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刘晓波文选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校园BBS和焦国标先生而作


   3月16日,人大会议闭幕刚刚两天,建立和谐社会的口号还充斥各大媒 体,对温总理上网了解民意的赞誉继续升温,网民们也在为此进行深度讨论,然而,周济领导的教育部却对大学校园的BBS大开杀戒,一下子整肃了 南大小百合BBS、水木清华BBS、北大未名BBS、西安交大兵马俑BBS 、浙大海纳百川BBS、我爱南开BBS、上海交大饮水思源BBS、复 旦大学日月光华BBS、北邮真情流露BBS、吉林大学牡丹园站、武汉大学珞珈山水等校园网站,禁止校外网民进入校内网站,实行ID实名制。
   教育部的整肃令,引起青年学子及其绝大多数网民愤怒,令世界舆论 感到震惊。清华学生在3月18日中午自发聚集在“行胜于言”校训日晷前, 抗议水木清华 BBS被关。北大等高校的有些版主用脚投票,已经宣布辞职 。著名的开明报纸《南方都市报》在3月23日发表署名为长平的评论文章“ 高校不应建立网络围墙”;《中国青年报》在3月30日也发表长篇报导《活 在BBS》。海外媒体更是一片批评之声。
   网名叫dear110 (迪儿)发贴的标题是《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他说:“今天晚上,我为水木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我为发言下跪了,我不知道我跪的是谁,但是我要发言,我只想通过3位政协常委,北京市政 协副主席和人大代表反映到教育部高层,开始我想让主持人播放凤凰卫视的报导,被主持人拒绝了,后来提问我四次第一个举手,他还是没让我发 言,当第五次我一定要发言时,他宣布交流结束,请我尊重会场纪律,我疯了,我下跪了,跪的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一定要发言,得到了3 位委员的同意,我发言了,……情绪很激动,说话打颤,但是我还是坚持发言完了,……或许我的发言是失败的,我的行动也是不可理喻的,是好 笑的,是没有尊严的,但是最后有几位北大同学和我握手,我很感动,我没说什么,我回来了,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另一位网名为“henrry”的网友发帖说:“我泪长流啊!在这个陷阱遍地,内容低俗、污水横流、人心叵测的互联网环境里,清华水木一直是 我心目中最圣洁的净土。我1995年的第一次上网,就是从水木清华BBS开始的”,“永远记住这个日子:2005年3月16日星期三。在这一天的下午,在中国,乃至世界青年华人群体中享有盛誉的清华水木BBS(www.smth.org )死去了:在一小撮人的强令下,清华水木BBS被活活地缠上裹尸布,在众 多互联网公民,尤其是广大青年网民的睽睽众目之下,揉捏成一个只对校内开放,而且必须是实名制的行尸走肉似的普通公告板。这个同时有2 万 多人在线的富于文化价值、富于技术价值、富于交流沟通价值、富于中国教育形象价值、富于中国互联网事业招牌形象价值,同时也富于商业价值 的,中国最著名、历史最悠久的网站之一被敢于逆历史潮流的一小撮人给 毁掉了!”
   没过几天,写下《讨伐中宣部》的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焦国标先 生,一直受到来自官方的停课、劝戒、警告、警方监控等压力,但他并没有屈从于高压,坚持自己的言论权利和做人尊严。于是,北大校方乘焦先 生远赴美国作研究访问之机,终于下了狠手,以“不听规劝”、“一意孤行”的理由将焦先生开除出北大。焦国标马上发表了《读路德传上北大校 长万言书》,再次向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和北大校方发出挑战。焦先生在简述了15世纪的罗马教廷曾多次给予向教廷挑战的路德在各种高级宗教会议 的论辩会上阐述自己思想的机会之后说:“可是反观我们的意识形态官员们,他们不仅不给我阐述我思想的机会,反而一再向学校施压,不让我上 课,不让我指导研究生,出版社不许出我的书,媒体上不准发我的文章,不许做讲座,直至要把我调离新闻教学单位,甚至不惜以逼迫我辞职或予 以除名相威胁,其风度远不及五百年前的罗马教廷。这种一打二圈(圈猪的圈)的工作思路和模式,分明是驯化动物的路子,而不是驯化教授或知 识分子的路子。不仅如此,国家安全部门也上手了,好家伙,电话骚扰、派出所查问、电子邮件干扰等等,简直是天罗地网,把人当贼防。说实话 ,我还真是没有瞧上您哪一样东西值得我去偷!”
