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刘晓波文选
·日人挑战首相 国人围殴女子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玩弄六方会谈

   
   尽管,此次出访亚洲,赖斯在日本演讲时,公开敦促中共进行政治改革、推动民主,她在北京也会与胡温等中共高官谈及人权议题。但她的亚洲之行的主要议题显然不是人权问题,而是朝核问题。如何化解金正日的无赖行径带来的僵局,无疑是赖斯北京之行的重中之重。因为中共是朝核六方会谈的东道主,美国需要中共的合作。
   
   朝核问题的新一轮僵局来自极权北韩的出尔反尔。其实,对金正日的无赖作风,国际社会早该见怪不怪,特别是在伊拉克问题使美国分不出太多精力对付金家政权的情况下,让金正日看到了讨价还价的机会,所以他动不动就耍泼皮。自六方会谈开始以来,每次新一轮会谈前,金正日都要威胁退出,还要声称掌握了核弹。于是,美国要向中共施压,是为了让中共向金正日施压;中共又要派特使赴平壤劝说,为的是以朝核牌制衡美国。
   

   如此循环往复,对我这个旁观者而言,免不了生出滑稽之感。
   
   六方会谈,最小最弱最恶的国家是主角,五大国围着一个日暮途穷的极权小国打转,把各国纳税人的金钱大把花在暴君身上,还自以为得意!
   
   五国中,立场基本一致的是三个民主国家。现在,在超强美国的全球战略中,中东是第一位的,布什政府不愿分散对伊拉克的优先关注,也就只能用这个多边会谈来暂时缓解朝核危机。经济大国日本,首相小泉还曾亲赴平壤,给足金正日面子,但人质僵局一点也没见松动。韩国是新兴民主国家,经济实力远远超过朝鲜,但韩国的行为处于分裂之中,一面眼睁睁地看着北方同胞在暴政下煎熬,一面又被民族主义狂热弄得颠三倒四;一面需要美国驻军的保护,一面又具有强烈的反美民意。前总统金大中伸给金正日的和解之手,除了为金大中贴上诺贝尔和平奖的金箔,为金正日送去大把银两,并没有对缓和南北关系起到多少正面作用,金正日没有履行回访南韩的承诺,韩国爆出南北韩二金交易中的腐败丑闻,搭上了著名企业家现代集团峨山公司的董事长郑梦宪的性命。
   
   五国中的另外两大国,皆与金家政权有着传统的联盟关系,两国在六方会谈中基本立场相同,借北韩来抗衡美
   国。
   
   俄罗斯也算是新兴民主国家,但普京连任总统后,心仪彼得大帝式的大俄罗斯梦想,对内是克格勃作风重新复活,独裁倾向日益明显;对外是正在改变其第一任时的亲美路线,在乌克兰选举中与美国较劲,公开支持尤先科的对手,最后输得很难看。前不久,布什刚刚面对面地向普京表达了对俄罗斯民主退步的担心,转脸之间普京就给暴君金正日绶勋章。所以,俄罗斯在六方会谈中必然与中国结盟,向美国施加压力。当年,斯大林把老金和老毛当作建立苏联帝国的亚洲工具,确实让斯大林从韩战中捞足了利益,金正日也因此变成了北韩的极权者,当冤大头的只有中国,人命和财产的巨大损失,国际关系上自绝于西方。今天,老金的继承者小金正在筹划金三世的接班,普京也许还想再玩一把斯大林的游戏,利用中共和北韩来抗衡美国。
   
   在围绕着北韩的国际政治游戏上,中共的作为一向是极权者及其党权利益至上,而让人民和国家充当冤大头。当年,毛泽东决定出兵朝鲜,完全是用中国人的血肉和财富成全斯大林和金正日,鲜血换来的不是牢不可破的友谊,而是中苏分裂、中朝异梦。现在,中共在外交上不再像毛时代那样一味穷横,而是学会了对成本和收益的精打细算。但由于独裁制度基本延续至今,其利益计算的核心,绝非人民、国家或民族之利益,而仍然是中共政权及其权贵利益。中共与金家极权保持所谓的“盟友关系”,只对抗衡美国的和平演变和维持一党独裁有利,而对国人和国家基本上是只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尽管金正日的无赖作风常常让中共难堪,但中共仍然硬着头皮充当金家极权的长期的最大的资助者。在六方会谈中,中共也要尽量联合俄罗斯帮金正日向美国讨价还价。
   围绕着朝核问题的国际态势如此,那就怪不得金正日动不动就耍无赖,拿出拼个鱼死网破的穷横劲。
   
   在我看来,朝核问题能否尽快解决,关键不取决于五国中的其他四个大国,而取决于五国中最小的南韩,只要南韩不沉浸于极端民族主义,不把自由与独裁的制度之争模糊为虚幻的南北韩共同的民族主义纽带,而是以清晰的立场、坚定地向暴君说明无法统一的制度根源,让暴君看到解放北方同胞、促进祖国统一的坚定决心和切实准
   备,进而与美、日合力对金正日施加实质性的压力,在当下的国际局势下,我不信金正日还敢不断地耍横。
   
