   
   
   作者:刘晓波
   

   【大纪元5月11日讯】莫斯科举行纪念二战胜利日六十周年盛典,五十多个国家元首出席,俄罗斯肃然成为反法西斯的中心,总统普京的讲话也明确宣示了这一点。
   
   然而,在5月9日的庆典前,除了针对纳粹法西斯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反省之外,从美国和东欧却传来另一种反省之声:二战后东西方遭遇的不同命运,也应该是二战反省的一部份。
   
   这种反省首先来自美国,5月8日,布什总统在拉脱维亚表示:东欧和中欧被共产苏联操控是“历史上最大的错误”,而导致这个“最大错误”的是由罗斯福、邱吉尔和斯大林主导的《雅尔塔协议》。所以,美国要为当年签署《雅尔塔协议》导致欧洲的战后分裂承担部份责任。
   
   与此同时,在如何评价5月9日胜利的问题上,俄罗斯与波罗的海国家、波兰和保加利亚等国家产生巨大分歧,为莫斯科隆重胜利日庆典蒙上了些许阴影。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观点和前苏联领导人一样:在欧洲盟国与轴心国作战的过程中,前苏联付出了比任何欧洲国家更惨烈的代价,也正是这场战争的胜利,最终把欧洲人从纳粹铁蹄下解放出来。所以,苏联红军是“解放者”,它直捣纳粹老巢柏林,挥师东进解放了整个东欧,出兵解放了中国东北。
   
   而波罗的海等国家对此却有另一番感慨:1945年5月9日的胜利,只不过意味着一种奴役代替另一种奴役,波罗的海国家和整个东欧从此陷入了共产主义暴政的阴影之下。现在的俄罗斯,不应该用胜利日来掩饰战后斯大林政权的侵略行动,而应该藉此时机向曾经被前苏联吞并的波罗的海国家、被奴役的东欧国家道歉。正如爱沙尼亚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埃斯玛所说:“由于对历史有不同的诠释,两国关系变得不明朗。若俄方发表声明,清楚表示对苏联的侵略行动感到遗憾,紧张关系就可纾缓。”
   
   随着纪念日的到来,这场争执愈演愈烈,最终,爱沙尼亚、立陶宛、格鲁吉亚的国家领导人抵制莫斯科庆祝活动。在波兰首都华沙,数十名“卡廷家庭”成员在俄罗斯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要求对斯大林的罪行进行历史追究,要求将苏联情报机构1939年在波兰卡廷森林杀害大批波兰军官事件定义为“大屠杀”。保加利亚前总理蒂米特洛夫谴责苏维埃对东欧的占领,他称俄罗斯的胜利使保加利亚落入野兽之口,遭到长达40年的蹂躏。东欧多国的政界人士、学者和人权运动人士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批评俄罗斯打压民主和政治自由,嘲笑欧战结束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在俄罗斯举行是对军人及为国捐躯者不敬。
   
   我以为,这样的反省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如果说,靠选举上台的德国纳粹政权和中止了1912-1916年的“大正民主化”日本军国主义政权,共同发动的第二世界大战,是狂热民族主义绑架了民主的灾难,那么,二战后共产极权帝国的形成,就是反民族主义极权的胜利果实被新的共产极权所绑架的胜利。
   
   尽管,二战时期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邱吉尔都是伟大的政治家,两位战时领袖组成坚固的同盟是战胜法西斯的关键因素之一。罗斯福把美国变成了盟国的中坚,邱吉尔把英国变成了欧洲抗击纳粹的仅存堡垒。如果说,在反击德意轴心的战争中,美英联军和苏联红军的贡献可谓平分秋色,那么在抗击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中,美国则作出了决定性的作用。
   
   然而,在划分战后格局的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和邱吉尔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而向斯大林作出妥协,不但把整个东欧让给了斯大林,而且承诺确保前苏联在远东的利益。之后,美国在与斯大林竞争中失去了抗战时期的盟友中国,使亚洲最大的国家变成了斯大林极权帝国的一员。可以说,正如经历了共产极权统治了四十年的波罗的海国家和东欧诸国所感受的那样:二战的结束,对于西方国家而言,是名副其实的解放;而对于被置于斯大林帝国统治下的东方国家来说,仅仅是刚被就出虎穴,又被投入狼窝。波罗的海三国被斯大林极权所吞并,东欧诸国变成了苏联的卫星国,匈牙利、捷克、波兰等国的自发改革,都被前苏联坦克所中止。而且,希特勒式奴役,尽管空前惨烈,但毕竟仅仅持续了几年;而斯大林式奴役则维持了长达近半个世纪之久。
   
   由于美国的错误决策和蒋介石政权的腐败无能,中国由美国的盟国变为敌国,变成毛泽东极权下的大监狱。斯大林把毛泽东拖进韩战的陷阱,中国变成斯大林在亚洲扩张的炮灰,致使中国不但完全隔绝于发达的西方社会,也失去了台湾。直到今天,大陆人仍然挣扎在一党独裁之下,台湾问题仍然折磨着两岸的中国人。
   
   如果说,二战后,失去了整个东欧的自由同盟,其胜利要因此而大打折扣;那么,失去了战时的盟友中国,无疑是美国的最大失败,人类为共产极权付出的巨大代价决不次于为法西斯极权付出的代价。
   
   2005年5月10日于北京家中
   大纪元首发(http://www.dajiyuan.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