   在此之前,中共高层中宣部和教育部联合发文,第一次明确地把大学 课堂列入宣传的范围,规定要把好高等院校教师的“入口关”,“加强师德建设”,对凡是不按教科书观点进行授课的教师,要调离教学岗位。还 要求各地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在书、报、刊、台、网、手机短信之外,对座谈会、报告会、研讨会、讲座等各种形式的思想交流的活动,进行“属 地化”的监管范围之内。
   对校园网络的整肃和开除焦国标先生,整肃令通过禁止校外网民进入 校内BBS,试图把学校和社会隔绝起来,让大学校园变成只接受官方灌输的 “纯洁”阵地;通过ID实名制威慑校内网民,使他们在发言时因恐惧而自 律;开除焦国标是通过“砸饭碗”的方式来惩处“不听话”者,进而恐吓其他教师。如此北大和清华,早已完全堕落为“党权工具”,是毫无创造 力的“学术衙门”和培养犬儒的“动物园”,造就的只能是谄媚权钱的奴才和唯命是从的木偶。各大学的校长们,非但不能起而保护校园自由、捍 卫大学独立和师生的权益,反而变成了披着学术头衔的党棍,他们对党权的唯命是从,不但亵渎了真正的大学精神,也玷污了大学校长的真正职责 。
   大学乃学术殿堂和育人之地,最需要自由的空气,正如在民国时期做 过教育总长和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所言:“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 。”遥想民国的大学校长们,大都能坚守这一大学精神。
   蔡元培先生当北大校长时,正值中国弃旧图新的转折时代,他一改旧 北大的无自由局面,首创“囊括大典,网罗众家,思想自由,兼容并包” 的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的新传统。正是蔡元培先生以自由立校的办学精神 ,才把北大变成了中国的自由传统的摇篮和一流的教育、学术的中心。当年的北大,穿西服的胡适先生与着马褂的梁漱溟先生,左倾的李大钊先生 和右倾的傅斯年先生,激愤的鲁迅先生与平和保守的刘师培先生,热衷于革命的学生和安心于学业的学生……济济一堂于自由的北大。
   当时的大学校长们,也大都敢于为了坚守大学的独立地位而顶撞衙门的肆意干涉。比如,五四运动之后,军阀政府认定学生运动与北大提倡自 由思想有关,以查封北大和惩办校长相威胁。但蔡元培既毫无畏惧又理性应对,他一面劝抚学生尽快复课,一面又与多位校长共同为营救学生奔走 呼吁,经过多次交涉,学生终被释放。之后,蔡元培先生于1919年6月15日发表了《不肯再任北大校长的宣言》。他宣言中直言:“我绝对不能再做 不自由的大学校长。”因为“国务院”、“参议院”等衙门对北大校务的横加干涉,致使大学校园里没有自由。蔡先生的言行首开中国现代大学校 长挑战权力衙门的先河。
   另一位著名知识分子健社会活动家刘文典(字叔雅)先生,曾任安徽 大学校长,1928─1929年间,他也曾两次挑战拥有最大政治权力的蒋介石的蛮横干涉,捍卫大学和个人的尊严,也保护了学生。第一次,蒋介石刚 刚执掌大权,多次要求视察安徽大学,但都被刘文典回绝。后来经过多方疏通,蒋终于如愿以偿,但他的亲临校园之举,并没有受到全校师生的隆 重欢迎,让老蒋大为不悦。人问刘文典先生为何如此难堪蒋主席,刘先生答曰:“大学不是衙门!”第二次,学生们闹起学潮,蒋介石对刘文典愈 加不满,下令要刘文典前来向他当面汇报。刘文典当即就说:“我刘叔雅并非贩夫走卒,即是高官也不应对我呼之而来,挥手而去!”就这样,他 一肚子怨气地去见蒋介石。蒋介石也满肚子愤怒,见了刘文典近来,不起身,不让座,开口就问:你是刘文典么?刘文典傲然回答:“字叔雅,文 典只是父母长辈叫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叫的。”两人话不投机,对话也越来越激烈。蒋介石要刘文典严惩罢课、上街的学生。刘文典答曰:你是总 司令,就应该带好你的兵;我是大学校长,学校的事由我管。蒋大怒,骂刘“无耻文人!”、“疯子!”刘则怒斥蒋:“你就是军阀”。蒋介石被 激怒,不仅当场打了刘文典两个耳光,而且令人把他逮捕下狱,声言要枪毙刘文典。后经学校师生的声援和蔡元培等人的多方营救,一个月后刘文 典获释。(以上资料,请参见:邵建《事出刘文典》,《书屋》 2002年8 月号;项余岸《刘文典先生像闻趣事》,《语文月刊》2004年第六期;魏 得胜《刘文典:不准蒋介石直呼其名──宁以义死,不苟幸生》,《读书》2001年10月号)
   正因为民国时期的大学还具有独立性,大学校长们还能保持住学术尊严和人格尊严,所以,在1926的“三?一八惨案”发生后,北京各高校和大学校长、教授纷纷谴责段祺瑞政府的。1926年3月23日,北京各界人士、各 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万人公祭大会。北大代校长的蒋梦麟在会上沉痛地说:“我任校长,使人家子弟,社会国家 之人材,同学之朋友,如此牺牲,而又无法避免与挽救,此心诚不知如何悲痛。”他说到这里竟潸然涕下,引得“全场学生相向而泣,门外皆闻哭 声”。二十年后的1946年,“一二?一”惨案发生后,时为北大校长的傅斯年赶到昆明,见到对开枪屠杀学生负直接责任的关麟征,第一句话就是:" 从前我们是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
   然而,在言论自由早已成为普世人权的时代,也在二十一世纪的网络 时代,中共政权及其教育部治下的中国大学已经彻底堕落,各大学领导层 的理念和管理,还停留在野蛮而黑暗的中世纪,中国的高等院校居然连中 世纪的西方神学院和中国书院的水平都不如。
   在1949 年后的中国,毛泽东把高校作为党权、甚至他个人极权的工具 ,通过一系列针对知识分子的整肃运动,通过对全国大学的院系调整,通过中共教育部的意识形态灌输和取消大学内的学术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 自由,已经把大学变成了极权者的驯服工具。文革时,由北大、清华的诸多知名教授组成的“梁效”写作班子,就是高校工具化的典型代表。
   近年来,在中共高层的提倡下,“创建世界一流大学”,已经成为中国高校的奋斗目标,教育部也投入巨资;北大、清华等著名学府的校长接 连发出誓言,口号喊得一个比一个响亮,措辞一个比一个华丽。而能否把大学办成一流,靠的绝非封锁校园、强制灌输和听话教育,而是一流的思 想创造、学术成果和毕业生。没有最起码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不让教授们和学生们独立思考、畅所欲言,如何能创造出一流的思想和学术的成 果,又怎能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