   看看冷战后的世界,被冷战分裂的国家在冷战后能否顺利统一,关键取决于制度上的趋同,即昔日独裁的一方向自由的一方靠拢。东西德的顺利统一来自象征着独裁封锁的柏林墙的坍塌,而大陆与台湾、南北韩之所以还处在分裂之中,在根本上不在于生活水准的差异,而在于巨大的制度隔离。所以,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韩国的表现尤为令人失望欠佳。
   
   在南北韩统一的问题上:自由南韩和独裁北韩的统治者,为了各自的政治利益,居然闭口不谈两地之间的根本性制度差异,却不约而同地打出了民族主义的旗帜。南北之间的巨大经济落差,使金大中以强者的怀柔姿态提出“阳光政策”,一厢情愿地率先访问了平壤。他的柔软身段在道义上征服了世界,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接着便是南韩政客们的一系列丑陋表演:先是郑梦准利用举办世界杯之机,煽动民族主义狂热为自己的来年竞选积累民意;接着是韩国举行总统大选,正巧在北韩核危机爆发和南韩反美大游行之时,候选人之一卢武铉利用民众的狂热反美情绪,在竞选时高举民族主义旗帜,发表了一系列反美言论,特别是反对美国对北韩的强硬态度,使华盛顿对平壤的强硬政策难以实施,也就等于是对无赖金正日的最大支持。
   
   被共产主义红魔劫持的北韩是丑陋的,被民族主义红魔劫持的南韩同样丑陋。2002年的世界杯上,韩国人的红海洋掀起了狂热而狭隘的民族主义,制造出世界足球史上最丑陋的一届世界杯。现在,民族主义红魔发展到颠倒是非善恶的程度:在许多南韩人特别是青年一代的眼中,仅仅因为是异族,美国这个昔日的恩人和现在的南韩安全的保障者,正在变成邪恶霸权的代名词。而仅仅因为同族,北韩这个昔日的入侵者和现在的南韩安全的最大威胁者,却正在变成亲人。
   
   如此僵持局面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是金正日个人,而最大的受害者,首先是已经苦不堪言的北韩百姓,其次是国际社会的防扩展的努力。事实上,从金大中提出“阳光政策”以来,金正日就一再违背诺言,甚至不惜在海上挑起军事争端。金大中主动前往平壤与金正日握手,而直到金大中结束总统生涯,金正日也没有兑现诺言,前往汉城握住金大中的阳光之手。在金正日腆着的独裁大肚皮里,装得都是背信弃义的小阴谋小伎俩,从来就没有过信誉二字,对美、中也好,对南方的高丽同胞也罢,我们已经看惯了他的出尔反尔和翻云覆雨。现在,金正日一边不断地发出令世界震惊的核讹诈,一边又不断地以前所未有的民族主义高调向南韩喊话,呼吁全体朝鲜人的民族认同。
   
   金正日的民族主义,反美、维护极权是真而推动和平统一是假,正如萨达姆不断号召整个阿拉伯世界联合反美一样,绝非为了阿拉伯世界的福祗,而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独裁权力。在当今世界上,如果说,萨达姆是最好战的独裁者,那么金正日就是最厚黑的独裁者。难道独裁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失败已成定局的21世纪,国际社会还要以怀柔笑脸迎合独裁者的狰狞表情,向无耻的要挟妥协,使四面楚歌的独裁者继续为所欲为地翻云覆雨吗?难道在恐怖主义和独裁国家不断地利用极端民族主义制造大灾难之时,还要让独裁者躲进民族主义的避难所,继续对内实施暴虐统治和对外威胁世界和平吗?
   
   可以说,在如何对付无赖暴君金正日的问题上,只要汉城和华盛顿之间的根本分歧继续存在,布什政府和国际社会就很难找到一个对付金正日的有效对策。而只要南韩国内的民族主义认同压倒了南北的制度之争,汉城与华盛顿之间在北韩政策上的根本分歧就难以弥合。
   
   好在,赖斯在北京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已经向金正日发出强硬的信号。据美联社21日报道,赖斯说,如果朝鲜继续拒绝参加六方会谈,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就无法实现,“到时候我们不得不考虑其他选择”。同时,据日本共同社3月21日报道,日本“六方会谈”次席代表斋木昭隆日前提交一份提案,称如果朝鲜对重开六方会谈不作回应,则应在6月之前终止会谈,并将该问题交由联合国安理会处理。
   
   美、日两国的先后表态,不光是把球踢给了暴政北韩,也等于踢给了自由南韩。
   
   2004年3月21日于北京家中
   ── 原载《开放05-04》
   Sunday, April 03,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