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刘晓波文选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丁子霖蒋培坤致胡温的公开信
·用自由言说对抗恐怖和谎言--接受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卫士奖”的答谢词
·必须争取个人权利——读《认真对待权利》
·基督教历史上的迫害异端
·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论
·中国不再漆黑一片
·如何面对苦难?
·中国赌徒养肥了暴君金胖子
·与其等待黎明 不如冲破黑暗—— 紫阳精神仍然年轻
·悲情的胡耀邦和赵紫阳
·伟大的教皇革命
·理想主义外交的宣示 —— 有感于布什总统的第二任就职演讲
·莫贬赵紫阳消极抗争
·悲情紫阳的遗憾(上)
·悲情紫阳的遗憾(下)
·白色--奥斯维辛之祭
·中国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再祭紫阳
·我的感激——政治严寒中的民间温暖
·伊拉克人--创造历史的勇士
·赵紫阳创造的奇迹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写给廖亦武的三首诗—— 公开旧作,以祝老廖力作《证词》的出版
·记住紫阳
·看《汉武大帝》中的司马迁
**
·强烈抗议安徽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迫害
·杀人如麻的帝王戏与主旋律
·献媚于当权者的帝王戏
·迷途知返的深层动力
·人权秀的继续进行时
·上访制度无效的根源
·霓虹灯下的又一罪恶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上)
·一国良制──阿扁的明智选择(下)
·中共的人权秀
· 嫖公益嫖私德及学术腐败—— 2004年观察
·赖斯又来了 警察又上岗
·新浪网上的种族歧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外患不足虑 内忧才要命

   
   
   面对中国的现代化的屡屡受挫、步履蹒跚,国人最喜欢用“内忧外患”四字来表达中国面临的深重危机。但,列强入侵的清末和民国,1949年后的毛时代中国也罢,甚至后毛时代的当下中国,造成危机的最关键因素,主要不是“外患”而是“内忧”。
   
   当对外开放结束了封闭时代之后,正是曾经被视为最大“外患”的西方国家,是推动中国经济改革和观念更新的最大外在力量,发达的帝国主义或资本主义世界,不仅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所需的资金、技术、市场,也为国人提供了自由主义价值及其制度安排的理念。

   
   而在另一方面,时至今日,即便中国的经济获得长足发展,国际地位也有大幅度提升,但导致中国诸种深层危机的内忧——政治制度的僵化和腐败——仍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仅以2004-05年的底层维权和官场腐败为例,发生在全国各地的一系列大规模官民冲突,从公正奇缺的社会危机的角度凸现了内忧的广度;一系列上亿元的金融腐败大案、官员挥霍巨额公款赌博案的曝光,特别是发生在黑龙江绥化市的巨型卖官鬻爵案10个县市半数以上的处级以上干部卷入此案,仅绥化市各部门的一把手就有数十人,从官场的糜烂的角度凸现了内忧的深度。
   
   但中共当局却非常狡猾,既要最大限度地捞取西方世界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又要继续妖魔化西方世界,以维持西方国家在国人心中的“外患”形象。中共惯用统治术是:既利用言论垄断和恐怖政治,又利用国人被误导的思维定势,把国人对社会危机的关注焦点由“内忧”引向“外患”。甚至,有些御用精英故意忽略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基本和平这一事实,不断危言耸听高呼:“中美之间必定有场恶仗要打!” “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机的时刻!”
   
   在目前中国,“内忧”话题大都是禁区,不可谈论,谈了就有危险,轻则丢了饭碗,重则判监入狱。“外患”话题却相对开放,允许在管控的范围内大声谈论,国人的一腔“忧国忧民”之情,只能通过可以谈论的这些“外患”来宣泄,甚至偶尔还允许街头爱国。
   
   于是,反美反日反台独的爱国主义,便成为唯一允许民间公开谈论的国家大事。最近的抗日风潮,就是又一次被恩准谈论的“外患”情结的变态发作,而在反日的深层是反美。因为,爱国者们大都把美国看成日本的大老板,却从不问为什么二战时期的中美同盟在二战后转变为美日同盟(请参见我的文章:《美日同盟与终日较力》,首发于《观察》2005年4月13日)。对于西方国家来说,基于二战纳粹极权和军国主义独裁的教训,也基于冷战时期共产极权的教训,一个独裁国家的国力军力的迅速提升,必然被视为某种“威胁”。
   
   其实,提到现在的中美关系,即便由于自由与独裁的制度之争的关系,超强美国对中共政权采取的政策仍然是既交往又遏制。而这种中美关系的形成得主因,不在外部而在内部。众所周知,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这种蜜月关系的突然中断,恰恰是因为中国国内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六四大屠杀。从此以后,无论中共在其他方面作出多大努力来修补,只要制造大屠杀的一党独裁制度不变,国际主流社会就不会真正信任中共政权,何况,中共现政权,一面大幅度提升军费和不断对台湾进行武力恫吓,一面又与极权的朝鲜和古巴,也与原教旨主义的伊朗眉来眼去,不能不加深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疑虑。
   
   更可笑的是,有些“外患”,纯属当局的愚蠢所致,在两岸关系刚刚有点回暖之时,北京当局非但不向好的方向努力,反而节外生枝地自我搅局,“反分裂法”的制定,纯属无事生非,极其愚蠢地制造国际敌意,美日同盟由此加强并涵盖台海,已经到了解禁关口的欧盟解除对华军售禁令,现在也变得遥遥无期,不但弄得北京当局进退维谷,而且把推销解禁最卖力的法国总统希拉克和德国总理施罗德置于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
   
   所以,在1949年以后的中国,内部的独裁体制乃中国危机的最大根源,最极权的毛时代制造了文革式大危机,最腐败的后毛时代制造了、并正在恶化着综合性的社会危机。与其说中华民族又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不如说中华民族到了最腐败的时刻,最腐败恰是酿成大危机的根源。
   
   2005年4月18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